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BL】殘 喘_14

✚悅 洸 | 2021-05-22 03:47:57 | 巴幣 14 | 人氣 70

殘 喘
資料夾簡介
最新進度 【BL】殘 喘_22

  王玖瀚躺在家裡的長沙發上,無聊地望著客廳的吊扇發呆,平時操累的身體一旦休息就變得慵懶,母親在旁邊興致盎然地看八卦週刊,她本來是不愛看這類新聞的,但想多認識『可能』是未來兒媳的于倩,才從此下手。

  「玖瀚,你老實跟媽說,你跟這女孩一起多久啦?」

  他思索一會才回答。「……五小時。」

  「哎唷,媽認真問你,你別開玩笑。」王母脾氣好,沒把週刊捲成棒,好敲醒兒子。

  「公司聚餐是從下午六點開始,晚上十一點結束,不是五小時?」

  王母這下臉臭了,抬手拍打離自己最近的兒子小腿。「什麼情況,你給我說清楚,要是你敢玩弄女孩子的感情,我還不捏死你!」

  洋哥交代過,上面的安排越少外人知情越好,雖然他不認為自己的爸媽是大嘴巴會到處說,起碼沒逢人就炫自家的小孩,因此沒幾人知道『王玖瀚』住在這棟屋齡超過三十年的公寓大樓內。

  「公司安排的。」

  簡單一句話打碎王母的期待,只見她收起週刊,卻又翻回剛停留的頁面。

  「于倩這女孩臉長得清秀,氣質也好。」王母瞄向難得懶散的孩子。「你呢,感覺怎樣?」

  王玖瀚坐起身,揉揉臉好清醒些,忽略母親的探問直接走回房間,關上房門當作回答。

  昨晚聚餐時,他大多時間都在跟帶新人來打照面的經紀人聊幾句,也許是在複雜的演藝圈待久了,王玖瀚多少會看人了,有些溫順有些裝乖,諂媚的有,害羞的有,可不管哪種,都沒興趣。

  酒過三巡,于倩所屬的女團一路悠晃過來打招呼,頓時間王玖瀚被眾多美女包圍,她們身上的香水味通通混在一塊,香味變得嗆人,他藉故去洗手間好擺脫窘境,出來的時候,幸虧她們識趣,已經轉場去找另位前輩,僅有于倩不合群,仍待在位置上等他回來。

  王玖瀚是納悶但不意外地回到座位,周遭人聲吵雜,他仍壓低音量說話。

  「妳是特意等我回來?」

  「是的,畢竟招呼都不打,全走光的話,感覺對你很不禮貌。」于倩微笑,想喝點飲料卻發現手邊的杯子已經空了。「啊,我去拿飲料,你有需要嗎?」

  「我去拿吧。妳想喝什麼?」

  「紅茶就好,謝謝。」

  就這樣,他幫于倩拿飲料的畫面就被拍了下來,明明是人人都能做的順手之舉,加油添醋後就變得曖昧極了。

  所謂的別有用心,應該是在對方開口要求之前就提前準備好,例如在XX漢堡點餐時,就該知道要多點一份無骨雞塊,在對方看著購物網站詢問意見時,就該偷偷幫他結帳,隔幾天後當禮物送出去……等等之類的,預想對方所需要的,在最佳時機展現善解人意,那才叫別有用心。

  關於這點,王玖瀚就認為徐安帆就做得非常好,好到令人火大。

  他們交談幾句後,于倩笑著拿上自己的飲料杯歸隊了,不遠處的洋哥見人離開,就趕緊坐到王玖瀚面前。

  「剛聊了什麼?」

  「確認她是否真的知道我們被綁在一起炒話題的事。」

  洋哥一聽,險沒翻白眼翻到往後倒去。「好,確認過了?」對於王玖瀚硬要跟她劃清界線這事先不談,誰說過自己是他信任的人,虧他還能坦蕩地回答。

  沒忽略他的不爽,王玖瀚有點良心地稍微解釋。「我故意問她的,要她別對我有多餘的期待,先說清楚只能做到哪種地步,彼此不要越界。」

  「你未免謹慎過頭。」洋哥嘆口氣,接著聊起于倩的狀況。「你也看到她跟其他人的相處了吧,她之所以被提出來跟團分開行動,就是因為被排擠,不是很嚴重,但就是融不進去。要是她當時是一人出道的話就好了,我那時本來也想帶她的,不然你們也許有機會組雙人舞團……。」洋哥靈光乍現似的自言自語。「可行!」

  沒來得及問洋哥在興奮什麼,他已經跑去找于倩的經紀人,王玖瀚有種將被設計的預感而皺起眉頭。

  聚餐結束,大家陸續離開宴會廳,一伙人擠在大門口等車,王玖瀚走到離停車場較近的地方等洋哥開車過來,被團體晾在一旁的于倩默默地跟上去,站到他旁邊。

  沒等他開口,于倩先說明來意。「我也是來這等經紀人的。」

  「那怎麼只有妳?」

  「她們要跟其他人續攤,我不想去。」于倩笑著說。「反正去了也只是待在角落陪襯,沒什麼意思。」

  「好奇問問,妳為什麼想當偶像?」

  他感覺得出于倩不是外放性格,隱約不想被人注目,更不與其他團員競爭,才會落得每次上節目都被邊緣化。

  「因為被邀請。」

  「被誰?」

  「被喜歡的人。」于倩苦澀地笑了笑。「所以你不用擔心,我們就保持適當距離給媒體有新聞可寫就行了,但我希望之後能和你保持友好的關係,畢竟在演藝圈多點人脈不是壞事,等我在影視圈有名後,你要是想轉換跑道,我自然幫得上忙。」

  她豁然開朗地說著,對踏足影視圈很有幹勁。

  一兩次交談下來,王玖瀚逐漸放下戒心地和她閒聊幾句。「看來妳比起唱跳更想當演員。」

  終於等到有人問她這問題,于倩不避諱地暢談心裡話。「我從以前就對電影很有興趣,可惜我爸媽不讓我讀影視科,現在我就在影視圈,之後更有拍電影的機會,我當然要好好把握。」

    王玖瀚看著身旁的女生,她現在的狀態簡直和聚餐時相差甚遠,不是文靜到沉悶而是目光閃閃發亮,整個人雀躍不已。

  「《馬戲少女》……。」

  寧靜的停車場內,他無意間說出口的電影名稱清晰地傳到于倩耳中,她頓時興奮地看向王玖瀚。

  「你看過那部片?」

  「算有吧。」

  「天啊,那多久的電影了,竟然還能找到一塊聊的人,那部片我反覆看了好幾次,台詞我都快背下來了。」

  王玖瀚瞧于倩如幽默地學角色說台詞,表情變化豐富到他看傻了眼,要是她在綜藝節目上也這般活躍,粉絲量肯定會大幅度成長。

  由於他的安靜,于倩這才回神,趕緊為過分沉浸在個人世界裡這事道歉。「啊,對不起,一個不小心太興奮了。」

  「哈哈,能看到妳的另一面是挺有趣的。」王玖瀚笑了幾聲,心情意外地好多了。「那妳最喜歡電影裡的哪一段?」

  于倩沒想到他會問感想,正想回答時,經紀人邊開近停車場出口,邊按喇叭示意她上車,洋哥的車就跟在後頭,他將手伸出車窗朝王玖瀚揮手。

  她沒馬上說再見,仍站在原地,以為她沒注意到經紀人的王玖瀚提醒一聲。

  「妳的經紀人來了,該走了。」

  于倩忽然站到他面前,一臉要哭地說道。「『妳就擔心我摔下來,為什麼就不能期待我站在舞台上發光發熱的樣子!妳說我再繼續也看不到未來,那我努力的過去又算什麼!』」她委屈地說完後立刻換上開朗的臉。「我最喜歡這段,下次有機會再表演完整的給你看,拜拜。」

  她愉快地和被自己驚愣住的王玖瀚道別,笑臉滿面地上車,經紀人德哥都感受到她的好心情。

  德哥在車內舉手跟王玖瀚打招呼後便加速駛離停車場,開一段路後才問坐在副駕駛座的人。「起初不是不樂意跟王玖瀚鬧緋聞嗎?現在可開心了咧。」

  「跟想像中的不一樣,沒外傳的難相處。」于倩按下車窗,頭靠在椅枕上向外望去,嘴角依然彎起,只差沒哼點小調表示愉悅。

  「回宿舍後別表現得太高興,琳琳會很不爽的。」

  聽到團長暱稱,于倩頓時變得消沉。「知道了。」

  德哥看她意志瞬間委靡,有點後悔提起團長破壞她的心情。



  王玖瀚在于倩他們離開後也搭上洋哥的車,才剛坐好要關車門,洋哥不愧是八卦愛好人士,沒給他時間緩緩,劈頭就問。

  「看你們聊得挺開心的,對于倩有好感了?有可能來真的嗎?」

  「算有好感,但距離假戲真做還有很長的一段路。」

  畢竟她有喜歡的人,我有想等的人。都怪剛和于倩的對談,說到關鍵詞『電影』以及『馬戲少女』,這都跟某人息息相關,害得王玖瀚的腦中全是大學時期的徐安帆。

  「多長?從這裡到宿舍?」

  洋哥自以為的幽默僅換來瞬間寂涼的氣氛,他故作喉嚨癢地輕咳幾聲才開始說正事。

  「剛才我跟德福談過了,他也覺得組成情侶舞團這事可行,不過要先等于倩的電視劇開播,我們再向高層提案,如果過關的話,就看之後的反應,普通的話就一起活動半年,好的話就另組團,于倩等於單飛不解散,你嘛……就當多個螢幕搭檔。」

  洋哥說得口沫橫飛,預設的規劃都不知到何年何月了,身為主角之一的王玖瀚無心參與討論,對他來說,不過是工作罷了。

  曾幾何時,『跳舞』已不讓自己感到熱血沸騰,他不再主動尋求,一切的一切都變得被動,可笑的是自己也只剩下『跳舞』能依靠。

  稍早前于倩表演《馬戲少女》的某個橋段,王玖瀚不好意思跟她說自己其實沒看完那長達三小時的電影,所以沒印象那畫面,純粹是被她突如其來舉動給嚇到。

  于倩用行動表達她對《馬戲少女》的喜愛,不禁讓王玖瀚想跟徐安帆說:吶,我今天遇到跟你一樣喜歡電影的人,她也看過《馬戲少女》,要是你也在的話,你們肯定聊得來。

  腦中的徐安帆回話了,他納悶地問:那你為什麼不跟我聊?

  沒料到他會突然一問,王玖瀚像做錯事的小孩,愧疚地小聲回答:因為我沒看完……。

  徐安帆臉上露出早已明白的笑容:難怪我們聊不來。

  王玖瀚對這虛構的對話不陌生,不確定何時何地,但肯定有過類似場景。當時的他並沒察覺徐安帆的失望,此時此刻卻能聽見他如此清晰的呢喃。

  為時半小時的車程,王玖瀚恍惚地回憶與徐安帆相處的點滴,越想越不對勁,可他一時間又無法釐清哪有問題,直到一隻大手在眼前揮舞,要他回神。

  「想什麼這麼入迷?」

  他沒回答經紀人,往車窗外一看,是熟悉的街景,他家公寓大樓的大門。「喔,到了。」王玖瀚打開車門準備下車。

  洋哥沒想追問他剛是否有在聽自己對他演藝生涯的規劃,更不忍說他現在看起來失魂落魄。

  王玖瀚關上車門,沒忘禮貌地謝謝洋哥送他回家。

  「回去好好休息,別忘了追蹤于倩的社群帳號,連結我都發在TG上了。」做完最後的提醒,洋哥方向盤一轉便開走了。

  深夜回到家,父母親都已經睡了,他洗完澡打開電腦,上電影網搜尋找出當年沒看完的片子,見過的電影封面再度映入眼簾,一張女生的臉被分化成兩種不同面貌,左邊是短髮,眼神堅毅的認真神情,左邊則是化著華麗濃妝笑得燦爛。

  寂靜的深夜裡,王玖瀚盯著螢幕,遲遲沒點開影片來,眼睛逐漸泛出酸意,懊惱著,悔恨著,愧疚著,最後笑了出來。

  「活該被甩,誰叫我根本不了解你。」

  意識到自己感情失敗的主因,王玖瀚沒心情看電影,沉痛地躺在床上徹夜未眠,直到清晨才敵不過疲倦地睡去。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