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邂逅‧分離‧蓋上-The Banquet-其一

伊凡尼古拉斯 | 2021-10-31 00:10:55 | 巴幣 1022 | 人氣 81


首先在這邊致歉一下,The Banquet-其一的文章完成後的自我閱讀感不是很好,
在與朋友們(感謝Cale Wei浪蒼CecilKeymind一起討論和提供的調整意見!)討論檢討過後,
決定把這一章進行了改修,把應該要深講的部分好好講清楚。

原本的這一篇決定不刪除,作為調整後的對比以及紀念(?)
因為重新調整後的篇幅放一章略長,但又是同一章節內改修而來......
決定把其一分成上下兩篇(喂


也請看完本章的各位也點進去觀看調整後的文章~謝謝你們
============================================================================
The Banquet-其一

           在切城廢墟的大樓裡,霜葉謹慎地藏在一樓房間門內,一陣跑過的腳步聲往二樓走去。

           「是這邊吧?」
           「應該是啊?怎麼不見了?」

 
           腳步聲雜亂、隨口大聲呼喝、手中的武器跟法術隨意破壞的聲響,這些的行徑讓霜葉放心不少,代表著自己的藏身處並沒有被發現。

 
           「應該都走過去了…這區域居然會比我的體溫還要低,很奇怪。」試著伸展手腳時關節處出現的凍僵感,讓霜葉有些不自在,但在這樣低溫的領域內,讓霜葉懷念起了以前戰場上的活躍,在想起往事的同時,血紅瞳孔亮了起來,稍微興奮起來的霜葉,被從周圍掠奪而來的凍氣圍繞著。

 
           「好冷!為什麼我們要在這裡找?直接把羅德島婊子的同伴從廣場上抓出來凌虐一番,這逃走的小狐狸不就乖乖出來了嗎!」其中一位體格高瘦的白衣女子抱怨著。

 
           「就當作是出來搜刮點額外財物的機會就好啦,塔露拉又沒付我們薪水。」走在最後的術師像是滿懷期待地笑著。

 
           「真是笨蛋,就是找不到才追來這裡啊…在廣場的葛林隊因為找不到人,剛剛才被梅菲斯特逼著互相用長槍自相殘殺…你想變那樣?」帶頭的小隊長拿著長刀敲著樓梯扶手回答著。

 
           經過隊長的提醒,隊伍所有人都各自沉默不語。

 
           「好啦,老史你在樓梯旁把風;杏黃去後頭的兩間房、矮鬼你去前段房間、筷子你們去儲藏室翻翻。」

 
           分配完工作的小隊長站在儲藏室門口打著哈欠,突然聽到微小細碎的冰裂聲在身後響起,轉頭看術師站在樓梯口沒有動作,沒感覺到異狀就繼續看著儲藏室的門;小隊長沒注意到的是,從樓梯口則是有團霜白色的霧已經攫住術師的腿部,並且持續蔓延在這層樓的地板上。

 
           前段房間的窗戶被木條釘死,陽光從隙縫照射進來成斑駁的光影,矮胖的灰衣人正在翻找著抽屜,回過神來時才發現腳下已經被霜白色的霧氣給淹沒了。

 
           「你在找什麼?」
 
           矮胖的灰衣人聽到聲音想轉身時,雙腳一陣刺痛,瞬間齊膝斷開,整個人只能趴在地上無法行走的打滾,一張嘴霜氣就沒入口中,連聲音都發不出來,劇烈打滾的身軀漸漸地歸於平靜。

 
           「找太久了吧…矮鬼!矮鬼!老史你有看到矮鬼嗎?說話啊?老天啊!為什麼老史你涼透了!」
           小隊長轉身走到樓梯口,伸手去拍了拍術師的身軀,整片白霜瞬間爬上手臂,驚恐之下用力抽手,術師也隨之搖晃向前倒下,只有上半身,還有從腰部切面噴散出的血紅冰鑽。

 
           高瘦的白衣女子聽到叫聲急忙往走廊跑去,看到驚慌的小隊長和兩截的術師,驚慌尖叫地往上樓方向跑去,一面轉頭往後看的同時卻發現地板越來越靠近,而自己的聲音中斷變成了咻咻聲,在頭彈起來失去意識之前,看著沒有頭的身軀斷成三節向前倒下,瀰漫的灰塵讓空間中結成的三片冰刀現形。

 
           一對身形相仿的白衣人從儲藏室跑出來後目睹眼前的狀況都放聲尖叫往前方通往陽台的通道跑去,從前段房間飄散出來的白霧已經充滿了整個通道,兩人衝進去後尖叫嘎然而止,緊接著聽到重物撞擊地面的聲音。

           慢慢落下的白霧顯露出了兩人最後的樣貌:全身布滿了被尖銳小冰錐戳入的傷口,皮膚浮現出了慘藍色血管紋路,只剩下液體結冰所產生的細碎聲響不斷迴盪在這兩人身上。

 
           所有事情發生得太快,尖叫的小隊長看著自己的小隊成員被瞬間慘死,單手摀著自己的嘴巴不敢出聲,另一手上的長刀向著四周的白霧不斷揮舞突刺,就像是有著隱形敵人般。

           「別浪費力氣了。」
           在天花板上傳出了聲音,小隊長抬頭一看,一位身穿黑紅相間外套的白髮赤瞳沃爾珀,無表情的美麗像是天使一般的漫步在天花板上,銀白色的片翼在天使兩手中飛舞,兩道雪白色的霜刃飛舞而出,小隊長連哀號都來不及就被凍在牆壁上,兩顆眼珠驚恐的一直轉,感受著被緩緩奪去溫度的恐懼。

 
           「沒,沒打中嗎?」
           「沒關係,我們這裡是安全的!」
           大樓外一名灰衣術師和一名白衣武裝人員正在小心翼翼查看剛剛攻擊的對街街角,二樓窗台上的霜葉無表情地看著他們低語,「很快,就不是了。」

 
           在灰衣術師凝聚能量的瞬間,霜葉從窗台一躍而下,落地疾驅的同時,左手斧槍旋轉而凝結的透明冰錐瞬間飛出,準確的命中了灰衣術師後頸,中斷了術式。

 
           「你,你怎麼了?」白衣武裝人員發覺灰衣術師的術式中斷,轉頭時看到了灰衣的冰雕人像時,白衣武裝人員驚恐之餘聽到了冷冽的少女聲音響起。

           「等回到源石裡碰面時再問他吧。」

           映照在眼中最後的影像是一抹紅黑的身影帶著一抹潔白羽翼掠過身邊,一陣冰冷的輕響擦過脖子後聽見細碎的冰凍聲從,直挺挺地站著,他的時間被永遠凍結在此刻。

 
           停下來的霜葉輕輕地呼了口氣,閉上了眼感受著周遭溫度是否有不同之處;接著,聽到了有人叫了她的名字。

           看著剛剛被攻擊的街角,一名嬌小的卡特斯少女和黑大衣男子向霜葉跑過來。


           一棟漆黑的大樓聳立在廣場最醒目之處,最主要的原因在於除了這度大樓外,其周遭的樓房都被破壞嚴重,只剩這棟看起來是完整的。

           在能看到這棟大樓的範圍內是一整片狼藉,各式的斷垣殘壁搭上焦黑的色澤,都能了解到在這裡發生過很嚴重的事情,尤其再搭配上若有似無在空氣中飄盪的噎嗚聲……是穿過殘骸的風切聲,還是被固定在裸露鋼筋串上的焦黑人形最後的一口氣?

           這些並不重要,手撐著拐杖型法杖的一名白髮少年扭著一張臉,氣極敗壞吐著烏薩斯粗口的同時,在他腳底下一群年紀明顯比少年大上許多的人們都瑟瑟發抖著。

           那名少年舉著拐杖揮舞一次,都會有一名白衣整合運動被拖走,到那視線看不到的位置,就出現了明顯不是正常人類音域的呼喊聲;在力氣耗盡之前都會如此響亮,那名白髮少年的笑容是如此燦爛明亮,似乎是正在享受著天籟。

           瞇起眼的梅菲斯特看見了某個黑色人影站上了一個小土丘,他伸手摸了摸扭曲碳化的某物,拉下了一小片仔細觀看後就捏碎讓碎屑隨風飄逝,接著就轉頭瞪著梅菲斯特,『那面不透光的面罩下,似乎有著什麼亮光……這打扮是羅德島?』

           「這裡的一切。都是你造成的?」黑色大衣的男子聲音似乎不大,能傳到梅菲斯特的位子的原因似乎是擴音器?要留意這傢伙身上是否有通訊裝備了……

           「你是誰?我沒在這座城見過你……」以俯視的態度看著黑衣人的梅菲斯特,右手的法杖舉起把在空中飄浮的灰燼一舉掃開;黑衣人聳聳肩,狀似不在乎地看著被夜幕籠罩著的四周,似乎在尋找著什麼…「我的意思是說,這”烏薩斯粗口”亂七八糟的樣子,是你這不懂事的小鬼做的?」

           「……你說什麼?」梅菲斯特的笑容被凍結,從嘴角到眼角慢慢出現的扭曲表示著他的好心情被破壞了;隨著梅菲斯特的情緒出現變化,在這廣場未知的高處傳來的壓力變大了……

           黑大衣男子雖然倨傲的站在原地,被大衣擋住的膝蓋正在微微顫抖著,『至少我成功吸引到了弩箭手的注意力了;隕星,希望妳能擊破對方的小隊長,不然會是一場苦戰……』博士緩緩地吞了口口水,嘴唇有膽肝色的摩擦起來,『阿米婭,要先拜託妳好好治療潔西卡,結束就趕過來吧.......不知道我能拖住他們多久……』

           「剛剛不是說得很沒禮貌嘛!怎麼現在什麼話都不說了啊!」梅菲斯特因為對方的靜默變得焦躁,認為對方看不起自己而不說話來嘲笑自己。

           「看來傳言說的沒錯,在整合運動的部隊裡面,名聲最差、紀律最差、還是戰績最糟糕的一支隊伍…..叫你們的指揮官出來吧,我不跟病人說話。」黑大衣男子舉起手托著下巴,意有所指地看著梅菲斯特,雖然看不到面容,但是從微微傾斜的頭部展示出來的不尊重,足以讓梅菲斯特氣得跳腳。

           「我可是為了感染者們建立起了威信!為了感染者在一般人心中刻畫出了重量!為了感染者們更好的生活而奮鬥著!」氣到眼淚稍微飆出的梅菲斯特,在白髮底下的綠色瞳孔宛若鬼火般晃動,牙齒因怒氣摩擦的嘎嘎作響。

           「嘖嘖,這樣就激動起來了?把可以溝通的人叫出來,像你這樣的人我無法跟你對話。」
           「浮士德!殺了他!」黑大衣男子的話還沒說完,梅菲斯特瞪大的綠色瞳孔盯著目標下令,在漆黑的高空處飛下了七支弩箭,其中一隻帶著紫色的魔幻光芒。

           黑大衣男子似乎沒預料到這狀況,狼狽的從土丘上逃下去,還因為緊張踢到了腳滾了下去,六隻普通弩箭釘在土丘上的腳印處,那隻紫色的魔箭追著黑大衣男子飛去,在呼嘯聲中穿透了阻止箭矢的右手掌和肩膀,帶著血絲插在黑大衣男子身後的地上。

           「解決一個!你這愚蠢的傢伙!」
           「博士!!」
           「是啊,只要是人類都是愚蠢的,就連你也不例外,梅菲斯特。」

           在紫箭飛出的位置產生了大爆炸,爆炸的火光和掉落瓦礫下,被稱為博士的黑大衣男子緩緩地站起來,肩頭上衣服的破洞顯示著剛剛那發弩箭確實地擊中,但是手掌和肩膀完好無缺,除了弩箭上的血跡外,看起來不像是被擊中負傷的人。
           
           在博士的身後,由阿米婭站前頭,身後跟著霜葉、潔西卡、還有隕星;潔西卡還是雙眼帶淚的樣貌,但是聽到阿米婭喊著自己的名字時,還是堅持擺出了持槍戒備的動作在阿米婭身邊;而隕星在對方弩箭手發難的同時,確認到最強的一發來源之處並送上了回禮,強大的爆炸伴隨著建築物的崩落聲響迴盪在廣場中,隕星倒豎的眉毛嚇得寒光盯著梅菲斯特,「別小看你的對手了,梅菲斯特!」。

           「薩沙!……嗚,可、可惡啊!為什麼你沒倒下!你在為他們拖延時間?可惡!剛剛那個菲林明明喪失戰意了,還被你們救起來了?我甚至還被誘騙出弩箭手的位置!可惡啊!」發覺自己中計的梅菲斯特焦躁了起來,左手伸入口袋似乎想要掏出些什麼的同時,被一隻帶鱗片的手給制止了。

           「我沒事,梅菲斯特,我沒事。」一名斐迪亞少年拿著弩出現在梅菲斯特的身旁,制止了他的行動,在他身後也有著不少弩手現身。

           「意料之中,隕星妳不用道歉。在開始前,我想問一下,為什麼要做出這些殘忍的事?」博士舉起了手制止了隕星的歉意,在護目鏡上映照著的梅菲斯特依舊瞪著自己;雖然靠著應急手段治療過自己,但是復原的傷口畢竟還是帶著劇痛,趁著對話緩口氣的同時來思考現在該怎麼進攻或許也比較好。

           「殘忍?你現在是想站在什麼位置來說我殘忍?!在這裡的每個人都該死!每個人!他們對待和自己身分不同的人極度瞧不起,甚至講粗暴都還不足以形容他們的罪過!」緊縮著的瞳孔,突出眼眶的眼珠,隨著大聲宣告這些人罪有應得的紅唇與貝齒,從中吐露的是滿懷憎惡的控訴!

           「我們是順應著感染者的意志,要他們得到應該有的懲罰!由我給予這些愚蠢、醜陋、骯髒的底層殘渣們做出宣判!」在斷罪之言說出之時,所有的整合運動都爆出了歡呼。

           「所以你僅憑著你的意志就決定做出這些……懲罰?你以為你是高高在上的嗎?先把你的這份自以為是給放下來!看清楚你自己現在做的事情,你跟這些底層殘渣們沒有兩樣,都是醜陋的人渣!」聽到這裡的博士,在阿米婭回話之前已經搶著開罵……實在無法忍受!

           博士無法忍受做出種種喪盡天良的小鬼居然覺得自己是高高在上的樣子!在不知不覺間想趁著對話思考的腦袋已經被情緒帶動,忘了預先說好的戰術;現在的博士腦袋只剩一件事:我要好好地教訓這個該死的殺人狂!

           「為了實現自己的報復心,操縱著身邊的人,以為自己遠比旁人要聰明,沉浸在錯誤的優越感裡……這些不過是滿足了你個人的復仇慾望罷了!哪有什麼感染者的大義存在!」氣急敗壞地博士肆無忌憚的指著梅菲斯特大聲咆哮著,從過大幅度的呼吸導致全身顫抖的模樣,就算是腳邊捲起的風沙撲散在大衣上,也無法平息博士的憤怒。

           「像你們這樣無法認清自己的傢伙,通通給我到羅德島治療,我要再好好再重新教育一遍!」


           「我們不需要你們的這種偽善。算了,我有些東西要給你們看,你們會喜歡的。」因為被飆罵過頭,怒極反笑的梅菲斯特興奮地說著,唾沫因為過於激動而飛散在空中。

           「自一開始,我們就是要接管整個切爾諾柏格,」因為換氣過度造成的氣音迴盪在廣場中,在梅菲斯特不斷顫抖地瞳孔中,期待已久的悲劇準備揭幕,「等待、等待、等待等待等待等待了這麼久!終於來到了這時刻了!」

           沒有等博士的反駁,揮手的一瞬間,由浮士德率領的弩手隊伍的箭尖都對準了博士一行人,梅菲斯特覺得夠了,他不想再被這些無法理解自己理想的人打斷了。

           「這個向烏薩斯、向迫害我們感染者的人們復仇的時刻!」

           兩手舉起的梅菲斯特就像是沐浴在陽光下一般的神聖,就算周身早已夜幕低垂;朗誦的聲音宛如唱詩班響亮,搭配著悶苦的低鳴,「這些懦夫,這些施暴者們,我們該如何處理他們呢?」背向了博士和阿米婭的梅菲斯特比出了請觀賞的手勢,「當然是-讓他們成為一個標誌!一個宣告感染者身上的一切不公,終將被摧毀的標誌-那就是,整合運動的標誌!點燃他們吧!」

           就像是梅菲斯特所說的點燃的意義,在梅菲斯特身邊的浮士德與幻影弩手們各自舉起了弩,上了火箭發射後畫出了屬於光亮的線弧,就各自點燃了易燃物,瞬間活躍燒起的聲響揭開了地獄的序幕。

           唯一高聳的大樓面上,代表著整合運動的標誌用點起的火焰呈現出那駭人的樣貌,帶有生物脂肪被燃燒產生的惡臭、被火焰焚身形成的拔尖聲響、因為痛苦而零亂揮舞著的焦黑肢體,讓佈滿十幾層樓表面的巨大火焰標誌更加的詭譎,這樣的畫面映射在博士的頭盔護目鏡上。

           「梅菲斯特!!!」在博士回神伸手拉住前,霜葉邊怒吼邊像箭般衝出,雙手的斧槍快速地揮舞著,四散的冰刃切裂了盾牌、凍碎了人體、止住了行動、撕裂了防守隊形,霜葉的怒吼貫穿了迴盪的笑聲,「不尊重生命的人!不配擁有生命!」

           梅菲斯特悠然的站立在原地,沒有任何一道冰刃擊中他,掛著那燦爛開懷的笑容吐出極為刻薄的言詞,「妳真的是羅德島的現役戰力嗎?喪失判斷力了卻還是要衝來,真的是勇氣可嘉。」

           「你閉嘴!只要再往前一點我就可以殺了你!!」笑著拍手的梅菲斯特和衝向對手的霜葉形成了一靜一動的反襯,身邊一一倒下的整合運動成員與緩緩落下的焦炭煙塵,形成了寂靜飄零美感的畫面,一下下的拍手聲正倒數著那柄碩大斧槍劈落的距離。

           就在那毫米般的差距下,斧刃的鋒芒沒有劈開梅菲斯特,在那輕蔑地訕笑鼻尖前滑落;霜葉發覺到了不對勁,但在這不對勁產生時已經來不及了,霜葉首次在戰場上感受到,什麼叫做「腳被凍住」的這種感受,並且了解到那些微的差距產生的屈辱。

           「接下來,請歡迎我們這個舞台的真正主角-西北凍原的惡夢,雪怪的公主-」在梅菲斯特笑得正開懷介紹的同時,在背後大樓上的火焰瞬間變為藍色;不,那是被燃燒的“燃料”被冰霜凍住了的樣貌,成為了白藍色的火焰形狀被固定著。

           以誇張鞠躬動作和語調向羅德島的人們介紹接下來入場人的名諱,梅菲斯特那嘲弄的眼神從俯下的頭部往前看著所有人。

           「霜-星-小-姐!」

           廣場的每個角落都迴盪著梅菲斯特狂妄笑聲,瞬間一句話冷冷地戳破笑聲,不大聲卻清楚地送進所有人的耳朵裡。

           「梅菲斯特……我該先把你這連野獸都不如的殺人狂,丟在雪原裡等死。」

===============================================================================
早安、午安、晚安~這裡是怠惰的伊凡尼古拉斯(苦笑)

這一小段時間發生了不少是要處理,也在完成幾篇短篇調適了下心情後,終於再開了~

接下來是急性衰竭最有看頭,也是整個前半最有趣的劇情,所以也換了新的副標,
希望其中的涵義各位會喜歡;
也因為看過的人也不少,如果在處理上有比較不周全的地方,也請各位多包涵了~

希望有來看的各位能享受閱讀的過程,同樣有不足和可以改正之處,也請像我傳達,謝謝各位~

圖片來源:荼靡

創作回應

Cale Wei
讓人感到熟悉的霜葉(?),像是在哪裡見過一樣(??),高光的霜葉真是太帥了。

另外劇情也來到了遊戲本傳,正是霜星還沒退場的時候,未來伊凡的原創幹員會怎麼表現,也許會是引起劇情高潮的關鍵哦
2021-11-04 21:53:58
伊凡尼古拉斯
謝謝Cale大來留言~

讓霜葉悶了要一半的劇情,總是要給首席秘書一個舞台,這樣才有獨佔的說服力啊~(X
至於好像在哪裡見過......我想Cale大應該是有曾經看過沒錯(?),算是讓塵封的段落可以再復活~(死者復甦?

另外會挑這段劇情來寫,也是因為這裡是霜葉在主劇情有所表現的唯一段落了QWQ......

至於原創幹員的部分,他們還有待磨合,也有必須要面對的分歧...
人類就算是同為夥伴,有時立場不同就必須要互相包容......或是要面對互相對立(?)了

不過那是我腦中另外的故事了www

希望這篇能帶給Cale大一段有趣的時光。
2021-11-05 08:52:5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