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思念與忘卻的過去,芙雅,第五話,導火線。

Keymind | 2024-02-03 04:36:40 | 巴幣 1110 | 人氣 473

連載中明日方舟,思念與忘卻的過去
資料夾簡介
本篇『羅德島的思念與忘卻』的回憶篇,也可以算是前傳作品,眾所皆知的清道夫,是經歷過怎樣的事情,才登上了羅德島呢?

  芙雅,第五話,導火線。
  清晨。

  芙雅如同平常一樣一大早就來到了草藥工房。

  「琳?怎麼了?」她走向自己的工作區域,卻看見琳神色凝重地站在她的位置旁。

  「主、主人……」琳看見芙雅來,原本的表情現在又多了一份恐慌,她的樣子看起來像是快哭了。

  「深呼吸。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沒關係的,先告訴我怎麼了好嗎?」平時工房內就常有各式各樣的意外,輕則觸碰錯誤的草藥導致過敏甚至中毒,重則發生精煉塵爆導致人員受傷和器具損壞,不管是人還是器具,在這偏遠地區要修復都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

  「那個……我昨天熬夜精煉的藥粉……明明多做了幾份,還幫主人分門別類放在桌上,但今天我來工房的時候,藥粉不見了一部分,而且有些內容物……似乎不太對……我不確定是裡面的成分發生變質還是……」

  「好,我知道狀況了,嗯,從現場還有剩的量應該還有辦法補救,琳,妳先幫我篩選剩下的藥粉中成分沒問題的先拿出來,不足的部分我會重新完成,我待會寫給妳需要的藥材,麻煩妳到後院去採集草藥。」沒讓琳講完,芙雅直接下指令,表情已經完全進入工作狀態,但琳卻看起來依然慌亂。

  「那、那個……」

  「嗯?怎麼了?」

  「主人沒想過……也許是我說謊,或是東西真的被其他人……」

  「我不擔心。」芙雅抬起手搖搖頭,再次打斷琳想講的話。

  「我相信我是明白琳的個性的,妳擇善固執而且認真到一板一眼,沒事的,就算是被其他人『借走』,那不就代表妳精煉的品質已經好到這種程度,而且,如果真的是『借走』的話,也總是有人用得到,所以,沒關係的,只是現在村裡正在培育許多新生代的部落勇士,止殤草用量需求增加,這兩天我也來補足進度吧。」芙雅笑了笑,她用了近似歪理的說法讓琳無從反駁,但她那像是天空的眼珠此時也更加地湛藍。

  『其實我也沒太多心力去思考太複雜的狀況,希望這只是一個惡作劇……總之,先把心力放在補足藥粉的量上,有空再來繼續研究海伊特的血液吧。』

  看向專心讀著草藥清單的琳,芙雅欣慰笑了一下。

  『可以快速振作並立即專注於眼前的工作,我想琳之後也能在草藥領域上有所成就吧!只要她不去讀一些莫名其妙的書籍就好。』

  「芙雅,訓練場那邊又有人受傷了,妳有辦法幫忙嗎?」正當兩人都準備專注於工作時,利維坦嬸嬸輕敲木頭樑柱發出聲音以防嚇到兩人。

  「有傷員啊……我知道了,我這就過去。」芙雅想了一下,身邊目前的草藥應該還在安全範圍,她停下手上的工作,拿起草藥包準備出發。

  「抱歉呀,嬸嬸我這邊也有點忙不過來,最近藥房需求量真的提升了不少。」嬸嬸握起芙雅的手一臉歉意,而她只是笑了笑。

  「埃爾家族的宗旨就是盡力而為!我會把能做的事情都盡量做好的。」

  芙雅輕鞠躬,拉起草藥包便走出工房往訓練場的方向走去。

  「……」琳在利維坦嬸嬸出現後顯得異常安靜,她專心地將原本分好的包裝一一拆開檢查,將那些出現變異的藥粉挑選出來處理掉。

  「嗯?這藥粉變質程度挺嚴重的呢,這應該是手部清潔或是精煉過程摻入雜質吧?」嬸嬸將變質的藥粉拿出在手上把玩著。

  「嗯……」琳沒有看向嬸嬸,只是簡單回應了一聲。

  啪。

  一個緊捏,嬸嬸手上的藥粉從指尖溢出散落在地上。

  「琳,妳是很聰明的……人,適當去引導主人走向正確的道路妳應該是沒問題的,別讓芙雅去專注在其它『沒意義』的事情,部落勇士對我們的需求越來越重,現在是埃爾家族很重要的時刻,妳能明白吧?」

  「……是。」她看著嬸嬸甩了甩手掌,一股不舒服的感覺油然而生,但她卻無法說些什麼。

  「利維坦嬸嬸,調劑師那邊有問題需要諮詢您的意見。」一名學徒從門口呼喊著利維坦,看起來埃爾家族目前的確每個人都非常忙碌。

  「好好伺候芙雅,還有,別忘了我說的話,我相信妳應該明白這是一個很嚴重的事情,我只提醒一次,請妳記得。」利維坦嬸嬸帶起慈祥的微笑對門口的學徒揮了揮手表示立刻過去。

  「是……我明白了。」琳輕聲回應,她很清楚這不叫做提醒,而是非常明確的警告,看著緩緩離去的利維坦嬸嬸,不悅的神情才明白的顯露出來。

  「明明都是利用芙雅主人的才能……唔。」

  琳發現自己又要失言,她趕緊收住自己的聲音,等到情緒稍微緩和一些之後,才重新將注意力放到需要分類的藥粉裡。

  「……我該怎麼做呢?」

  另一方面,到了訓練場的芙雅張大嘴看著眼前猶如戰場的畫面。大量的部族見習勇士倒在地上哀嚎著。

  「來!」

  充滿威壓的聲浪吸引了芙雅的視線,訓練場的中央站著赤裸上身的彪形大漢,而他前方正站著一位拿著長槍、氣喘吁吁的見習勇士。

  「呼……呼……不只是要成為部族勇士一員,我還要成為第一!讓出你的第一勇士的位置吧!凱洛大人!」見習勇士發出吶喊壯膽,一個大踏步向前,卻在長槍都還來不及刺出的瞬間,他的臉已被巨大的手掌扣住,從指尖的隙縫中,他看見天地突然翻轉,緊接著是彷彿內臟都要從嘴裡吐出的衝擊席捲而來。

  「咳啊!」見習勇士咳出膽汁,隨後便昏眩了過去。

  「去你媽的!老子不是第一勇士!別擅自讓老子去拿別人的東西!」凱洛面露凶光的瞪著失去意識的見習勇士,彷彿這件事情踩到了他的底線。

  碰!側腦突然被什麼撞了一下,凱洛自然地伸起手剛好接住落下的草藥包。

  「你這只有肌肉的大白痴!你想殺了這些新兵嗎?」芙雅氣沖沖的跑了進來,她不敢置信的指著凱洛,然後又指向周遭倒成一片的見習勇士們。

  「啊?老子哪有辦法,之前老子又沒有擔任訓練相關的職務!族長那傢伙突然把這份工作丟來,還要老子在最短的時間把這群垃圾訓練起來,妳說能怎辦?啊?」凱洛似乎也很不爽的回衝芙雅,他的眼神彷彿有著無從宣洩的怒火在燃燒著。

  「不管怎樣你都不能把他們打個半死啊!難怪最近草藥用那麼兇,依照你這種打法我們種植速度根本就跟不上!我看他們醒來也只會有自己被狂揍了一頓的印象而已!這種訓練根本不會有效果!」芙雅也沒有打算退讓,她再一步向前,直接指著凱洛的鼻子罵著。

  「就說老子哪有辦法,有問題就去跟族長反應!媽的,以前都是海伊特那群人在進行訓練,誰知道這件事情那麼麻煩!」凱洛往地板吐了一口白沫,然後他雙手插腰垂下頭,似乎只要講到海伊特,他就會多一分失落。

  「……總之,你先給我把傷員全部搬來中央這裡依序排好,我要趕快幫他們治療。」看到凱洛那樣的反應,她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能命令凱洛幫上自己的忙。

  「啐,知道啦!」

  當凱洛把見習勇士一一搬來之後,芙雅也趕緊拿出紗布和草藥現場磨製成藥膏。

  「……我覺得這件事情很奇怪,明明部落勇士還有好幾位,而且不管怎麼說,一定都比你這老粗還會訓練,怎麼會讓你來做訓練呢?」芙雅上好藥膏,最後輕柔且快速的將紗布包上。

  「老子也那麼覺得,而且村裡本來就不會交代給我任何事情,總是說只要保護好村莊,老子想幹嘛就幹嘛,但現在彷彿要把老子綁在這裡,哪裡都去不了啊!」

  「……」聽到凱洛的抱怨,芙雅停下手上的工作,她似乎感覺到了什麼事情。

  「怎啦?」那動作之明顯連凱洛都發覺不對勁。

  「突如其來大量的工作,幾乎不合理的各種要求,彷彿要人完全抽不開身,沒有什麼交集的我們唯一有的共同點……」

  兩人皆想到了什麼,他們對上眼,同時用嘴型講出了那關鍵的名字——

  『海伊特。』

  芙雅突然弄懂最近一系列不自在跟不合理的感覺,雖然她本來就不覺得有人會相信她真的放逐了海伊特,但現在她已經完全明白了。

  那是村莊給予他們的……警告。

  湛藍的天空逐漸被沉重的鐵黃色蓋上,光是處理完見習勇士的事情,時間就已經來到了黃昏。

  「我回來了。」不用多說任何話都能看出芙雅臉上的疲倦,琳趕緊上前幫主人卸下草藥包和身上需要用到的各式工具。

  「主人,坐一會休息一下吧,我幫您上個凝神茶,身體有沒有地方痠痛?」

  「沒事,謝謝妳琳,只是現在部落勇士的訓練量的確有些大,他們身上那些可不是小打小鬧的傷口,大概跟凱洛和海伊特打架的情況有得比了。」芙雅坐在椅子上立即就是一個大大的拉伸,似乎為了治療,身體已經保持同樣姿勢一段時間了。

  「畢竟……村莊內突然少了幾位最強大的勇士,族長想要立即補上缺口也是合情合理。」琳將泡好的凝神茶放在芙雅面前的桌上,並且切了一小塊檸檬放在杯旁。

  「嘿,妳真的學了很多呢,凝神茶配製那麼快,還知道放檸檬來增加放鬆感。」芙雅看見熱呼呼的茶不由得開心起來,見她趕緊吹了吹茶面開始品嚐,原本還擔心主人狀態的琳也跟著笑了起來。

  「呼……感覺今天還可以再努力一下。」芙雅輕吐一口氣,她向後仰看著木製天花板,然後下定了決心。

  「咦?那、那個……不好好休息一、兩天嗎?」琳聽到主人今天可能又打算通宵,配合稍早利維坦嬸嬸做出的警告,她不免有些擔心事情會往不好的方向走去。

  「也許多一天的努力可以省下未來數十年的時間,不管是為了我自己、為了埃爾家族、為了村莊,最後也許甚至為了這個世界,我都應該要趁現在多挑戰看看!」芙雅保持後仰姿勢對琳比出了拇指,象徵她對於這件事情的堅持和決心。

  「而且……有人還在等著我。」

  「……那我也留下來吧。」

  「嗯?不不,這是我自己的意思,琳妳沒有必要一起這樣。」聽到對方的決定,芙雅趕緊起身要阻止琳跟著自己通宵。

  「我現在把藥房需要的配額多做一些,我之後也能多看一些書呀,反正主人沒睡我也沒法安心去睡,就讓我留下來一起努力吧。」琳開始搬動需要研磨的工具,為主人的工作區域挪出空間。

  「……好吧!做完之後記得給我檢查!」看見對方的決心,芙雅上前幫忙一起搬運。

  「謝謝主人縱容我的任性。」

  「彼此彼此,誰叫埃爾家族的宗旨是——」

  「「盡力而為呢。」」

  兩人相視而笑,曾幾何時,漫長的夜晚如今也沒有如此乏味了。

  芙雅再一次將心力投入到試劑中,每一個與草藥的組合、每一個劑量的配置、每一次失敗中的任何情況她都會細心紀錄下來。

  而此時時間彷彿都會向前偷跑一般,明明上一次看向窗外還是黑夜,這一次再看,已經變成深深的青色,同樣跟著熬夜的琳早已趴在桌上睡去,只剩芙雅還一點一點的反覆測試。

  「呼……」本就沒怎麼休息又長久專注的芙雅體力也即將見底,她也趴在桌上將最後幾組草藥配方混入海伊特的血液之中,然後大大打了個哈欠。

  「今天就先這樣吧……唔……依照這樣的進度,很快就必須找海伊特再抽個好幾管……她感覺就會營養失衡,這會不會再去影響更之後的實驗呢……」

  不得不暗自嘲笑自己當初想得太過天真,自己準備了數百種配方竟然被打得體無完膚,原本還預計要是有優良反應就可以以此為根基去向下延展,結果現實就是所有實驗幾乎都是以秒殺收尾。

  芙雅起身再次大大伸了個懶腰,她看向趴在桌上睡著的琳,一旁是已經分類好精煉過的藥粉,她隨意拿起幾個做簡單的檢查——

  『果然沒錯……琳現在的技術和細心已經達到了很不錯的境界,藥粉出現變質實在不像有這種細心程度的琳會發生的事情,跟今天凱洛的事情相呼應,一切突然變得很合理了……』

  剩幾個小時天就要完全亮起,她決定不叫醒琳,拿起掛在牆邊的長袍輕輕披在她的背後,心思亂糟糟的,有點不知該如何是好。

  「別想太多……盡力而為就好……對……只要盡力而為,一定會有所回報的……」雖是這樣說,但她依然嘆了口氣,順手開始將桌上的實驗結果一一銷毀。

  「嗯?」她的手伸向最後做的試驗皿,卻在空中停了下來。

  本來任何藥粉在碰觸到海伊特那帶有礦石病的血液時都會立刻變得黏稠且黑灰的狀態,但此刻試皿裡面,鮮紅色的血液和藥粉正在作用,兩者結合之後將細小的金色粉末一點一點的推出隔離。

  芙雅張大雙眼,她全身顫抖,隨即用兩手摀住嘴防止自己大叫出來。

  「……說不定……不,幾乎……這……我可能發現了……發現了治療礦石病的方式!」

  她壓抑無法控制的興奮感,重複著剛剛看起來像是『成功』的測試,而每一次的結果,都證實了那並不是一個奇蹟或是湊巧,那是實際成果發生的事情。

  『也許……這或許……順利的話……這是改變世界的一個發現!』

  完全無法停下,芙雅專注繼續研究,再一次的,埃爾草藥工房裡、依然閃爍著燈光。

  在以此成功的前提下,芙雅又經過數天的努力,對於海伊特的礦石病有了極致的突破的她,在幾乎確定情報之後,她來到了數天不見、屬於兩人的秘密基地。

  無法掩飾開心的歌聲在平原中輕響著,芙雅坐在一塊大石上搖晃著雙腳。

  「心情很好嘛。」海伊特將物資整理好之後坐在草地上,看著這樣的她,自己心中也不免拉起一絲喜悅,原來帶動人心是如此簡單的一件事情。

  見狀,芙雅跳了下來站在她對面攤開雙手——

  「嘿嘿!雖然有很多阻礙擋在眼前,但只要努力就會有所回報,這果然是唯一真理!」

  「阻礙?有人在妨礙妳嗎?」海伊特很敏銳,雖然芙雅是在述說開心的事情,但她還是從中聽出蹊蹺。

  「那沒什麼啦。海伊特,我想我找到治療礦石病的方式了喔,雖然還沒有完全確定,但很快就可以進入臨床階段了!這是為了礦石病患者的一大發現啊!」芙雅揮了揮手消除海伊特的疑問,她現在的心力全部都放在礦石病上。

  「為了……礦石病患者嗎?」看著開心的芙雅,她也放下心中的疑問,然後專注在眼前的事情。

  「嗯!這可不是為了妳喔!但是!如果研究出結果,海伊特妳就會是我第一個醫治的對象!第一個!然後啊然後啊!妳會被我拉到世界各地,聽我講著無聊到不行的演講、一場又一場!妳會很無奈!但是嘿嘿,因為我治好了妳,妳只能充當免費保鑣來還這一生都還不了的債!所以妳可要活久一點!別輸給了什麼礦石病患者的命運!」

  她眼神閃爍著光芒,揮臂誇張的手舞足蹈,不知怎麼的,這股幼稚讓人有一種感動……更正確來說,是心動的感覺。她知道眼前的女孩為了自己付出了多少。

  站起身,那女孩還在表演著她的演講。

  「妳可別想逃跑喔!嘿嘿,因為妳這下欠我的一輩子都還不完,妳都必須要——唔!」

  雙唇相接,海伊特一手摟住芙雅的腰,以完全無法反抗的力道,強占了對方的嘴唇。

  「……」他們互相凝視,女孩第一次停止了話語。

  「既然還不完,至少可以先給訂金吧?」清道夫認真地盯著對方。

  「……訂金之前,妳應該好好把該講的講出口吧?」羞紅起臉,芙雅卻一臉不甘。

  「……妳票都收了,還要什麼無聊的口頭承諾,時間差不多了,我也不想繼續聽妳那些長篇大論,妳該走了!」海伊特將頭別了過去,然後擺了擺手要對方離開。

  「啊!過份!膽小鬼!妳明明只要——」以為能得到答案的芙雅再往前一步表達抗議,但更加靠近之後,她看見的是紅了雙耳的海伊特。

  「……下次,下一次!一定要好好說出來!」看著對方反應,芙雅彷彿鬆了口氣笑了起來,她揹起草藥包,然後小聲說了聲再見。

  紅著臉的清道夫沒有多做回應、只是揮了揮手。

  下次……一定……

  芙雅走在回程的路上,明明是一段不短的距離,但她卻沒啥記憶,眼前的畫面,都是海伊特貼在眼前的臉龐。

  「冷靜、冷靜冷靜,妳要冷靜,芙雅!」她大力拍了拍雙頰,然後重新想著接下來應該要做的事情。

  回到村莊已經是大半夜了,門衛看見芙雅先是打了聲招呼,然後將其攔下,一慣的例行公事檢查是否有感染礦石病的跡象,在確認一切沒有異狀之後,芙雅慢慢地走回草藥工坊。

  「……上鎖了,琳先回去了嗎?」最近琳時常會一起熬夜至天明,通常她不在也會通宵完成自己本該完成的工作,對此芙雅一直都是非常感謝琳的全心全意。

  鑰匙轉動門鎖,老舊又沈重的木門發出陣陣聲響,芙雅很快就聞到空氣中帶著些許甜甜的香味。

  「野桃花的味道呀……是用來放鬆神經的藥草,這應該是琳準備的,嗯,她讀得書真的不少呢,又懂得利用學到的知識,真是一個值得培養的助手!那她應該一樣睡在工坊裡囉?」

  芙雅走往最深處那屬於自己工作區域的位置,而在那裡她果然看見熟悉的身影正躺在桌上休息著。

  「真是——都說要休息就回去好好躺著休息,再多草藥輔助都不如好好地睡上一覺啊。」她輕笑了一下,然後再度往前準備去叫醒琳讓兩人都可以回去好好休息。

  但就在此刻,芙雅停下了腳步。

  她在空氣中聞到除了野桃花以外的另一個味道,瞳孔立即放大,彷彿立刻明白發生了什麼大事情,原本懸掛在手臂上的草藥包重重落下,她奔起腳步立刻衝向最近的窗邊用盡全力開至最大,然後一扇扇窗都在隨後發出撞擊般的聲響。

  「琳!」芙雅臉色驚慌失挫,在確保通風之後,她跑向趴在桌上的琳並且直接將其扶起。

  琳被扶起之後直接向後倒在芙雅的懷裡,表情雖然像是深沉睡眠,但發紫的嘴唇顯示她中毒多時,已經失去了生命體徵。

  「……不,不要——!琳!琳——!」

  深夜,那絕望的吶喊將整個村莊喚醒了過來——

  隔日,午後。

  可以說是從天堂落入地獄的芙雅,靜靜地看著琳的棺木被紅土一點一點的覆蓋上,緊握的雙拳已泛紅到有些發紫,沒人敢走上前關心,更別說去確認她的臉色。

  「喂,娘們,這是怎麼回事?」凱洛無視大家的目光,他與其並肩,雖然言語粗俗,但卻有著令人放心的沉穩感。

  「……不知道。一切……太突然了。」芙雅低著頭,凌亂的頭髮遮掩住她的神情,凱洛輕瞄一眼便放棄確認她的狀態,不如說,她的狀態已經好判斷到不需要看到人也能清楚得知了。

  他壓低音量:「單純是意外嗎?」

  芙雅搖了搖頭。

  「有人蓄意?」

  芙雅停頓了一會,還是搖了搖頭,凱洛無法想的太複雜,不懂這到底是否定還是不知道。

  「要不要讓海伊特……」

  話還未說完,芙雅緊緊抓住凱洛那巨大的手臂,依然搖了搖頭,看著對方指甲深陷自己的肌膚,這次凱洛就清楚明白其用意。

  「竟然會做到這種程度,這村莊大概也快不行了吧。」凱洛調侃了幾句,她拍了拍芙雅的後腦,隨即轉身離去。

  「孩子,妳還好嗎?」

  幾乎無縫接軌,在凱洛轉身離去時,緊接而來的便是利維坦嬸嬸。

  「……」

  「我知道妳很難過,琳是一個勤奮聰明又善解人意的好孩子。」

  「……」

  利維坦嬸嬸看向沒有任何反應的芙雅,她輕輕擁抱了上去,並撫摸著腦袋。

  「雖然可惜,但孩子妳依然要看向前方,琳雖然學的很快,但野桃花加上悅寧草這種組合會產生窒息毒素,始終是她學藝不精才導致這樣的結局,這不是妳的錯。」嬸嬸的語氣非常溫柔,能感覺出她是真的想要安撫芙雅的情緒,但她說的每句話,都令人感到作噁。

  沙——

  她被芙雅以一個不輕卻也不重的力道推開,首次抬頭,是嬸嬸從未見過她咬牙切齒的憤怒,但對方依然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

  「……醫者,一生要面對的死亡太多太多了,傷心之後,人依然要救,馬依然在跑,舞依然要跳,埃爾家族不能因為一個外人的離去而停滯不前,收拾情緒,嬸嬸我,不,埃爾家族每個人,包含全部族都依然需要妳的幫助。」

  「——」芙雅那翡翠般的瞳孔如今抹上了一層灰,她緊盯著利維坦嬸嬸,卻什麼話都說不出口。

  「先休息幾天吧,工坊嬸嬸我會想辦法的,如果想聊聊天嬸嬸隨時張開雙手等待妳,好嗎?」

  「……」芙雅張開嘴,但卻沒有任何聲音從裡面傳出,彷彿抗議般不甘心的淚水在此刻第一次滑落,未等琳的葬送儀式結束,她便離開了現場——



  而導火線在此刻,已經正式開始燃燒。




  待續。
———————————————————————
  後記。


  各位抱歉,距離上一篇到現在竟然已經過了如此久的時間。

  這段時間KK好好沉澱了一陣子,也想了很多,把許多負面情緒整理起來之後,好不容許可以好好的來寫這篇文章。

  來聊聊第五話吧。

  KK將許多事件用著拐彎抹角的方式來表達,很明顯,但就是不明說,我覺得這樣的安排更像是現實會有的樣子,真實的關心、虛偽的言語,讓這些去交錯產生的情緒是挺有趣的。

  芙雅是一個很願意苦幹實幹的人,她樂於助人,也很散播正面能量,我在此章之前,沒有讓她有過任何負面情緒,希望可以在最後一次爆發。

  我試圖將情感表現用比較內斂的方式表達,而不是總是大吼大叫的熱血形式,但這種方式比較少寫,也許還是有許多可以改善的地方。

  事件擴大的速度很快呢,我本來想要一點一點把『毒』深入在劇情之中,但最後排程之後我決定直接進入主題,村莊設定、人物刻畫、價值觀、一切都以備妥,接下來就是綻放了。

  琳這個角色在當場設定時候已經決定了她成為導火線的關鍵點之一。KK很喜歡她,對於突如其來的事件其實想過很多種版本,而最後選擇這個最有他們方式的走法。

  凱洛想關心卻又不知從何下手,最後只能用調侃的方式數落眼前發生的事情,而利維坦嬸嬸的安撫對於芙雅而言可以說是一次又一次的傷害,言語之中卻透露著她根本不在意琳這個人的死活。

  而芙雅那無聲的抗議方式有很多種解讀呢,但可以確定的是,所有的平衡已經開始崩壞,劇情也即將進入倒數階段,希望KK可以寫出足夠滿意的文章來分享!

  如果是有什麼心得想法,歡迎留言告訴KK。

  我是Keymind,KK,我們下次見囉。


創作回應

初代超越之神_丹列♆
非常好歌曲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2402/545a6c39cf2fa5e5134a6c368ddac12f.GIF
2024-02-03 15:55:06
Keymind
謝謝~這兩首歌我都非常喜歡呢,也希望你喜歡
2024-02-05 02:15:31
Yu
KK好,一陣子不見,今天終於跟上最新進度~

說來也巧,這陣子我在玩一款叫做"瘟疫傳說"的遊戲,當中有一名煉金術師母親努力醫治自己兒子卻難有回報的情節,給我的感覺與為了海伊特盡心盡力的芙雅非常相像,仔細想想,甚至連整體故事的基調都有幾分接近呢。

回到這幾章的劇情,看見心存善念之人無法獲得回報,實在是令人心痛,更不用提起琳的遭遇了(嘆氣),無論出於什麼立場,我想村長和嬸嬸都無法得到讀者的原諒吧,嗯,至少於我而言是如此。

突然有種感覺,事先知道故事的悲劇結局,實在是令人痛苦的一件事啊,只能在這過程之中,盡力珍惜人物間美好的片刻了,或許這就是現實吧QAO

抱歉,話題有點太沉重了,明明也是有發糖的甜甜情節的,難過時就專注於這些片段好了!

最後,祝KK未來無論在工作或寫作上都能夠更加順利!
2024-02-24 21:37:59
Keymind
謝謝阿雨特地來留言,不好意思還是比預定的晚留言許多~

其實現在文章比較遲緩除了現實工作原因以外,最多的都是修正和討論劇情,這種心痛的事情固然遺憾,但我還是很努力希望不要變成一個單純噁心的人狀態,所以一直在修正每個人物的性格和目的。

琳的事故是非常突然的,雖然在一開始就已經決定好了走向,不過最早的草稿是更加激烈的,而不用這種間接發生的方式執行,現在想想,這樣的方式可能還是好一點...吧。

嗯~的確呢,我覺得村長和嬸嬸應該都很難獲得原諒,即便他們都有自己要守護的事情,但尤其是嬸嬸那想法和做法實在是難以讓人苟同呢,但偏偏這樣的人在我們身邊不但存在而且還特別真實QQ

或許~知道在這個結局之後的故事,知道海伊特、清道夫她登上了羅德島、遇上了普羅旺斯之後,或許還是能稍微欣慰一點她的一生至少在現在,終於有苦盡甘來的感覺吧~

不會,不用擔心話題沉重,畢竟回憶篇的調性就是那樣,雖然有糖、但這些糖都是為了讓苦味更加難受而存在的XD

謝謝阿雨祝福,我會繼續努力的。
2024-03-06 17:02:13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