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伊犁河畔的禁臠(一)引弓落雁 -2

94一張A4紙 | 2021-08-09 20:35:00 | 巴幣 0 | 人氣 37


 
 
  武崇峻出使烏孫,他與張騫都沒有讓武帝失望。烏孫王同意了和親一事,卻沒有答應與大漢一同抗擊匈奴。
 
  張騫原以為是自己辦事不力,急著向武帝謝罪,武帝不但不罰他,還大大地獎賞他,並在朝堂上當著眾臣的面前說道:「烏孫王向來顧忌匈奴威脅,不敢與我大漢聯合,如今多虧張騫與武崇峻兩位愛卿為朕辦事,這才談妥了和親一事。尤其是武愛卿,年僅十六,卻能與烏孫王談笑風生,朕必須好好地賞賞你!」
 
  一旁宦官立刻宣道:「校尉武崇峻,上前!」
 
  「……是!臣遵旨!」站在群臣之中拿著笏板發呆的武崇峻,還是被張騫又隔著官袍厚重的袖子掐了一下,這才回神。
 
  武崇峻急匆匆地上前,在龍椅前跪下,「武崇峻參見陛下。」
 
  眾臣們見他不過是一介連穿官服都顯得太過寬大的毛頭小子,樣態又慌慌張張的,不由得都嗤笑起來,還有人交頭接耳,竊竊私語道:「烏孫那事不過是沾了張大人的光。」
 
  漢武帝劉徹端坐在龍椅上,審視著跪在自己面前的清秀少年。模樣儘管斯文,看上去有些稚氣,然而他到了烏孫以後,是怎麼在單于面前為大漢伸張國威的,這些事他早已自張騫以及其他同行者的口中聽說了。
 
  他撩開皇冕前的珠簾,露出英氣逼人的面龐,冷冷的眸子,嘴角帶著一抹饒富興味的笑容,說道:「武愛卿,你上前吧,讓朕好好地看看你的臉。」
 
  皇帝親口的御旨,自是霸道且不可抗逆的。
 
  「……什麼?」武崇峻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階下臣一時還沒反應過來,而那副青澀的模樣特別地讓劉徹想起一個人──衛青。
 
  那個這一生注定不會再將身心交給他第二次,他愛而不得,卻又捨不得親手除去的男人。
 
  「陛下請武校尉近前!」儘管聽了以後也不敢置信,御前宦官還是依樣傳話道。
 
  武崇峻這才緩步移動,直到走至龍椅下的階梯前才停步。他想:『這樣總能看得夠清楚了吧!』他才要再次跪下,卻聽盤桓龍椅上,身穿皇服的偉岸男子,宏聲自近處傳來:「別跪了。朕有叫你多禮嗎?」
 
  「……是…!」武崇峻抬起臉來,仰頭正對上劉徹灼灼盯視著自己的雙眼。
 
  霸氣,冷酷,逼人。這就是堂堂的大漢天子予人的第一印象。
 
  與劉徹對視的瞬間,武崇峻的心跳驟地縮緊。
 
  「你這回出行的豐功偉業不少,朕都已經聽張愛卿說過了。」劉徹說道。
 
  武崇峻心想:『希望張大人別賣我啊,我可是一心為國的!』
 
  張騫聽到皇帝的話,立刻開始感覺不妙,卻也難測君心,開始為他的學生武崇峻的安危捏起冷汗來。
 
  他想:『我一生中交戰過的人也不在少數,唯有陛下的心性,著實是無法捉摸的。』
 
  劉徹的話語中,實在聽不出喜怒,從他的面上也看不出任何情緒。他已經太習慣坐在這張椅子上,在金鑾殿裡面對一眾老謀深算的群臣,他們個個都跟他勾心鬥角,個個都想分享他的權力。
 
  面對這些老狐狸,他已經累了──可是武崇峻,他貌似是不太一樣。
 
  圓睜的雙眼,無措的情緒。能在烏孫單于的面前挽弓射雁,卻在他的階前顯露出那無處安放的一顆心……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