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BL】殘 喘_21

✚悅 洸 | 2021-08-12 03:29:33 | 巴幣 12 | 人氣 57

殘 喘
資料夾簡介
最新進度 【BL】殘 喘_22

  莊士為回車上的腳步有些著急,一坐上車就拿起手機瘋狂打給王玖瀚,再忙也要上廁所,吃個飯滑個手機吧!總有那麼一丁點空閒的時間。

  此時的王玖瀚正在跟于倩拍攝『First kiss』的宣傳影片,坐在棚內後方的洋哥注意到藝人的包裡傳來震動,一次兩次,沒稍停過。他瞄向工作中的王玖瀚,嘆口氣後,從他包內翻找出手機。
 
  手機通知畫面可真不得了,短時間內就來了十幾通,而且都是同個人打來的,想替他接卻又需要輸入密碼,怕是要緊事,洋哥只好趁短暫的空檔將手機交給王玖瀚。

  正在補妝的王玖瀚,眼角瞥見洋哥拿著自己的手機走來,疑惑之餘伸出手去接遞來的手機。

  「感覺很急。」

  話音落下,手機又開始震動了,王玖瀚順勢接起。「喂?」

  電話終於接通,莊士為開口就對他拋出震撼彈。『喂喂喂,小帆不見啦!他辭職了,我還能去哪裡找他?』

  辭職!?王玖瀚一時沒反應過來,還迷茫地瞇眼看洋哥。

  「看我幹嘛?」被看得很不自在的洋哥皺起眉頭。

  回過神的王玖瀚自覺不能失態,故作鎮定地切斷通話,背過身後開始給好友傳訊息,要他去徐安帆家,跑得了人,跑不了廟。

  「沒事吧?」洋哥擔心地問,見他轉過身笑得勉強。

  「沒事。」

  嘴上說著沒事,可他清楚,事情的走向已不如他所預想的,不確定性滲進他的內心,他不敢回頭,就怕身後沒有人。

  「真的沒事?」洋哥再度開口的原因是他遞回手機的手在顫抖。

  王玖瀚欲言又止地搖頭。「真有事也先把宣傳片拍完。」

  洋哥沒想笑著誇他何時變得這麼敬業,嘆口氣後拿出自己的手機,低聲下氣地將接下來的行程一個個推延。

  打到最後一個,洋哥看著聯絡人的備註,打過去的同時做好被飆罵的準備。

  『喂?』

  熟悉的女聲從聽筒傳出,洋哥沒像從前那樣不客氣,禮貌地回應。「歐陽小姐妳好,我是劉承洋,王玖瀚的經紀人。」

  對方沉默一會,多半在猜想這人在耍什麼花樣?『是,我知道。請問有什麼事嗎?』既然他的態度沒以往蠻橫,還當自己是他的小助理似的,歐陽慧也沒必要反譏。

  「玖瀚他今天狀況很不好,跟妳商量換檔的事,或是妳底下有哪位藝人能直接填補他今晚廣播的缺也行。」

  歐陽慧一時沒忍住冷笑出聲,他的提議很有意思,自己難道是他唯一認識的經紀人?直接填補這事活像白白撿了便宜,雖然節目方可能不太高興,但王玖瀚就是身體抱恙,他也有誠意地找人補上,沒讓節目缺席來賓,而她帶的藝人獲得曝光的機會,就看她想點哪個人。

  『我給玖瀚面子,跟你換檔期就好。』歐陽慧並非好人,只是不願讓劉承洋以後惦記,哪天心情不好拿這事做文章。『還有事?』

  「沒事了,謝謝妳。」

  他本沒指望前妻說聲再見後再掛電話,可話一講完就切,心裡有點不舒服。

  被意外賞巴掌的那天,被熟識的攝影師講了幾句,沒有惡意的勸解,但有些話聽著彆扭。

  『都離婚了,小慧也放下了,怎你就老揪她不放?如果那孩子真是你的,她能不說?我是不知道你們離婚的原因,但大家都成年人了,公共場合還是給彼此尊重吧。』

  當離婚協議書一簽,他們基本上就沒關係了,只是婚不是他要離的,他不明白,可既然小慧要走,他要挽回什麼?

  簽名的時候僅僅想著:小慧也不是他的真命天女,幸好沒有小孩。

  當時慶幸著,那自己現在在做什麼?憑什麼沒臉沒皮地篤定她手上抱的孩子跟自己有關。

  劉承洋坐回椅上,抹了把臉,抹不去憂慮。



  第一天總是興致高昂,第二天尚在熱度內,第三天有點膩,第四天礙於承諾,不好缺席,第五天因為是周末被放過了,第六天卻感覺無聊,第七天竟又有了期待,新的一週又開始了。

  漸漸地敞開心扉,聊起很多事,分享彼此的喜好,笑著迎合對方的所有想法,看似越來越接近的關係,僅有徐安帆自己清楚,他與王玖瀚最終仍要分道揚鑣,各走各的路。

  戴著的面具摘不下來,不想讓別人過於深入理解,害怕被發現真實的自己是多麼的無趣。

  重蹈覆轍……,習慣被扔下,習慣被忽視,習慣當個小透明,明明就希望有人陪的,悲觀地只想到分別,不由得保持距離。

  「去哪找眼中只有你的人啊?去哪找無條件寵你的人啊?你說說看啊,小久久。」徐安帆用指尖搔撓著愛貓的下巴,聽牠享受的呼嚕聲。「忘了你不會說話,但你可以喵幾聲回應我喔。」

  寵物店員講得都是真的,開始養寵物後就會不自覺地與其對話,算是飼主的通病?

  徐安帆凝視著寵物貓,瞧牠的花色和眼睛顏色都像極當年的小貓貓,要是牠那時靠微乎其微的機率活下來,將是何種光景?

  玖瀚當然是小貓貓的乾爹。思及此,徐安帆的嘴角勾起自嘲的冷笑,想什麼?明明就是他先放棄小貓貓的,扯機率不過找藉口,以為心裡會好受些。

  不像哥哥積極表現,不像姊姊強勢爭取,三個小孩裡,自己顯得平淡寡然,什麼都好好好,是是是,知道了。

  也許從沒真正屬於過自己能掌握的事物,沒認真想守護過什麼,內心總是空蕩蕩的,直到那天下著小雨的傍晚,他在小排水溝內遇見奄奄一息的小貓貓,信起所謂的命運。




✚✚
洋哥就這樣有了名字(懵
前幾天騎車發呆時,突然腦中閃過一句話:啊,好想寫他們的同人文喔
然後我就忘記了是誰的同人文了
幹,我的腦子好廢......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