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邂逅‧分離‧蓋上-phototropism-其四

伊凡尼古拉斯 | 2021-09-14 11:23:26 | 巴幣 1102 | 人氣 79


閱覽前溫馨(?)提示,此篇含有大量番茄醬,閱讀時請避免食用或飲用,以免造成生理不適。
===============================================================================

phototropism-其四

        與圓環廣場正面對的一處攤位,用著便宜的木製樣板搭起的攤位上,一位穿著農村仕女服的薩弗拉女子,蔚藍色的束腰搭著米色上衣,茜紅色的長裙搭著繫在腰上的白巾,洋溢著和熱鬧集市相襯的活力;澄黃色的瞳孔皎潔的與前來攀談的客人傳遞出歡迎的訊息,銀白色的髮絲從蔚藍色的髮束中映射著陽光,白皙的雙手不停歇地從身後的大鍋撈出酸奶瘤獸肉裝在遞來的各式盛裝容器內,桌面上則是堆了各式各樣的交易物品:手工羊毛製的髮圈、卡西米爾騎士競賽代幣、印有哥倫比亞國徽的香菸、不知名部族的圖騰項鍊……等等各式各樣的怪奇物品。

        「卡莎莉娜,雷明頓跟妳家大小姐呢?」一位卡普里尼老奶奶拿手工皮手套交換後,就跟薩弗拉女子開始聊天,「大小姐去找寄宿學校的朋友;雷明頓說要去轉轉幫我找吃的,大概是去跟朋友鬼混了吧~」拿出玻璃保溫盒準備收尾的薩弗拉女子開心地與卡普里尼老奶奶聊起天。

 
        「馬里奧奶奶,前些日子老爺因為去撿柴傷到腰,今年的集市就沒辦法來了。」邊忙著打點手邊事務的薩弗拉女子邊跟卡普里尼老奶奶解釋自家的狀況,「所以老爺在我們出門的時候還囑咐我們要跟您問好。」聽到這裡的卡普里尼老奶奶氣到鼻噴氣。

        「那頭老佩洛哪會跟我問什麼好?每次來只是一張嘴亂吠,連亂咬女人的力氣都沒了還想裝魯珀;還好雷明頓看起來不是那種男人,以後小孩來個一打讓那老佩洛氣到吹鬍子瞪眼最好!」講到這的卡普里尼老奶奶笑著調侃了卡莎莉娜與她的主人,卡莎莉娜臉有些微紅的笑著,既不否認也不承認,只是藏在裙底的尾巴有些不安份的捲來捲去;路過的一些年輕人們也盯著卡莎莉娜臉紅的樣子惹出了些與他人相撞的事故。
 
 
        「請問,這三盒瘤獸肉能賣我嗎?」帶頭穿著醫生白袍的斐迪亞男子站在攤位面前,帶著淺淺的微笑透過厚重的眼鏡對著卡普里尼老奶奶與卡莎莉娜點頭問好;「集市的規矩只能交換不賣;你是外地人吧?帥小哥?」卡普里尼老奶奶笑笑地問著,「是的,我跟我的同事們是受委任的醫護站人員,不過他們沒準備到我們的午餐,不得已才過來問。」斐迪亞男子邊抓著頭邊尷尬笑著,其身後的遠處,另外兩位身形與外貌都很接近的斐迪亞男子走了過來。

        「餓啦!還沒買到嗎?磨磨蹭蹭的。」其中一位邊打哈欠邊向站在前頭的這一位抱怨,邊把帶來的黑金屬提箱踢到帶頭男子身邊,「正在交涉中,有點耐性吧。」站在攤販桌邊的斐迪亞男子帶著微笑回答著;最後一位斐迪亞男子背對他們幾位看著準備中的舞台和路上來來往往的人群,似乎是對於正在談論的事情毫無興趣。

        「你們三位……是兄弟?」卡莎莉娜瞬間愣了一下,這三人不論穿著或是樣貌看起來都很接近,映入眼簾的差異僅止於三人的氣質有點不太一樣;「我是亞德比,身後這一位是亞爾比昂,沒說話的是亞納金;我們是維多利亞出身的醫護人員,目前受雇於一間新興醫療公司,羅德島。」亞德比維持著溫和的笑容回答著,卡普里尼老奶奶又是開心地稱讚了一番,卡莎莉娜卻無法從對方的微笑裡看到笑意,那是一種宛如畫在玩偶上的和善笑容。

        從搭建好的舞台開始放出了愉快的慶典音樂,正漫步於集市的人群們,也漸漸三三兩兩圍成各自的圈圈開始高歌、歡舞起來,不論是拿著紀念品、抑或是握著食物或飲料,歡樂的氣氛也逐漸擴散著,歡愉的聲音也讓周邊交談的人們必須更大聲些才能聽到彼此的內容。

        「先不管其他的,我們餓了。這三盒可以賣我們吧?」亞爾比昂有些耐不住性子插嘴了,只差直接就伸手丟錢就拿走;「拿些東西來交換吧,這是集市傳統,就算是些用不到的東西也沒關係的。」卡莎莉娜微微抱怨著,還用著食指的指節敲了敲三位面前的桌面,亞德比皺著眉頭思考了一下,似乎是覺得自己沒帶著什麼東西出來,突然想到什麼似的,就伸手往白外袍的內口袋摸索了起來。

        「那麼,我就用這個來交換吧。」放在桌面上的是三張全黑的名片,亞納金不經意看到那三張名片拿出來,浮現了驚訝的表情後想伸手把這三張回收,亞爾比昂抓住了亞納金的手腕,輕輕地搖了搖頭,亞德比還是維持著微笑的表情看著卡莎莉娜;從這三人的行動,卡莎莉娜了解這三張名片似乎有著另外的涵義。

        「……我就這樣收下名片好嗎?看起來這是很特殊的東西?」卡莎莉娜把三盒的燉瘤獸肉推送過去,並且撿起了這三張名片仔細看了一下,沒有任何介紹字句,只有用白色線條勾勒出一個三角形外框和內裡一只城堡棋子的圖樣。

        「這只是我們公司的名片,因為印製錯誤導致沒有文字的特殊版,很稀有喔;就收下吧,這三張名片可以向我們要求醫療救助。」亞德比這次的微笑帶著點溫度,卡莎莉娜看得出來這是認真的,也就把這三張名片珍重的放進貼身口袋裡,在一旁的卡普里尼老奶奶則是向亞爾比討著有沒有多的名片,亞爾比拿出了一張白色的名片,上面的三角形與城堡棋子是用黑色繪製的,在最底下有著一行字:Rhodes Island。

 
        『我們的烏薩斯將懲戒全泰拉,從薩米席捲卡西米爾直向南,大地上隨處都將唱響:皇帝,伏特加,我們的烏薩斯巨熊!』從音響撥放而出的音樂曲風一轉,雄壯的進行曲提示了活動煙火將要釋放;卡莎莉娜所在的攤位正在舞台的斜前方,雖然仰頭看很不舒服,但是在最前排的位置誰會不喜歡呢?雷明頓從卡莎莉娜後面靠了過來,雙手環抱著後就輕啄了卡莎莉娜的嘴唇,親暱的幸福毫不避諱周圍的視線;煙火這時從表演台後方飛升至空中,爆炸出了震耳欲聾的聲響,周遭的攤販與人群也同樣產生了爆炸。

        周遭的攤販因為莫名的爆炸翻了桌面,聽到的是煙火爆炸和慘叫聲;三兩相聚的人群在絢爛煙火的背景下,看到身邊人的身軀或手臂缺了一塊血肉,四濺噴飛的肉屑和鮮血四處飛散;正在一起用餐的夫婦,一小塊肉末濺到丈夫手上的黑麥麵包上,太太喝完飲料的杯子裝著不知何處飛來的眼珠殘屑;在樹蔭下本應溫馨的兩人,因氣管嘶嘶作響衝出的血色噴泉沾染在相視而笑的彼此身上,兩人亮麗的外出服婉如潑墨般塗上了最原始的深紅,滲出的痕跡像是千金難求的抽象鉅作。

        『我們的烏薩斯將懲戒全泰拉,從卡西米爾蹂躪維多利亞轉向東,大地上隨處都將唱響:皇帝,伏特加,我們的烏薩斯巨熊!』與氣勢非凡的進行曲相互輝映,是在各個群眾聚集發出的慘叫聲,隨著爆炸節奏併出的驚恐聲,配合著雄壯蹂躪的大鼓節奏,就像是歌聲鐵蹄踏平了目標似的,只是現實的曲目是另一首進行曲。

        『所有屹立在此的民族將會認清事實,我們已經統一泰拉為一體~』在高昂起來的歌詞播放出來後,各個攤位不斷炸裂的苦痛聲也隨之高昂:陶瓷製品的破片噴散而出造成大範圍傷害的哀號、被撞倒的火盆內傾洩而出的碳塊與熱油攜手愉快的點燃了接觸到的人或物、大街上為了避開所有突發狀況而互相衝撞和踩踏的哭喊聲、搏動的動脈因為被撕裂而飛濺的血跡殘留在牆面上。

        失去父母的兒童哭聲、拉著重傷另一半的哭泣、掉落被踐踏的肉塊發出的擠壓聲、慌亂異常的群眾恐懼聲,在這漩渦其中有部分的人們默默戴起了白色的面具,從挖洞的眼孔中面無表情地看著一切,就像是上一秒的和樂融融的假象遠比泡水的紙張還脆弱,看著是隔了幾條街的鄰居,目視著親似手足的好友,抑或是從小一同長大的手足,這些都無法瀰消掉因為這面具而產生的鴻溝,不論產生的理由為何,接下來是無法回到日常的非日常;『感激的深深一鞠躬——來自世界上最強大的的帝國致上的敬意!』

        戴著白面具人們開始對於現場進行破壞,對於任何還完整的形體-不論是人還是物體-進行破壞,棍棒與雙拳不留情地毆打把仍留有一息的人們給結束生命,撿拾來的切肉刀具備使用在人體上進行支解,除了把眼前虛假的樣貌碎裂和切的,沒有任何事物可以讓這些白面具們停下腳步,就跟進行曲的歌詞一樣。

        雷明頓在一開始爆炸的瞬間,就感受到後頸一陣灼熱的陣痛,大面積的傷口和灼傷遍布在後頸和背部,因為依偎著雷明頓,卡莎莉娜的雙眼也被波及;亞德比扶著的黑金屬提箱的手把被壓下去,以亞德比為圓心3公尺圓形範圍內閃著綠色的光芒,卡莎莉娜和雷明頓的傷勢出血狀況有減緩的趨勢,但仍然有危險;「你叫……亞德比吧?拜託你保護我們,還有大小姐……」眼睛受傷的卡莎莉娜從口袋摸索出一張名片給亞德比,亞德比微笑著答應,「只要我還站在這裡,我就會應允答應的事項。」

        亞納金聽完亞德比的答應後,就飛奔而出;亞爾比昂則是興致高昂的看著逼近的三名白面具,把亞德比和後面一行人置於自己的保護下,一甩之前散漫的氣色,「亞德比,就這三個,多的我應付不來。」雷明頓原本和卡莎莉娜扶著彼此,在聽到亞爾比昂的話後,就站了起來推卡莎莉娜去扶著被驚嚇的卡普里尼老奶奶,讓他們和亞德比在自己的身後,雖然因為失血導致站起來有點搖晃,但是面前已經出現了意料之外的人,拿著白面具的薩米和洛奇兩人似笑非笑的看著雷明頓。

        「為什麼?你們不是警察出身的嗎?現在這狀況你們為什麼是跟這些人一夥?」雷明頓的雙眼中帶著疑惑看著薩米跟洛奇。
        「有些事,你不會懂,你也不須懂……整合運動可以做到更多事。」薩米把玩著面具嘲笑著雷明頓。

        遠處的爆炸聲繼續混著進行曲最後一句,獻給這無辜的城鎮一個結束與開始,『感激的深深一鞠躬——來自世界上最強大的的帝國致上的敬意!』

====================================================
さあ~It's show time(特大誤
您好,這是速度緩慢的伊凡尼古拉斯(鞠躬?

劇情進行到這裡,稍微說明一下時間線(有點太晚了吧
從楔子開始到其二的部分,是在方舟故事的第六章廢棄城區偵查的段落;
從其三開始是屬於原創角色們在切爾諾柏格事件(預備)開始前的那幾個小時的故事,被捲入這莫名奇妙世界的開端。
接下來的其五就會拉回原本第六章的偵查劇情,再來就是宴會的開端了(?

雖然個人是被評價人畜無害(?)的個性,但是另一部分的個性上來說會用刷得潔白的牙齒笑著說:
諸君 私は戦争が好きだ」(刪除線)
咳,這好像有點離題了......

總之,如果閱讀過這篇後有感到不適可以向我反應(爆汗

在文章中的歌詞改編自一首個人還蠻喜歡的歌曲蘇維埃進行曲
改編後的歌詞收錄如下;那麼,請各位好好享用(再次鞠躬

我們的烏薩斯將懲戒全泰拉
從薩米席捲卡西米爾直向南
大地上隨處都將唱響:
皇帝,伏特加,我們的烏薩斯巨熊!

我們的烏薩斯將懲戒全泰拉
從卡西米爾蹂躪維多利亞轉向東
大地上隨處都將唱響:
皇帝,伏特加,我們的烏薩斯巨熊!

所有屹立在此的民族將會認清事實,
我們已經統一泰拉為一體,
感激的深深一鞠躬——
來自世界上最強大的的帝國致上的敬意!

所有屹立在此的民族將會認清事實,
我們已經統一泰拉為一體,
感激的深深一鞠躬——
來自世界上最強大的的帝國致上的敬意!
萬歲!萬~~~歲!

我們的烏薩斯將懲戒全泰拉
從維多利亞踏平萊塔尼亞直抵敘拉古向東
大地上隨處都將唱響:
帝國,伏特加,我們的烏薩斯巨熊!

我們的烏薩斯將懲戒全泰拉
從卡茲戴爾登陸龍門直抵炎國向東
大地上隨處都將唱響:
帝國,伏特加,我們的烏薩斯巨熊!
               萬歲!萬~~~歲!

創作回應

Cale Wei
整合運動在這裡越來越火爆了(?

好的,我們的原創幹員開始登場以來的第一場任務了嗎,面對突然就結束的假期跟突然就開始的工作,加油啊羅德島幹員們!
2021-09-16 21:29:04
伊凡尼古拉斯
謝謝CA桑的留言QQ

很感謝CA桑對於這三位斐迪亞男子有著極高的期待OAO
不過有句俗語有說過「好酒沉甕底」,我現在正在為了要給這三位有著絕妙的表演舞台努力地思考著@@

雖然有點可惜,但現在回憶中的部分還不是他們的主戰場......
我會努力讓這三位在主戰場中發光發熱的!

謝謝CA桑的閱讀,我會把這留言好好記住並安排的~
2021-09-16 22:19:12
煙雨Mi-rain
我發現自己對番茄醬場景的抗性好像挺高欸(??

但是隨著進行曲發生的暴亂與殺戮,那種殘暴又詭譎的氛圍有傳達出來

而相較整合運動的暴虐,卡莎莉娜和無辜的平民就很讓人同情了,不過當然,“無辜”也是從我的角度看來就是了QAO

無論如何,繼續期待後續~
2021-09-20 13:39:02
伊凡尼古拉斯
謝謝煙雨來留言!
沒有造成不適真的太好了OAQ

隨著進行曲演奏一邊上演與歌詞意義相反的現實狀況,其實是借鑑了福音戰士62秒攻擊的概念,還有「[ヘルシング]少佐の指揮」的感覺融合出來的文章;我無法否認在這樣的方式來書寫有種停不下筆的感覺...但我在想這樣的題材選用之後還是慎重點好了https://i.imgur.com/LADz6IX.jpg

有關這部分我蠻喜歡用一些對話來呈現兩邊的無奈,雖然不知道效果能達到什麼程度,我會盡量努力呈現的!

謝謝煙雨的來看~我也很期待煙雨的文章啊~
2021-09-20 21:55:1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