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BL】殘 喘_19

✚悅 洸 | 2021-06-24 03:12:17 | 巴幣 12 | 人氣 65

殘 喘
資料夾簡介
最新進度 【BL】殘 喘_22

  妝化完了,頭髮吹好了,造型服也穿上了。王玖瀚依然是悶葫蘆狀態,于倩頭疼地偷看洋哥,希望他過來解救尷尬的氣氛,事與願違,洋哥對她比了『讚』,貌似對她的奢華造型表示滿意。

  這次的雙人組合的企劃主題配合于倩的電視劇的角色做出延伸,跋扈千金與默默守護小姐的保鏢,團名為『First kiss』。考慮到兩人的年齡正值轉型期,風格改走禁慾路線,如果成功,兩人算是突破既有形象,能收獲新的粉絲族群。

  攝影師簡單說明拍攝內容,于倩要符合劇中女配角的個性,大膽奔放,老愛用挑逗的方式捉弄喜歡自己的保鑣,這對想當演員的于倩來並非難事,她甚至有些躍躍欲試。

  「玖瀚你就是對她的親密舉動要表現出不顯於色的害羞。」

  攝影師對王玖瀚拋出一句對他來說極為抽象的指示,頭頂瞬間冒出問號,瞧他欲言又止地想問什麼,大概知曉他難處的于倩在旁做簡單的說明。

  「因為身分差距,你就算對我有好感也不能表現出欣然接受的樣子,不然你這保鏢正直保守的設定就跑掉了。」

  經于倩提點,攝影師才意識到王玖瀚很少拍有故事性的照相,幾乎都是獨照或跟其他模特,不帶感情的合照。

  兩人看王玖瀚穿著正裝,似懂非懂的樣子有點搞笑又著實令人擔憂,果不其然拍著拍著就出事了。

  攝影師先行喊卡後坐在導覽螢幕前,一張張照片看下來,王玖瀚的表情簡直絕了,于倩的刻意引誘在他的退縮及抗拒眼神成了笑話,完全看不出他的喜歡在哪?

  「玖瀚你有過暗戀的對象嗎?」攝影師摸摸下巴,試探性地問站在身後的人。「有的話,你可以將小倩假想成那人,拍出來的效果會好很多,剛拍的照片幾乎不能用。」真要形容這組照片,大概就兩個字,叫『騷擾』。

  攝影師的語重心長影響整個工作氣氛,他本身也很傷腦筋地揉著太陽穴,王玖瀚他們是第一組,進度延遲的話會造成連鎖反應。首先『First kiss』是緊急排定的組合,什麼都趕,趕音樂趕練舞趕拍宣傳照,很多資源都衝著王玖瀚的名氣給了方便,要是現在卡住,第二組藝人會跟著延後拍攝,要是沒通告都好說,就怕有,行程一旦亂了,經紀人會崩潰,他們攝影組更崩潰。

  王玖瀚看著其中一張照片,于倩拉著他的領帶,結果他的視線朝旁瞥去,當下自己沒發覺,但鏡頭都已捕捉到他的閃躲。

  「抱歉,我需要點時間。」他沮喪地表示歉意,第一次拍照照得很挫折。

  攝影師嘆口氣,打從王玖瀚出名的相關寫真都是由他操刀,知曉他先前拍的照片的確不太費力,擺好動作就行,現在忽然跟別人有對手戲,沒法入戲的話,怎拍都是大寫的尷尬,雖然有點想抱怨他的演藝技能怎沒培養到這塊,可念在合作許久,此時發難對誰都沒好處。

  「休息三十分鐘。」攝影師決定先暫停工作,接著轉頭和兩位主角提議。「趁著時間,你們要不要去旁邊培養感情?」

  兩人面面相覷,點頭後一塊走到攝影棚外,最後選定在靠近逃生梯的地方『培養感情』。

  傷腦筋的王玖瀚蹲了下來,先是對自己的失誤拖累于倩這事說聲抱歉,站在一旁的人在胸口揮手表示不介意。

  于倩偷瞄低頭發悶的王玖瀚,鑒於剛攝影大哥問他的感情史,她不禁有點好奇,在那之前她想釐清一件事。

  「玖瀚,我剛惹你不開心了嗎?」

  「沒有啊。」

  「那你為什麼在化妝的時候就突然不說話了。」于倩說話的同時也蹲了下來,好跟他的視線平齊。「我還以為是我說了你朋友的事在不高興。」

  理解到她的誤會,王玖瀚急忙解釋。「我沒有不高興,只是妳的話提醒了我,可能真的從頭到尾都是我一個人在自作多情。」

  是的,徐安帆會待在王玖瀚身邊,會不會看中的是他對跳舞的堅持,最終相信他能站上舞台,就像是《馬戲少女》的女主角,她捨棄富裕的家境,在練習之餘也為生計發愁,夜深人靜時卻又因不明確的未來獨自徬徨,每個人都得為自己的選擇負責,然而有多少人能不計後果地躍進夢想的懷抱。

  要是當時在學活,他沒表現出陷在進退兩難的處境,而是打定主意大學畢業後,就跟莊士為一樣選英文專業的相關工作直接進入職場,徐安帆還會陪在他身邊嗎?更甚是……他會喜歡上徐安帆嗎?

  越想心情就越複雜,自然就不太想說話了。

  于倩看他臉色又沉了,不好說自己剛是不是聽見什麼不該聽的?例如……他對朋友自作多情。

  「看來你的確有單戀的對象,她知道你喜歡她嗎?」于倩沒問詳細,下意識認為那位朋友是女的。

  「知道的。」王玖瀚想起那天夜晚的經過,忍不住仰天哀鳴。「其實我很後悔跟他表白,分開後我才發現,我其實一點都不了解他,都不曉得跟他表白是禍還是福了。」

  于倩困惑地歪頭。「她有男朋友還是另有所屬?都沒有話,不考慮跟你交往的話,好奇怪喔。」

  以前不了解,可現在的王玖瀚沒道理會被女生拒絕,先不論長相好了,他有身高有身材,最重要的是……他是時下的當紅明星王玖瀚,會被發卡的話,自己可以合理懷疑他是不是有隱藏的癖好或秘密嗎?

  聽到于倩的納悶,沒注意到她的用詞,王玖瀚找到知音般地老實說出感受。「我也感到奇怪,他陪在我身邊這麼久,現在我如願當上明星了,他反而變得冷淡。」他垂頭喪氣地盯著地板,語氣哀怨。「大概是我已經不符合他的理想了,所以沒必要再對我好了。」

  在事情尚未明朗前,于倩暫不做評論,看見走廊另一端的工作人員陸續回到攝影棚,當務之急不是要商討王玖瀚和另一人的感情狀況,而是要他把注意力放回自己身上,不管是進行式、過去式、未來式!麻煩請他將暗戀對象帶入『于倩』身上,進而好好發揮敢愛不敢言的角色設定。

  于倩站起身,打起精神對意志消沉的王玖瀚說道。「如果你還想跟我聊聊,我們晚上練舞的時間很多,但現在我們來模擬一下,看你能不能將我當成你朋友。」

  王玖瀚抬眼看她一眼後也站起身,直接了當地說出困難點。「很難。妳跟他個性基本上就不一樣,而且他是男的。」

  他的話如同閃雷劈在于倩頭頂上,害她腦瓜子嗡嗡響,她現在該要氣王玖瀚竟然連試都不試就回絕,還是該震驚於他的對象是同性。

  「玖瀚,你這樣不行啊。」于倩頭痛似地扶額苦口婆心的樣子像極他的經紀人。「你不可能一直都拍個人照,今天是我,下次可就是別人,要是這種情況一再發生,在業界傳出去,有損名聲。」

  王玖瀚倏然抓過她的雙肩,嘗試將徐安帆的形象語眼前的人融合,但在于倩眼中所見,只有他的眉頭逐漸靠攏,想像過程很艱辛。

  「不行,真的差太多了。」他受不了地轉過頭,眼角瞄到工作人員快步地走向他們,不出意外是來提醒休息時間快到了。

  于倩心想再勉強也不會有效果,不如順其自然。「不管怎樣,加油吧。」

  「抱歉,拖累妳了。」王玖瀚過意不去地看向她。

  「沒事,誰叫你是我搭檔。」于倩不在意,自然地將手搭在他肩上,順勢拍了幾下表示安慰。

  做好心理準備的兩人回到棚內就立刻被攝影師招呼過去,以為要被問感情培養得如何,豈料計畫臨時更動,主要原因沒特殊理由,就為順利拍攝。

  「玖瀚你一臉正經就好,小倩會看著辦。」攝影師沒打算細說,有人無法領悟時,說再多也枉然,不如看實際狀況做調整。

  開拍前,化妝師替兩人補妝和整理造型,站著不動的王玖瀚忽然瞄到兩名壯丁扛著疑似巴洛克風格的長沙發進來,放在一旁待命,應該是等會要用的道具吧。

  按照攝影師的指示,王玖瀚的動作幾乎沒變化,于倩把他當成拍照工具似的,一會作勢要親他,下秒又貼胸摸背,快門聲喀擦喀擦地沒停過,攝影師的手沒閒著,腳更是繞著他們轉。

   
「很好,玖瀚有點無奈的感覺很好喔,可以稍微抗拒,適度地表現出困擾。」

  于倩為誘發他配合,肢體動作是越做越親密,甚至用手指硬勾開他的領口,領結因此掉了,在王玖瀚無意識側頭看她時正好露出陽剛的頸部線條,他出手抓住于倩作亂的細腕,微蹙起的眉頭像在說:別鬧。

  那瞬間,于倩的表情變得有些羞怯,像是惡作劇過頭,惹醒了本懶得搭理的獅子,面對期待已久的強勢,喚醒她內心的小女人,下意識臣服他的威懾下。

  攝影師極力忍住興奮得想大笑的衝動,嘴角卻不受控揚起,他已經選定要哪些部分做挑選,心情好是他認為以于倩為主的這組照片肯定能一次通過,只是接下來就要看王玖瀚自己表現了,這一想又開始不安了。

  兩人見攝影師拿下相機,轉身走到螢幕前坐著瀏覽影片,他們也跟著走出布幕,在旁等待的化妝師跟造型師抓緊時間調整他們妝容跟衣著。

  工作人員將道具沙發搬至布幕中央,營造氣氛的道具逐一擺設上去,于倩看得眼睛都放光,散落一地的深紅玫瑰跟紅酒瓶,沙發後飄著閃耀金屬光澤的派對氣球,球體下裝飾著寬版緞帶,整體是黑紅色調,輔點金色當點綴,低調中帶著奢華,跟以往拍照都是洋溢少女氣息的粉色完全不同。

  王九瀚不懂她為何要癡癡望著背景,視有什麼東西在吸引她的眼球嗎?「妳在看什麼?」

  「玖瀚,我覺得我好像要變成女人了。」

  他有點摸不著頭緒。「妳不是本來就是女的嗎?」

  于倩的表情僵住,這應該是要怪自己沒把話說清楚,可王玖瀚的困惑打壞了她的感觸。

  「我的意思是,前陣子我還在拍粉嫩嫩的團照,今天的佈景卻跟青春什麼的都扯不上邊,就像是轉大人一樣。」于倩拉下他的襯衫袖子,將頭湊到他耳邊,小聲地說:「其實我要退團了,日後將專注在演戲上,但你放心,這不影響『First kiss』的發展。」

  洋哥說的單飛不解散被推翻了,不過演藝圈本就是瞬息萬變,王玖瀚沒要說什麼。

  「我要解開你的襯衫扣子了。」怕王玖瀚嚇到,造型師動手前先出聲提醒。

  王玖瀚點點頭,早已習慣被造型師上下其手,梳得好好的油頭被刻意弄下幾縷瀏海,站在旁邊的于倩沒也逃過,黑絲襪被剪出幾個洞,眼影用手指抹亂,髮飾弄得要掉不掉,尷尬地落在耳邊,但在刻意安排下,兩人從奢華的正裝變得頹喪卻不失美感。

  工作人員手裡捧個巧克力蛋糕,在攝影師旁小聲詢問著,他們以為是等會拍完大伙要吃的,可在場人這麼多,一個蛋糕明顯不夠,只見攝影師朝著布幕指了幾個位置,那名工作人員便把蛋糕切好,小塊蛋糕就落在指定的位置上,兩人都看傻了。

  見場景佈置完成,攝影師轉頭看向準備得差不多的兩人,思來想去還是主動上前說幾句。

  「場景設定是派對過後只剩你們獨處,小倩就是喝醉酒倒在沙發上睡覺。」

  攝影師這次說得很白,白到于倩只能乾笑兩聲做反應,她那在狂歡結束後,暗自憂愁喝悶酒的人設呢?

  「這次小倩沒法幫你,我也不想提建議擾亂你,不管你用什麼方式,請你表現出對她的喜歡,如果你狀態調整好了就直接入鏡。」攝影師說完便領著于倩躺上沙發,調整她的姿勢好看起來唯美些,他將一只高跟鞋脫掉後扔在沙發腳邊。

  王玖瀚站在布幕外,眼前的景色並不全然陌生,他不確定那樣行不行得通,但當時的心境巧妙地和保鏢重疊在一起了。

  喜歡卻不能坦白,就怕我們的關係回不去。

  攝影師轉身要走出布幕,卻看見王玖瀚提腳要進來了,還以為他要再花點時間。

  王玖瀚站定在沙發前,從容不迫地對攝影師說:「我好了,隨時都可以拍。」

  他哪來的自信攝影師不曉得,既然他都說了,那還等什麼?

  「好,開拍。」

創作回應

維尼熊
補進度的挑毛病時間XD

"經于倩提點,攝影(施)才意識到王玖瀚很少拍有故事性的照相"
我個人必較偏好攝影(屍)的用法!!!(推眼鏡((突然變成驚悚片

"巴洛克風格的長沙發進來,放在一旁待命,(應該等會要用的道具吧)。" 感覺有漏字
2021-08-30 17:18:19
✚悅 洸
要突然改變畫風(純愛到驚悚)這有點難度XD
2021-09-02 21:41:48
維尼熊
唉...挑人家錯字結果自己也打錯字...(熊掌遮臉羞愧奔
2021-09-03 02:38:0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