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算計電極compubrain 4-10 理論性團體殺手

奇箱 | 2021-04-12 22:54:04 | 巴幣 2 | 人氣 61


 
        「雖然剛剛是說得很漂亮啦…」
 
        但是現在實在是太閒了。
 
        自從踏到島上後,除了剛開始下飛機的打鬥外,1101與survive完全,完全,沒有碰到任何陌生人。
 
        「仔細一想,這座島也不算是小島了…聽說約等於十平方公里,加上高低起伏的各種地形。」1101似乎也覺得這略顯煞風景,像是自己準備的各種武器都是白費一般:「如果不是一開始把大量人數塞進來提升人口密度的話,恐怕沒怎麼能遭遇到人呢。」
 
        「這樣的話,到底要怎麼完成你我的目的啊?」
 
        1101的目標姑且是調查中央白絲所纏繞的建築物,現在正慢慢地前進。
 
        但是survive的具體目標暫定為『獲得競賽的電極』,現在完全沒有一個能找尋的方向。說是從競賽中獲勝就能得到,但到底要如何獲勝?好像從一開始就沒有一個標準說明這件事情。
 
        「況且這是場能隨時加入參加者的競賽喔,在沒有限制時間的狀況下,訂下贏過所有人的通關條件豈不是為難人嗎?還有現在根本看不到人啊。」
 
        「那不是正好嗎?不需要花費太多力氣就能達到終點。」
 
        「你的終點,和我的終點並不一樣啊。」survive發點牢騷說:「早知道沒有任何人的話,即使有樹木擋住視野,當初就該直接從空中衝進去迫降才對。」
 
        約莫徒步走了半小時,剛好兩人來到了島最中央的建築物。任誰也沒有想過會這麼容易達成目標吧。
 
        「白絲的大樓啊…」
 
        面對這棟詭異的建築物,1101竟然罕有地發起感嘆。
 
        「…你要講些古嗎?」survive不懂為何1101會如此在意:「我不是很清楚你為何不惜冒著生命危險也要到來此地,照理說調不調查這棟建築和你的目的應該沒甚麼關係才對。」
 
        「你這也不清楚嗎?只要設身處地想一下就好了。」1101嘆氣說:「懵懂無知的人們,被關在一座島上被告知要相互殺戮,這時中間如果有一個禁止進入的區域的話,你會怎麼想。」
 
        「這個啊…不死心的人們或許會猜測這是打破現狀的關鍵吧。」
 
        Survive理解到了1101想說的話語。
 
        或許有些許殺戮發生,但隨即就會知道己方有千人之勢,只要同心協力的話,應該能發現到大家都能生還的辦法。
 
        「過程我就省略不說了,統合就花了不少時間,大概剩七百人左右時,我們合力去對付這個白色的建築物。」1101哼聲說:「結果你也知道了,就只剩我活下來,在連這棟建築都沒碰過的狀況下,七百人的團結就像沙中閣樓般脆弱。」
 
        「嗯…也就是說,具有組織般,有條理的行動是無法攻克競賽,指的是這麼一回事嗎?」survive似乎已經不對這種荒唐事感到驚訝了:「兩人應該不算是具有組織性的行為吧。」
 
        「誰知道呢,至少我們的最終目標不一樣,或許能視為兩人吧,只是…」
 
        「只是?」
 
        「如果我們現在的暫時目標是調查這棟白樓的話,那目標就是一致。」1101說:「在當時,明明七百多人是真的齊心一致,就算有人貪生怕死,也都認知到必須合作才有活路,做出相當的覺悟,但為甚麼完全變成一盤散沙,直到現在我還不清楚。」
 
        面對 i 與電極,不能用單純的想法去思考。比起對現有事實計較「可不可能發生」,還不如先接受,再去檢討應對之道。
 
        「…這種現象,不就和你一樣嗎?」
 
        「什麼意思?」
 
        Survive明顯不知道這種潛規則。
 
        但是他是being的鬣狗,就算沒觸碰過 i ,這樣的他馬上就發現到1101當局者迷的盲點。
 
        「第一次,你殺掉了具有組織行動的我們六人中的五人。」survive用手比劃了人數:「並且在剛剛,你又殺掉了具有組織行動的九人,雖然人數是少了些,但結果都是毀掉一個具有共同目標的團體。」
 
        「……你怎麼能得出這結論的。」
 
        聽到survive說出這種話,就連1101都目瞪口呆,他還確認一下survive的名字意義有沒有變。
 
        「我在being中需要處理一些不小心外流的隱密技術,所以該怎麼對付不清楚原理的科技物也算是有些許心得。」survive看向白色大樓:「就算看過這麼多例子也是令我驚訝,你這已經不單是繼有異樣科技,某方面來說,可說是圍繞著某種概念而創造出來的士兵。」
 
        「…說來說去不就是量身訂做出一個暗殺者嗎?」
 
        「你覺得 i 會讓單純的暗殺者帶上電極1101嗎?」
 
        這句話又讓1101語塞。
 
        「就算一直說自己是棄子,但你隱約發現了才對, i 怎麼可能把重要的電極給一個會讓自己隨便死掉的人呢。」
 
        如果是這樣的話。
 
        如果按照survive的話推想下去的話。
 
        如果像公寓五人陣亡,適才停機坪般九人陣亡般,從結果去推想原因的話,那場第二次競賽的因果關係就要重新審視了。
 
        1101一個人,能夠讓擁有共同目標為「活下去」的一千多人毀滅。
 
        「1101,或許你…」survive說出富有觀察經驗的結論:「或許 i 創造你的目的,就是為了能輕易摧毀擁有共同目標的團體。」
 
        這是一個荒謬的結論,但要是與 i 打交道的話,絕對要適應這種違背常理的謬誤。
 
        「我也只是用偷襲,才能一次壓制如此多人。」1101試著提出反駁:「說實話,不偷襲,像比賽般正面對決武術之類競技的話,我是沒有勝算。」
 
        「要修正理論很簡單,只要限定狀況就好。」survive彷彿變身成為學者:「只要不被發現真身,不被擬定出針對對策,就能完全摧毀擁有共同目標…或說是擁有相似思考的人群吧,就像是單單幾粒病毒或細菌,經過潛伏期後就能置全身細胞死亡一般,對你而言不管是十人,百人,千人,甚至萬人都有可能在這種狀況下抹殺成功吧。」
 
        這說起來容易,限定前提誰都會做,但要維持前提才是最艱難的,因為這相當於1101每殺一人,都能百分百確信自己沒被發現並掌握情況。
 
        不過這樣一點醒的話,1101才發現,自己要是真面對沒發現自己的萬人團體,還真的能慢慢全部殺光。
 
        「如果真有這種『團體殺手』存在的話,那麼眼前的白色大樓,就很有可能讓我們相互殘殺才對,就像當時團結的七百多人毀滅一般。」1101算是相信survive說的話,雖然自己受重視的結論讓他反胃,卻也還是在接受範圍內:「那現在你還要怎麼辦?可能調查途中會莫名其妙就被我殺掉喔。」
 
        「就算待在外面,我也屬於以『獲得電極』為目標的團體,遲早還是會被殺掉。」survive說:「況且你應該不會隨便攻擊我吧,只要先知道對方的伎倆,加以『針對』的話,我們對挑撥應該能做到一定抵抗才對。」
 
        言下之意,便是要一同進入建築物調查。
 
        兩人即使談如此多,卻連一個人也沒有接近過,現在原因或許已經知悉了。
 
眼前的大樓,將來到此處,擁有共同目標的人們吞噬殆盡,就像是專門在吸取鮮血的鬼屋一般。
 
        「能得出這結論,你在當殺手前到底是學甚麼的啊?」
 
        「不過是經驗談而已,只是經驗比較特殊,實際上我本身沒多少專業知識。」survive說:「being裡面一堆人都會研究詭異的理論,或許你也是由 i 基於某種理論應運而生的人物也說不定。」
 
        好歹也是能當上隊長階級的人物,加上他也展現了多才多藝的駕駛技術,1101覺得或許只是自己太小看對方也說不定。
 
        如果有機會的話,或許得去查查being的「空想理論」。
 
        1101如此想到,並且在survive面前踏入建築物內。
 
        「不過呢,那也必須要能從『第三次競賽』中逃出生天呢。」
 
        隨著腦海中的某個聲音如此說道,survive與1101的意識瞬間消滅。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