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邂逅‧分離‧蓋上-The Banquet-其二

伊凡尼古拉斯 | 2021-11-24 21:56:06 | 巴幣 1114 | 人氣 128


邂逅‧分離‧蓋上-The Banquet-其二

           「這裡似乎變得更冷了……依照博士剛剛傳過來的對話判斷,似乎是雪怪小隊出現了;照我們的能力來說,我們無法隨意靠近,那法術的危險性很高。」把紀錄本合起來的亞德比嘆了一口氣,在附近房子二樓頂樓的天台上,應該是乾燥溫熱的天氣,卻在此時會從嘴裡冒出了白煙。

            在通往廣場的街道,兩個街區外的廢棄建築物,對外的窗口都被木板封住,點著的油燈光線安全的在室內綻放著,照亮了桌上的繪製地圖,亞爾比昂拿著鉛筆在空白的地方畫上記號,作為等下行動的參考。

           亞納金指著藏身建築物的位置,對出去的街口正好是三條路線的匯集處,其中一條正是通往廣場的路徑,「所以阻止線只能在這裡,不能讓對方安排的底牌出現在廣場。」亞爾比昂接過亞納金的眼神,分配了一下前後的站位:亞納金、亞爾比昂、雷明頓在前方,亞德比、蜜絲、和卡莎莉娜在後面支援。

           「有點,奇怪;原因,不知道。」在亞爾比昂的調整下,雷明頓的語音系統能夠跟他們的耳機做連線,比起猜測行動模式還要能做配合。

           「從剛剛博士跟廣場內的整合運動的對話來判斷的話,似乎主要戰力出場了;如果說要防止博士逃跑……現在這邊應該早就有一支部隊部屬了,是這樣吧?」亞爾比昂抽出一柄軍刀邊摸著刀刃邊跟雷明頓問著,一旁的亞納金沒說話,但是眼睛一直盯著亞爾比昂的動作。

           「但是,這裡沒有部隊,反而是把部隊全部調走……我們只是更大計劃的誘餌?那這邊可能更危險了……你們三個注意一下,那些蟲子們又出現了。」亞爾比昂自顧自地把推論說了出來,透過無線電傳到了在附近房子二樓頂樓的亞德比一行三人,亞德比和蜜絲舉著望遠鏡看著遠處確認有著閃亮亮的物體接近中,是那些感染源石蟲的光芒,並且除了酸液型的綠色外,還多了橘黃色的光芒。

           「亞德比,我覺得橘黃色的怪怪的……」蜜絲邊拿著望遠鏡邊冷靜地向亞德比報告,在一旁感受著周圍溫度變化的卡莎莉娜發現,這裡周圍的溫度開始降低了。


           在廣場這邊原本因為沒有風,又到處帶著燃燒的火焰,本來是帶著點悶熱;但是在雪怪小隊以及其白色卡特斯領袖,霜星出現後,整個地面開始鋪上了淡淡的白霜,而在所有小丘上像是巨大火炬的燃燒柱也被凍成藍白色,整個廣場映射著蒼藍色的死寂,與火焰燃燒的痛快嘶吼聲不同,冰霜匍匐爬行所及之處傳來的冰結聲更是利令人發毛,岩壁面的縫隙被撐裂、因冰霜結起的重量被扯斷的殘骸、無法躲避也無處可躲的恐懼蔓延開來,就連整合運動的成員有些誤觸了冰霜也被白色的骨爪攀爬全身,最終連聲音都被凍結的唾液給鎖在體內,安靜地死去。

           「我……還是第一次遇到,體溫比我還低的人……」雙腳被凍住的霜葉舉起著斧槍交叉抵著,努力催動寒氣擋住面前這一大片的低溫,霜星冷眼看著說:「是跟我同樣的能力啊……想用冰對抗冰……嗎?可惜級數差了許多。」語畢,霜星開口輕聲地吟唱著,在這塊區域的凍氣氣團不太安分的互相推擠壯大,就連霜葉奮力製作出來的冰氣領域也正慢慢地被侵蝕著,冰氣領域內的熱量正被持續散失成為更低溫的凍氣,成為凍氣的同時也代表霜星的控制權也在持續擴張著;如果說霜葉是由燃燒意志形成的火炬、那麼霜星就是燃燒憎恨形成的燎原大火。

           「她正在剝奪這片區域的熱量……怎麼範圍會這麼大?」距離稍遠的阿米婭、潔西卡、隕星也被受到影響;剛回復狀態的潔西卡邊發抖邊哭著。

「怎麼會……火焰熄滅了,烏雲都蓋下來了!完蛋了!」潔西卡攤坐下來哭喊著。
「黑鋼幹員潔西卡!保持陣形!」阿米婭吸了一口氣對著潔西卡大喊。
「是!明白!」潔西卡回應了阿米婭的呼喊並爬了起來舉槍瞄準,雖然雙腳仍然在發抖。

           「霜葉!」博士看著沒辦法移動的霜葉大喊,但是對面雪怪小隊被聲音給吸引,弩箭跟法術就飛射了過來;隕星急忙拖著潔西卡躲回掩體後,出現不間斷的石壁破壞聲時,隕星才發現博士沒有跟著過來,往阿米婭所躲藏的掩體看去,也沒有看到博士。

「博士……我其實想……通過迂迴來……來給你們製造時機…..哈、哈…….可是我的身體被凍僵了……
動不了了」
「霜葉!!」
「博士!帶他們突圍撤退!我的命……可別浪費了!」
「開什麼玩笑!我現在就帶妳回來!」隕星在阿米婭攻擊間隙探頭出去看,博士躲在一開始就撐著的烏薩斯警備隊鎮暴盾後方,邊向霜葉大吼著。

           「阿米婭……我們不能……我不能!」隕星躲在掩體後也大聲地向阿米婭喊著,阿米婭眼神堅定了起來,在各種擊打的聲響中,堅定的聲音傳入了在場的各位耳中:「我明白,我們要一起回去,回羅德島。」

           「阿米婭!妳跟隕星她們封鎖敵方的行動,我會找出時機給予指示,我們要把霜葉救回來!」頂著盾牌的博士大喊,在他腳邊的冰霜維持著微妙的一進一退,飛向博士的箭矢有時也很微妙的偏一邊去,隕星沒漏看這些細節,或許這是博士可以誇口說要救人的底牌也說不定;縮在隕星旁邊的潔西卡雖然手還在顫抖著,但是含淚的雙眼看著阿米婭的舉動,以標準的持槍待機姿勢表示隨時可以動作。

           『回去會被凱爾希醫生罵吧……』想起凱爾希訓人的樣貌,阿米婭不禁苦笑了一下,蹲在掩體後舉起了雙手,雙手上的戒指從藍綠色變成了橘色,從十個指尖放出了奔馳的黑線,「—我知道你在想什麼。」隨著阿米婭說出口的咒語生效,原本直線飛馳的黑線開始像嗅到鮮血的獵犬,踩著彎曲的軌跡越過了掩體,不論在掩體後的整合運動成員怎麼閃躲,這些黑線都直接穿進了目標心窩。

「什麼東西戳到身體裡??好痛!痛啊啊啊!」
「我的腳!我的腳!斷了?!斷了嗎??」
「看不見了!什麼都看不見!」
「嗚嘎咳咳咳!咳啊噁噁噁噁!毒……咳嗚!」
「燙燙燙燙燙!!!啊啊啊啊啊啊啊!」
「空氣……吸不到……空氣……
「咕嚕……咕嚕嚕哈啊嘎嘎嘎嘎……
「咿咿咿咿啊啊啊啊啊!!電電電電電!唔唔唔唔……
「有什麼……!啊啊啊啊!別咬!我的內臟!痛啊!」
「要被磨掉一層皮了啊!痛啊!停下來停下來!」

           各種死亡所衍伸出的痛苦記憶,通過這些黑線灌輸到目標心裡,這十個整合運動的成員各自應對著不同的痛苦呈現出反應,落在其他整合運動成員眼裡,就像是在現實中上演的荒謬行動劇,只是這劇場一旦開演就就會在現實中死亡;緊接著的是一聲又一聲不疾不徐的槍響,對準了那些發楞停住的兩個眼洞中央再多開個孔,在一群人回神再度找掩體躲起來前,已經有五人中槍倒地。

           「我的兄弟們,各自散開,去凍結他們的血液,別再讓同胞們受傷了。」霜星轉頭看著雪怪小隊,輕輕揮手指示雪怪小隊開始往前推進,準備重新接管作戰區域。

           在壓力減輕的瞬間,霜葉低聲開始吟唱:「凡有血氣……嗚!?」,原本別過眼的霜星把灰色的瞳孔再度拉回霜葉身上,看著霜葉說不出話的模樣,憐憫地緩緩說著:「連舌頭都被凍僵的感覺,這是第一次吧?我不會讓妳有機會反擊的,就這樣睡一下,等等我就來結束妳的痛苦。」冰原般灰色的眼眸中,帶著淡淡的哀傷。


           綠色的原石蟲看到立於街口的三人,本能性的吐出酸液進行捕食攻擊,在這波攻擊裡亞納金閃避著液體的噴灑,雷明頓和亞爾比昂則是躲在半傾斜的石牆後;在閃避的亞納金視線中看到了,橘黃亮光的的源石蟲繼續往前張牙舞爪衝來。

           「不妙,亞德比,支援。」戴上指虎的亞納金率先衝出去,在躲過酸液後直接毆打橘黃色光芒的源石蟲,在擊碎甲殼的同時感受到其手感有些不對勁,補上另一拳讓源石蟲飛出去的同時,蟲屍在空中爆炸,滾燙的源石溶液灑落在其他源石蟲身上,其他橘黃色光芒的源石蟲也被引爆,串接在一起的爆炸情況導致亞納金分心,一不小心被酸液潑上身。

           「蜜絲!多運用妳的箭桶!」在看到亞納金受傷了,亞德比馬上抱著黑金屬箱跳下樓,蜜絲看到亞德比馬上就衝了過去,尾包捲著黑金屬箱快速地奔跑過去,兩手各拿著一件簡易的隔離衣準備丟給亞爾比昂和雷明頓,要讓這兩人有辦法可以進行支援。

           「蜜絲,箭桶裡有響箭吧?請讓我跟著蜜絲響箭的指示來戰鬥吧。」卡莎莉娜平靜的說著,希望和蜜絲再一起合作,畢竟在從前的時光裡,三人可是在山裡合作狩獵的好夥伴,再加上賈桂琳…..雖然一直到目前為止,卡莎莉娜一直跟不上狀況,但是一心一意的跟著蜜絲和雷明頓的聲音就可以繼續前進。

「大小姐,以前都是我帶著您和賈桂琳在山林間前進,但是現在我和賈桂琳需要妳的引導了。」
「我知道了,卡莎莉娜一直都會傾聽我說的話……抱歉這段期間我只顧著自己的情緒,沒有顧慮到你們……卡莎莉娜,就這樣一直陪著我吧。」

           用手背抹去眼角的淚水,蜜絲從箭桶摸出了兩支箭,首先搭上的響箭正靠在牢牢繃緊的弓弦上,往雷明頓他們躲藏的石墻圍外飛去,聲響隨著弧線落去插在一隻源石蟲身上,接著以這隻源石蟲為準心,周遭的範圍內的源石蟲們的甲殼像是被擠壓般碎裂,酸液和爆炸性液體流出後的化學作用把路面弄得斑駁不堪,甚至連底下的路面保護層都裸露出來,被鏽蝕的洞口可以看到金屬架構的反光。

「大小姐,效果如何?」
「很好,我們繼續吧!這次要好好地來做個結束。」

           頂樓上的空地突然傳出了一聲巨大物體落地的聲音,蜜絲和卡莎莉娜轉身面對這聲音的來源,是那位灰衣的武裝人員,兩手拿著的大槌抵在地上,褪色的紅色圍巾隨著風在飛揚著,在兜帽與圍巾間的縫隙,散發出來的殺氣足以使兩人全身發毛。

「該來第二回合了,你這兩個漏網之魚!」


           「羅德島的戰士們,告訴我……為什麼你們要戰鬥到這地步?」灰色的眼眸中所訴說的,並非向羅德島索要答案,只是像那吹拂過的無慈悲之風,平等地降下白霜覆蓋在掙扎求生的溫熱血管上,一點一滴的舔吮著其中的熱量般的自然,像極了那風聲、像極了那雪花結晶、像極了凍原的冷酷。

           站在霜星面前的霜葉,就算是雙腳結冰凍僵,就算是舌頭無法言語,但是燃燒在那赤紅瞳孔中的意思只有一句:「簡潔有力的哥倫比亞語!」霜葉燃燒著,面對眼前宛若天災等級的凍氣團,自己手中舉起的兩柄斧槍就跟蠟燭沒兩樣,但是透過這兩支蠟燭還是有機會釋放出燒掉一切的火炬、能燒掉面前宛若燎原大火的青藍火焰;霜星確認到其中的鬥志,但這不是她要的答案。

           站在最遠處的隕星,瞳孔緊縮到最極限,架起的巨弩瞄準著霜星,已經就緒的高爆炸弩箭卻遲遲不敢發射,緊扣著板機的手指是因為這大範圍的霜凍氣息給凍僵了……還是被霜星的灰色眼眸給震懾了?隕星無法回答這問題的根本原因,或許也是來自於自身對於戰鬥的矛盾和過往的經歷……眼珠的那份迷茫被霜星給捕捉到了,霜星輕輕地嘆了口氣,這是從血脈上就浸入戰爭氣味的人難以回答的問題。

           努力站著舉槍的潔西卡克制著雙手的顫抖,含著眼淚的雙眼注視著迫近的雪怪小隊,雖然努力開著槍,卻是無法打穿被堅冰保護著的推進,就算僥倖能打出皮肉傷,也在整合運動為數不多的醫療人員給治癒了;在這情況下的潔西卡,無法回答霜星的問題,潔西卡的眼神中缺乏了自我,霜星則是投以了憐憫的眼神,為了即將消逝於此的生命。

           「沒有人能,回答我嗎?」霜星帶著失望看著眼前的羅德島人員們,剩下的只有阿米婭跟博士尚未給出回答了。

============================================================================================
早安、午安、晚安~這裡是伊凡尼古拉斯。
感謝各位持續閱讀到這裡,我也很開心我也能夠繼續把〈急性衰竭〉這一個篇章做改寫;
雖然在劇情評價上,這一章或許不是方舟的劇情裡最好的一章,但這是我私心最喜歡的一章。

在其中的動亂引起和消逝,人物換場的交替的對話,方舟第一冰刀(?)的展現......
從這章開始,每位角色的努力掙扎都讓我感到印象深刻@@
謝謝閱讀到這裡的各位,也希望我這還不成熟的筆尖能帶給閱讀的各位一段不會無趣的時光。

那麼,下篇再見/

創作回應

Cale Wei
伊凡老師(跑來

我們的原創幹員回來了,帶著新的機體(?)與隊友們,而且也在遊戲劇情的側面,跟著一起經歷了這段故事。雖然只是揍源石蟲而已w,不過事前的規劃也是很有看頭的。

然後就是,\冰系對開現場/。霜星→霜葉不可避,上啊小狐狸,好好地逆推吧(??
2021-11-30 01:03:33
伊凡尼古拉斯
謝謝Cale大來留言QAQ

畢竟廣場中是大BOSS霜星的出現,她可不是靠人多就可以打贏的,要靠博士的嘴遁(X
而這邊是屬於原創幹員裡,蜜絲跟卡莎莉娜的舞台(我是不是雷了?),只能先委屈近戰的三位男士陪蟲子過過招了(喂

只是說就我的遊玩體感,我對於酸液源石蟲跟自爆源石蟲頗有陰影的就是....為了要對抗這樣的PTSD(?),就拜託近戰三人組來幫我驅除這心理障礙吧!(喂

\冰系對開!/ 雖然在這裡還是會遵照元劇情設定....但是我好想贏一次啊(?
這樣的話,就讓霜葉在其他方面贏過霜星好了(X

謝謝Cale大的閱讀,非常謝謝~
2021-11-30 22:10:0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