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重製】邂逅‧分離‧蓋上-The Banquet-其一(上)

伊凡尼古拉斯 | 2021-11-14 16:12:01 | 巴幣 202 | 人氣 55


【重製】邂逅‧分離‧蓋上-The Banquet-其一(上)
           在切城廢墟的大樓裡,霜葉謹慎地藏在一樓房間門內,一陣跑過的腳步聲往二樓走去。
           「是這邊吧?」
           「應該是啊?怎麼不見了?」
           腳步聲雜亂、隨口大聲呼喝、手中的武器跟法術隨意破壞的聲響,這些的行徑讓霜葉放心不少,代表著自己的藏身處並沒有被發現。
           「應該都走過去了這區域居然會比我的體溫還要低,很奇怪。」試著伸展手腳時關節處出現的凍僵感,讓霜葉有些不自在,但在這樣低溫的領域內,讓霜葉懷念起了以前戰場上的活躍,在想起往事的同時,血紅瞳孔亮了起來,稍微興奮起來的霜葉,被從周圍掠奪而來的凍氣圍繞著。
           「好冷!為什麼我們要在這裡找?直接把羅德島婊子的同伴從廣場上抓出來凌虐一番,這逃走的小狐狸不就乖乖出來了嗎!」其中一位體格高瘦的白衣女子抱怨著。
           「就當作是出來搜刮點額外財物的機會就好啦,塔露拉又沒付我們薪水。」走在最後的術師像是滿懷期待地笑著。
           「真是笨蛋,就是找不到才追來這裡啊在廣場的葛林隊因為找不到人,剛剛才被梅菲斯特逼著互相用長槍自相殘殺你想變那樣?」帶頭的小隊長拿著長刀敲著樓梯扶手回答著。
           經過隊長的提醒,隊伍所有人都各自沉默不語。
           「好啦,老史你在樓梯旁把風;杏黃去後頭的兩間房、矮鬼你去前段房間、筷子你們去儲藏室翻翻。」
           分配完工作的小隊長站在儲藏室門口打著哈欠,突然聽到微小細碎的冰裂聲在身後響起,轉頭看術師站在樓梯口沒有動作,沒感覺到異狀就繼續看著儲藏室的門;小隊長沒注意到的是,從樓梯口則是有團霜白色的霧已經攫住術師的腿部,並且持續蔓延在這層樓的地板上。
           前段房間的窗戶被木條釘死,陽光從隙縫照射進來成斑駁的光影,矮胖的灰衣人正在翻找著抽屜,回過神來時才發現腳下已經被霜白色的霧氣給淹沒了。
           「你在找什麼?」
           矮胖的灰衣人聽到聲音想轉身時,雙腳一陣刺痛,瞬間齊膝斷開,整個人只能趴在地上無法行走的打滾,一張嘴霜氣就沒入口中,連聲音都發不出來,劇烈打滾的身軀漸漸地歸於平靜。
           「找太久了吧矮鬼!矮鬼!老史你有看到矮鬼嗎?說話啊?老天啊!為什麼老史你涼透了!」
           小隊長轉身走到樓梯口,伸手去拍了拍術師的身軀,整片白霜瞬間爬上手臂,驚恐之下用力抽手,術師也隨之搖晃向前倒下,只有上半身,還有從腰部切面噴散出的血紅冰鑽。
           高瘦的白衣女子聽到叫聲急忙往走廊跑去,看到驚慌的小隊長和兩截的術師,驚慌尖叫地往上樓方向跑去,一面轉頭往後看的同時卻發現地板越來越靠近,而自己的聲音中斷變成了咻咻聲,在頭彈起來失去意識之前,看著沒有頭的身軀斷成三節向前倒下,瀰漫的灰塵讓空間中結成的三片冰刀現形。
           一對身形相仿的白衣人從儲藏室跑出來後目睹眼前的狀況都放聲尖叫往前方通往陽台的通道跑去,從前段房間飄散出來的白霧已經充滿了整個通道,兩人衝進去後尖叫嘎然而止,緊接著聽到重物撞擊地面的聲音。
           慢慢落下的白霧顯露出了兩人最後的樣貌:全身布滿了被尖銳小冰錐戳入的傷口,皮膚浮現出了慘藍色血管紋路,只剩下液體結冰所產生的細碎聲響不斷迴盪在這兩人身上。
           所有事情發生得太快,尖叫的小隊長看著自己的小隊成員被瞬間慘死,單手摀著自己的嘴巴不敢出聲,另一手上的長刀向著四周的白霧不斷揮舞突刺,就像是有著隱形敵人般。
           「別浪費力氣了。」
           在天花板上傳出了聲音,小隊長抬頭一看,一位身穿黑紅相間外套的白髮赤瞳沃爾珀,無表情的美麗像是天使一般的漫步在天花板上,銀白色的片翼在天使兩手中飛舞,兩道雪白色的霜刃飛舞而出,小隊長連哀號都來不及就被凍在牆壁上,兩顆眼珠驚恐的一直轉,感受著被緩緩奪去溫度的恐懼。
           「沒,沒打中嗎?」
           「沒關係,我們這裡是安全的!」
           大樓外一名灰衣術師和一名白衣武裝人員正在小心翼翼查看剛剛攻擊的對街街角,二樓窗台上的霜葉無表情地看著他們低語,「很快,就不是了。」
           在灰衣術師凝聚能量的瞬間,霜葉從窗台一躍而下,落地疾驅的同時,左手斧槍旋轉而凝結的透明冰錐瞬間飛出,準確的命中了灰衣術師後頸,中斷了術式。
           「你,你怎麼了?」白衣武裝人員發覺灰衣術師的術式中斷,轉頭時看到了灰衣的冰雕人像時,白衣武裝人員驚恐之餘聽到了冷冽的少女聲音響起。
           「等回到源石裡碰面時再問他吧。」
           映照在眼中最後的影像是一抹紅黑的身影帶著一抹潔白羽翼掠過身邊,一陣冰冷的輕響擦過脖子後聽見細碎的冰凍聲從,直挺挺地站著,他的時間被永遠凍結在此刻。
           停下來的霜葉輕輕地呼了口氣,閉上了眼感受著周遭溫度是否有不同之處;接著,聽到了有人叫了她的名字。
           看著剛剛被攻擊的街角,一名嬌小的卡特斯少女和黑大衣男子向霜葉跑過來。
           「阿米婭,博士……你們還是來了啊……」霜葉一臉無可奈何,但是就連她自己都沒注意到嘴角是上揚的。

           博士快過來,霜葉她也受傷了!是……凍傷?博士!」奔向霜葉的阿米婭握住了霜葉的雙手,發覺溫度比預想的還要低,並且在霜葉的手背上、膝蓋上、以及外套破裂漏出的手肘上,都出現了紫黑色的凍瘡。

           「沒關係,是小傷。」雖然霜葉蠻不在乎的說著,但是博士馬上把醫療手提箱打開來進行治療;博士細心地把凍瘡的壞死組織進行清理和消毒,雖然動作上已經盡量輕了點,但包紮的過程中霜葉還是因為收口的疼痛哼了幾聲。

           「隕星跟潔西卡都還留在廣場上可隱蔽的地方,再加上我把巡邏的敵人引出來了,暫時不用太擔心。」傷口包紮完畢的霜葉邊起身活動確認傷口狀況邊向阿米婭說明狀況,冷靜的表情上看出端倪的只有眉間細小的皺紋。

           「隕星和潔西卡有受傷嗎?」博士收拾著醫療廢棄品一邊問著其他兩人的狀況,霜葉邊看著阿米婭擔心的表情,有些遲疑地說著:「我們被梅菲斯特和雪怪們給逼到廣場上去,多少都有受傷;但潔西卡的狀況不太好……

           「是受傷了嗎?很嚴重嗎?」阿米婭擔心地跳了起來抓住了霜葉的手,霜葉有點不知道該怎麼說似地不說話。

           博士拍了拍大衣上的灰塵站起來,「我們要先進去才知道正確情況吧?霜葉可以帶路嗎?」聽到這裡的霜葉兩眼轉了一下,開始說起了廣場的狀況:在廣場最大空地的區域是梅菲斯特一行人佔據的區塊,但他們行動很微妙,只有草草了事的巡邏跟不斷下降的溫度……就像是梅菲斯特只負責把她們趕到廣場,再來並不是他要負責的部分。

           「既然這樣,讓我去跟他們說說話,或許可以有意想不到的收穫。」博士把醫療手提箱塞給了阿米婭,阿米婭一臉驚慌地說不行,霜葉也表示了反對,說真的要充當誘餌也是她去才有存活的機會。

           博士這時就倚靠在一旁破了一個洞的牆面上說:「首先從霜葉提供的情報得知,梅菲斯特的隊伍動向不是要『守衛』在這個廣場,或許是在等待『某位人員』過來或是來接手;梅菲斯特還會在這裡的另一個原因或許是無法接受『自己漏掉了隕星小隊』的這件事……

           說到這裡的博士從口袋拿出了扁平的水壺罐喝了水,略有深意的看著霜葉,「那麼讓霜葉出現的話,是不是對於梅菲斯特來說一定要盡全力消除的原因出現了?霜葉,妳覺得在他們主部隊的圍攻下,妳能撐多久?假設被抓到的話,我相信霜葉是不會說出隕星的躲藏處,但是妳會自殺吧?這樣的話,不就違背了我跟阿米婭來這裡的目的嗎?」

           霜葉則是有些為難地點了點頭;阿米婭伸出手放在霜葉手上,表示贊同博士的分析,「博士,那麼我去吧。你跟霜葉去確認潔西卡的狀況。」

           收起了水壺罐的博士轉頭看著阿米婭,「我不能放阿米婭一個人過去喔。」

           一邊走過去兩人身邊,一邊伸手拍了拍兩人的頭解釋著:「如果是讓阿米婭去,對方都知道阿米婭的身分很特殊,那麼不管使用任何手段,甚至會讓他們的人員折損的方式,都一定會要抓住阿米婭,不管事因為之前碎骨的事情,或是他們有什麼另外打算,手上有著羅德島領導人做人質都可以為所欲為的。」

           霜葉像是想起了什麼像博士和阿米婭提起:「阿米婭妳不能去!梅菲斯特他的法術可以讓重傷的人可以強制行動和戰鬥,除非徹底打死他們......我們就是因為這種法術才被逼到廣場來的;而且這裡還有另一支部隊潛伏著。」

           從霜葉口袋拿出的對講機,上面很明顯黏附著一種透明物質,阿米婭伸手過去嘗試觸碰,發覺是冰塊把對講機給冷凍破壞掉了,而且這上面的冰晶在手掌握持的狀況下沒有溶解的跡象……霜葉淡淡地跟阿米婭說:「我想,這是烏薩斯雪怪做得好事。」

           博士接過對講機仔細端詳著這狀況,把對講機握在手上,聲音變得更為沉重的說:「這樣的話,我更不能讓阿米婭去冒險,梅菲斯特或許是正在等雪怪的到來......阿米婭去的話會更危險。」原本沒有融化的冰在博士的手中慢慢化成水滴落。


           阿米婭跟隨著霜葉走入隱密的潛入方向,剛剛博士的一番話有說服了兩位,但是他們仍舊感到不安,「博士他去面對沒問題嗎?博士毫無自保能力啊……」帶頭的霜葉向阿米婭詢問。

           阿米婭原本想微笑回答,卻發現自己的嘴角怎樣都拉不上來,「可是博士說得沒錯……整合運動一方完全沒有博士的資料,對於博士的情況完全不明,在面對未知的情況下,會嘗試用語言試探會是梅菲斯特比較有可能的做法。」跨過傾倒梁柱的阿米婭發現外套被雜物卡住了,示意霜葉等她一下。

           霜葉把斧槍先放一旁,幫阿米婭解開卡住的地方,在帶著阿米婭繞過外牆破裂的房間,並且從半坍塌的天花板爬上了二樓較為隱蔽的房間內稍微確認周邊的情況,霜葉邊看著外邊的廣場,邊向阿米婭說:「雖然說博士的樣貌看起來沒有威脅性……但是很危險吧?」阿米婭點了點頭,想說如果博士沒有了試探的價值,梅菲斯特也不會再客氣了。

           「潔西卡的狀況,是怎麼了嗎?剛剛霜葉似乎是不敢說?」阿米婭看著霜葉的瞳孔問著;霜葉感受到阿米婭的認真,也了解阿米婭並沒有對她使用源石技藝,只能嘆了口氣回答:「因為梅菲斯特在這廣場所做的事情太過份……就算是我跟隕星看到的當下只能感受到強烈的厭惡跟嘔吐感,那不是正常戰-不,就算是在這不正常的戰場上來說,依舊是最糟糕的場景……也難怪潔西卡會無法接受。」

           「我們快去看看吧,也不能讓博士當誘餌太久。」阿米婭站了起來,提著醫療箱催促著霜葉。

創作回應

Mi-rain
能製造環境優勢的源石技藝實在太可怕了,這就是所謂的領域展開嗎?(大誤
https://media.tenor.com/images/a0de2cfba93b72a4273f7169509a164b/tenor.gif

霜葉的戰法十分穩健且乾淨俐落,有久戰傭兵的風範,而斬斷肢體的畫面也體現了長柄戰斧旋轉的殺傷力,雖然是場小小的反伏擊戰,也十分精采!

下半段,想必是博士嘴歪梅菲的橋斷了吧,真是令人期待(壞笑
https://media.tenor.com/images/d8651dd31f4bce5f7d2c09536bcc35bb/tenor.gif

最近大家都流行起修文了呢,銜尾夥伴增加了真是高興(咦咦咦?
2021-11-20 10:46:02
伊凡尼古拉斯
感謝煙雨的留言~

這樣寫下來,真的覺得可以改變環境的源石技藝真的強度破表了......
環境影響的威力,應該不是單純的堆屍就可以處理的吧?
劇情裡的博士們到底是怎麼逃出來的啊?https://i.imgur.com/kEocaAN.gif

能夠讓煙雨把霜葉久經戰場的熟練氣息讀出來,我真的覺得好開心~
https://i.imgur.com/FGlmxso.gif
雖然遊戲內霜葉的面板跟不太上遠衛的強度,但我還是喜歡很強又冷靜,但是又衝動(?)的霜葉啊~
https://i.imgur.com/bPiHbjP.gif

畢竟在劇情上全力施展的霜葉也只能跟出力不到一半的霜星抗衡,但是其意志的展現也是我想努力再呈現出來的部分~(啊...羅德島撤退跟阿米婭的精湛表現呢?https://i.imgur.com/HwDfQMR.gif

接下來可能會讓菸與小失望了些....在這裡的梅菲斯特是個直覺很敏銳的小鬼,他不太會讓博士有太多的可趁之機可以用......另一方面梅菲斯特還急著趕場(X),對於羅德島的人也比較沒有耐心些(???

煙雨修了文,我也修了文,這樣我們就是一輩子的好朋友了(喂XDD

謝謝煙雨的留言~感謝!
2021-11-24 22:25:0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