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算計電極compubrain 4-16 3=1+2

奇箱 | 2021-06-12 22:30:33 | 巴幣 22 | 人氣 74


 
        實際上,睡不著甚麼的只是場面話,要是因為臭味就放棄睡覺的話,對偶爾需要長時間蹲點埋伏的殺手而言,無疑是個失職行為。
 
        硬要說的話,在關鍵時刻讓身體持續保持顛峰狀態,才是以此為業的人應有的職業技術。經過訓練的話,能在最低限度的食物補給下,持續保持長時間清醒與靈活,雖然在事後無疑要為過度使用身體付出慘痛的代價,這對survive而言並不是甚麼難事。
 
        「散步般持續繞了繞白線圍出的邊界,自然就發現這條路了,果然是時間到才出現啊。」survive扶著自己的下巴說:「雖說如此,我也沒什麼能阻止的就是呢。」
 
        看樣子自己暫時隊友倒是挺抓得住現況的,雖然從駕駛直升機時就有這種感覺,果然不是白混的飯桶。1101看準通往大樓且沒有白絲的道路,稍微在牆上助跑後,在空中一個翻身,於survive的一旁落地。
 
        「嗚哇,你這脖子還好吧。」survive看著帶有些許銹味土味的血漬,嘖嘖說道:「雖然一般來說要注意下破傷風,我覺得你應該不太想理會這種瑣事。」
 
        「你都知道我不想理,說出來是要爭取我的好感嗎?」
 
        「拍馬屁的話永遠不嫌多呢。」
 
        對方大概不知道在沒甚麼視野的黑夜中,一個脖子滿是血的人從天上摔下來的人,那景象是蠻有放在恐怖電影潛力的。
 
        「…呵呵呵。」此時,白色絲線所纏繞著的老人發笑數聲:「無妨,反正只要有白絲,你們便逃不了。讓1101再次體會第二次競賽,之後殺掉或許更有收穫呢。」
 
        「那就是罪魁禍首嗎?」survive還是第一次見到這島上第三個生命體,明明披著白絲,但同時披著夜色,實在不好認清對方的樣貌:「果然牽扯到being的事情都沒什麼正常的地方呢。嚴格來說,這島上是不是只剩我一個正常人了?」
 
        「你別邊說著像是開玩笑的話邊開槍好不好。連我也不會這樣做。」
 
        卻是在說話的途中,survive已經臉不紅氣不喘,手持1101常用的消音槍,一瞬間向站立的老人擊出數發子彈。
 
        「話術也是兼具社會性與隱蔽性,一種非常傑出的偷襲技巧,我和能幾乎能百分百搞定對手的你不一樣,而且…」survive左手把手電筒光打向老人:「這也是個不錯的釐清吧,這像人偶的東西就算打中要害也沒用…不想單方面挨打的話,就不能一直周旋非本體的東西,得想辦法把對方真身拉出來呢。」
 
        說話的同時,survive的手絲毫沒有停過,似乎是因為與1101會合的緣故,壯年男子不再去考慮出手後的後果,右手直接拿出燃燒彈擲向對方。這種邊說話邊辦事的方式,著實與1101不多話的行事風格大不相同。
 
        燃燒彈精準的在白絲老人面前炸開,旭日般的強光短暫擊碎黑夜,大量火焰包覆在白絲上。
 
        要比喻的話,就像是白色海洋中的火燒島般,而老人也在其中承受著燒灼。
 
        不過那也只是一瞬間的事情而已。
 
        火災不到數秒,島嶼的地面隨即動了數下,先是火災地點下陷,而後周圍的土地隨之填補,僅僅這兩個動作,光明輕易的變回黑暗。
 
        最後,周遭白絲生長,縱橫交錯,把原本燒灼的地點以白絲填補,一切又回到survive開槍前的狀況。
 
        「…硬要說的話,這算是大自然的擬人化嗎?」survive見一連串的攻擊沒有效果,推算自己再怎麼樣掙扎也無法摧毀對方,咋舌說道:「在短時間用剩下的彈藥製造火路,直接衝出島倒不是不可能…但要摧毀島嶼的話,只能用大規模殺傷熱兵器,或用噴火器之類一直燒到內部才行呢。」
 
        「別想了,在那樣做之前,對方會先摧毀我們逃走用直升機。」1101坦承的說:「剛剛談話中,對方雖然沒什麼腦袋與城府,但並不是人而是一整個島嶼,憑我們兩還是稍嫌吃力。」
 
        「這樣的話,對方之所以現在沒什麼大動作,是因為要我們去完成什麼事情吧。」survive將一部分的武器交給1101:「第二次競賽,應該沒重要到需要一再重演才對啊。」
 
        「我這當事人也不覺得重現這種事情有什麼重要。」
 
        「連你也這樣說…」
 
        「所以,或許重現這件事情就有什麼蹊蹺,比方說…」1101頓了頓,隨後說出結論:「有某件在第二次競賽中發生的事,這座島想要一再的確認,為此必須不斷的測試。這樣想的話就合理多了。」
 
        「你這想法不對啊,對方都有辦法模擬出第二次競賽的狀況,難道還不清楚發生什麼事嗎?」survive雖然反對,卻也知道1101想說什麼:「不過確實不朝甚麼複製經驗,量產1101的想法想的話,感覺這才是對的方向呢。」
 
        「…也罷。」1101整好裝束,頭也不回的走往帳篷地:「時限姑且是在明天早上,這些時間再來想想看接下來的行動就行了。」
 
        「你還真打算在帳篷區休息啊…」survive不是待不下,但他實在不想一直處在這種似乎混了不少屍體味的地方:「在這裡守著剛剛進入的這些人不好嗎?」
 
        「單單是製造恐慌的源頭還不夠,況且剛剛進去的只有不到十人,這種負面精神的源頭很珍貴,必須好好折磨折磨,所以他們不會這麼早被放出來。」1101早就知悉到這點說:「這座島第二次競賽時,會每六小時在全島空投武器與物資,這時候是所有人最容易撿到槍枝與彈藥的時候,但反過來說…」
 
        「…給精神狀態不佳,陷入極度恐慌的人使用的話,會很容易擦槍走火是吧。」
 
        人的防衛本能就是這麼麻煩,很多時候比起去思考團體共存的方案,更多人會思考自己獨活的打算。相比於同樣擁有高度社會化的螞蟻,人類在這方面可說是完全的敗北。
 
        這座島的劇本就是這樣被引導出來的。
 
        島上人們不穩定的負向精神,只要再從外側投入大樓內的那數人,當作一開始的引爆劑,輔以空投物資作為催化,那樣的話就算這領導再怎麼有用,也無法憑一人去讓所有人冷靜下來。
 
        「無法扭曲的氣氛,當時就是這東西驅使著我們,才開始正式的二次競賽啊。」1101冷笑說:「從手段上來看,確實是很高明的團體殺手呢,但這只能騙精神脆弱的外行人,比起我來還差地遠。」
 
        「甚麼?」survive聽到1101說出團體殺手的概念,愕然問道:「你居然有把我的話聽進去啊。」
 
        「有用的概念自然多多益善呢…嗚…」
 
        被survive這樣一說,1101也開始意識到自己身邊多了個助手究竟代表什麼意思。
 
        「原來如此,知道我缺少的東西才阻止我嗎?難怪在那時候會打電話進來,能算到這種地步也只會是 i 而已呢。」
 
        1101猛然一笑,雖是齜牙咧嘴的表情,唯一正常人survive並沒有嚇到。
 
        「survive,我問你一個問題。」
 
        「?」
 
        「你認為現在,是真的正在舉辦第三次競賽嗎?」
 
        「你在懷疑,其實這一切名目只是個幌子嗎?」
 
        據1101所說,現在唯一一個沒有被戴上的電極名為1100,但他又說這電極不可能在此地出現。
 
        「在沒有全新電極的狀況下,自然是不可能舉辦的吧。」survive無奈的選擇唯一一說:「這裡除了我以外一個活人也沒有,說是競賽也不知道和誰競爭呢。」
 
        「你是持否定的態度啊。」1101彷彿想通些甚麼說:「實際上我剛開始也有點懷疑,但是這恰恰相反,這依舊是第三次競賽。」
 
        「…根據?」
 
        「現在只有假想證據而已,只是如果我想的沒錯…」1101猙獰的笑說:「明天早上,應該就會結束掉一切,包括證據與最後的電極呢。」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