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算計電極compubrain 4-14 1101如此回答

奇箱 | 2021-05-28 22:52:10 | 巴幣 6 | 人氣 50


 
        「這問題,真是有趣呢。」
 
        1101輕輕挪一挪自己的項圈,靠在牆上慢慢地換成坐姿。
 
        如果是這個問題的話,確實有多少次機會都沒辦法回答成功呢。即使是與 i 接觸數一數二多次的1101,至今依舊沒辦法去推測這位主人的真實身分。
 
        不過更令人訝異的是,沒想到在外側舉辦第二次競賽之前,這棟大樓已經做過一次競賽了。而那個本應該成為0110的男人,居然能夠在最後一次機會回答成功。
 
        「你似乎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問題,正因為如此,這才有把你抓來問的意義。」老人的回響徹整個柱狀建築:「雖然我不認為你會因為自己主子的真實身分,而影響你的忠誠心,但是呢,畢竟原本的0110已經失蹤,現在的0110又是那副不重用的樣子,只能作人員縮編,兩人當一個人用呢。」
 
        「換句話說,要把0110原本擔任的角色,讓我來發揮是吧。」
 
        「不覺得這樣做更能幫的到你主人的忙嗎?」老人說:「你在第二次競賽已經握有稀世罕見的暗殺技術,如果再把第一次競賽的成果吸收的話,任誰也無法再傷到你一根寒毛呢。」
 
        「嘿~~」1101饒富趣味的微笑:「我家主子什麼時候變成要員工研習不加薪的黑心企業了?這玩笑也開得太過火了吧。」
 
        「也是有很多原由呢,計畫終究趕不上變化。」
 
        「但是呢,這不是個好作法啊。」1101扯了扯自己的項圈:「你就沒想過我答不出來的話,你將會毀掉 i 為數不多的棋子嗎?」
 
        「那樣的話, i 就絕不會讓你來到這裡。」老人笑說:「正因為他知道我的方法可行,才會放任你來這吧。」
 
        正因掌握一切,所以無作為亦是作為,放任即是決定的一環。
 
        這個成精的島嶼,顯然掌握到 i 的行動要點之一。
 
        「在這層面上,無法反駁呢。」1101認同這樣的想法:「但是很可惜,我絕對,絕對答不出來這問題的答案。」
 
        「…什麼?」
 
        對方自信滿滿地說出肯定話語,沒想到卻是對自己能力的否定。
 
        「這你又是憑甚麼決定的。」老人詫異的問:「並不像是會願意去解決問題的1101的作風啊。你不應該是在絕對絕望,極端危險的狀況下還能殺出重圍的戰士嗎?」
 
        「一般而言的確是這樣呢,但這狀況不適用的情況,就是現在。」1101說:「要問為什麼的話,就因為我是第二次競賽的優勝者。」
 
        老人不懂。
 
        1101到底在說什麼。
 
        「對於一坨泥土與水泥塊的混合物而言太過艱難嗎?」
 
        「我只覺得你是在無理取鬧。」
 
        「我就是無理取鬧。」1101不畏脖子上的吊索,甚至開始在把玩它:「然而像我現在的無理取鬧,卻是 i 能夠預知道的事情,你似乎不明白這其中的意思呢。」
 
        「…」
 
        「我,是第二次競賽的優勝者。」1101說:「那麼給局外人的你一個小小提示,為什麼會有第一,第二次競賽呢?」
 
        「唔…」
 
        競賽中, i 需要兩個棋子。
 
        然而,為什麼會是『兩個』,而不是『一個』。電極明明也才十六個,光是占據一位都算是吃緊的狀況,為何 i 能允許兩位呢。
 
        「雖然我曾經以很奇怪的形式敗給0000,但我依舊是頂尖的暗殺者,我對自己的極限,自己能做到何事都得掌握得清清楚楚。」1101說:「然後,第一次競賽的通關條件僅止於回答一個問題,這過於簡單的條件就證明一切。」
 
        「那又證明了甚麼?」老人依舊不覺得這出了什麼問題。
 
        「還不清楚嗎? i 是不會做出多餘動作的。」1101好像能看出整件事情的走向了:「要是第二次競賽的優勝者,能夠靠自己回答這問題的話,那就沒有要第一次競賽的必要了,反之亦然…雖然 i 好像也沒太在意0110換人戴的事情呢。」
 
        正因掌握一切,所以作為本身必有作為的必要。
 
        至少現在看似全能的 i ,決不會做出多餘的事情。
 
        也正因如此,被掌握的1101才能如此肯定,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 i 所希望自己做的。
 
        無論是殺戮,騷動,競賽,談話,囚禁,作息,思路,甚至最後的死亡,全部的全部,都是如此。
 
        「明明知道有兩場競賽,似乎掌握的細節也比我多,甚至還有類似先驗單位構成的白絲,卻還沒辦法揣測 i 的一丁點真意,未免也太過無能了吧。」
 
        雖然對方是不是人類都是個問題,1101依舊嗤之以鼻。
 
        「或許迷惑其他人綽綽有餘,或許能策反七百多人的團結,但那也是過去了。你顯然低估現在成為 i 棄子的我,同時你對 i 的了解僅僅是一知半解,隨意地暢談自己得出的結論,卻因此過於自傲。就像知道新知識或獲得新玩具的人急於表現炫耀的動作呢。」
 
        「…說來說去,你還是沒有要回答問題的意思。」老人不去理會1101的挑撥,依舊抓住自己的重點問道:「也罷,照你所說的話,或許死在這裡,正是 i 心中的意思也說不定。」
 
        「我說…老頭啊。」1101也不理會對方的要求,依舊我行我素的說:「假設 i 沒出差錯,第一次競賽的人順利戴上0110活到今天,你覺得我還會回來這座島嗎?」
 
        沒錯。
 
        第一次競賽與第二次競賽都有其必要性,所以才舉行。
 
        那樣的話,第三次競賽的舉行,又是為了甚麼呢?
 
        至少現在看來,那絕對不會是個能被近代虛擬實境技術代替,讓人體驗特定經驗的遊樂場, i 還沒有天真到覺得憑這種複製過的經驗就能如同工廠般製作如同0110與1101的棋子。
 
        「…我是覺得,只是早晚問題而已。」1101見對方不再出聲,擅自接起對話:「因為歸根究底,無論是外面survive的第二次還是現在的第一次,你真正的目的並不是要我們再次體驗競賽才做出這樣的狀況呢。」
 
        框啷!
 
        項圈的鎖鏈稍微升高,使1101不得不站起身來。
 
        「雖然你對自己的生命感到無所謂,但很遺憾,沒生命就甚麼也做不了了。」老人對1101明顯不配合的態度感到不悅:「我甚至能讓你出不了這座島嶼。」
 
        「只憑藉著甚麼先驗單位作威作福的傢伙啊。你還是搞不清楚…」1101笑說:「難道從我口中說出正確答案是這麼重要的事情嗎?說不定這答案並不是我自己想出來,而是從某個藏鏡人口中知道而已,這樣也行嗎?」
 
        「總之就是不做回答嗎?」
 
        「我是真的不知道啊。」1101說:「你應該不會叫人類用鰓呼吸吧,根本做不到的事情就是做不到。這對我而言就是回答第一次競賽的問題呢。」
 
        「那樣的話…就吊死吧。」
 
        「哦!」
 
        「至少,當你來這裡時我就完成當初的目的。」
 
        老人此時,已經完全不掩飾自己的惡意了。
 
        「而你一旦死亡,外面的survive也就沒必要再進行第二次競賽了,我也不需把累積下來的能源用在重現上,雖然這也是一條稍稍遠的路呢。」
 
        「從最開始就這樣打算啊。」
 
        1101此時開心極了。
 
        眼前的人說起明話,同時散發出的惡意宛如蛇毒瘴氣般不斷洶湧的襲來,是1101從未遇見過的類型。
 
        不,準確說,他戴上1101後從未遇過。
 
        這感覺,就像當初一覺醒來後,七百多人開始內鬥一般的氣氛。
 
        換句話說, i 在知道這座島會挑撥這些人的狀況下,才把第二次競賽放在這裡舉辦吧。
 
        「你終究還是在 i 的掌心上跳舞啊。」1101想起survive的話,不禁感嘆說道:「以為這樣子,你就能拿到你想要的東西嗎?」
 
        「你又懂什麼?」
 
        「只是你太好懂了,不需要原0110出馬就能懂呢。」
 
        1101,這個人到底參透了多少?
 
        成精的大樓對眼前縱橫沙場的殺手漸漸感到忌憚。
 
        「好了…嘿咻。」
 
        然後就在大樓思考的一瞬間,不知為何,金屬聲響起,1101居然掙脫了脖子上的項圈,他輕輕一躍,輕巧且漂亮的降落在地面上。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