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算計電極compubrain7-19 幽體脫離

奇箱 | 2023-05-11 22:33:01 | 巴幣 16 | 人氣 152


 
        「我應該沒聽錯吧。」
 
        0011完全沒有感到恐懼。
 
        「狠話,或是威脅的言詞,必須要由能身體力行的人說出來才有力度,很抱歉0110,如果0000在一旁還好說,但別說是生命,妳沒有能制裁我的力量。」
 
        對方只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少女,僅僅只是個陰錯陽差才戴上到0110,因為血緣關係才變成家主候補,既天真又性情的少女。即便這半年中的經歷確實讓她成長,從0000那裏複製的電極讓她有更進一步保護自己的手段,但對眼前的0011而言,這些基本的進步可說是無用武之地。
 
        明明這點,0110應該也是知道的。
 
        「喝啊啊啊!」
 
        反手握住小刀,手指輕觸耳朵電極,開始複製對方功能的同時,0110從刀尖恣意揮灑著憤恨之情,完全不管基礎的刀法身姿,如同她直率的敵意做出明顯的突擊。
 
        「……完全不重視大局,對單一一個生命的殞落放置巨大的心情,只顧慮自己失落的情感。即便你是家主候補,也別怪我不手下留情。」
 
        陡然間0011腳板一踏,在完全沒有移動分毫的站立姿勢下,腳下的柏油地板像是有隻鼴鼠在土中爬行一般,先是震動些許,隨後從0110前下方射出像蛛網般的白色細線。
 
        「咿咿咿啊啊啊………」
 
        堅韌的細線完全纏住0110的身姿,使這名少女無法再前進一步。
 
        不過,那副模樣真的能算是「少女」嗎?
 
        「你們這群人……being也好你也罷,到底把『家人』當作甚麼了啊!」0110不斷掙扎,齜牙咧嘴:「好不容易救活了,為什麼非得要殘殺掉,那是你的孫子沒錯吧,回答我啊你著個自稱幽靈的老不死。」
 
        「……」
 
        「危害世人的發明?倫理問題?就因為這種東西把自己的孫子推去死?研究到腦袋被無謂的知識汙染了嗎?六七十歲了連基本的主次順序都弄不清楚了嗎?啊?」
 
        「……家人嗎?」
 
        對方的怨吐全部都鑽入了0011的耳朵內。
 
        聽說,0110在戴上電極前,家人全部失蹤了。
 
        而後成為家主候補後,也無法接受手足相殘的事實。
 
        恐怕0110對此有如此異常的反應,除了自己應保護的人死在自己眼前外,真正的理由是因為直系血親的兩人一個願殺,一個願死的緣故吧。
 
        「生不如死的境遇,在這世上是存在的啊。」0011不受對方感情渲染,木訥回道:「只要他有電細胞的一天,blank那種人會越來越多,我無法長期保護他,妳們的境遇也無法永久收留他吧,being那裏的話甚至不會將他視作人,而是視作物品看待,我讓她多活的日子已然足夠,難道妳要他用過去多得的十餘年壽命,來換取永劫無間的地獄人生嗎?」
 
        「……那就像十年前一樣,去用妳擅長的電細胞發明來拓展新的解決方法啊。」
 
        「妳對現在受制於我的自己自身,還能說出這種話嗎?」對青澀至極的0110,0011用現實予以反擊:「妳以為就算是我,要研究出毫無風險清除掉置於體內十餘年電細胞的技術是那麼容易嗎?我研究的速度,能快過那些聞到獵物香氣而來的獵人嗎?」
 
        「就算這樣……就算是這樣……」
 
        「我也不該去殺掉孫子,而是該想辦法解決問題……妳這樣認為吧。」
 
        「……」
 
        「十多年後的妳一定會是個愛家的好母親吧,先祝福妳另一半不會是個家暴混蛋。」0011望向燒得赤紅的helix說:「但是我就是這樣決定的,比起未來的劫難,我沒有跟任何人討論,也不想去探究其他可能,單單獨斷的覺得,在此時此刻結束他的生命,對他來說是最好不過的結局。」
 
        「最好的……結局?」0110嘴巴顫抖的說:「你看著他被燒灼的身體,居然,還說得出這種話?」
 
        「……你以為我沒有一絲一毫的悲悼心情嗎?」
 
        「當然沒有啊!」
 
        肯定的。
 
        絕對的。
 
        「家人不是陌生人……不得已什麼的,情勢所逼甚麼的,早在你愜意的拿各種理由推拖著親人的死亡時,在你心中就已經沒有一絲歉疚之意了啊。」
 
        0110慢慢的撐開自己受縛的身體,白色線條也順著力氣漸漸斷裂。
 
        「我告訴你0011,即使知道面對的問題可能沒辦法解決,可能自己也會被拖下水……只要你覺得對方是自己的『家人』,單單僅需如此,就能把那些無謂的現實理由拋在腦後,能抱著失去自我,身體化作白色灰燼的危險付出,就連死亡也手搭手一同面對……所謂的家人就是這種身分,是能夠被特別對待的人啊。」
 
        啪咂。
 
        本來不該被撐破,重重綑綁且具有韌性的白線,被0110徒手撕裂。
 
        「即便helix是陌生人,我非常確定你不回得出其他意見,依然會用相同理由取他性命。」0110意志堅定,毫不動搖:「我不會殺你,制服你後,我要用家主候補的權力完全封鎖你日後的行動,你那支離破碎毫無感情的理由,我會讓你再也說不出來。」
 
        「住手吧,」0011再度以來自黃泉的音色制止對手:「難道妳對一個認識幾天的陌生人要像你嘴中的親人一樣,因為他而對無法擊敗的敵人刀劍相向?」
 
        「我已經說過了,我‧要‧宰‧了‧你啊。」
 
        答案,為肯定。
 
        0110再度做出,既單調又沒有變化的衝刺及突次。
 
        0011見此眉頭一皺,他不認為對方會蠢到覺得被擋下過的招式用第二次會有效,不過即便有變化,對方的餵招照先前的方式抵擋不會有錯。
 
        「把體內的先驗單位在體外操控的功能,像機械神那樣吧,可比0000實用多了。」在察覺地面些微震動的同時,0110直線奔跑的身姿一變,顯然想透過走未來讓地板的絲線捕捉不到自己位置:「但太慢了,下面可是柏油,挖洞可不是說挖就挖,並且!」
 
        縱身一跳,0110輕輕越過地板上的小土丘,轉身來到0011的後方。
 
        「腳下扎太多根導致你沒辦法立刻移動,這裡就是你的敗因。」
 
        像是抽掉手榴彈安全閥一般把內藏的玻璃試管木塞拔掉,0110行動毫不遲疑,直接揮灑出異樣藥物,完全潑灑到0011的身上。
 
        「乙醚嗎……不,是額外自己調配的東西啊。」
 
        0011從些許氣味與身體些許反應大致猜出藥物成分,但這事後諸葛已然沒有意義,意識開始快速的消退。
 
        那是多麼驚人的情感啊。
 
        一般來說不管是不是人類,初次殺生的人在揮刀時都會有遲疑的反應,但剛才0110接納著悲憤力量的同時冷靜的屏除動作上的任何遲疑,雖沒有受過訓練,身體也相對孱弱,但其乾淨沒有一絲多餘,行雲流水的身姿早已不能歸為外行。
 
        「雖然我對械鬥也是門外漢,但理性推論用感性情緒擊毀……可真幹的不錯啊0110。」0011雙膝跪地,頭部搖晃:「如妳所願,我就在這……下場……吧……」
 
        「……」
 
        0110調勻自己經過劇烈運動後紊亂的呼吸後,0011已然軟垂趴至地板上。
 
        她一面接近無法動彈的對手,然而心中卻對塵埃落定的現況沒有一絲喜悅。
 
        明明這是自己第一次擊退敵人。
 
        不是靠任何外力,也沒有0000的建議,還是在0110拷貝完成前擊退對手。
 
        0110非但沒有感到一點成就感,甚至當作情緒發洩也完全不夠。
 
        黑色的疙瘩不知為何,一直在心中揮之不去。
 
        「看來妳心裡某方面正在想著,未來自己可能會遇到要親手殺掉自己的家人的狀況啊。」
 
        「……0011?」
 
        為什麼本應該沉默的0011還說得出話來?
 
        0110吃了一驚,同時閃過疑惑,但情緒及思考讓她的動作遲滯了一秒鐘。
 
        那對偷襲而言是如同天賜的時機。
 
        「嗚……嗚哇哇啊啊啊啊!!!!!」
 
        0110本應無傷的肩頭,此時居然毫無防備的被冷槍擊出了兩個洞。
 
        這完全出乎他意料外,怎麼能料到應該受到藥物癱瘓的身體,居然還有辦法做出複雜的開槍動作。
 
        「成長為不錯的女人了呢0110,」癱瘓的肉身呢喃細語,隨即像是傀儡木偶一般,身姿扭曲的起身:「感情這麼豐富的話,現在收割似乎也不壞呢。」
 
        0110陷入狂亂的痛苦與茫然。
 
        雖然0000早就有這經驗,這還是0110生平第一次中槍,身體被貫穿的感覺完全不是一般擦破傷可以比擬,對少女而言無疑是過度強烈的刺激。
 
        然而比起痛覺,還有更棘手的狀況必須面對。
 
        0110在那瞬間了解了,剛剛自己所遭遇的,僅僅只是前戲而已,真正的威脅現在才要開始。
 
        只是即便肉體與音色不同,這道危險的氣味與說話方式,卻令0110有熟識的印象。
 
        她的判斷告訴自己並不是第一次遇到對方,早在更久之前就曾遭遇到此人的威脅。
 
        「你……還有……那種口吻與目的……難道是……」
 
        無法接受。
 
        自己第一次遇到的『他』,以及他所展現的功能,都不可能會變成現在的樣貌才對啊。
 
        然而。
 
        但是。
 
        電極複製出來的最終結果,那個熟悉到不行的功能與數字,卻嘲笑似的推翻這等想法。
 
        「身體強制行動的話,多少會遲鈍些……不過綽綽有餘了吧,適度的讓步能讓對手有贏的希望,死去的時候更能增添死亡體驗的訊息呢。」
 
        0011緩緩地轉身,手上拿著剛剛殺死helix的手槍。
 
        不過,那個肉體,已經不能算是『0011』了。
 
        「如果是 i 的話,也會做出『1101在此時抹殺掉0110』的決定,不會有絲毫討論的餘地呢。」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