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算計電極compubrain7-20 用粉碎鏡面為佳餚調味

奇箱 | 2023-05-25 00:07:19 | 巴幣 2 | 人氣 154


 
        天頂的電極,帶有死亡十三含意的1101。
 
        毫無預警,彷彿無論如何都要逼使0110失敗,又像是來自冥府的惡靈,極其無理的顯現在她面前。
 
        「在萬事都能用科學與論證解釋的時代,沒有肉體的意識,或是能更換肉體的精神,現代的幽靈就是指這種人吧。」1101說:「不過,0001那種能到處參與大事件的狀況又是另一回事了呢。」
 
        「真正的幽靈……居然是你嗎?」
 
        0110一面忍住肩傷,一面看著緩慢走來的1101。
 
        電極1101的功能『分割』已經被0110與0000討論過無數次了,雖然作為宿主的強大是無庸置疑,但同時就算在怎麼去探究,也終究只能得出這功能是偏向隱匿與奇襲的結論,自然對於外表的變更更是完全無關。
 
        可是令0110充滿困惑的疑點還不僅止於外表,那個如同technician一般操控先驗單位的功能,以及完全不像是裝出來的0011,種種的疑點都足以讓0000參詳一兩個月,更不用說憑現在失去「百科」的0110而言是不可能推敲出緣由。
 
        「知道1101真身,或是知道有1101這個人專門收集體驗的人,因為對生命危險有了提防,所以很難去刻意製造情緒高昂或是特殊心境下的死亡體驗呢。」1101不斷蜷曲自己左手的手指,一面熟悉操作自己的身體一面緩慢言道:「對我來說,失去『接露身分』這個先手後另外製造滿足 i 體驗的方式一直是我需要克服的問題。但我也漸漸抓到門竅了呢。」
 
        不妙。
 
        「藉由不斷打擊對手執著的事物,或是踐踏心靈的傷口,超越肉體死亡的精神拷問,那甚至能激發出超越生死考量的炫目感情呢。」
 
        真的,非常不妙。
 
        0110心中的警鈴已經響到振聾發聵的程度,先不論對方可能進化的功能與自己單肩受傷的現況,恐怕在由 i 製作的逃殺場地中,再也沒有比下定決心殺掉對手的1101還要有威脅的敵人了。
 
        但是,即便生命危險叩關至此。
 
        0110心中,某個想要立刻確認的疑問又浮上心頭。
 
        「那個0011,是在你的指示下才殺掉helix嗎?」
 
        「不是挺好的嗎?令人動容的祖孫情。」聽到令0110忘卻了現在生死的情景也要脫口提出的問題:1101嘴角顯露出不協調的半月曲線,他滿意極這種提問了:「雖然在這裡說出實情會很像是給自己找藉口,但是0011的任何決定都不是我1101干涉的結果,當然也絕非 i 的指示,完完全全是出於他自身的想法呢。」
 
        「你這傢伙……」當然這回答無法令0110滿意:「變成1101前你也是有家人的吧?處在最近的你,沒有要阻止他們的想法嗎?」
 
        「……唉,即便期待你變成這樣的人是我,但與情感壓倒思考的人說話,很容易變成對牛彈琴啊。」
 
        1101隨手將剛才偷襲用的槍枝扔到一旁的工地裡,然後不疾不徐地從內側口袋裡,掏出那把自己熟悉不已的消音槍。
 
        「姑且不說我的經歷……但你們也不是沒去翻找過那間屋子,也沒忘記我是為什麼會變成殺手吧。」
 
        「……啊。」
 
        0110一經提醒這才想起來,早在半年前自己與0000一同行動對付1101時,就曾經闖入1101的老家調查過了。
 
        他的家人,因為頻繁借貸的關係,而將主意打到不尋常致富手段上,結果就是只剩下1101一人存活。
 
        「在妳死前,稍稍延續一下剛剛的話題吧,」眼見這是能加點些許調味料的機會,1101死屍般的身體像是唯有舌頭活著般靈巧的回應:「妳剛剛說的都對喔!『家人』是個親密的關係,是個可以讓人被特殊對待的身分……但是你也不是不知道才對,借貸,虐待,詐騙,榨取,對於惡意而言,親密反而是令對方放下心防的手段。」
 
        「講甚麼鬼話!」0110大聲嚷嚷:「那根本不是家人間該有的關係啊。」
 
        「可難說呢,家人足以被特殊對待,然而即便是關心、善意這種正向的想法,每個人的『特殊』可不見得一樣。」1101嗤之以鼻:「過去我家人雖然不負責任的借貸,但如果他們這樣做的理由是『為了用投資讓家人過更好的生活』又如何呢?」
 
        「……你想說甚麼?」
 
        「當然不是在為那些人找理由開脫,那些混蛋只是想爽而已。不過至少剛剛殺掉helix的0011,絕對不是以淺薄的惡意來扣下那次板機。」
 
        1101,緩緩地將槍口指向0110的額頭。
 
        「要是有時間多讀點書,增廣見聞一番,妳大概就能接受這狀況,心靈也不會被我逼到這等境界吧0110,文學作品可是會因為『殉情』、『自我犧牲』、『為他人解脫』的橋段而昇華成經典。乍看對家族執著的妳卻是最不瞭解這種關係的人呢,畢竟,妳連自己的家人是抱著怎樣的心情失蹤的也不清楚吧。」
 
        「……咦?」
 
        0110的喉嚨乾鳴一聲。
 
        為什麼,直到現在才要提起,這件一直縈繞於心頭上之事?
 
        「眼線先生製作電極這種事情,妳覺得不會被being發現嗎?想想看妳這些日子與未來的劫難,難道是不戴上0110就能越過的坎嗎?」
 
        「你到底……在說甚麼?」
 
        「我在說,你真的以為是某個人偽造你父親的名義,把0110這個電極寄給你,而不是他本人的意思嗎?」
 
        「這怎麼可能!胡說八道!」本以為自己已經不會被這種挑釁的話激發怒意,但是0110無疑是小瞧自己家人作為情緒起爆劑的威力,居然罕有地拉開嗓門放聲大吼:「我的家人!深愛著親人的爸爸他怎麼可能會期望自己的家人陷入這等危險中?就算不常回家!但我爸爸!不是0011那種冷淡殺死自己孫子的混蛋啊!他一定是會選擇與我一同面對危險的人啊!只會是這樣啊!」
 
        「長期在外工作不回家的人,本身很難就對家人有牽掛吧。」
 
        「不可能!」0110怒道:「在我小時候到現在!爸爸他都不可能是這樣的人!完全不了解的你,根本沒有權力認定他的個性啊!」
 
        「但其實你也沒能了解你爸爸吧,眼線先生過去的到底扶植又摧毀那些人事物,你完全不了解吧。」
 
        「就算這樣,那也絕對不會是你說的這樣。」
 
        0110絕不退讓。
 
        那決不是有什麼根本上的證據,就算童年的美好回憶讓他如此認定,但在這場說嘴之中,0110從『親人應有的關係』到『自己父親的品性』,她都沒能證明自己的正確。
 
        與其說自己非常確定,反而該說如果不像無理取鬧的孩子一般堅持下去,自己一直以來奮鬥的目標,堅信的事物,半年來所尋求的事物都會在那瞬間潰散掉,而其殘渣正會如1101所願,變成死亡體驗最佳的香辛料。
 
        「那麼,即便他確實是愛你的,又是如何呢?」現出魍魎般的嘲笑,1101槍枝更進一步抵住0110:「妳難道沒有察覺到嗎?妳之所以能活到現在,是因為妳擁有著電極0110才能越過重重難關啊。」
 
        「啊……啊啊啊……」
 
        「妳不斷辱罵著0011的做法,但如果妳的爸爸真的是個愛你的家人,又為什麼在妳這麼痛苦又有生命危險的現在,還不現身呢?」
 
        「不要再說……你不要再說,你給我閉嘴,給我閉嘴啊啊啊。」
 
        「就像妳所否定的0011一樣啊。妳其實也隱約發現,只是不願意去面對罷了。」1101語氣降了八度音,用著與持槍姿勢極為不合的表情,憐憫的說道:「包括將死的現在,妳周圍發生的一切,讓妳不斷體驗殺伐氣味與生死的危機,並且擅自『死去』的『親人』,不正是妳那最重視爸爸所認為,對妳而言最好的『幸福』嗎?」
 
        不需懷疑。
 
        這些事情極有可能是杜撰,是為了讓自己的死亡體驗變得更有價值才編造的事實,1101是 i 的處刑人,也與 i 有一定聯繫,這樣的故事肯定在很久以前就為了現在捏造完成。
 
        但是捏造的事實已經鑽入耳朵了。
 
        0110腦袋自動去捕捉證據,從自己第一次從1101手下逃掉,與0000一同面對機械神,伴著1111了解家主候補的事,無論直接或間接,0110這個電極都扮演著不可或缺的因素。
 
        她的腦袋已經開始同意對方的話語,擅自無限醞釀出漆黑的思緒。
 
        被重重悲悼與憤怒,啜泣與痛苦折磨的心靈,交雜的強烈情緒化為壓倒人格的混沌壓力。
 
        0110這名奮鬥至今的少女,已經沒有能力去停止自己接下來情緒的爆走了。
 
        「1101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喀擦,轟!
 
        子彈受板機扣下擊出,其零距離的後座力,從額頭牽引少女顫抖的身體向後飛出十餘公尺。
 
        飛過了因為挖掘而突起的土丘。
 
        越過了為了滅火而置於地板的衣服。
 
        身體,重重的跌落在前一具屍體上。
 
        「回收完了。」1101輕甩冒煙的槍管,淡淡說道:「恰到好處的素材,多汁的情緒,甜美的思想……可要和我說說嘗起來滋味如何喔,i。」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