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邂逅‧分離‧蓋上-phototropism-楔子

伊凡尼古拉斯 | 2021-07-14 01:30:31 | 巴幣 1124 | 人氣 94


phototropism-楔子

羅德島復健病房區
0532 PM/天氣 晴

位在舷側有對外窗戶的單人病房區,房間內充滿著落日餘暉,
一位壯碩的黎伯利男子正在對空揮擊,快速跳動的雙腳不斷地繞著中心移動,
俐落的短髮和黑毛白尾的耳飾也隨風飄動著;
這名男子左手的拳頭非常準確地對著同一塊區域進行攻擊,
而右手則是空蕩蕩的只剩下上臂,但他依舊是不斷想像著是以兩手對著假想敵進行攻擊,
只針對一個位置,假想敵的脖子。

在空氣中飛濺的汗水透著橘紅色的光芒,飄入目標區域時,
強勁的拳風把水滴「波」的一聲打散;
黎博利男子注意到了,頓時玩心一起,開始故意甩動頭部與身軀,
以極度誇張的姿勢把汗水甩離,接著就是一連串的刺擊和各方向的追擊,
散落在空中的水珠接近六成都被擊中。

最後一擊揮出的同時,是以假想的右手揮出,
黎博利男子橘紅色的雙眸看著揮出去的殘缺右臂,映照著下沉的巨大火球,
就像是對著這顆同樣顏色的火球進行著無言抗議,停滯著的動作已化為石像。

陽光慢慢落下,室內漸漸變得漆黑,當暗影覆蓋住男子臉部時,
男子才默默地走回病床邊坐下、倒水、舉杯,大量的水暫時安撫了男子躁動的情緒;
在室內柔和的燈光亮起時,使掛在門上的黑色西裝外套現形,
在上面還帶有乾涸的血跡,男子呆滯地看了一陣子,才進入浴室進行梳洗;
梳洗後的黎博利男子赤著上身走回病房時,
宛如不詳化身的黑大褂男子提著一只金屬大提箱站在房間內。
「你好,我是帶來為你量身訂做的夥伴。
對於這樣突兀的狀況,黎博利男子卻是開心大笑沒有聲音地笑著,
在張大的口腔裡面空洞一片,沒有舌頭的存在。


0943 PM/天氣 晴

「今天的療程結束了,卡莎莉娜。」
「好的……謝謝你們……」

聽著醫療人員逐步走出門的聲音,一位、兩位、三位,
確實是三人的足音在門邊停頓,氣閥作動,三人足音離開,
氣閥再次作動;接下來,應該是安靜的夜晚才……

「卡莎莉娜,晚安。用過晚餐了嗎?」
「是……博士嗎?」
「是的,抱歉這麼晚才來打擾。」
「並不會,剛好結束療程,也已經用過餐了。」
「那就好;首先,這是妳訂製的夥伴。」

沒有任何聲響就進入的男人出生詢問,卡莎莉娜並沒有自己想像中那麼驚訝,
應該是習慣這位安靜無聲的博士了。

卡莎莉娜感覺到左手的手腕被舒服的布質手套輕輕地抬起,
一條舒適的布束帶套在手腕上,對方另一隻手也伸過來,輕柔地把束帶調整成剛好的緊度;
對方的大手協助自己的手掌握住了握把,這是一把依照自己的手型特製的手杖,
在對方的手掌離開後,左手稍稍提起手杖再接觸地面,杖尖的回饋適當的作用在手腕上,
與此同時感應到左手掌心有能量的流動,正在與自身體內的感染源石互相呼應,
自己的右手正被催動的能量提起來。

「卡莎莉娜,不是現在,控制一下。」
「好,是的……我很抱歉,博士。」
「沒關係;今天先好好休息,妳的夥伴我放在原本的手杖邊。」
「好的……博士,不多陪我一下嗎?」
「我還有工作要完成,不能一直讓祕書操心。」
「呵,這樣讓我有點嫉妒那位祕書了~」
「最好不要,我的秘書獨佔慾很強,她也強到可以獨佔我。」
「……真是可惜,像博士這樣溫柔的人少見了。」
「……不,我並不溫柔,甚至可以說我很自私。」
「如果博士的自私可以協助我們,這應該算是博愛了。」

博士並沒有回話,只有收拾東西的聲音響起,
接下來是安靜,氣閥作動,門開啟聲音,氣閥作動,門閉上聲響。


1148 PM/天氣 晴

一個單獨的人影坐在漆黑之中,從窗戶傾倒入內的藍白色水漾光芒搖曳著,
正好在這人影的腳趾邊止步;
坐在床上的人影沉浸在驚醒與沉睡的邊緣,
不斷搖晃的身軀發出了不協調的呻吟聲與關節震動聲,在床鋪上的長尾也不安的抽蓄著。

房門開啟時的聲響並沒有吵醒人影,室內燈光亮起,
床上的人影,在她的臉上黑眼圈明顯地浮現著,眼皮劇烈的跳動著;
黑大褂男子提著一只金屬製的手提箱過來,放置一片平板在這位病人前方,
並且伸手輕輕地拍著對方的頭頂,沒有佩洛耳朵特徵的頭頂。

縮在床鋪正中央的佩洛女孩睡眠不足的雙眼睜開,
看著平板上顯示的文字:
『晚安,我正在準備中;等下就可以裝上助聽器了。』
緊張的綠色瞳孔搜尋著房間內,看到在一旁桌子邊坐著的黑大褂男子正面對著打開的手提箱,
兩手使用平板在進行設定,眼神轉回在面前的平板,上面的字句又改變了。
『有好好休息嗎?體力不夠會無法負荷喔。』

經過了一小段時間,黑大褂男子拿著兩附佩洛耳朵形狀的助聽器,
腳步平穩地回到了床邊,輕輕地把佩洛女孩的雙手移開,並且把頭頂的繃帶給解開,
露出了在頭頂上的基座;
在黑大褂男子做準備的期間,佩洛女孩很努力地咬著下唇,雖然安裝的程序並不是動手術,
但要讓助聽器能連接正確,多少會有點皮肉傷和衝擊神經的痛楚,
黑大褂男子事先已經說明了,他也盡量讓自己的動作輕柔些。

佩洛女孩在助聽器裝設完成後,
原本無聲的世界變成了過高頻率的聲波貫穿腦部,痛到直接大哭;
黑大褂男子緊張到拿起平板開始校正數值,在不斷調整與詢問下,
終於找到適合這位佩洛少女的音波頻率;
程序完整結束後,臉上帶著淚痕的佩洛少女終於能安然入睡,
因為重新再獲得了與這世界的連結,
以及能夠再確認到從體內傳出的各種「我還活著」的各種細小聲響。

在一旁的黑大褂男子收拾好所有器材後,
走到床邊時拉起了床上的被單幫佩洛少女蓋上,
用手指拭去佩洛少女的淚滴,想伸手摸摸佩洛少女的頭頂時,
伸出的手指在空中縮了回來,慢慢的拉回身邊的拳頭緊緊握住,
在若有似無的嘆息聲中黑大褂男子宛若幽靈般帶走所有用具,
就像是自己不曾來過似的離開了。


羅德島甲板
0102 AM/天氣 未觀測

停泊在龍門外荒漠的羅德島,
與發現的廢棄移動區塊14號在月光下相望,隔著一片銀白色的荒漠下近乎靜止的兩邊,
不規則的破損結構遮蔽了月光,形成了漆黑的暗影區和寬大的黑影,
把羅德島全艦壟罩在其下。

「還在……運作啊……」在甲板上有個黑色人影正迎著風坐著,
全身的黑色長袍被拉扯向後飛揚,頭上的全罩式頭罩正切開陣風,
發出了莫名的尖嘯,就像從這黑色人影口中吐出的一般。

伸起的胳膊帶著兩隻修長手掌比出了窺視的窗口,
人影的頭嘗試用不同角度透過窗口觀看,
就像是真的可以從中看出這座廢墟之中的秘密。

「……警告提示音已經響一晚了;這塊泰拉大陸上並不存在可以無盡搾取的能量,
人的意志也不能無休止的耗損。」
一位白短髮菲林走上了甲板邊,手上拎著一包緊急理智萃取液丟到黑色人影的腿上。

「還說我?我可是知道妳每天超時工作到幾點……別瞪我好嗎?」
黑衣人只能嘆口氣把萃取液拿起來,抱怨的同時,
確認到白短髮菲林那鋒利的眼神死盯著自己,
只能識趣的閉嘴乖乖吃掉……
生理耐受評價在普通邊緣的自己,再怎樣也打不贏現役幹員的。

「你在那迷霧裡找出指標了嗎?博士。」
「……就不能正常點說話嗎?翠綠色的瞳孔是很好看,也別一直瞪著我要我看-
別動不動就想動手,好嗎??Peace~」
明明應該是位穩重的男性,卻在這時和哥倫比亞街頭混混一般,
舉起雙手比出和平手勢挑釁著對方。

在發現白髮菲林背後的黑暗開始形成更為具體的形象時,
只能正經的做好回話,「咳,礙於條件缺乏,只能看到大致的走向,
用盡方法確保所有人的生命,以現在來說是我能盡力的部分了;好了,我該去休息了。」
被稱為博士的人影伸了懶腰站了起來,就慢慢走向回艦內的逃生門。

「博士,我並不會限制你的手段,假若你執著運用這片大地上的善意與惡意來達成目的,
請小心自己腳下的立足點,阿米婭跟羅德島還需要你的指引。」
白短髮菲林看著廢棄移動區14號,就像自言自語一般;
被稱為博士的黑色人影舉起了右手搖了搖示意了解後,
身影就沒入了船艦走道的黑暗之中。

=================================
您好,這裡是伊凡尼古拉斯。

因為還活著,所以還會再追求著什麼;
也因為具有目的性,其中的立場有時就會變得有些曖昧不明...
在這樣的想法之下,促使了我繼續寫下這篇小說。

如果能為觀看的您帶來些許樂趣的話,
這是我的榮幸~

有想告訴我的想法的話,很歡迎你留言喔!

那麼,下篇再見面了~
希望各位擁有乾爽舒適的美夢。

創作回應

Cale Wei
凱爾希的台詞很多,但是裡面的內容有夠少www
伊凡老師在這邊很還原遊戲內的情況,而且還讓她當起了送餐的廚房阿姨(握力計警告
2021-07-14 10:33:07
伊凡尼古拉斯
博士從石棺醒來後,在辦公桌上看的第一份文件應該是「大家說鷹語」的合輯教材吧www
不然都不知道要怎麼跟這位白髮菲林好好溝通了www
2021-07-14 10:36:13
煙雨Mi-rain
伊凡筆下博士的神祕感很有意思,接續的場景轉換與新人物登場,讓人在意博士醫治行為背後的意圖,也很期待他們的故事匯聚後會有甚麼樣的呈現...不過這麼多原創角...我有不祥的預感...
2021-07-18 23:10:58
伊凡尼古拉斯
我無法否認在這篇我有點想嘗試的野心,當然在後面篇章的調整跟撰寫上也是吃足了苦頭;如果是另一方面的不祥預感...我只能說人生多苦難,在這片大地之上(以下省略三千字
2021-07-18 23:32:19
Keymind
好奇看著時間軸,博士真是一位忙碌的人呢。

這是一個很好的充滿神秘性的開頭、讓人有好奇心想繼續看下去故事會如何發展~~

「……真是可惜,像博士這樣溫柔的人少見了。」
「……不,我並不溫柔,甚至可以說我很自私。」
「如果博士的自私可以協助我們,這應該算是博愛了。」

從這一點能知道、至少這裡的博士依然是備受關注而且信任的~似乎負面評價沒有來得那麼多!

而且助聽器的環節我也很喜歡,溫柔的動作對於神經連結實質上沒有任何幫助,但這小小的細節卻透露出博士的細心與溫柔,那怕是一點點微小的動作,只要有可能有幫助、那也沒什麼不做的理由的那種感覺!!
2021-08-16 13:50:54
伊凡尼古拉斯
我想塑造出「因為失憶,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之後可能會有的未知危險,只能在走一步算一步的狀況下去鋪排,並且也不知道這樣做對不對的」一種勞碌命博士XD

但這傢伙的中心宗旨只有一個,他不想再有任何人為了他而死,也不想羅德島的幹員出現受傷或死亡。

面對過多的未知還是必須前進,導致忙得團團轉的感覺,這樣會需要秘書也很合理了www
2021-08-16 14:08:0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