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BL】殘 喘_12

✚悅 洸 | 2021-05-05 02:15:35 | 巴幣 12 | 人氣 108

殘 喘
資料夾簡介
最新進度 【BL】殘 喘_22

  王玖瀚看著徐安帆跑離他的視線,收回太晚伸出的手,他回到穿堂收拾東西,看看時間,七點五十分,比預想中的更快結束。

  還有心情練舞嗎?王玖瀚身體不累,但心累。他跟不少人聊過生涯規劃,閒聊的有,認真討論的也有……就是沒遇過像徐安帆這情況。

  再次回想他們的對話,徐安帆不是因為他將來沒打算從事舞蹈相關職業在失望吧。

  他是怯生生地小聲說道『就算以後做了其他工作,你也不要放棄跳舞……好嗎?』

  他該去揣測徐安帆是怕以後看不到自己跳舞的英姿嗎?王玖瀚對腦中閃過的想法打了寒顫,自戀跟自信只差一個字。

  王玖瀚若有所思地走回宿舍,到了房門口仍沒參透出徐安帆難過的原因。他進房後,不僅他意外,連莊士為也很意外。

  「哎唷?今天這麼快就回來,扭到腳?」

  「腳扭到就跳著進來了。」王玖瀚哼笑著將背包放好,把亂掉的頭髮隨意紮起後坐在床上。「你不是說你要跟誰去吃晚餐,不到十點不回來。」

  提及今晚預定的邀約,莊士為聳肩。「跟網友見面,顯然我不是她的理想,吃完飯就回來了。」

  「你很急著找女朋友?」王玖瀚看他拿著手機思考,手指一直往右移動,應該在用交友APP

  「是你不急,這年紀誰不想找女友?」莊士為有感而發似地說道「大家的興趣大部分都是填吃美食看電影,感覺不怎麼突出,要是我寫個會跳舞,肯定大加分。」

  在今晚與小帆的突發意外前,別人提『跳舞』,王玖瀚並不會特別注意,現在嘛……『跳舞』兩字讓他變得敏感,說不出的彆扭?

  「是說你都加社團了,也該認識不少女同好了吧,有沒有喜歡的?或是可以介紹給我的。」

  王玖瀚在腦海回放幾次社課的記憶,同屆的社員外表還帶點純樸,學長姐倒是分成兩邊,會穿搭打扮且有實力的門面以及休閒組,可以理解社員因取向不同而自成一派。

  昨天要他跳女團舞的那群女生在社團裡算排前的,本來不會被看上的,因為他的衣著跟外貌條件很普通,動也不動地站在人群裡沒特別突出,他意外入眼是在社團迎新活動上的團康開始的,隨機播放流行音樂的副歌部分,不會跳的人就離場,看誰能留到最後,男生幾乎死在女團舞,而王玖瀚打敗女生站到最後。

  結果大爆冷門,一群人圍在他身邊問東問西,諸如學舞歷程?喜歡的明星?有無所屬的舞團等等之類的。

  後來的社課,王玖瀚覺得自己好像成為某群女生的教舞工具人,像昨天社課他本打算結束後就離開,卻因為看見徐安帆也在才留下來等,在這期間被反覆抓去示範,有漂亮女生過來互動他貌似該知足或展現義不容辭的氣概,可惜,一次可以,兩次還行,第三次就有點煩了,他有在想自己沒啥教人的耐心或是有其他的原因導致。

  「你入社後說你對女團舞超有興趣,就可以趁機混入女生那邊了。」王玖瀚提了不懷好意的意見。「看哪個女生願意手把手教你,加減有機會。」

  莊士為猛搖頭。「不不不,女團舞我跳不來,我看一個男生扭腰擺臀開腿都受不了了還自己來。」

  「可是小帆說我跳得很可愛。」

  王玖瀚不經意地回話令氣氛吹來一陣冷風,莊士為緩緩地抬頭,用鄙夷的瞇瞇眼看向他。

  「你在炫耀?」

  「聽起來是嗎?」王玖瀚無辜地看回去。

  「難道不是?」

  莊士為將視線移回手機螢幕上,本以為有人會反駁,等了許久卻毫無動靜,他納悶地抬眼看好友在做什麼,才發現王玖瀚一臉憂鬱地拿著手機不知在想什麼。

  沒記錯的話,王玖瀚出門練舞前挺開心的,說跟徐安帆約好了,結果今天出奇地早回宿舍以外,人也消沉。

  看不慣他的低落,莊士為『關心』地問。「你又做什麼蠢事惹到小帆了。」

  對於朋友都沒搞清楚狀況就直接胳膊向外彎,王玖瀚該要反省自己做人失敗還是朋友不夠意思。

  他沒迴避朋友的探問,反認為這是討論的機會。「就聊到將來的事,聽到我可能不會一直跳下去,小帆就哭了。」

  「啊?」

  不怪莊士為滿頭霧水,先別說徐安帆跟他們認識多久,就算是他也不會因為王玖瀚說不跳舞而哭泣,但……多少會感到可惜就是。

  聽見他『啊』了一聲,王玖瀚得到他的認同。「很怪對吧,正常來說反應不會這麼大,害我覺得自己好像做錯了什麼,不曉得該怎麼安慰他。」

  沒得知前因只知後果的莊士為不太想攪和進去。「朋友是你要交的,你自己看著辦。」

  早沒奢望他會幫忙解憂的王玖瀚拿起手機,在與徐安帆的聊天室反覆修改訊息,問他的心情有好點嗎?或是直接問為什麼要難過?

  遲遲送不出合意的訊息,王玖瀚秉著不管怎樣,把人弄哭就是不對而送出『抱歉』的貼圖,下秒就立刻被已讀,嚇得他差點沒弄掉手機。

  徐安帆的回覆很簡單,就為什麼要感到抱歉,反而是他該感到愧疚才是。

  這意思是他們正做同樣的事,想著差不多的事?王玖瀚稍微鬆口氣,他不喜歡打字聊天,就問徐安帆能接通話嗎?

  還沒回房的徐安帆按下通話鍵代替回答,對方接起後他小聲地先打招呼。

  「喂?」

  『等我一下。』王玖瀚邊說邊起身離開房間,打算到走廊盡頭講電話。『我道歉是因為剛發生的事讓你不愉快了,雖然我還是不懂你為何要……難過。』

  被這一問,徐安帆愣了,沉默幾秒後才開口。

  「我說過了,因為我感受到你對跳舞的熱愛,我才納悶你為什麼可以輕易地說出『放棄』兩個字。」

  他的聲音仍是沙啞的,聽上去很是無奈。

  『那是我一時喪氣的話,不是真的想放棄。』王玖瀚忽然感到有點委屈,不被理解的委屈,他不也說了自己家境不好,能夠不受拘束跳舞的時間不多了。『你難道就不會對未來有所迷茫?』

  「沒有。」徐安帆的回話近幾冷酷。「因為我對未來沒有憧憬。」

  王玖瀚在聽到他如此篤定的說詞,腦子瞬間當機,不知該如何接下去,徐安帆說話了。

  「你就甘心跟我一樣隨波逐流?你就不去想繼續跳下去的話,會是什麼光景?」

  王玖瀚不作聲,他當然有描繪過未來的樣子,只是隨著時間的流逝,曾經的跳舞伙伴一個個離開,忙著學習或有了其他目標,父母親沒說太明,隱約卻暗示他該收心了,好好唸完大學找個穩定工作。

  「我對未來沒什麼想像,但如果是你的話,哪天站在舞台上我都不意外,我無法想像你不再跳舞的樣子,你明明就跳得很好看,比明星還好看,我希望你能繼續跳下去。」

  怕他對於自己的失態耿耿於懷,徐安帆補上幾句好消除他的罪惡感。

  「我哭是感覺被拒絕了才難過的,冷靜之後是我不對,沒考慮到你的難處還這麼自以為是,你別放在心上。將來不管怎樣,只要你願意跟我分享,我都會支持你的。」

  王玖瀚也未曾想過有人會對他說出如此令人害羞的話,沒法做出適當的回應就傻愣地說一聲『謝謝』後掛上電話,不僅是內心連身體都躁熱了起來,有種說不出的激動。

  長久以來的徬徨得到依託,日漸不安的他左顧右盼,等著有誰能拉他一把,給他信心繼續堅持下去,完成他真正的夢想:在舞台上發光發熱,成為大家注目的焦點。

  王玖瀚一回到房間就被正巧要去洗澡的莊士為冷盯著。

  「被女生告白喔?暗爽成這樣有點噁心耶。」他指得是王玖瀚竊喜得連眼睛笑彎了。「表情管理一下,不然看你爽成這樣真想揍你。」

  告白?王玖瀚沒排斥這詞,倒是覺得挺像的。「某意義上來說是吧。」

   這回答勾起莊士為的好奇。「剛那通電話是小帆打來的吧。」怕誤會,他先確認來電的對象是誰。

  「是啊。」

  確定後,莊士為感嘆一聲。「哇……你很在意徐安帆?他不開心你就低落,現在因為他打來講幾句你就笑得像傻子,我被你惹到生氣,也不見你來安慰幾句,有了新人忘舊人?」

  王玖瀚像是要澄清什麼地收斂表情。「才不是這樣,小帆是發自內心的鼓勵我,才不是隨便說幾句敷衍我。」

  瞧他正經的,以為要說點好話哄人的莊士為心死了。「好好好,那請問他說了什麼?」

  「他希望我繼續跳下去,別放棄跳舞。」

  莊士為愣了一下,看來他的話跟想像中有差距。「感覺沒什麼特別的。」

  「事後回想的確很普通。」王玖瀚臉帶笑意沒反駁。「但這是我第一次聽到有人對我這麼說。」

  「真假?」莊士為陷入沉思,像是認真思考自己難道沒說過類似的話?

  怕他想到腦筋打結,王玖瀚從衣櫃隨意拿了一套衣物,推著他走出房間。「走啦,洗澡。」

  「你不帶你的沐浴乳?」

  「你不是有拿。」

  幹,真是白問。莊士為眼神死了幾秒。

創作回應

維尼熊
突然覺得莊士為很討喜XD
2021-08-30 14:48:35
✚悅 洸
我也這麼覺得0w0
不管怎麼說都需要嘴砲又貼心的朋友
2021-09-02 21:11:39
維尼熊
挑個小毛病
"不會跳的人就離場,看誰能(在)留到最後" 贅字?
2021-08-30 17:05:3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