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算計電極compubrain7-18 毒性連根拔除

奇箱 | 2023-04-26 23:23:52 | 巴幣 2 | 人氣 92


 
        幽靈。
 
        0110知道這幾日間不斷說出的熟悉代名詞,這對helix而言的人物無疑是0001。
 
        但是即便有這樣的認知,在0110眼前的男子卻沒被辨識成那數字,這又令0110起疑心,思索著情報究竟正不正確。
 
        「幽靈嗎?」只見helix輕哼一聲:「你不是0001呢,先不說他不可能在此處登場,光是說話的語氣就沒有高高在上瞧不起人的樣貌呢。」
 
        「喔呀!」背後的男人打趣說道:「看起來不像是不了解自己的處境呢helix,明明這十多年來都用著同樣的身體與體驗著相同的人生,為什麼卻養成了兩種截然不同的性格呢?」
 
        「商業機密謝謝,倒是你不趕快點火嗎?」helix哼聲催促道:「我一直等待著這種時候,正好現在下面在施工,燒完的焦屍一腳踢進去處理乾淨就行了。」
 
        0110聽到這話一愣,剛才在blank那裏還拚了命似的逃出來,怎麼到這時候卻能暢然接受死亡呢?
 
        不,說起來這不也和剛才如出一轍嗎?helix那傢伙又自然而然地和想襲擊自己的人談笑風生。內外的風格不應該擁有相同研究目的與考量嗎?為什麼從更換說話方式以來一直都是如此詭異的狀況。
 
        「helix,你該不會。」0110吞了一口口水:「不只是要抹消所有電細胞的文件……這樣你還不想停手嗎?」
 
        「啊啊,就像妳想的那樣喔。」helix輕敞雙手說道:「電細胞會以身體為白紙,繪畫出與宿主一樣的意識突觸,如果helix這個人沒有研究著電細胞,或許我現在不會意識到自己是存於人體的白熾網路這件事情。」
 
        「原來如此,就算擁有一樣的思想,一樣的智能,單純因為以肉體及電細胞網路的載體差異就能塑造出不同的行事作風。」後方的男子陰森笑說:「當初設計的時候從未想過還會有這種差異,第一案例就是特例的情況對研究不是件好事啊。」
 
        「你說……『第一案例』?」
 
        等等!
 
        剛剛這些話,彷彿是站在研究立場才說的出的語言,為什麼會從這名男子嘴中說出來?
 
        查覺到此處的0110嘴唇微張,左手輕拍自己太陽穴,於須臾之間不自覺拋開了險惡的現實,開始沉浸思索。
 
        這世上除了 i 那種特例外,已經沒有人比helix還要了解電細胞,所以大可以選擇將剛剛的言論視作無稽之談,單純把對方視作 i 派出的刺客。
 
        然而並不代表這世間不曾存在比他還要更了解研究始末的人物,在那之中知曉helix身體參有電細胞的,也就非那位作為電細胞的發明者與親人,helix的爺爺0011莫屬了。
 
        也就是說眼前的男子就是0011嗎?
 
        0110輕輕搖頭,那可是被 i 宣言死亡的人物,這樣的認證甚至遠比死亡證明書還來得有效,何況肉體年齡根本兜不攏,眼前的男子精實壯碩,連半點皺紋也沒有,不可能是臥病在床多年的老教授。
 
        「要是不確定我是誰的話,妳不是沒有確定的方法吧。」男人對0110說:「複製的話,馬上就能知道我的電極了不是嗎?」
 
        「……嗚。」
 
        好像只能花個一兩分鐘用0110去確認了,雖然從外表看不出來,但0110確實已經判斷出對方擁有電極,要是編號出來是0011的話,不管參賽者活著的事情乃至於 i 放出情報的真偽都能大新聞了。可是0110卻覺得對方似乎正引誘著自己去複製功能,那意圖實在太明顯了。
 
        0000不在的現在,一旦複製就不可反悔,使得少女躊躇起來。
 
        「那麼,至於helix嘛……」見0110沒有反應,男子微微低頭看著前方被自己脅持的人質:「既然研究室與郊區的屋子都毀了,電細胞重要的書面文件也就此亡佚,要完全將這項研究抹除掉的話就只剩下妳了helix。我並不像是blank那樣,要是能夠自願順著身體代謝排出去的話,我還是能放過你一馬喔。」
 
        「要是做得到我早就做了,但『外面的我』本身就是個膽小的人,既然我是她的複製品,生命防衛部分也連帶阻礙我自殺的行為啊。」
 
        「blank呢?他應該也能滿足你死亡的要求,你卻從他身上逃離掉呢。」
 
        「要讓電細胞不留痕跡死去的話,blank的方法就不行了,0000一直瞄準電細胞的資訊顯然不會幫我,剩下的就只能賭看看0001所說的襲擊會不會用上令我滿意的方式了……聽他的說法似乎會不斷有人來找我麻煩,但我也沒想到這麼快就選到令我滿意的死法呢。」
 
        「……」
 
        「只要一點點火藥的摩擦,就能結束無數無限的悲劇,與其在未來造出無數個跟我一樣卻不明不白死去的意識,現在直接抹除兩人的性命才是最正確的救贖。」helix右手握住指著自己的槍管,更進一步抵在自己身上:「殺了我吧,徹徹底底的,一點灰燼也不留的把我從這世上抹消掉吧!從一開始就是這麼打算的吧,爺爺。」
 
        「爺……爺爺?」
 
        聽到這兩個字說出來,0110更加混亂,她不知道為何遠比自己不了解電極的helix能那麼直接確定對方身分。
 
        「雖然身體與聲音都變了樣,但我們兩人想永遠毀掉這研究的心是如出一轍,只有真正了解電細胞又沒能放下生命倫理的人才會做出廢棄的判斷。」helix像是眼中已經沒有0110一般絲毫不理她,繼續對身後的男子說:「這條命早在十多年前就該逝去,不應該存有甚麼留戀,在此由你的手做出終結是最合適的。」
 
        「……既然都認出我來,那為什麼我遲遲沒有壓下板機,那個理由,你知道才對吧。」
 
        被稱作爺爺的0011輕嘆一聲,把槍管從helix的太陽穴移開。
 
        聽了helix的想法後,他似乎改變些許心意。
 
        「我本來以為就算萌生出不同意識,對死亡也不會這麼從容接受。」
 
        「我們已經荒廢太多時間在鑽研你留下的東西上,表面的我就算能活得下來,他受你毒害已經太深了。」helix輕輕搖頭:「現在的helix不會抵抗死亡,無論是這副身軀應有的命運,還是身為電細胞早該迎來的下場,那早該是十年前就該結束的事情。」
 
        「……唉。」
 
        0011重新將槍枝架在helix的頭邊,手指仍舊貼緊板機。
 
        「我從未想過會成為被孫子要求殺死自己的爺爺啊。」0011露出慈愛的表情,輕聲細說:「臥病在床的日子,聽你訴說著自己的讀書心得,那曾是能讓我聊以慰藉的時光,果然再也回不去了啊。」
 
        「……記得遠離我這身火燭喔,我尊敬的爺爺。」
 
        「啊啊,我會好好送葬你的白色灰燼的,徘迴於世十餘年的幽靈,我的孫子。」
 
        轟咚!
 
        振聾發聵的巨響,從爺孫二人間黑色手槍中,伴隨著刺鼻的火藥味發出。
 
        「……helix。」
 
        0110呆呆地看著。
 
        「啊啊……」
 
        她只能呆呆地看著,那正在燒灼著,足以引導世界淪喪的世紀毒物。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終於意識到helix全身燃燒的0110嘶吼著嗓音,她立刻快速脫下自己的外衣,傾倒自己腰上的水壺浸潤布料,發狂似的奔向helix,接著毫不在乎自己皮膚,直接用衣物按壓他身上的火焰。
 
        「開甚麼玩笑啊!這世界上誰會願意去死亡啊!這絕對是不合理的啊!」0110撢著火花,但被油沾染到的身軀卻沒有停止生出火焰的意思:「明明不想死的才對吧!都能為其他生命的折磨著想的話,為什麼要輕視自己的性命……為什麼……為什麼啊!」
 
        「……到底是為什麼嗎?」0011慢慢垂下握住槍枝的手臂:「理由,剛剛你也聽清楚了不是嗎0110。」
 
        「你給我閉嘴!我沒有再跟你說話!」
 
        帶著哭腔與怒意將對方火上加油的煽動吼了回去,0110觸碰到helix部分焦掉的皮膚,也不管此時浮上心頭的方法究竟能不能成功,索性死馬當活馬醫,硬是從焦黑且未燃燒的皮膚部分,用力將helix表面大片皮膚撕下來。
 
        「……」
 
        焦脆的皮膚,一片又一片。
 
        重複動作數十次後,helix身上才總算停下燃燒的現象。
 
        似乎是電細胞自主生成皮膚,才勉強保護住身體免於火焰吞噬。只是,那只能算是保持人形的肉體可能隨時都會變成屍體,光是心臟還冒出脈搏都是個不可多得的奇蹟了。
 
        0110再利用0000的知識與身上攜帶著的藥物,對全身重度灼傷的身軀做了些不知道有沒有用的緊急治療。做了所有該做的努力後,從蹲坐的姿勢起身。
 
        「……0011。」
 
        就算是擁有電細胞,甚至不該存在的生命,但helix本應是無關的平民。
 
        1111與藏鏡人的事情仍舊難以忘懷。
 
        因此少女無法接受,電極與being的事情無端危害其他人。
 
        「……不管你是幽靈還是什麼,」
 
        她緩緩轉過身來。
 
        露出自己未曾認識與表現過的,猙獰的嘴齒。
 
        一字一句,滿溢咒怨的念道:
 
        「我‧要‧宰‧了‧你。」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