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重製】邂逅‧分離‧蓋上-The Banquet-其一(下)

伊凡尼古拉斯 | 2021-11-14 16:28:46 | 巴幣 112 | 人氣 66


【重製】邂逅‧分離‧蓋上-The Banquet-其一(下)

           在廣場上有著各式大大小小的土丘隆起著,沿著通往大喽的道路倆的每座土丘,頂端上都有像是旗桿的鋼條插著,上面掛著難以名狀的黑色物體,不是旗幟;在這一整排土丘的盡頭是大樓最底層的外面,一名手撐拐杖形法杖的白髮少年站在那,指揮著底下看起來明顯年紀大他許多的整合運動成員。

           其中一名面具被摘走的整合運動男子被拖出來堆倒在白髮少年面前,另外一名灰色衣服的整合運動人員拖著一位烏薩斯小孩走了過來,這名小孩手上有著一個簡陋的糧食盒,上面粗糙地畫上整合運動的標誌。

           被壓在地上的男子不斷掙扎喊著,甚至把唾沫吐向把小孩架住的灰衣整合運動人員,卻無法阻止白髮少年微笑著走過去的步伐;白髮少年伸出手指撈起小孩因為懼怕而流下的眼淚,輕輕甩掉後就伸手捏住了小孩鼻子,往反射性張嘴吸氣的嘴裡塞入了雞蛋大的源石塊,並且在白髮少年手抽出來的同時,看到了幾枚已掉落的牙齒跟著被拉出來,白髮少年略帶嫌惡地把沾滿血水的手套給脫下來丟在地上。

           那名已經罵到臉冒青筋的男子,則是被拖往了大樓內,原本謾罵不停的聲音在進入大樓後,成為了淒凌的悲鳴後嘎然而止。


           在廣場上響起了不知從何處來的拍手聲,白髮少年和整合運動成員四處搜尋著是誰在拍手,看到了離自己第三個土丘上,有一名全身穿黑大褂,帶著不透光全罩頭盔的怪人坐在上面的石牆上,那拍手的聲音聽起來似乎隱含著憤怒,不過對於白髮少年來說,能引起他人憤怒的行為是對於自己的讚美。

           「你是什麼人?」「詢問別人姓名前,應該要自報姓名吧?真沒禮貌。」白髮少年被這名黑衣人給指責了,原本感到愉快的白髮少年趕到了一陣氣悶,在這裡從來沒有人敢這樣對自己說話的!「我是梅菲斯特,整合運動的軍團長。敢這樣說話,想必你不是這裡的一般居民吧?」不怒反笑的梅菲斯特把戴著手套的左手至於右胸前,以一個誇張諷刺的鞠躬姿勢看著對方怎麼應對。

           黑衣人也以同樣的姿勢做了個回禮,梅菲斯特看不穿對方漆黑的面罩中是怎樣的表情,卻是在腦海中想像出了嘲笑的表情……梅菲斯特在心中暗自發誓,等下拉下這傢伙的同時,一定要把他的臉給刮花才能洩憤。

           「我是羅德島製藥公司的戰術指揮官,我們的幹員們都叫我博士。」站著直挺挺的黑衣人微微地搖了下頸部,關節摩擦的喀喀聲傳了出來,就像是不把對手放在眼裡的樣子,「所以……在這裡一大批的柱子上面焦黑的屍體,都是你做出來的?」

           「是的,這是他們罪有應得的樣貌。」對方微微顫抖的雙腳沒有逃過梅菲斯特的雙眼,這些自以為清高的人一但害怕起來,不管他有多少安排還是手段,總是可以讓其失效的,不管做過幾次的試驗都很靈驗。

           「那麼,是誰來訂下他們有罪?」這次黑衣人雙手背在身後站著,被晚風拉得霹靂啪啦作響的外套像是翅膀般飛舞著,那面看不見面容的漆黑鏡片,似乎有著燈光在裡面亮著。

           看到這裡的梅菲斯特思考了一下,猜到了這傢伙應該是來拖時間,跟自己的搭話透過了他身上的裝備傳了出去或是錄了起來,或許是另有用途,另外從剛剛開始到現在,那幾隻逃進廣場的老鼠都沒有出現……「那當然是,由我來制裁的啊!」在想通一切的梅菲斯特瞬間舉起了左手,並且向那名黑衣人揮下。

           在這一瞬間,一隻紫色弩箭飛往那名黑衣男子,對方看到這情況似乎嚇到了,想轉身逃跑的同時被絆倒,滾落了山丘的黑衣男子似乎覺得安全了,任由自己腳軟癱坐著,卻沒想到這不是普通的弩箭;追在這名黑衣男子身後的紫色弩箭似乎貫穿了身軀,從其身後噴灑出來的血液隨著貫穿後的弩箭釘在了地上。

           「看到了你們的博士被殺了,都還不想出來嗎?」梅菲斯特開始大笑,在他大笑的同時,身邊出現了另一名舉著大弩的少年,一臉淡漠地看著應該是被擊殺的目標,但是在他眼中的「屍體」似乎有微微地動了起來……

           「……這樣看起來,我們似乎是無法再對談了,對吧?」理應被「擊斃」的黑衣男子,狀似很輕鬆地站了起來,並且把丟在一旁的鎮暴盾扶了起來擋在身前,似乎是還想再跟梅菲斯特對抗的樣子;在黑衣男子的身後,隕星、潔西卡、霜葉,以及阿米婭,全員站在黑衣男子的身後。


           「現在才出來?算了,既然觀眾到齊了,我要讓你們看的東西也該要上場了,這也是我會待在這的最後目的。」瞬間舉起手似乎像是握著權柄的手勢,梅菲斯特的目光盯著虛空中的某種意志而透出了狂熱的情緒,「等待、等待、等待等待等待等待了這麼久!終於來到了這時刻了!」

           「這個向烏薩斯、向迫害我們感染者的人們復仇的時刻!」
  
           兩手舉起的梅菲斯特就像是沐浴在陽光下一般的神聖,就算周身早已夜幕低垂;朗誦的聲音宛如唱詩班響亮,搭配著悶苦的低鳴,「這些懦夫,這些施暴者們,我們該如何處理他們呢?」背向了博士和阿米婭的梅菲斯特比出了請觀賞的手勢,「當然是-讓他們成為一個標誌!一個宣告感染者身上的一切不公,終將被摧毀的標誌-那就是,整合運動的標誌!點燃他們吧!」

           就像是梅菲斯特所說的點燃的意義,在梅菲斯特身邊的浮士德與幻影弩手們各自舉起了弩,上了火箭發射後畫出了屬於光亮的線弧,就各自點燃了易燃物,瞬間活躍燒起的聲響揭開了地獄的序幕。
 
           唯一高聳的大樓面上,代表著整合運動的標誌用點起的火焰呈現出那駭人的樣貌,帶有生物脂肪被燃燒產生的惡臭、被火焰焚身形成的拔尖聲響、因為痛苦而零亂揮舞著的焦黑肢體,讓佈滿十幾層樓表面的巨大火焰標誌更加的詭譎,這樣的畫面映射在博士的頭盔護目鏡上,也映照在從藏匿地點跑出來看到這一幕的阿米婭等人的瞳孔裡,現場只剩下燃燒聲、痛苦哀號聲、還有見到這一幕所發出的不知所云的呻吟聲。
 
           「我還在想你們還能躲多久?原來這位博士就是跟著切爾諾柏格的那隻兔子來的啊!你們幾位還真的很薄情寡義,博士被我殺掉了也只能默默在旁邊看著嗎?實在是太令我開心了!」情緒高漲到有些無法控制的梅菲斯特看著阿米婭一行人出現時,就極盡所能的嘲笑他們。

           「這些,都是你做的嗎?」看著眼前堪稱地獄的悲慘樣貌,阿米婭只是冷靜地看著梅菲斯特,梅菲斯特感到無趣的嘖了一聲,這些人不會尖叫、沒有表現恐懼、甚至沒有反應的樣貌讓他覺得虛偽,一開始嚇到失神的那隻菲林孩可愛了點。

           但梅菲斯特提醒自己,還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可以讓自己更加開心的事情,不太想浪費時間在這些傢伙身上了。
 
           「梅菲斯特!!!」在博士回神伸手拉住前,霜葉邊怒吼邊像箭般衝出,雙手的斧槍快速地揮舞著,四散的冰刃切裂了盾牌、凍碎了人體、止住了行動、撕裂了防守隊形,霜葉的怒吼貫穿了迴盪的笑聲,「不尊重生命的人!不配擁有生命!我要你贖罪,用你的命!」
 
           梅菲斯特悠然的站立在原地,感到了一絲的欣喜,果然還是會有這樣反應的人出現,在迎面而來的任何一道冰刃都沒有擊中他,梅菲斯特掛著那燦爛開懷的笑容吐出極為刻薄的言詞,「妳真的是羅德島的現役戰力嗎?喪失判斷力了卻還是要衝來,真的是勇氣可嘉的小狐狸。」
 
           「你閉嘴!只要再往前一點我就可以殺了你!!」笑著拍手的梅菲斯特和衝向對手的霜葉形成了一靜一動的反襯,身邊一一倒下的整合運動成員與緩緩落下的焦炭煙塵,形成了寂靜飄零美感的畫面,一下下的拍手聲正倒數著那柄碩大斧槍劈落的距離。
 
           就在那毫米般的差距下,斧刃的鋒芒沒有劈開梅菲斯特,在那輕蔑地訕笑鼻尖前滑落;霜葉發覺到了不對勁,但在這不對勁產生時已經來不及了,霜葉首次在戰場上感受到,什麼叫做「腳被凍住」的這種感受,並且了解到那些微差距產生的屈辱。
 
           「接下來,請歡迎我們這個舞台的真正主角-西北凍原的惡夢,雪怪的公主-」在梅菲斯特笑得正開懷介紹的同時,在背後大樓上的火焰瞬間變為藍色;不,那是被燃燒的燃料被冰霜凍住了的樣貌,成為了白藍色的火焰形狀被固定著。
 
           以誇張鞠躬動作和語調向羅德島的人們介紹接下來入場人的名諱,梅菲斯特那嘲弄的眼神從俯下的頭部往前看著所有人。
 
           「霜-星-小-姐!」
 
           廣場的每個角落都迴盪著梅菲斯特狂妄笑聲,在這詭異莫名的情況下,所有人都繃緊著神經戒備著,但是掃視著周身空間的雙眼沒有留意到的,是滿布在地面發出結冰破裂的微小聲音,如此的突然布滿地面,就像是打破這癲狂空間的一句話般的冷冽,不大聲卻清楚地送進所有人的耳朵裡。
 
           「梅菲斯特……我該先把你這連野獸都不如的殺人狂,丟在雪原裡等死。」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