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BL】殘 喘_18

✚悅 洸 | 2021-06-15 04:44:34 | 巴幣 2 | 人氣 51

殘 喘
資料夾簡介
最新進度 【BL】殘 喘_20

  隔天清晨,王玖瀚戴著墨鏡,邊打哈欠邊走下樓。等在大廳的洋哥見人來了,將愛心早點塞給他後便走在前頭,大致上說明今日行程,叭啦叭啦一大推,他說得盡興,身後的人卻在神遊,靠著習慣跟人走出宿舍大門,開車門上副駕,打開早餐袋,一如既往是從隔壁騎樓的早午餐店買的元氣套餐。

  他摘下墨鏡開始吃早餐,身旁的洋哥一瞧見他眼下的黑影,立刻感受到太陽穴附近的青筋在脈動,一大清早的實在很不想發脾氣啊。

  「你最近的自我管理很差啊,不是紅眼睛就是黑眼圈,你休息時間都在做什麼?不好好睡覺,在夢裡做羞羞的事嗎?」

  王玖瀚手拿著漢堡咬不下去,被洋哥帶有色的眼光誤會,一大清早的,很倒胃口啊。

  「我不是跟于倩借了電影來看,我想趕快看完才晚睡,跟洋哥你髒髒的思想八竿子打不著。」

  洋哥呿了一聲。「她有急著要你還?」

  「沒有。」

  「那幹嘛非要趕快看完,你是嫌花花的遮瑕膏不用錢嗎?睡眠不足就會火氣大,火氣大就會冒痘。」

  不想聽洋哥嘮叨,王玖瀚開口轉移話題。「洋哥,你喜歡看電影嗎?」

  「只有約會的時候才看。」

  洋哥回答得飛快,話語間透露出自身豐富的感情史。

  「洋哥你談過很多場戀愛?」王玖瀚看向不修邊幅的中年男子。

  接收到王玖瀚懷疑的目光,他不禁冷笑。「呵,所以我才不懂你到底為什麼要為一個人在那邊搞頹廢。」洋哥接著話鋒一轉,像在開導王玖瀚。「一見鍾情到修成正果的神仙愛情確實有,但那沒發生在我身上,我交往過不少女生,最短七天,長則兩年,最慶幸的都是和平分手,幾乎是我提的分手,因為不想耽誤女生的時間,就這樣來來往往,明白所謂的理想是可遇不可求,就算遇到,對方也不一定喜歡你,還是走不到最後。」

  洋哥偷瞄王玖瀚,確認他有好好在聽自己說話後才繼續說下去。「以上是我自己得出的感情觀,不勉強你懂,只是希望你想通,為一個走不到最後的人再付出,值得?有這份力氣還不如找或等下個人出現。」

  王玖瀚默默地轉頭問面向前方的人。「那你現在還在等嗎?」

  「不等了。我已經不年輕了,單身未必是壞事。」洋哥忽然對他笑得詭異。「何況我的心力都放在你身上了。」

  他撇頭繼續吃漢堡好閃躲可怕的笑容,接著車內迎來莫名的沉默,彼此專心於手上的事,直到快到攝影棚時,王玖瀚才開口說話。

  「我沒辦法像洋哥一樣瀟灑。」王玖瀚將剩不多的飲料一飲而盡。「我覺得我還有努力的空間。」

  王玖瀚堅定的眼神沒得到他的認同,反害他的心更累,不過從別的角度看,也算是振作了。

  洋哥將車停在路邊,拉起保險桿降下車窗。「你先上去吧,我抽根菸再上去。」

  「好。」

  王玖瀚戴上墨鏡後下了車,洋哥在車內目送他走進對面大樓,忽然有個熟悉的女人抱著看上去不滿三歲的幼兒走上階梯,他頓時趕緊下車,朝她那大喊。

  「歐陽慧!」

  女人回頭看叫喚自己的人,一見是前夫,不耐煩地甩頭繼續走,在太陽底下氣急敗壞的洋哥連忙熄菸鎖車門,打算追上去。

  正在樓下等電梯的王玖瀚從電梯門的反射見到抱著小孩的女子,不自覺地讓出個位置。

  「玖瀚,早安啊。」

  女子率先親切地打招呼,他才認出身旁的人是誰。「早安,歐陽小姐。今天他們三人也過來拍照嗎?」注意到她手裡抱著打盹的幼兒,王玖瀚好奇地發問。「這小孩是?」

  「沒有,我一向都安排跟你錯開,以免見到討厭的人,沒想到今天不湊巧。」歐陽慧走進電梯,轉身出手擋住王玖瀚要入內的腳步。「我不是針對你,但還是麻煩你搭下一趟電梯吧。」

  一頭霧水的王玖瀚收回踏進電梯內的腳,門關上沒多久,洋哥便氣喘吁吁地跑來,本想罵個幾句,卻因太喘而無法說話,猛指著電梯有氣無處發似的。

  「這女人存心想氣死我。」洋哥稍喘口氣,轉頭瞪向王玖瀚。「你剛有問她小孩的事嗎?」

  他不太想牽扯進洋哥他們間的糾葛,兩個人都是爆脾氣,不過聽花姐說當年的歐陽慧可不是這樣的,就洋哥說啥她都應好,乖得不得了。

  「有,但她沒回答我。」

  「小孩長得像我嗎?」

  洋哥這一問可把王玖瀚問懵了。



  化妝間內,于倩正在敷臉等王玖瀚過來做妝髮,幾次相處下來,于倩都快把他加進摯友名單了,現在想到能跟他一塊工作,心情就挺放鬆的,不曉得王玖瀚是否也這樣想。

  裡頭的人都還沒見到王玖瀚,就先聽見門外洋哥的牢騷。

  「她不能這樣對我,畢竟那是我的小孩,就算離婚了,我理應有探視權吧。」

  王玖瀚不好潑他冷水問他為何如此篤定,好像就算生母撇清關係,也會硬拗成是歐陽慧故意作對。

  「嗓門真大啊,你要是一路唸過來,不知道有多少人聽見。」花姐無奈地領王玖瀚到于倩隔壁的空位。「你們兩個是約好的嗎?非要熬夜來氣我?」

  于倩忍不住噗哧一笑。「難不成你昨晚也看電影?」

  「嗯。」他配合花姐替他套上髮帶,貼上冰涼的面膜。

  趁著敷面膜的空檔,洋哥將花姐拉到旁邊詢問關於歐陽慧的私事,化妝鏡前的兩人沒事也聊了起來。

  「你昨天看哪部?」

  「《上上籤》。」

  于倩露出吃到苦瓜的表情。「看完心情很不好受吧,那部我只敢看一次,悲情過頭,很難釋懷。你呢?有什麼感想。」

  「我是覺得太誇張了。」王玖瀚說完,停頓一會後繼續說:「但也許是因為我們活在富裕的時代,才無法體會在戰亂下還得努力活下去的嚴苛,我挺佩服主角的,忍受孤獨忍受不斷的生離死別,最後仍慶幸自己能活著替家人上炷香,做活著的人能做的事。」

  于倩聽完驚嘆一聲。「哇,你感觸好多。」

  「不是,這是我……朋友的心得感想,他跟妳一樣都很愛看電影。」王玖瀚心裡有些懊惱,他與徐安帆的關係僅此於『朋友』。

  朋友?女人敏銳的第六感告訴她,有隱情。「原來文藝青年是你朋友才對,我就想那些片單不像你會看的電影類型。」

  「不然我該看什麼類型才適合我?」

  「無需思考的爽片。」

  面對她的秒答,王玖瀚笑了幾聲。「妳也太直接,講得我好像都不用腦,不過我承認我的確很少看電影,就連約會也沒想要看電影。」

  「那怎會突然想看?這些片單都看完的話肯定會憂鬱的,幸好你沒什麼想法,某方面來說挺好的。」于倩稍加修飾了說詞,不想挑明王玖瀚對於這些悲情電影感受度差的原因,多半是無法體會劇情所要表達的情感,是個耿直男孩。「冒昧地問一下,你的朋友個性很軟嗎?」

  王玖瀚納悶地看向她。「軟?」

    
  他可從沒想過徐安帆的個性會跟『軟』扯上邊,對他來說,徐安帆很獨立,幾乎不依賴別人,在他身邊很輕鬆,因為他會替你分憂解勞卻從不跟你訴說他的煩惱。

  「因為我發現他選的片子裡的主角,大多個性都很堅毅,不管遭遇多大的困難,遇上多糟的事,他們總能撐下來。」于倩瞧他眉頭都皺了,半開玩笑地要他別太認真了。「我只是無聊問問,也許你朋友就喜歡看電影來清淚腺。」

  王玖瀚沒回應,若有所思地沉靜下來,他的異狀令于倩心裡緊張,怕是自己亂說話得罪人了。


✚ ✚ ✚
開始認真地想幫洋哥取名了
本以為這傢伙只是個路人,竟比想象中的還搶戲(欸

是說
我沒底稿了( ˘・з・)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