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算計電極compubrain 4-9 降落

奇箱 | 2021-04-09 22:49:04 | 巴幣 14 | 人氣 76


 
        說起being,那是一個完全上不了檯面的公司。
 
        但即使如此,他們依舊維持住自身的影響力,即使極其微小且對世間的影響力接近零,卻沒有因此倒閉或是惹出甚麼大新聞。
 
        就像是,他們公司成立的目的只想要讓某些『研究』,某些『產品』成功問世,營利什麼都是次之。
 
        然而這就出現一個問題了:幫助這麼多人,讓為數不少的研究成功卻又不名聲遠揚,這真的有可能嗎?
 
        就算這假設可能好了,再怎麼不起眼,至少也是一個有跨國影響力的公司,在世界中都能至少說上一句話的組織,總會引來一丁點好奇人物來做調查吧。
 
        然而現實是,幾乎沒有人這樣做。
 
        曾經有某個自由記者,長時間對這個神秘的公司充滿好奇心,在某個契機下終於著手調查。
 
        兩個月後,這個人消失在世界的某個角落。
 
        關於這個組織being的疑點實在多不勝數,而詭異的是,這組織像是有什麼手段般,讓這些疑點從人們的心中抹去。
 
        比方說,在現在survive與1101眼前的私人島嶼就是其中之一,為何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公司會握有如此物件,於知情人士之間實乃是一個未解之謎。
 
        這點除了外部知道些風聲的人多少有些好奇,就連內部不清楚細節的人員也帶有疑惑。
 
        「嗯…所以你打算怎麼上岸?」
 
        在一旁的青年survive,就算於武力上再怎麼丟人現眼,但作為一個嚮導他實在是無可挑剔,1101一路跟隨,無論搭乘小型遊艇還是現在的直升機,survive都表現出穩若泰山的駕駛技術。
 
        「…整座島看起來沒甚麼變啊。」1101望向窗外,輕輕發出疑惑:「這真的是正在舉辦競賽的島嶼嗎?」
 
        「聽說第一次競賽的人數只有不到三十人,所以這次競賽也有可能只有少數人參加。」
 
        雖然藏鏡人自己沒否認消滅過多知情人士的目的,但實際上與 i 走的最近的1101知道, i 並沒有規定擁有電極的人要隱瞞相關情報。
 
        「換句話說,這場競賽的第一目標決不是要削減知情人數吧。」1101自言自語:「你的老大到底在盤算甚麼?」
 
        「…我們一開始不是在談降落問題嗎?」從隊長一職卸任的survive最受不了不聽人話的傢伙:「再說如果 i 和老大勾結的話,現在應該不會對你做出有害的事情吧。」
 
        「哼, i 需要的是1101而不是我,說不定對講機中所說的競賽獎品,就是我身上的1101。」持有著1101的少年說:「換句話說這有可能是你上司想要解決我,才把我引來這裡呢。」
 
        「…那實際上可能嗎?」
 
        「不到一成吧,只是單純殺掉的話,並沒有理由把我引來這,我被收押時是完全無法抵抗,當時才是最適合擊殺我的時機。」
 
        那你還叨叨說個什麼勁?survive覺得剛剛1101所說的一長串推論根本接近廢話,倒是給個降落方針啊。
 
        「至於著陸的話…我是很想直接衝到白色建築旁,但還是乖乖地在外側停機坪那裏降落吧。」
 
        「呃…但是那附近的岸上有不少船隻不是嗎,如果是接到風聲來奪取電極的話,我們著陸後肯定會被槍砲打成蜂窩的。」
 
        那似乎是來自各界的勢力,僅僅聽說這裡有關於電極的線索便聚集於此。
 
        「機率五五吧,他們也需要人力找出電極。」1101毫不畏懼,伸展自己的軀體,稍微做做熱身:「一旦控制這座島對外的聯絡手段,他們只須守株待兔便可,就算是擁有電極的人,總歸還是人身軀體。」
 
        「這話的前提是,我們必須是正常人啊。」survive指著1101說:「你帶有1101,而且臉應該也被知情人士所了解,那樣的話只要擊殺你就多一個配戴過電極的屍體了,這可是不可多得的研究素材啊。」
 
        「是嗎?他們守在這裡,只要有人出來且不是自己人,當場擊殺便是,想讓我們進去多幫點忙都來不及了。」
 
        Survive嘆一聲氣,自己現在的暫定上司似乎定下了正常降落的方針。只見直升機漸漸降落在平地上,同時周圍出現八九個持槍的人員警戒著。
 
        「嗯…」恰似初次體驗飛機起降般的孩子,1101毫無防備,好奇的向外面看,隨後笑道:「隨隨便便讓人包圍自家的私有地,我覺得這方面的維安問題是不是有點糟糕啊。」
 
        「雖然是私有地,但事實上是連地圖都不會標上的人工島。」survive說:「既然你體驗過電極後,就應該知道being有不少奇奇怪怪的技術吧,具體的方式我也不清楚,只是其中似乎就有隱匿這座島嶼的方法呢。」
 
        「也就是說包括你在內,到達這地點的人都很厲害嗎?」
 
        「要是不明確在地圖上時時確認經緯度更改路線,似乎是沒辦法靠普通的航線到達這裡。」survive頓了頓後說:「但也就多個確認地圖的動作而已,我只是想說,至少一般人是無法憑航線上的巧合來到這裡的。」
 
        不憑藉著位址便到不了的島嶼,1101知道這代表什麼意思。
 
        有某個人,把這座島明確的座標傳播出去,藉以增加上島的人數,舉辦第三次競賽。
 
        「藏鏡人那傢伙,這手自導自演可真是拙到不行,至少別再剛開始就被我識破啊。」
 
        雖然窺破對方意圖並沒有改變接下來要做的事情,1101颯爽的打開直升機的大門,不畏周遭警戒的人們,大剌剌的走下來。
 
        「辛苦了,想必你也是費了不少心思才摸到這座島的線索吧。」某個看起來是中級軍官的傢伙走出來,以睥睨的眼神面對著1101:「不過這裡已經被我方控制住了。現在我們能允許你反悔,只要交出你有的所有武器並離島,保證不去追擊你們的載具。」
 
        「…唉。」
 
        聽到這開場白後,在場人的想法大致上分成三種。
 
        第一種,對中級軍官方而言,自己擁有絕對的優勢,只要把對方離去的載具打掉,就能輕易減少競爭對手了。
 
        第二種,待在直升機裡面的survive則是對這一打多的場景有滿滿的既視感,他不禁對這新來的敵人投以可憐的目光。
 
        第三種,對被槍械環伺的1101而言只有滿滿疑惑,覺得為什麼眼前這軍官不在下機時就把自己殺掉,還要說出一句最後通牒。
 
        「這下可以做結論了吧…組織性的行動是過不了競賽。」
 
        Survive在己方被五殺後體會到兩件事情。
 
        其一,千萬不要在與1101面對面時給予其時間,因為這只是給他一個先手的機會而已。
 
        據說人的反應速度,再怎麼快也需要零點一秒。
 
        而現在的survive就在特等席上看到,1101在零點一秒中,用兩顆子彈與一把刀直接解決包含頭領在內的三名人員。
 
        「開…開火。」
 
        其二,千萬不要仗著人數優勢去壓制1101,因為屍體會成為他的武器與盾牌。
 
        對方顯然士氣鬆散,花了零點二秒反應到己方被襲擊,而這空檔1101又解決掉兩人。
 
        1101隨便將站立未倒下的三四具屍體推向後方士兵,對方便只能選擇閃避或是推開,而這就製造出無法按下板機的空檔。
 
        「果然一對一我贏不了呢。」
 
        Survive像是沒自己的事般,緩緩地下直升機,索利的到後座拿些物資,連屍體也不看一眼。
 
        僅僅三秒,地上躺平了九具屍體。
 
        在戰鬥中,1101用刀子斬殺三人,槍械擊出六發子彈,全部一擊致命。
 
        相較敵方,只有擊出零星的四五發子彈,全部沒有擊中目標。
 
        所謂披著人皮的惡魔,大概就是指1101了吧。
 
        「我說你都有這種技術,怎麼還會被收押呢?」
 
        「因為有個愛出難題的上司呢。」
 
        「指的是 i 嗎?」survive突然與1101有些共感:「我們都不容易呢。」
 
        雖然是解決突發的埋伏,但在遠方依舊有放哨用的船隻,兩人都知道要是投入船上的戰力,就算是1101也不好對付他們。
 
        不過那也是出來才要顧慮的事情了。
 
        停機坪的對面,就是島的入口,同樣在戰場上出生入死過的兩人,毫無一絲猶豫的一同奔向島的入口。
 
        「我先說好,我的目標只有一個。」1101說:「調查島嶼中間,被白色絲線纏繞的建築,所以競賽甚麼的我不會去管。」
 
        「能在一開始聽到你明確的目標,我也能放心不少啊。」survive依靠壯年巔峰的體質,速度不遜於1101:「但那棟大樓也可能有你說的電極,我提議兩人共同探索完後,你再丟包我會比較好。」
 
        「你也挺厲害的,才和我混幾天就學到身為棄子的自覺。」1101正是有這樣的打算,既然對方主動提出就再好不過:「但如果在大樓裡面找到電極的話,我是很想要馬上讓你帶上呢。」
 
        「這有多大可能啊?」
 
        「大概沒有吧,就算是最後一個電極,也不應該存於此地。」
 
        最後一個未戴上的電極為1100,但1101深知i不會這樣做。
 
        「電極雖然有十六個,但 i 可不會製作重複度高的棋子呢,這也是競賽只舉辦這兩次的原因。」拿著腰間的對講機,1101朝對面的藏鏡人說:「所以當你說用大量殺戮來製造的三次競賽時,就已經是件不可能的事情了呢,無論規則是第二次的無規則械鬥,還是第一次重智力的淘汰機制,都沒辦法跳脫 i 設計過的競賽,你想藉競賽塑造的棋子只會是我和前代0110的劣化版。」
 
        「…滋…滋…」
 
        即使沒有通信,卻像是隨傳隨到一般,藏鏡人馬上回應。
 
        「那樣的話,就是謎題了。」
 
        「哦?」
 
        「因為 i 的考量,我不會危害現在的1101,而事實上這座島不會有沒被戴上的全新電極,但第三次競賽優勝者將擁有電極,而那人將不會是1101與0110類型的人。」藏鏡人嘿嘿笑說:「最後,既然 i 沒有阻止的話,這種展開就是他默許的,你能推敲出我們的想法嗎?」
 
        這些先決條件如果全為真的話,那整起事件就是矛盾的集合體。
 
        「這樣啊,真是謝謝你了。」
 
        「咦?」survive冒出疑問。
 
        「如果是 i 默許的話,就代表他要我相信自己的行動,那樣的話我就按自己喜歡的來辦這件事情了,我會把這座島所有的事情挖掘出來,而這也是你們希望的吧。」
 
        「…狂信者落魄的神情,似乎永遠沒辦法讓人見到呢。」
 
        消音的同時,全新的參賽者踏入競賽的鬥技場中。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