小說

伊犁河畔的禁臠(一)引弓落雁 -1

94一張A4紙 | 2021-08-08 21:55:09 | 巴幣 0 | 人氣 43

 

堂堂大漢將軍,被烏孫王指名當和親對象,但是漢武帝不准他走!
武崇峻十六歲那年與張騫一起為了和親一事出使西域,不料被單于看上的,並非漢室公主,而是男兒身的自己。
小小校尉,一朝得龍顏青眼,加官晉爵,飛升年俸兩千石,而漢武帝劉徹給他的工作內容只有一件事──留在未央宮,長伴君側。
武崇峻要的一直都不多,有個地方讓他發揮武學長才,專心練武,有空讓他碰碰政事。
烏孫大單于獵驕靡說:得!你要的我全給你。我已經派一百人使團去西京迎接你了。
漢武帝說:沒有朕的允許,誰讓你這身下人自朕的龍床上爬出去的?
張騫說:你的眼睛只看他們,你有好好地正眼看過一直守在我身邊的我嗎?沒有!因為你只在乎你自己。
後續出場眾後攻團:匈奴王、烏孫王爺。


(一)引弓落雁

 
 
  蒼空低闊,草原上,勁風狂嘯。身著漢裝,使節印信佩在收緊的腰間,流蘇隨風而擺,武崇峻目光如炬,他鬆開手,射出流星般的箭矢,方中的,只聽一聲禽嚎,竟筆直射下一隻大雁。
 
  在場烏孫人見狀,莫不為之一驚。就連負責撿拾獵物的左右僕從,都不敢前去收拾,而是回頭看了身為單于的獵驕靡一眼,得了他的眼色,才敢過去。
 
  張騫心想:『大漢的國力是必須彰顯的,但也不該太搶過風頭,否則沒了單于面子,我們怕是連活著回西京都難。』立刻附到武崇峻耳畔,悄聲說道:「峻兒,快別如此,小心惹禍上身。」
 
  武崇峻也並非徒具武勇,否則怎會得到武帝的授意,成為這趟遊說烏孫和親的副使呢?他立刻收起弓來,回過頭,向身穿大汗裝束的獵驕靡作揖道:「單于,對不住,實是方才見您射藝驚人,在下一時手癢,這才唐突了!」
 
  與此同時,武崇峻想道:『若非方才這斷髮文身的區區蠻夷,出言不遜,辱我大漢,我斷不可能在張大人面前失態!』張大人指的原是他的長官,也是他的好老師,好兄弟,向來關心、愛護他的張騫。此行若非張騫破格舉薦,否則以武崇峻的年紀與經歷,恐怕是沒機會參與此行。
 
  獵驕靡對漢人那套禮節無甚想法,只想:『小子不正是看不慣我不信任他漢朝的國力,這才刻意在我面前裝腔作勢嗎?倒是一身好弓藝,待在漢朝那種憋屈地方,可惜了!』又想:『可漢人終究是漢人……』他朝武崇峻勁瘦的身板子上瞟了一眼,舔了薄唇,『斯文有禮,禮貌周到,確實有漢人男子的好處。』
 
  同一件事,雙方交鋒,心思各異。他微彎嘴角,笑道:「無妨,能見識到將軍的武藝,我也算是大飽眼福了。」
 
  張騫也上來賠禮道:「單于,對不住,大雁本該是你們的聖鳥……」
 
  獵驕靡擺擺手,「無妨,都射了,不如烤來吃了罷!你們多盤桓個幾日,那套皮毛我讓人拔下來,給將軍做一頂帽子。」他瞥了武崇峻一眼。
 
  張騫才想示意他拒絕,武崇峻卻對大雁羽毛做成的皮帽很是嚮往,他自小習武,家境清貧,出獵時想威風卻沒一套裝束,就連這趟遠行至西域,也是穿得公家發的衣服,張騫還資助他出行前的銅錢。
 
  他立刻豪爽地答應道:「有何不可呢?只是細君公主之事,單于大人也得賣在下一點面子,多考慮一下好不好呀?」
 
  「有人這麼談事情的嗎?」張騫小聲地對武崇峻說道:「說話婉轉點。」
 
  分明身為副使,站在老謀深算、經驗老道的張騫身畔,卻笑得人畜無害,心思簡單明白,想挽弓射雁,便恣意為之;不過一頂皮帽,便引得他不思漢宮,直想在伊犁河畔盤桓……好一位狂縱的少年郎,卻著實不讓人討厭。
 
  ──呵,這傢伙有意思。
 
  「那好,我帳裡還有好幾罈上好的馬奶酒,只等著款待遠客。今晚將軍你可得陪我多飲些。」獵驕靡說道。
 
  「這是自然,張大人也會一同上座,對吧?」武崇峻看向張騫。
 
  「能得貴國佳釀,這等機會不能拂逆,必須飲。」張騫說道,儘管他打算到時候裝裝樣子就好了,因為他素來知道這些草原人不但愛喝酒,還特別能喝,自己不但不該與他們拚酒,還得醒著照顧武崇峻,省得他又出亂子。
 
  也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獵驕靡竟把手放上武崇峻的肩頭,說道:「漢室宗親的公主雖好,可說起和親,我倒是對你……」
 
  武崇峻拍了拍單于放在自己肩膀上,那看似是友好,卻不知是調戲,抑或是羞辱的手,「單于,若烏孫氏能與我大漢一同抗擊匈奴,那麼武某見到單于的機會也還多著呢!之後不只是盤桓數日,就是要盤桓一旬,一月,我也可以,好嗎?」
 
  張騫聽了,不禁睜大雙眼,忙出手勾了勾武崇峻。
 
  武崇峻便輕柔地卸去獵驕靡使了內力,緊抓住他肩頭的那隻手。
 
  獵驕靡心道:『好工夫。』
 
  張騫用眼神示意他的副使:『照你這個放肆程度,若是事情談崩了,你就準備去未央宮裡給陛下跪算盤。』
 
  武崇峻眼角一抽,咳了咳嗽。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