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生日賀文] 〈單篇〉 Fight for what

伊凡尼古拉斯 | 2021-08-29 23:46:18 | 巴幣 1306 | 人氣 133


首先破題,8/30隕星生日快樂!
隕星是個很有故事也很有魅力的角色,希望在這生日賀文裡能夠呈現出我印象中的隕星。
先提醒內容包含部分人物關係非官方式連接和偏OOC的描述
在這裡感謝絲塔x赤白ユリス繪製的隕星圖能借我使用,歡迎大家追蹤絲塔的作品~


以下,正文開始
============================================================================
      「滴滴滴…滴滴滴…啪」在一間白淨素雅的寢室內,正在大響的鬧鐘被一隻手給拍啞了,那隻手又默默縮回了被窩裡,向上開啟的窗戶透著斜射而進的陽光,清脆的禽鳥叫聲也透窗而入,隨著涼風吹入而起伏的紗質遮陽簾起伏著,這是個慵懶的早晨。

      過了些時間,原本還照進房間了的陽光也慢慢退出了窗戶,在床鋪上的棉被團慢慢地開始鬆動了,從慢慢破開的棉被繭中,爬出了一位仍然瞇著眼的薩卡茲女性,一頭珍珠桃色的長髮雜亂的披散著,套在姣好身材上的寬鬆T恤,因為伸著懶腰打哈欠的動作讓曲線更加立體。
      
      橙色的眼眸還帶著迷茫,用雙手輔助還無法對焦的視線,努力抓起放在一旁矮櫃上的鬧鐘,一邊拿起水瓶喝著水,確認過時間的薩卡茲女性努力地從床鋪上離開,隨著搖搖晃晃的腳步搖曳著的長髮,還有幾縷沾在濕潤的嘴唇上,就這樣顛簸的進入浴室開始梳洗。

      過了幾十分鐘,已經清醒的薩卡茲女子踏出了浴室,帶著溼氣的長髮用浴巾包著,仍然有著水珠滴落肩頭,片片浸染的花紋在肩上綻放;原本寬鬆的T恤下擺綁了起來,可以看到小水滴附著在有著肌肉線條的腹部肌膚上,散發著騰騰熱氣,搭著黑色的極短運動褲,呈現出了輕鬆的居家氣息。

      走入了米色壁紙的客餐廳,打開了電視後就走向了一旁的料理區。

『第五大道銀行發生搶案,目前警方正與拒捕的搶匪們進行談判……』

      鑄鐵平底鍋正放在瓦斯爐上用小火預熱,在一旁的墨綠色冰箱門打開,從裡面抽出了一包培根,一盒的雞蛋跟生菜放在一旁的料理台上。

『萊茵科技預計今日舉辦記者會,將會針對礦石病治療方針改良實驗的不人道傳言進行澄清……』

      熱鍋裡的油已經漸趨安靜,在此同時鋪下的培根打破了寧靜,嘈雜的聲響伴隨著香氣一起併發而出,鐵夾也把數條培根在熱鍋裡焦掉之前快速地翻面,之後擺上在料理台的兩個瓷盤內,調降火力後的鑄鐵鍋維持著溫度,四顆雞蛋就被敲入其中,沾著肉香油汁的夾子充作炒鏟開始調理起來。

『……玻利瓦爾內戰越加劇烈,武裝流寇騷擾哥倫比亞邊界的頻率劇增;哥倫比亞國會全數通過國防授權法案,將會對邊界武裝流寇進行維安行動……』

      完成的炒蛋撒在兩盤培根上,從保鮮盒中抓出了的生菜撒在上面,其中一盤還多抓了一把,薩卡茲女子想了想,就從冰箱裡拿出了葡萄乾,抓了兩小把撒在其中一盤上。

『今日市中心四季酒店舉辦神經傳導治療研討會議,主辦方哥倫比亞大學廣邀各界醫療團隊與企業參與研討會議……』

      兩盤料理都完成後,薩卡茲女子端到客廳的桌上,看著電視上這則新聞新聞的畫面正條列有參與的醫療企業名單,看著其中一個名字出神發呆時,聽到一旁的窗戶傳來了敲擊聲。

      窗戶外的消防逃生梯站著一位黎伯利小女孩,黑色運動衫加上黑色皮短褲,成套的灰色過膝襪與運動鞋,膝蓋上戴著有磨損痕跡的膝蓋護具;在陽光的照耀下,與棕髮同色系的深橘色外套搭著鵝黃的領巾閃閃發亮著,臉上一對天藍色瞳孔透過窗戶開心地揮手,直視著薩卡茲女子,還有客廳桌上的早餐。

      看著小黎伯利流下的口水都快沾上窗戶了,在接過小黎伯利的橘色滑板和信封後,就任由小黎伯利開心地歡呼坐在電視正前方位置吃起早餐。

      「這信封是什麼時候交給妳的?」坐在側邊的薩卡茲女子拿起叉子也開始吃著,細心摺疊起來的培根插著生菜被放入口中;小黎伯利塞滿口的炒蛋跟生菜還在嚼著,一時間咿咿呀呀的說不清楚話,還漏了好幾顆的葡萄乾掉回盤中,好不容易吞下去後才回答:「這是三天前送到的;前幾天狄芬妮姊姊還沒回到家,今天我才又過來看的。」

      看著小黎伯利站起來去冰箱找到蘋果汁開始喝起來,狄芬妮拆開了信封看了一下:兩張碼頭倉庫區的照片,一張是碼頭倉庫管理區的大門照片、另一張是白粉筆圈了最偏僻角落的一間倉庫,寫著Originiums LSD的字樣,以及一張市中心四季酒店晚宴的邀請卡;狄芬妮挑了挑眉毛,慢慢咀嚼著剩下半盤的早餐,眼角看到的小黎伯利拿著蘋果汁一心愉快地的回到原本的座位上,拿著叉子對剩餘在盤中的葡萄乾發動最後的攻勢。

『市中心碼頭經歷一年的整修後,將於今日重新營運,將迎接首航的貿易商船……』

      「狄芬妮姊姊,這次帶上我好嗎?」小黎伯利用過餐後,認真地看著狄芬妮;狄芬妮有些訝異地看著她:「妳怎麼知道這次是委託?妳偷看我的信嗎?」小黎伯利搖了搖頭,並且從口袋拿出了一張白色名片,是張空白的名片,但上面用黑色鋼筆勾勒出了一個三角形,還有在三角形中間的城堡圖樣。

      看到圖片的狄芬妮心裡跳了一下,但是表面維持著不動聲色回看著小黎伯利,「給我信件的老喬也把這張名片給了我,說這是委託人的信物,要姊姊任務結束要帶著這張去回報;我才知道這次是委託信。」狄芬妮知道眼前的這位小黎伯利有接受過單手弩的使用訓練,但是會用跟實際使用有著差距,對準目標物和對準人射擊完全是兩回事……

      「我不是仗義執言的執法者喔,我只是接單的傭兵,這看起來是要我今日完成,我無法保證是不是有過多的問題在裡面……」狄芬妮小心地揀選使用的字詞,觀察著小黎伯利的反應。

      「但是我沒辦法再接受只能空等的事情,每次姊姊一出去就過好久才會回家,有時回家的樣子還很狼狽……我也知道這是工作,我也沒有想成為傭兵,只是希望能幫上點忙……家裡人都忙到很晚回家,我超級討厭等人回家了……」小黎伯利有些激動的跟狄芬妮說著,天藍色的瞳孔中帶著不安。

      「是、是啊,等人回家是件很痛苦的事……」狄芬妮看著眼前的小黎伯利,心中則是浮現了感慨......『這裡是我的家……嗎?我們薩卡茲,還有可以稱為家的地方嗎?』



      重新營業的碼頭廣場正在舉辦熱鬧的儀式,各色各樣的車子川流不息的開入廣場內,五顏六色的歡迎立牌和剛種下的小樹苗成了微妙的對比,從各區設置的音箱設備撥放著嘈雜的音樂,就連車子的聲音都被蓋掉了。

      『這樣是個好機會……現在先做第一步吧。』狄芬妮嚼著口香糖戴著墨鏡,騎在外送餐點的機車上,換上了品藍色的細肩帶上衣和黑色皮衣,下身圍著一條蔚藍色的遮陽裙,正停在路邊觀察著進出口的車輛,往倉庫的方向沒有什麼人,但比較麻煩的是有警衛駐守著,似乎需要出入證明。

      從旁邊的小巷子裡,一個橘色身影滑到狄芬妮的身邊,是臉上戴著與狄芬妮同款式墨鏡的小黎伯利,遞出的點單交到了狄芬妮手上又轉身快速滑走;在這一疊點單中,有張仿製的羅德島醫療企業名片。

      「您好,我要外送食物進去。」在門口停車的狄芬妮把架在車後的食品箱打開,裡面是熱騰騰的披薩;薩卡茲守衛看了一眼又掃視著狄芬妮的身材,才又把視線轉回她手上的名片。

      「現在的薩卡茲連傭兵都不當了,只能像這樣靠著當守衛跟外送過活了啊……」薩卡茲守衛一邊查著名單,一邊以眼角的餘光留意著狄芬妮的行動。

      「至少好好工作可以確保明天還活著,當傭兵已經過時了。」狄芬妮臉上露著苦笑,一邊不經意的把遮陽裙撩了撩通風,微微露出的白皙大腿讓看著的薩卡茲守衛嚥了口口水。

      「穩穩的生活也比較好啦……找到了,羅德島醫療企業倉庫是在D區的8號。」「謝謝囉~」狄芬妮露出了明亮的笑容,騎上車的同時送出了飛吻就騎了進去。

      在倉庫區高牆的另一邊和卸貨港口區有著小矮牆隔著,小黎伯利滑著滑板衝向這兩道牆的中間小通道,一個旋身把滑板帶上了較高的牆面,接下來用力一蹬,一手抓著滑板側翻到矮牆上,落在矮牆上的小黎伯利順勢一蹲,又蹬上去了高牆頂端邊,伸出的左手勾住了頂端的邊緣,兩腳踏在高牆的牆面上,右手把飛起的滑板抱著;維持這樣動作的小黎伯利停了數秒,確認牆的另一邊沒有多餘的聲響後,才翻了過去。

      在角落的與其說是倉庫,或許該說是棟廢棄倉庫,該有的監視設備與防盜設施都已經被拆光,出入的大門被大鎖鍊給鎖上,整體也出現了嚴重的鐵鏽……繞過前方小心移動的狄芬妮繞到了側邊,發現了雜草叢生的小路徑上有著草葉被踩踏過的新鮮痕跡。

      從前方轉角處傳來了細碎的腳步聲,狄芬妮安靜又快速地移動到牆角,左手反握著不知從何處摸出來的匕首,在聲響靠近的同時揮出了匕首。

      「咦?姊姊妳在做什麼?」轉過牆角而來的是翻進來的小黎伯利,看著狄芬妮把匕首揮到自己的頭頂上,手就僵在那裏滿臉苦笑的狄芬妮看著小黎伯利。

「最近在學校裡開始流傳某種迷幻藥,聽說使用過的某些人會短暫有超能力……」
「……是怎樣的超能力?」

      躲在石堆後確認後門有沒有異狀的兩人,正在交換情報,小黎伯利壓低聲音手舞足蹈的比畫著,「像是有人可以握著杯子把水變冰、或是讓木頭的桌子發出焦味、還有不睡覺也不會累、記憶力變得超級好、或是有人聲稱可以聽到鬼魂的聲音,等等的事情。」小黎伯利一一扳著手指頭數著,聽著這些事的狄芬妮眉頭漸漸皺了起來。

      這時在倉庫後門的位置出現了聲響,因為角落偏暗、加上這六個人都穿著連帽外套,看不出來是什麼人;五人入內後,留下一位身形魁梧的人守著門口,狄芬妮揮手示意小黎伯利不要動,自己則是沿著視線的死角摸到了牆角,在守門人往另一邊轉頭觀望的同時,握著匕首的左手抵住對方的脖子,右手下臂順著對方的背脊下滑向後壓制住,並且用靴子尖端踢了對方膝蓋內窩逼迫他跪下不准發出聲音。

      小黎伯利從腰包裡掏出了數段的束帶跟尼龍繩,把這名守門人綑綁住後,狄芬妮終於看清楚是那名薩卡茲守衛,臉上的神色變冷了許多,舉起的匕首抵著該名守衛的脖子,些微的滲血從鋒利的刃邊滴落,「現在,你只能點頭或搖頭,敢多說任何一句話,這柄匕首就會把你的氣管直接切斷。」



      說這是間倉庫還太超過,這裡面比較像是堆積雜物的雜物間,不過是像倉庫一樣大;應該要有沿著較高牆面的圍繞走道和鐵梯,都早已因為鏽蝕而失去了該有的形體,在這裡面能搬走的設備也都早已被搬去使用,無法搬走的設備和被拆遷剩下的電線露出孔相視無言,混濁的反光顯露出某種力不從心的疲憊感。

      這裡的燈光設備是這些入侵者多日以來慢慢修復電線所能做到的極限,欠缺維護的電線設備所展現出的,是偶爾一閃一滅的不穩定燈光照在中間區域的空地上,在周圍有著許多大大小小的木箱圍繞堆疊著,上面蓋著的防潮帆布印著敘拉古的標誌。

      從後門侵入的狄芬妮,依照剛剛逼問出來的資料,在倉庫裡的這五位也是薩卡茲,而這些人就是散播迷幻藥的其中一群人……想到這裡的狄芬妮感覺非常的火大,直接到讓自己逼問的同時飆出了許多句哥倫比亞粗口的程度;狄芬妮試著讓自己看起來是冷靜的,並且一直提醒自己別直接殺了這些人,只要重創就行……必須要留活口交給當地警察來處理,雖然自己一直以來不曾手下留情過,但這不是殺光就能解決的問題。

      在堆疊的木箱間巡視的三名薩卡茲男子的動作和巡邏守衛相似,每走經過一塊堆疊的木箱區,三人都會習慣性地往不同的通道方向觀望;前面兩位腳步快了點,已經轉過了木箱堆疊的轉角處,還沒走到轉角處的第三人在這時感覺到身後有聲響,轉頭看的同時只看到一片蔚藍色的布包住自己的頭部,面前一黑的同時感覺到布巾繞過脖子開始收緊,自己的雙手往後抓卻也抓不到任何人的時候已經浪費了一些時間,發現到沒辦法呼吸要解開布巾的同時也已經暈過去了。

      在前方的兩人發現最後面的那位沒跟上的時候,排第二位的那名薩卡茲男子直接轉身往後方的轉角處走去,轉過去的同時還沒看清楚面前的狀況,就有個人影竄入自己的胸前,自己的下巴直接受到強大的衝擊,在自己站不穩跪下的同時,左側太陽穴受到了強大的衝擊撞向一旁的木箱,還沒發出哀號聲就直接暈過去倒在地上。

      帶頭的薩卡茲男子在原地等了許久,聽到有重物撞擊的聲音出現後,小心翼翼的舉起手上的短棒緩緩走回去,貼在木箱邊用餘光看著轉角的地面,有著兩雙腳躺在地面的情況,這名薩卡茲男子什麼還沒看清楚,一轉過轉角就揮舞著短棍,發現倒在地上的是自己的兩位夥伴,馬上就蹲下去查看兩人的狀況。

      就在蹲下去的同時,感覺到自己的後頸被冰涼的金屬抵著,接著聽到低沉的女子聲音叫自己站起來,在不清楚是什麼狀況下,薩卡茲男子只能緩緩地站起,還沒站穩的同時聽到啪啪兩聲,雙腿一痛就往前撲倒,背部也被襲擊者踩住,薩卡茲男子才剛努力把頭抬起想呼喊的同時,張開的嘴巴就被繞過頭後的布條綁住發不出聲音,雙眼也被布條遮蔽住,最後也只能任由襲擊者把自己的雙手給捆住,陪著自己的夥伴躺在地上。

      在中間空地的兩人從剛剛的聲響發覺到了不對勁,兩人開始用薩卡茲方言呼喚著同伴,兩人緊張的到處觀看,從周圍昏暗的木箱堆中傳出的腳步聲,這腳步聲不斷的繞著自己,卻是忽近忽遠的宛如鬼魅,更是進一步激起兩人的恐懼感……

      「你們,為什麼要製作含有源石的迷幻藥?」冷靜的女子聲音迴盪在倉庫裡,抓不到位置在哪裡,而在中間的兩名薩卡茲男子一就不成句的叫囂,啪地一聲就讓其中一名吃痛倒地,另一名薩卡茲男子不禁摀嘴避免發出尖叫。

      「你們,為什麼要殘害他人?」被嚇壞的薩卡茲男子唯唯諾諾地回答:「我們薩卡茲顛沛流離這麼久,被欺負這麼-嗚哇!」在這冠冕堂皇的藉口還沒說完就被面前爆裂的木箱打斷。

      「你了解薩卡茲嗎?」這句話所蘊含的溫度更為降低,薩卡茲男子更是緊張地辯解:「在哥倫比亞是看你的錢有多少才能獲得多少尊重和自由!我為了要能獲取更多的尊重和自由才做這件事的!只有敘拉古願意給我這機會啊!」

      「你以為,這是薩卡茲的作法嗎?」冷靜,但其中蘊含的殺意更濃了,聽到這裡的薩卡茲男子把面前的源石迷幻藥一大把地塞進面前另一位同伴的嘴哩,吃痛的男子吞下了迷幻藥後,一臉恍惚的站了起來,中槍的大腿泊泊地流著鮮紅的小河,但在被藥物影響的情況之下,一臉恍惚的男子發動了源石技藝,被一共五盞燈照在地上的影子從平面變為立體,掙扎地從地面上爬了起來,一共五位的黑影巨獸站立在這空間內,試圖撕裂看不見身影的敵人。

      「首先,因自私導致他人成為礦石病患者,是一錯。」啪地一聲,一盞燈熄了,一位黑影巨獸發出痛苦的叫聲消散了。

      「其次,擅自曲解卡茲戴爾真正的意義,是二錯。」又一盞燈熄滅,再度減少了一位黑影巨獸,在這其中無話可說的薩卡茲男子發出了嗚咽的悲鳴。

      「其三,假借薩卡茲名義滿足自身虛榮,是三錯。」又是一槍,又是一位黑影巨獸無助地倒下,恍惚的薩卡茲男子像是觸電般痙攣了起來。

      「其四,為了自身慾望成為他國爪牙,是四錯。」只剩下最後一盞燈閃爍不定,失去了強力光源的黑影巨獸相繼消失,恍惚的薩卡茲男子似乎受到了反噬又再度昏迷了過去;另一名薩卡茲男子在驚恐之下已經語無倫次,講不出完整的話語了。

      「做得出這種事,你們已經失去卡茲戴爾的榮光庇護,也算不上是人了。」燈滅,黑暗籠罩著空間,並且傳來了絕望的悲鳴。

      小黎伯利全程只有在倉庫外舉著單手弩警戒,在狄芬妮一一把五位薩卡茲都拖出倉庫丟在地上的時候,感受到的悲傷感遠大於震撼感,她看著在眼前的薩卡茲女子,倉庫內悶燒所引起的氣流差帶起了兩人的髮梢飛揚;小黎伯利很清楚這不是練習過幾次單手弩的自己可以插手的事,但狄芬妮她還是帶著自己,並且用自己的行為指引出應走的方向……小黎伯利並不後悔跟著來,也不會害怕這樣的狄芬妮,她知道有些人是用行為去展現意志,而自己也學到了寶貴的一課。

      在確認自身所身處的範圍沒有危險後,就走到了狄芬妮的身邊,從倉庫裡忽明忽滅的火光所點亮的臉龐,是她橙色雙眼中透出的深深哀傷,「姊姊……還好嗎?」狄芬妮感受到自己的左手衣袖被拉了拉,轉頭看過去是小黎伯利擔心地看著自己,伸手拍了拍她的頭頂,微笑著回答:「沒事……我的戰鬥是為了自由,是為了薩卡茲不被奴役,並不是為了傷害其他人而戰;小黎伯利,如果你要站出來的話,要記得自己是為了什麼而戰,然後堅持下去。」



      市中心四季酒店的頂樓晚宴大廳內不少參與研討會的人員各自聚集著低聲交談,有的正在慶祝這次的研討會成功結束,有的正在互相刺探彼此的底細,而有的則是互相恭維吹捧、試著想從彼此身上取得更多的好處。

      在大廳晚宴桌旁的休息區,一名有著珍珠桃色長髮的薩卡茲女子,用一串價值不斐的白珍珠作為點綴的髮夾做襯托,柔和的光線照著閃閃發亮的髮絲襯在黑色的披肩上甚為動人;靈動的橙色眼眸與粉色唇蜜相得益彰,尤其在她手上的的高腳杯口上有著淺淺地唇印搭著淺淺的微笑,搭上雙腿因為交疊從禮服開岔處露出的白皙大腿,與紫色蕾絲腿環而引起不少遐想的注目,這樣帶著艷色與清純的氣息吸引場內男性的注目,頻頻打量著這位身姿曼妙的女性代表哪方出席這晚宴。

      而讓與會的女性目光矚目的原因則是在躺在薩卡茲女子鎖骨附近的項鍊首飾,那是以一束數朵綻放花朵的飛燕草作為造型,一朵朵藍色花瓣以藍琉璃鑲嵌,花心的白色都是一小顆鋯石反射著晶亮的光芒;這樣的女性就算是安靜地待在晚宴的場邊不語,依舊會是這場晚宴最受矚目的焦點,但是這名女子的目光並沒有對焦到這晚宴的任何地方,似乎正注視著更遠的目標而沉思著。

      「狄芬妮小姐,讓你久等了。請跟我來吧。」薩卡茲女子從游離的恍惚中回過神,看到在身旁有位身著燕尾服西裝,戴著白手套和全罩式頭盔,胸口別著名牌,上面寫著羅德島的男性,在這位男性的身旁跟著一位白長髮灰耳的沃爾珀,黑色的露肩長裙禮服在其腰後有著一組蝴蝶結做裝飾,在裙身上圍繞著一串的紅花,在紅花以下的裙襬則是飄逸的薄紗,使得長裙看起來沒有那麼沉重;鮮紅的瞳孔搭配著珍珠色的唇蜜,選配的配件則是白色的披肩和手上的黑紅相間小提包,淡漠無語的表情散發著一股淡淡的凍氣,把周圍想藉機來攀談的人群給阻擋在一旁。

      「那就麻煩您帶路了,博士。」三人接連從晚宴廣場離開,在大門關上後,跟在一旁的沃爾珀少女微微地伸了個懶腰,「霜葉不習慣這樣的場面嗎?」薩卡茲女子看著霜葉的樣貌關心地問了一下,在看到走廊上沒了其他人,霜葉伸手順了順長髮稍微搖了搖僵硬的頸部,「我雖然出身於哥倫比亞,但我並不是來自於這麼高級的地方;而且沒有了耳機很不習慣。」

      「狄芬……咳,我應該要叫你隕星了,不好意思在妳休假的時候麻煩妳了,而且在任務結束後,照理說應該要讓妳好好休息,但是阿米婭說什麼都要妳來一趟,所以才又把晚宴的邀請卡也放了進去。」戴著全罩式頭盔的男子伸手把沃爾珀手上的小提包接了過來,打開後拿出了一張房卡交給了隕星。

      隕星接過了之後,帶著微笑跟博士回話,「沒想到博士也會覺得抱歉啊?這樣的話,委託的費用能不能讓我多收一點呢?作為賠禮的話。」「我該理解為出差費用嗎?」漫步往前的博士微微偏過頭看著走在後方的隕星,隕星微微笑了笑,帶著捉狹的表情看著博士,「當作聘用傭兵的超時費用吧。」

      「阿米婭在頂樓套房,那張房卡可以直接進去。」說完這話的博士就帶著霜葉走過了電梯,往前方的寢室區走去;正在等待電梯的隕星看著數字慢慢地增加,敏銳的聽力捕捉到響起了一聲感應鎖開啟的聲音,接著是兩人走入的腳步聲與對談。

「霜葉,腳還有不舒服嗎?」
「還是有點,應該是這雙鞋穿不習慣。」
「等下我幫妳按摩一下好了。」

      咦?聽到這裡的隕星馬上就轉頭看向通往寢室的走廊,只看到房門關起的瞬間,接著整條走廊上已經沒有其他人了,『我還是不要多管這些事情好了……』注意力拉回眼前的電梯,電梯門安靜地滑開,隕星步入後按了頂樓的按鈕,電梯安靜地向上爬升著。

      到了頂樓後,只有一間房間的房門,隕星拿起了房卡打開了門,接著走入了房間;整個房間的設計很典雅,以白色圓弧狀的門框裝飾作為基底,搭上白色薄紗的垂簾作為空間的區隔,營造出了整體的寬闊感;房內的燈沒有打開,只有夜晚的月光從打開的落地窗遍布房間內,藍色系的地磚映照著從外面照入的光源,反射在天花板的光芒就像身處水中,類似一種泡在浴缸裡的寂靜感。

      在從打開的陽台門傳入了小提琴的演奏聲,圓滑的音樂輕撫著雙耳,溫潤的節奏沁入了忙碌整天的心。緩拉高的音階就像是隨風而起的蒲公英種子,懸在空中迴旋上下飄盪的樣貌譜出了這月夜的美麗,也展示出了演奏者的心情。

      隕星走到了靠近陽台門的陰影處,看著在陽台正中央沐浴著月光的阿米婭,穿著主色調為黑色的小禮服,青藍色的蝴蝶結與裝飾條紋有序的呈現在禮服上,藍白色月光的映射下,禮服內裏的青藍色燁燁生輝,裙襬上黑紗縷空的玫瑰花,透著底下半透明材質的裙擺所反射的光芒,就像是在月光下的妖精一般的美麗。

      「咦?隕星姐姐妳來啦!抱歉今天麻煩妳了!」看到隕星走來,演奏到一個段落的阿米婭開心地向隕星笑著,「不會,是我願意接這委託的。」踏入月光下的隕星看著阿米婭,想著如果只是為了犒勞這件任務的話,這樣的安排會不會過於盛大了些……

      「我知道今天是隕星姐姐的生日,所以才會要博士幫我找隕星姐姐來。」就像是了解了隕星的疑惑,阿米婭開心地打開了桌上的蛋糕盒,在裏面顯露出的是半透明的靛藍色蛋糕,亮紫色醬料寫著「Happy Birthday」在頂面,周邊圍繞著各式莓果;阿米婭跟隕星愣住了,看到蛋糕下壓著一張字條,上面寫著:阿米婭抱歉啊,妳做的蛋糕在我拿出來的時候不小心弄壞了,我才拜託藍毒幫我做一個補償妳,希望妳們過個愉快的生日晚宴。博士筆。

      看到這紙條的阿米婭小嘟著嘴抱怨著博士都沒事先說,隕星則是愉快地笑了,不管是留下紙條的博士還是面前的阿米婭,都讓隕星無法想像是肩負著重任的指揮官和領導;「那麼我就不客氣了。」說完的隕星開始切起了蛋糕,裝了兩份放在桌上,阿米婭坐在隕星的對面,看著切好的蛋糕雙耳都愉快的晃來晃去,藍毒的蛋糕可是在羅德島上有名的美味!

      邊吃蛋糕的兩人邊聊著隕星今日的委託,在最後那六位薩卡茲嫌犯被隕星留在現場,巡邏的員警發現倉庫區冒煙就趕過去現場,應該是把那幾位都帶走了;講到這裡的隕星若有所感地站了起來,走到了陽台邊看著底下的哥倫比亞,又想到了自己的身分……

      「阿米婭,羅德島會開往什麼地方呢?」平靜的橙色瞳孔看著阿米婭,裡面所蘊含的情緒帶著點苦澀,阿米婭感受到隕星懷抱著強烈的情緒,也站起來緩緩走到隕星旁邊,拉著隕星的手說:「只要礦石病還沒辦法治癒,羅德島會一直走下去。」

      看著阿米婭認真的眼神,隕星帶著點苦澀的口吻說著,「我是為了薩卡茲人的地位而戰,這樣的我和羅德島的目標不一樣;總有一天,我會跟羅德島分道揚鑣……或許,也會有為敵的一天。」阿米婭看著苦惱的隕星說著:「我也想幫助薩卡茲人,只要不是過分的事,我會幫助隕星姐姐的!」認真的藍色瞳孔直視帶著迷惘的橙色瞳孔,隕星從阿米婭眼裡讀到這是最真實的想法,嘆了一口氣把阿米婭抱進了懷裡,邊摸著阿米婭的頭邊說:「妳真傻啊,小阿米婭;妳這樣講,我也只能相信妳了。」



      數日後,隕星接獲自己晉升的消息,到了博士辦公室,走到門前看了下自己手上準備的文件,深呼吸了一下才提起手上的職員證刷過感應器,走進了辦公室。

      「羅德島幹員隕星,茲念……算了,這文件稿誰擬的啊?隕星,恭喜妳晉升了!權限上有增加不少,不過加薪幅度不高啦~畢竟被吐槽是黑心企業啦~啊哈哈哈,嗯?隕星妳手上的文件是什麼?」博士看起來一臉厭煩的把古板的公文丟一邊,隨意的宣布隕星晉升的消息,雖然全罩式頭盔看不見臉,但隕星可以想像出在底下的表情,「博士,你昨晚有好好休息嗎?」「沒有。」隕星有點無奈地看著博士,一邊把文件交給了出去。

      「隕星,這……不應該交給我吧?這應該屬於最高加密文件的層級了吧……」看過一眼文件上的內容,就拿起一份文件夾把文件收好放著,博士收起了不正經的態度詢問隕星;隕星閉上眼深呼吸後緩緩地回答:「經過這一段時間的確認,我覺得羅德島值得信賴。」

      博士緩緩站起來走向面外的落地窗,背在腰上的兩手緊握著,「如果是信賴羅德島,應該是交給人事部或是凱爾希;但你是交給我,我不記得我有做過什麼讓隕星信任的行為啊?」

      「從之前能接到委託來看,博士應該也調查過我,也代表博士也聽進了我之前的勸告;再加上博士是戰情指揮官…」「那是因為迪芬妮的涵義太過於明顯,才這麼容易找到妳……或許妳也該思考一下其他化名被發現共通點,被推敲都是同一人的可能性。」轉身站著的博士說話的聲音不大,姿勢也沒有特別外張,但是在氣勢上已經足夠壓過隕星,隕星也不由自主的點了點頭。

      「這份文件我會加密送去給阿米婭保留,能避免用上我會盡量避免;妳也可以自由運用擁有的化名和身分,身為戰情指揮官我全權相信妳。」博士鬆了一口氣,回到桌前在空白紙上寫了些字,並從抽屜拿出了印章蓋上後,把文件夾用感應鎖上鎖,就交給了隕星;隕星也了解博士的用心,露出了微笑點點頭,她非常清楚這份文件等下該送往何處。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殺害同族對她來說很難受吧...但為了保護更多人只能這麼做(讀起來感覺很流暢不卡卡
2021-08-30 07:23:25
伊凡尼古拉斯
隕星選擇的道路很艱難,她必須顧及原則,又必須考量同胞;而卡茲戴爾在泰拉世界被視為禁忌的國家,想要復國很有可能要與全泰拉國家為敵⋯⋯在這樣的狀況下身為傭兵的身分又必須與其他國家勢力保持良性接觸才能維持生計和維繫夢想......
對於一位沒有家的人努力重建家的過程,仍必須有個能放心的避風港,面對以上困境的隕星還是努力維繫著夢想和原則的平衡,並且能找到一個願意接納她的地方,是為令人尊敬的好角色QQ

謝謝愛德莉雅來看~能帶給你一段快樂的閱讀時光對我來說也很開心

也謝謝愛德莉雅閱讀後的感想!
2021-08-30 08:57:47
煙雨Mi-rain
不知道為什麼,我最喜歡的是開頭從被窩裡鑽出、聽著新聞做早餐這段,很有畫面和生活感,好像聞得到培根的香味(口水
愜意的早晨與接下來在倉庫細數同族的罪過,一條罪滅一盞燈的橋段對比,則鮮明地展現出殞星在工作時身為傭兵、身為薩卡茲的原則
接著在晚上出席宴會,雖然場景比較跳動,讓我稍稍迷路了一會,但是博士幫霜葉按摩的發言很順利地抓回了我的注意力(重點誤),而最後回歸賀文的主題送上蛋糕也讓一天圓滿落幕,在這裡祝殞星生日快樂!
2021-08-30 17:55:42
伊凡尼古拉斯
開頭的部分能讓煙雨感到喜歡太好了~
一開始的部分是想呈現隕星日常的一面,來做為後面的委託工作面來呈現殞星較為不同的樣貌
試著進一步讓隕星的形象更加充實點。

說實話,剛起床的迷糊樣在寫得時候,浮現在腦海中的畫面非常鮮明(wait

我必須承認在尾段時,我有點著急了...因為時間還有字數(刪除線
所以畫面的跳動節奏較為異常這確實收得不太好@@
感謝煙雨的提點!

結果偷塞的私貨還是被煙與眼尖挑出來了,重點請放在可愛的阿米婭身上好嗎?(試著轉移重點www

希望閱讀這篇時能帶給煙雨一段有趣的時光,也謝謝煙雨能提供可以再改進的地方!
煙雨太讚了~
2021-08-30 18:14:00
Cale Wei
從日常的早晨,到開始工作的調整,伊凡老師寫了隕星的許多不同模樣,當然還有來細數罪惡(?)的那一面,都呈現了隕星的各種樣貌。
接著鏡頭轉到生日宴會,是忙碌的一天啊w不過有大家一起陪伴她來過生日真是太好了
2021-08-31 00:01:28
伊凡尼古拉斯
Cale大來留言了~
這次想從生活面到工作面再到面對羅德島的面向轉變來描寫隕星這樣的女性;不過對於隕星的心境轉變還沒辦法很漂亮的呈現,還是欠缺磨練@@

細數罪惡(?)那一段是在這一篇中最早浮現出的畫面,藉由隕星之口來一一數落族人的罪孽的方式,來呈現出失去國家的人們走上不同選擇的衝突,現在看來還可以再深入些,不過再多寫就要分上下篇了XDD(或許是好主意?)

感謝Cale大的來看文章,希望在閱讀時可以帶給Cale大一段有趣的時光。
謝謝你!
2021-08-31 10:43:27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