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算計電極compubrain 4-17 此夜之後,無以纏綿

奇箱 | 2021-06-19 22:23:26 | 巴幣 12 | 人氣 67


 
        「好像很久沒有這樣面對面,好好說話了吧。」
 
        同樣的晚上,在不同的地點,也有兩人正在交談。
 
        「我按照你所說的,與0000對話時把能說的都說了。」
 
        說話的是1111。
 
        此時的她雖然還是穿著與前些日子與0110和0000交涉時一樣的西裝服,但她從工作中解放掉後的神情顯得十分柔和輕鬆。
 
        與他在同一房間的人,於0000而言是競賽的舉辦人,於1101而言則為survive的老大。
 
        對講機後的藏鏡人。
 
        「果然交涉的事情讓你處裡的話,都是無往不利的呢。」
 
        藏鏡人接過1111倒的茶水,剛沏出的茶似乎是用有點廉價的紅茶做的,不過這無傷大雅。
 
        「0000與想像中一樣,完全沒有要逃避的意願。」1111微笑說:「然後也與之前其中一項推測的一樣,technician變為機械神後,1101已經失去性命了。」
 
        「真是這樣的話,妳當時與0000的接觸態度,應該能讓他同意在未來幫助我們吧。」藏鏡人看著1111說,嘉許著她所做的事情。
 
        不過1111好像沒有了解藏鏡人的意思,疑惑地說:「我的什麼態度?」
 
        「…不,沒甚麼。」
 
        藏鏡人的聲音微微滲出一絲柔和,身為裡世界顯赫有名的惡人,顯然是即為不符的形象。
 
        「妳有後悔戴上1111嗎?」他輕輕觸摸著自己的下巴,淡淡地說。
 
        「怎麼會這樣問呢?」1111坐到藏鏡人一旁的沙發上,也不知道是否受到對方動作影響,也輕輕撫摸自己下巴的1111:「雖然很害怕,但並不後悔。」
 
        「了不起啊。」藏鏡人長吁一口氣:「反倒我要和妳學學了。」
 
        「是關於第三次競賽嗎?」
 
        一邊是0000,0110與機械神的鬥法。
 
        但另一面則是1101與白色島嶼的對峙。
 
        「這幾天妳辦正事的同時,我一直在想…我幫i到如此地步,是不是在某個環節上做錯了呢?」
 
        「你指的是,霸佔那座島的異物嗎?」
 
        1111也不清楚,上面的白絲怪物到底是怎麼形成的。
 
        「那並不是什麼重要的事。」藏鏡人娓娓道來:「雖然對1101來說難以處理,但也不是什麼稀奇的東西,就像是1101說的一樣,不過是運用先驗單位作威作福的小角色罷了。」
 
        「換句話說,1101已經知道那是什麼了?」
 
        「畢竟系出同源,本能的層面上他應該感覺到了。只是差了個點醒他這件事的人而已。」
 
        「也就是說,他留下survive的活口就是為了這目的啊。」1111皺眉問:「不僅僅是嚮導,還身兼引導1101想法。」
        
        「這樣說有點不對呢,1101會留下活口,是因為1101本能上的判斷,或是說i讓1101這樣判斷。」藏鏡人說:「而且,讓1101知道『團體殺手』,『先驗單位』這些事情也不是多重要的事情,第三次競賽不會為了知會這種事情就大老遠把人拉過來。身為最崇拜i的1101應該也隱約察覺到了吧。」
 
        「那…1101為甚麼要留下survive呢?」
 
        既然是依靠i給予的本能,不把survive滅口,那就表示survive也是極為重要的角色才對吧。
 
        既然如此,他又是扮演甚麼角色呢?1111很想知道這點。
 
        「其實也沒甚麼,survive有沒有上這座島,是死是活,對第三次競賽並沒有多大影響。」
 
        「咦?」
 
        「那異物大費周章生出第二次,第一次競賽的模擬情境,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於i而言那只是個鬧劇。」藏鏡人嘆氣說:「至於survive…他唯一需要做的,就只是乖乖成為電極全新的容器而已,但並不是非他莫屬,只要隨便一個人都能完成這項工作,如果不幸死亡的話,最多只是再丟個人上去而已。」
 
        「某方面來說,1101不殺掉survive,也是默許了他擁有新電極吧。」1111反應過來說:「而1101的動作隱含了i的意思,換言之這幾乎算是內定了。」
 
        「是這樣沒錯…但是,這終究沒辦法甩開我心中的陰霾。」
 
        說出這句話的同時,藏鏡人的露出憐憫的神態。
 
        那甚至不該出現在,必須隨時下令奪取他人性命的指揮官身上。
 
        自己走的路正確嗎?會引導到自己想要的結果嗎?
 
        1111並沒有多聰慧。
 
        面對這問題,她不會去詢問藏鏡人內心的糾結。
 
        「你錯了喔。」
 
        不過1111會以他的方式去幫助藏鏡人。
 
        「你從頭到尾都錯了喔。」
 
        1111是藏鏡人優秀的副手,如果說藏鏡人是另一位1101,那1111就是另一位blank。
 
        「…我還是第一次聽到你這樣正面批評我。」
 
        「因為以前你完全沒有自動認錯過。」1111說:「從我小時候認識你時就已如此,還以為你永遠不會這樣說。」
 
        「就因為這樣,才故意趁這機會說我嗎?」藏鏡人微微點頭說。
 
        「又錯了喔。」1111再度否定:「請不要把別人的認真當作玩笑話。」
 
        「呃…」被部下這樣不斷批評,藏鏡人顏面盡失,一愣一愣的說:「雖然問題是我提出的…所以你認為我是錯在哪?」
 
        「你現在做的事情,已經完全脫離原先的目的了。」1111說:「自從與i接觸後所做的每一件事,都只是在滿足i所出的課題而已。」
 
        「你覺得我們正在被i利用?」藏鏡人壓低姿勢,摀著臉說:「果然當初不該接受i的提案嗎?」
 
        「我不知道,我很笨拙,假設的事情並不是我所擅長的,但是…」
 
1111雙手輕輕觸著藏鏡人的手腕,慢慢把他的雙手從臉上卸下來。
 
        「現在你所做的一切,決心要達成的目標,都請繼續堅持下去。」1111閉眼,額頭靠在藏鏡人的手背上說:「只要是being的命令,就必須不斷把生命一個個送走,不能再讓這種事情繼續下去了。」
 
        「嗯…」
 
        藏鏡人起身正座,自己的手腕還留有著1111流過來的溫度。
 
自己這副窩囊樣可不能讓其他人發現,他馬上換回對外用的社交面具。
 
        「果然還是陰險狡詐些比較合適。」看到似乎稍微振作起來的藏鏡人,1111微笑說:「這樣才像是being直屬的殺手。如此懦弱,毫無領導者的形象,千萬別出現在我以外的第三人眼裡。」
 
        嚴厲的語氣與高傲的神態,一反與0110和0000交談時柔和的樣貌,這似乎是1111對藏鏡人特有的態度。
 
        假設有外人來評斷這次的談話,那他應該會覺得主從關係要反過來才對。
 
        「每次的『刷新』總是會有不同結果呢…」
 
        「?」
 
        「但就是因為如此,我才止不住自己的想法,覺得必然要幫助i。雖然知道這不是甚麼正經的作法,但直到現在才有卻步的念頭好像太晚了。」
 
        藏鏡人看著1111不禁淡然笑道。
 
        而於此同時,1111的手機響了起來。
 
        不過1111看也不看一眼,直接手一鬆,任由手機掉落至地板,隨後一腳將其踩碎。
 
        「第三次競賽既然要結束了,我們也沒必要聽從being的指示了吧。」1111稍稍用腳把手機殘骸踢到一邊,淡淡的說:「只要按部就班就行,沒有我這個秘書,你應該做的到吧。幹活的時候,可別把軟弱帶到接下來要面對的問題。」
 
        「這還輪不到妳說。」藏鏡人淡笑的說:「本來依妳的性格,老實說也不該待在這裡才對。」
 
        「我的性格?」1111盯著老大的眼睛說:「不就是兇悍一點而已嗎?而且我還是會看場合說話。」
 
        與藏鏡人不一樣,1111只做過基本的體能訓練,沒有在現場做過殺手,於組織中主要是偏向處裡內勤事務。現在的1111,其嚴峻的態度可說是很適合其所待的組織。
 
        「…放心吧。」
 
        「…真的?」
 
        「啊啊,我會讓他成功。」
 
        藏鏡人起身,極其主動的想要撫摸1111的頭頂。
 
        想當然的,這舉動讓1111稍微向後移動逃避了一下,但藏鏡人的動作很快就跟上她,最終還是觸碰到了。
 
        在一開始沒有成功閃躲,1111也就任由藏鏡人這樣做。
 
        1111的秀髮被藏鏡人溫順的撫摸著。
 
        接著藏鏡人順著1111的鬢角滑至下巴,那裡的觸感與肉身不同,正是1111身為1111的證明。
 
        「都說這麼肯定的諾言,如果再不相信的話,就沒甚麼資格與你站在同一邊了呢。」
 
        本來抱持強硬態度的1111,不知為何很從順這樣的狀態。
 
        就像是很久遠,很模糊,卻又真摯無比的情感突破了現在的思考處理。
 
        觸碰著藏鏡人的手,1111緩緩閉上眼睛。
 
        她慢慢的說:
 
        「而且,我啊,我不想再忘記這一切了,所以請讓它成功吧。」
 
        「嗯嗯,會成功的…」
 
        藏鏡人說著這句話。
 
        「會讓它成功的…」
 
        藏鏡人反覆說著這句話。
 
        「絕對會讓它成功…」
 
        到底是想要安撫1111不安的心情,還是想讓自己更有勇氣面對未來,兩人已經分不清楚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