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BL】殘 喘_09

✚悅 洸 | 2021-03-14 17:00:01 | 巴幣 4 | 人氣 67

殘 喘
資料夾簡介
最新進度 【BL】殘 喘_12

  莊士為特地跟公司請兩天假,為了執行王玖瀚的委託,特地驅車去探視徐安帆的近況。昨天早上要不是剛酒醒,腦子迷迷糊糊,身體沒力,他會用極具戲劇性的動作來表達內心的匪夷所思。

  「你跟他才分開幾天,你數數,有沒有一個禮拜?」莊士為無奈地揉著抽痛的太陽穴。

  「今天正好滿七天。」王玖瀚在他面前做單手伏地挺身,一派悠閒地回答。

  「你幹嘛不自己去,怕舊情復燃?」

  莊士為唸歸唸,其實若他要親自去,自己肯定跳出來阻止,他不理解得是王玖瀚為什麼要做多餘的事來徒增煩惱?

  「如果有情可以燃就好了。」

  假設他與小帆間真有段情,莊士為可以想像得出是何種情況,肯定就像是大二出去外宿時的生活吧。

  由於沒宿舍門禁的限制,到了晚上,王玖瀚就會騎單車載小帆去學活,他練舞,小帆隨側在旁,兩個人常膩在一塊,形影不離到差點以為他們牽手了。

  「對了,我昨天喝醉的時候,沒做什麼奇怪的事吧。」屬於酒後失憶的莊士為有點不好意思地問。

  提到這,王玖瀚爬起身朝衣櫃走去,打算要出門的樣子。「對了,你去找小帆前,可以再來我這一趟嗎?有東西要轉交給他。」

  莊士為一臉不情願。「你到底有沒有心要跟他斷乾淨?難不成接下來每個節日都還要我幫忙送禮?」

  「不會的,應該說也許這是我跟他最後的連結了。」王玖瀚穿上外套,戴上口罩跟帽子。「我已經下定決心了,除非小帆自己過來找我,不然我是不會去見他的。」

  「好喔,你最好說到做到。」



  回想結束,莊士為傷腦地瞄向放在副駕駛座上的寵物提籠,裡頭一雙可愛的大眼睛正瞪著前方, 好奇為什麼天空的景色不斷地變化著。

  按照手機導航,莊士為來到徐安帆工作的咖啡廳,他在對街停好車,提著籠子往店裡走去。

  由於是第一次來到徐安帆的工作地點,他不禁好奇地多看幾眼,門面整體走懷舊復古,看得出是走文青路線,那個庭院也打理得不錯,沒有雜草橫生還特地造個小景供人拍照,唯獨看不爽的大概就是放在外部門口的移動招牌,黃底紅字大粗體,寫著『靜謐咖啡廳在此處』。

  一開門,還沒聽見店員的招呼聲,熟悉到不行的旋律跟音色就讓莊士為先行翻了個白眼這間咖啡廳到底想走什麼路線?還有這首歌聽到耳朵都要爛了,饒了他好不?

  「歡迎光臨……。」

  正在擦桌子的徐安帆抬起頭打招呼,一見到熟人後聲音就小了。

  「喔,小帆剛好在這,還以為我要去問人了。」莊士為盡量裝得自然地朝他走去。「現在方便聊幾句嗎?不方便的話我可以先點餐,等你休息時再說。」

  「沒關係,現在正好是人少的時段,我跟敏姐說一聲就好。」徐安帆拉開座椅。「你先坐著,有要吃點什麼嗎?」他從圍裙口袋拿出菜單夾跟筆,笑著放到桌上。「難得你來,盡量點別客氣,我請客。」

  「一杯奶茶就好,主要來是有事要拜託你。」莊士為將菜單推回,感受到他的失望,可他真的不是來吃飯的。「你也幫自己點一杯吧,我怕我們會聊很久。」

  他的說法令徐安帆好奇了,收完菜單便走去櫃檯和林慈敏交談,一轉身手裡就端著餐盤,上頭有兩杯飲料。

  徐安帆將冰奶茶放到朋友面前,自己則喝去冰的,坐定位後便問。「你要拜託我什麼事?」

  難不成是關於玖瀚的事?他在心裡多少期待莊士為帶來前同居人的消息。

  「呃,就是前陣子我在路上撿到一隻貓。」他將本來放在椅邊的寵物提籠拿到桌上,一開小縫,小貓爪立刻竄出,好奇地亂揮著並喵喵叫著。「那時他感冒挺嚴重的,就先讓牠住院,後來才想說自己沒法養,你也知道我常出差,同事也都忙,突然想到你好像挺喜歡貓咪的。」莊士為編造莫須有的故事,語氣盡量可憐,暗示徐安帆接納這隻幼貓。「你要不要抱出來看看?」

  徐安帆覺得哪奇怪,一時間說不上來,但喜歡貓是事實,而且幼貓的叫聲,奶萌奶萌地令人心癢難耐。「好啊。」

  籠門完全開啟,一隻三花幼貓不懼生地走了出來,走到莊士為的飲料前,先用粉色肉墊拍拍已有水珠的玻璃杯,下秒就舔了起來。

  「牠很渴嗎?」徐安帆見狀,趕緊幫牠準備水碗。

  瞄到桌上有隻生物在動的林慈敏想過去摻一腳,可想到那是徐安帆跟朋友間的對話,想想再等等好了。

  徐安帆用小盤子裝水後放到小貓面前,只見牠沒要喝水,就用那小貓爪不停地拍打水面,弄得桌上都是水漬,莊士為不讓牠繼續搗蛋,將貓給撈進籠內。

  「如何,要養嗎?」莊士為尷尬地問,希望小貓剛才的行為沒引起反感。

  徐安帆笑了笑,乾脆地答應收養小貓,看著籠內的小貓咪,想起了往事,下秒眼眶竟不受控地泛出淚光。

  「怎麼了?怎麼突然哭了?」

  莊士為趕緊抽幾張面紙遞給已經在用手指抹去淚水的人,他似乎也很意外自己的失態。

  「沒事,突然想到過去的事,一時觸景傷情。」

  大概知道他在說什麼的莊士為,心裡躊躇要不要關心近況,他本來就知道王玖瀚和徐安帆同住一起的事,問起來應該不會起疑才對。

  「玖瀚最近在忙演唱會的事,最近都住在宿舍,你一個人住會不會寂寞啊?」莊士為故意用玩笑的方式問。

  徐安帆愣了一會,搖頭的舉動令莊士為替遠方的好友默哀三秒,隨即又替他鬆口氣。

  「不會。」他拿過提籠,小心地將貓抱出來捧在胸前。「因為我有牠了。」

  看到這一幕,莊士為趕緊拿起手機替他們拍照,難得小帆笑得燦爛。「回去的路上有點遠,我還是點份套餐來吃吧,你請客我都好。」

  「好。」徐安帆沒放下手裡的貓,興沖沖地跑去櫃檯跟敏姐獻寶,問要取什麼名字好。

  莊士為放下手機,發個消息給好友,告訴他……小帆確實感到寂寞了,意味著他並不是無動於衷的。

  訊息很快就回了,一句疑問『所以』兩字刺傷他的眼,不懂到底誰才是無情的人了。



  徐安帆下班後,帶著寵物到一間大型寵物店購買牠的所需用品,進到店裡,琳瑯滿目的寵物商品讓他無從挑起,他傻傻地呆站在飼料區,經過的店員貼心地詢問是否要幫忙介紹,他連忙婉拒,憑著在大學時撿到幼貓時查的資料自己挑。

  大致上看過整排的飼料,價錢有的差了近三倍,記得當時也是在市區逛的寵物店,東西就沒這麼多,現在寵物商品也越來越多樣化了。

  徐安帆敗給選擇性障礙,走到櫃台尋求幫助。聽聞是剛帶回家的幼貓,女店員便想看看在籠內喵喵叫的小可愛,一見是小三花,心花怒放地猛誇貓貓好萌,拿了一條寵物零食給牠吃,順便看牙齒長齊沒。

  「牙齒都長出來了,不用喝奶了,餵飼料就行了。」

  女店員領著他逐一介紹,走過一個貨架又一個貨架,回到結帳台時,他的購物車也滿出來了。徐安帆心想自己的機車應該載得完吧。

  「對了,你有打算先關籠嗎?」女店員邊刷條碼邊問。

  「關籠?」

  「是的,如果你上班不放心牠,可以關籠,最起碼不用擔心出什麼意外,例如咬電線或跑到危險的地方,下班後再放出來,之後籠子也可以當牠休息的場所。」女店員解釋道。

  「沒關係,牠有自己的房間了。」

  等待結帳時,徐安帆瞄到櫃台邊的旋轉展示架,是寵物名牌,有個像某動畫藍貓項圈鈴鐺吸引他的注意,價目旁備註現買現刻,當下就買了兩個。

  他提著兩大袋寵物用品離開,剛購物完心情應該是不錯的,徐安帆也覺得自己怪,為什麼就是想哭。

  大概是一直想到去喵星球當居民的小貓貓吧,多少感嘆起當時買不下手的寵物用品,現在能眼都不眨一下就買。

  「小久久這名字,比較有品味了吧。」

  笑著又騎了一段路,徐安帆默默地在荒暗的道路上靠邊停下,低頭哽咽。

  不要騙自己,事實就是他很想念小貓貓,連帶回憶起當時的無能,恨自己的軟弱,為什麼都不嘗試一下便擅自決定牠的結局。

  事到如今,他仍後悔著,如果他能鼓起勇氣問家人或學姐,能不能借他醫療費,今天小貓貓是不是還活著,就算最終仍去了天堂,是否能告訴自己盡力了。

  他哭,是不能原諒自己,更因為失去的痛教人難以忍受。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