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算計電極compubrain 4-12 亂碼中的脈絡

奇箱 | 2021-05-01 23:33:08 | 巴幣 14 | 人氣 70


 
        survive並沒有立刻離開帳篷區,而是選擇滯留一段時間。
 
        「0078,0079,007A,007B…」
 
        Survive喃喃自語,他試著去調查這整個帳篷區,發現了些許規律。
 
        「這下子可以確定了…二乘二乘十六乘十六,1024啊。」
 
        利用ABCDEF六個英文字母,分別代表數字十至十五,這是在電腦上計算十六進位時常使用的編碼。
 
        此外,前兩位數字只出現過0與1,這樣稍稍計算組合數的話,即是1024種。
 
        換句話說,這是一套為了在四個符號內為1024人進行編號的體制,每個人都戴上這種編號的白色手鐲,似乎這樣一來就不能使用原先的名字。
 
        「但是,硬是把人的名字進行剝奪,套上毫無溫暖的數字與字母,這是軍隊或是監獄這種地方才會做的事情才對吧。」
 
        有一說,這種做法是為了使被編號者降低自己的自尊,藉此提高團體間的凝聚力,畢竟從外人看來,士兵1號與士兵2號都是士兵,沒甚麼兩樣。
 
        有一說,這種做法是為了使被編號者和過去的自己進行一定程度的切割,當某某人成為犯人1號時,他即將就和過去的自己訣別,僅僅成為一個卑劣的階下囚。
 
        當然,也有像是學校為了進行編制等單純的原因,但如果沒這些理由而硬要編號的話,理由其實是很好推測的。
 
        「再來就是,為何要這樣編碼。」
 
        Survive稍微觀察著夜空,默默地思索著。
 
        自己身分姑且被當成118D,也就是說自己雖然是外人,卻以一種詭異的方式進入了這個團體,但是這樣的自己所說的每句話卻又被人當作馬耳東風,他嘗試著去和許多人接觸,都像是一開始的年輕男人一樣,沒一個人去理他。
 
        明明算是一員卻又不屬於其中一員,這是其中一個不吻合的地方。
 
        「我啊,九月底就要當爺爺了,可不能這樣死掉啊。」
 
        這是某個人聊天的內容,但現在已經十月中了。
 
        「外側柵欄所放的電,要是能停下來的話,就能靠大家慢慢推倒逃出去了,真希望裡面就是發電廠呢。」
 
        這是某個人聊天的內容,但外側根本沒有柵欄。
 
        「只希望我手裡的這些武器,和明天天上掉下來的物資,能夠加強我們成功的可能性。」
 
        這是某個人聊天的內容,然而說話的人手上甚至沒持有武器。
 
        「難道說是那樣嗎…但要是這樣的話,為何那個叫做01C5的傢伙一開始會找的到我。」
 
        姑且,survive心中對自己,環境,人群三方的完全不協調還是存在著頭緒,但是他還需要一個關鍵的線索才能敲定這假設。
 
        「…話說回來,我現在是被當作118D。」
 
        很快的survive便找到突破口。
 
        如果自己想的正確的話,既然自己被當作118D,就應該會有自己的帳篷才對。話說這帳篷應該也是他們口中的『天降物資』的一種吧。
 
        「1…1…8…D,找到了」
 
        雖然是四五人為一個帳篷的形式,但要找到118D這個人的帳篷並不是件難事。
 
        「好重的泥土味道。」
 
        剛開帳篷,像是地下水溝特有的穢氣撲鼻而來,survive反射性地摀住口鼻,而裡面似乎已經有一兩人躺下休息,survive心想真虧這些人能安穩的睡在裡面。
 
        「啊,118D。」
 
        此時帳篷外,一個人對著survive招手,survive一看,正是那個自來熟的01C5。
 
        「因為剛剛你說你只剩下一人,所以我就和領頭的說了,把帳篷讓給還有家人的人用吧。」01C5把一包東西遞給survive:「你的行李都在這裡,抱歉擅自幫你收了,只是有些人真的需要帳篷才能壓下恐懼。」
 
        「哦…這還真是謝謝。」
 
        「嗯,畢竟我們還是有點相似。」
 
        能正常溝通啊。Survive對這體驗感到新奇,雖然這應該是和預設的回答恰好吻合的結果罷了。
 
        這包行李,正是survive想要的東西。
 
        「118D,你到底是甚麼人啊。」
 
        從那包東西中,出現許多東西。
 
        髒掉的錢包,壞掉的手機,以及夾在物品堆中,一張家族合照。
 
        而當他看到這張合照時,118D的身分被揭露時,他確信了自己的推論。
 
        「…既然如此,就沒必要繼續在這裡和這場鬧劇奉陪下去了。」
 
        Survive,對於這些帳篷群已經釋懷了,雖然才剛變天,不適合繼續走動,但他知道這只是障眼法而已。
 
        人數為1024。
 
        場地和自己認知的不同。
 
        1101的失蹤。
 
        118D的真實身分。
 
        白絲大樓的攻略準備。
 
        以及,像是被預設好的,眾人的反應。
 
        這一切的情景,都能用自己知悉的某個事件去套用。
 
        Survive已經迫不及待想要拆穿這個無聊的把戲了。他握住自己的家當,打開手電筒,在夜晚的道路上,筆直朝向白絲大樓前進。
 
        只是才剛走出數步,他就沒辦法繼續前進了。
 
        「…白絲?」
 
        又是白絲。
 
        但是這次並不是指纏在建築物上的白絲,以survive的方位,要抵達大樓還需要一段時間的路程。
 
        一望無際,宛若磅礡白浪般,絲線掩沒了除了帳篷區以外的所有地區。
 
        不僅僅只是薄薄鋪了一層白色絲線,甚至在過去自己能看見的樹木,高低起伏的地形,也像是完全不存在,能看到的只有白色平地,大樓,與不遠處的大海。
 
        雖然默不吭聲的改造大量地形已經是件值得讓腦袋呆掉兩小時的誇張事,但事到如今,survive甚至懶得去驚訝了,他試探性地用手背接近白絲,隨即傳來一陣電擊。
 
        說的也是呢,既然某個人刻意製造出這種情景,就不可能隨便讓自己脫離這個地盤呢。
 
        雖然自己也能再去踏出一次,但估計會和闖入大樓時一般,在接觸的瞬間就昏迷過去吧。
 
        只是這也不是沒有收穫,透過白色絲線的動作,survive多了不少線索。這幾乎能夠確定,這座島正處在某個人的刻意操作下,透過白色絲線製造相互殘殺,壓縮行動選擇等結果。
 
        有這種手段的人,除了 i 與自己的原上司外再無他人。Survive知道些許背後原因後,便默默地轉頭,沿著原路走回帳篷區。
 
        「難道現在這狀況,就是第三次競賽嗎?」
 
        回到競賽一開始的目的吧。
 
        無論是哪次,目的都是選出一人,製造出新的電極使用者。
 
        既然一開始就說一人的話,自然不能帶超過一人進入,也就是說複數人進入場地時,白色大樓就會使用某種方法,讓這些人自相殘殺直到一人。就像第二次競賽時破壞團隊的作法。
 
        不知是否是1101已擁有電極的關係,現在島上被判為僅自己一人的狀況。然後便演變成現在自己必須扮演118D這名男子的狀況。
 
        換句話說,按照現在的狀況逕直走下去的話,極有可能在最後獲得最後的電極。
 
        雖然也很在意1101的死活,但那傢伙估計比自己還要安全才對,重點是現在自己必須摸清這座島究竟要自己做甚麼,否則就算知道入場條件,自己很有可能在接下來死掉。
 
        不過,果然還是覺得這狀況,像極了那個事件呢,說不定就是用那時的經歷作為藍本才有這次競賽。
 
        「第二次競賽,七百人對大樓的攻略,為甚麼要刻意重現這種場景啊。」
 
        全家福的照片從行李中露出來。
 
        而在其中,那被稱為118D,露出陽光笑容的二十出頭少年,survive想忘掉他的身分都難。
 
        自己現在,被當作是118D。
 
        但與之同時,118D這個少年,正是過去參加競賽時的1101。
 
        透過諸多暗示,現在的狀況無疑是要自己演飾過去的1101,甚至用詭異的方式,做到了類似死者復甦的情景。
 
        當然,這些演員似乎都只是類似錄放機的人形而已,應該是用萬能的白絲做到的吧。實際上現在在場的應該只有自己是活人而已。
 
        如果這事件是有終點的話,就有兩件顯而易見的事了。
 
        因為1101現在依舊生存,表示自己必定能活到最後。
 
        但反過來說,當自己活下來得到電極時,自己的精神將會如同1101般被極大的扭曲。或許在最後,自己會變成第二個1101的人吧。
 
        然而1101曾說過,i 是不會製造出兩個相同的棋子。就算這次是用類似考試的方式去當作競賽,假設結果依舊與第二次一樣的話,這次競賽不就毫無意義了嗎?
 
        Survive重重吐了一口氣,憑他對危險的感知,也只能想到這地步而已,雖然知道對方應該是要自己在這劇本上作出甚麼突破,但他也想不到能有甚麼能突破的點。
 
        就算什麼也不想,直接睡覺,自己也受不了在水溝的臭味中熟睡。
 
        想到這裡,survive才驚覺自己完全忽視最要緊的事情。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