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算計電極compubrain 4-11 攻略白絲大樓

奇箱 | 2021-04-16 23:43:09 | 巴幣 4 | 人氣 68


 
        「嗯…」
 
        經過一段時間後,survive悠悠轉醒。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他最後的記憶,是看到1101踏入白色建築物的瞬間,然而在這之後便沒了意識。
 
        一個活在不能說的世界的人,無端失去意識是件非常恐怖的事情,survive知道自己的身體可能已經被動了一些手腳。
 
        不過他並沒有感到任何不適,最多也就是衣物上面沾染了不少灰塵,實在稱不上是什麼值得在意的疑點。
 
        「只剩我自己一個人啊…」
 
        看樣子,那棟像是活物的建築物刻意把自己與1101分隔開來,從1101不在自己旁邊的狀況來看,自己似乎不受到它的邀請而被排外了呢。
 
        但即使如此,自己也沒受到攻擊,survive望向身後,不遠處正是停機坪,自己現在處在剛剛原路走來的島的入口。
 
        不知不覺,自己被退回到了起點。
 
        「這樣更搞不清楚,到底要怎麼樣才能獲得電極了。」
 
        1101此時應該已經進入建築物進行調查才對,既然自己無法進入的話,那就在外側慢慢找尋線索也不失為一個方法。
 
        不過在那之前,survive覺得自己必須要再去嘗試進入建築物,就算結果失敗,那也能成為一個探索的線索。所幸自己身上的食物與槍械都沒有丟失,應該能在緊急狀況下坐一定程度的自保。
 
        正當survive想到此處時,在不遠處,發生了細小的的爆炸聲。
 
        「爆炸…這不是1101做的…搞甚麼啊,這座島不是沒有別人啊。」
 
        煙霧從大樓不遠處冒出,雖然自己也能不去管它,但小心從暗處瞧瞧總不會吃虧,更甚者,自己要再去一次大樓也必然會路過那,視情況還得解決掉對手才行。
 
        Survive按照原定計畫,慢慢的朝白色大樓的方向走動。
 
        不過變化比自己想像中來的還要快些,才不到十分鐘,他就發現些許人影藏身在樹林中。
 
        按照習慣,survive偷偷靠近,並盡可能地聽取對方的任何動靜。
 
        「原來是這樣嗎?那可是新發現。」
 
        只聽其中一個人完全不顧自身是否暴露行蹤,直接把對話說出來,行動直接讓survive心中打了個零分。
 
        「既然找到繞過的路線,那樣的話大樓的調查就變的可能了,真虧你們能成功。」另外數人好像也沒有要隱匿的意思:「先回去和大家討論,順利的話,明後天應該就能著手調查了。」
 
        真懷念啊,自己當隊長時的光陰,就是像這樣發號司令的。Survive一面做無謂的感嘆,當然也不忘去跟蹤這群來路不明的人物。
 
        不過,就算再怎麼毫無防備,對方的行動也顯得過於外行了,survive總覺得眼前四五人的行動就像是沒受過訓練的新兵一般,不僅毫無紀律,行動也失嚴謹。
 
        這些人真的是從外面被派來探索電極的嗎?
 
        「但是真虧能找到對付那棟大樓的方法啊,是需要走什麼特殊道路之類的嗎?」
 
        或許剛剛的人是為了解決大樓的事情才進來的輔助科研人員吧,這樣的話就值得能抱著些許期待,survive慢慢的跟在後面,頗在意接下來對方的行動。
 
        「不過,現在島上的人都聚集在同一個地方,說實話做出和那傢伙相反的動作,總有不好的預感。」
 
        「嗯…但是他並沒有限制我們不能這樣做啊…」
 
        僅僅繼續聽到兩句話就讓survive有點受不了,那四五人間,彷彿在說著survive未曾認知到的事情。如果自己沒記錯的話,剛來島上時,應該是毫無人煙才對吧。
 
        然而又走了些許時間,眼前的景象,讓survive驚呆了。
 
        「這又是怎麼回事啊…」
 
        這是足以讓腦袋當機的場景。
 
        現在在survive眼前的,是一片遼闊的場地,而在那場地上,又有無數頂帳篷。
 
        密密麻麻,鱗次櫛比。
 
        這狀況使survive下意識看了看自己的手錶,從日期與時間,他很確定距離自己昏迷的時段僅僅只有不到兩小時。而他也確認過,停機坪上依舊只有自己的直升機。
 
        這樣的話,這群人到底是怎麼出現在這條自己曾經走過的路上的?
 
        「喔!小子你在這裡做甚麼啊。」
 
        「嗚。」
 
        突然,進行專注思考的survive受到些許的衝擊,卻是一個年輕男子不知何時已經出現在survive身後,並且毫不客氣地拍著survive的肩膀。
 
        「你是哪個帳篷的?會在這地點的話,就是開頭0-1的人吧。」那男人繼續說著:「偷懶太久可不行啊,雖然你只有一人,但要是礙到明天的行程就完蛋了。」
 
        「呃…那個我。」
 
        「總之現在要公布一些事情了,好像有什麼進展的樣子。」
 
        Survive欲言又止,他似乎被當作是同伴而被男人硬抓住拖到廣場中。在帳棚外不少人們將視線投射到兩人身上,同時也有人陸陸續續地走出來。
 
        這下就算旁邊的男人再怎麼誤解自己身分,也沒辦法一下子敷衍這群人了,恐怕再過不久自己就會被抓出來宰掉吧。
 
        「你的家人還活著吧。」
 
        猛然間,那男人又沒頭沒腦的丟出一個問題,survive對此眉頭深皺,心想自己的家庭到底干這人何事。
 
        「我沒有幸災樂禍的意思,只是看你獨自一人在外面閒晃…啊,我還沒自我介紹呢。」
 
        男人逕自的說著,露出自己手腕,survive順著他的動作看去,只見手腕上出現了一個像是智慧型手表般的白色手鐲。
 
        「0…1…C…5…」
 
        什麼意思?完全不懂。
 
        「編號是01C5呢,小弟弟抱歉啦,現在說出真名的話會有很慘的下場,那個主辦人的作風你也看過才對。」以01C5為名的年輕人說:「但是只要這次成功的話,到外面再以真名交朋友吧。」
 
        「你到底在說甚麼啊?為甚麼不能說真名?」survive終於忍不住了:「不用到外面就能說了啊,我叫做survive…不對不對,就算要逃,現在外面就有一台直升機不是嗎?」
 
        「…是這樣啊。」
 
        01C5露出哀傷的表情輕輕點頭,survive本以為他把自己的話聽進去了…
 
        「你不用擔心,118D。」01C5重重拍了survive的肩頭:「就算家人只剩你一個,我們也不會拋棄你的。」
 
        「給我等一下!」
 
        「感覺我們能成為好朋友呢,118D。」
 
        自己的名字什麼時候變成了118D?看著哈哈大笑的01C5,survive不自覺的微張下巴,荒謬的事情與聽不進人話的人自己見多了,但能讓他覺得毫無應對辦法這還是頭一遭。
 
        「你說什麼…我嗎?」
 
        自己甚麼也沒說,反倒是對方開始自言自語了。survive已經不想去理這人了。
 
        「我也是喔,只剩我一人而已,家人在剛開始就出局了,畢竟剛開始的時候誰也不知道是真槍,還以為是節目效果。」
 
        「…甚麼?」
 
        「家裡本來就因為錢的問題而有些不愉快,剛好在兩天前開始時一次爆發出來了…如果不是運氣好我也沒辦法活下來呢。」
 
        「你們,已經待在這兩天了?」
 
        又是一個與自己體驗格格不入的情報。就算對方是個不聽人話的傢伙,也不至於讓對話產生如此巨大的差異。
 
        就彷彿,眼前的人身處在與survive完全不一樣的世界。
 
        他望向自己的目標白色大樓,又看了看島的外緣,無論哪方面都沒有明顯的障礙。但是對眼前的人們而言卻彷彿存在著什麼不可進入的柵欄一般。
 
        「喔喔!」
 
        而就在此時,01C5滿臉興奮,卻是眼前出現了某個身材高挑的女性,梳著一頭短髮,慢慢走到像是演講台的小平台上。
 
        那個人就是領導嗎?或許是在特殊狀況下,那名女性並沒有什麼精神。
 
        「各位,我們的團結終於帶來好消息。」
 
        她用宏亮的聲音,把隻字片語傳遞到所有廣場人們的耳中。
 
        「就在剛剛,我們的探索組人員,發現到中央禁止進入區域的出入口,其中還有些許像是守門的機械待在那裏,這無疑是一個很大的進展,這代表我們想要的東西很有可能待在那個地方。」
 
        「果然啊。」「太好了。」「快點結束吧這種莫名其妙的事情。」
 
        對於這項告知,所有人都展現了不一的反應,survive這才又注意到,那些人群非但不是軍官之類的人物,甚至還有老人與小孩在裡面。
 
        但是能確定的是,他們的志向都是相同的。
 
        「我可以提問嗎?」人群中某個人發出聲音。
 
        「請說。」
 
        「雖然我很放心把決定權交給妳,但是大樓裡的東西真的能當作是和外面談判的籌碼嗎?」那人說:「會把東西放在這裡不拿走,難道不是因為對主辦方而言,這是不怎麼重要的東西嗎?」
 
        「有這樣的想法也難怪呢。」01C5輕輕碎念:「我自己也不怎麼能壓下不安…你也一樣嗎118D,還真是謝謝你的安慰了。」
 
        啊,不,自己什麼都沒說就被當作是回答了。
 
        「但要是如此,主辦方又是為什麼要禁止那地區進出呢。」那女人心中已有明確答案:「也就是說,那裏藏有甚麼絕對無法被搬離的東西,設施之類的,所以才封鎖起來,並用機器與柵欄來防護。可能那棟建築是通往海底船艙的設施,也可能是控制武器掉落的監控設備也說不定。」
 
        「有道理呢。」「這真的有可能啊。」
 
        聽到這種說法後,在場的人都被激起鬥志了。
 
        唯有survive,卻是越聽越驚。
 
        這已經不單單只有一個人與自己格格不入了,他發現自己完全沒辦法理解現在正在發生的事情。
 
        明明現在的白色大樓並沒有一丁點的柵欄在周圍,但在所有人心中那卻是真實存在一般。
 
        而且,到底甚麼是118D,甚麼又是01C5。
 
        這甚至已經能算是某個邪教現場了。
 
        現在自己,真的處在第三次競賽中嗎?
 
        Survive停止不了自己的焦慮。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