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BL】殘 喘_20

✚悅 洸 | 2021-07-05 03:58:42 | 巴幣 10 | 人氣 80

殘 喘
資料夾簡介
最新進度 【BL】殘 喘_22

  莊士為自從上回和徐安帆通過電話後,隔天開始查勤,早晚各一通,直到現在依然沒接,該不會被拉黑了吧,想藉由其他認識徐安帆的人下手,卻發現他們共通認識的人除了王玖瀚以外,就沒人了。

  OK,那都沒關係,時至今日他上個月辛苦加班換來的休假派上用場了,本想抓王玖瀚一塊去,但他最近很忙,管理他社群帳號的小編發了好多工作花絮當粉絲福利。

  今天,莊士為起個大早,開車上高速公路,依循幫王玖瀚送貓時的記憶,一路開往徐安帆的工作地點,親自逮人不是強迫他非得跟死黨牽手,而是希望他們能好好地坐下來談談給彼此一個交代。

  自己談的感情都沒這麼上心,活該自己單身狗。莊士為含淚喝口咖啡提神。



  王玖瀚向等在宿舍大門口的洋哥打招呼,對方懶懶地應了一聲,完全沒以往的工作幹勁,瞧他手上沒拿早餐,王玖瀚便主動到早午餐店點兩份套餐。

  洋哥坐在駕駛座上等他,臉上貼著一塊砂布,是前幾天被前妻甩巴掌時被美甲給劃傷的。

  那天他趁著王玖瀚還在拍照,他便溜出場去找歐陽慧,憑藉人脈打探到她是來預約幾組藝人的拍攝日程以及和攝影師溝通細節。

  他剛到辦公樓層,就看見會客室的沙發上躺著酣睡的小娃兒,身旁坐著面生的實習助理。

  洋哥趁歐陽慧在會議室走不開就大膽地上前跟小姐搭話。對話中透露出歐陽慧偶爾會帶小孩過來辦公,當他正要問小孩是不是歐陽慧親生的時候,背後就傳來一股寒意。

  稍早和前夫撞面的關係,歐陽慧沒打算在此久留,重要細節說完就要離開了,結果出會議室就看到前夫要仔細端詳小朋友的樣子。

  「不准你碰他!」

  被熟悉的女聲嚇到的洋哥,見她來勢洶洶護崽的樣子也不樂意了。「小孩是我的,我怎就不能碰了?」

  「誰說他是你的小孩?你少在那邊自作主張!」

  「不是我的?不然妳是跟誰生的?」

  被聲音驚動的人紛紛出來查看,可一聽洋哥的回嘴,同時在心中『啊』了一聲。歐陽慧沒想再跟他多說,推開前夫抱起小孩就要離開,想當然洋哥怎輕易放過,兩人一來一往間,旁邊的人也趕緊勸架,被抱得不舒服的小孩哇的大哭起來,又氣又急的歐陽慧當場反手就甩他耳光,這一下把洋哥都打懵了,傻傻地看她抱著小孩跑了。

  「洋哥!你臉流血啦!」一名助理驚嚇地四處張望,想找衛生紙給他止血。

  跟著歐陽慧出來的攝影師尷尬地目睹全程,將洋哥拉到旁邊說幾句,內容是什麼不得而知,只是洋哥就像洩氣的皮球,黯然地跟辦公樓層的大伙道歉後回到樓下的攝影棚,至今仍未回復過來。

  在等餐點做好的王玖瀚趁著一點時間看手機,只見死黨拍了幾張照片,告訴他人已經在南下的路上,開門見山地直說要去找徐安帆。

  要不是王玖瀚沒在喝飲料,不然早被嚇得噴出一口茶,他連忙打給莊士為,電話很快就接通了,尚未開口問候,對方已經先發制人。

  『要阻止我的話,我先掛電話了。』

  王玖瀚愣住,隨即回過神。「你去找小帆幹嘛?」

  『你在高鐵鬧出新聞後沒多久,我有打給小帆,聊了一會。我呢,覺得你們兩個欠缺溝通,沒錯!欠缺溝通。』

  他是不懂莊士為在激昂什麼,但既然都跟小帆聊過了,怎不好奇談話內容。「你們聊了什麼?」

  『說到這個,你有問過小帆為什麼要對你這麼好嗎?』莊士為醞釀情緒,就看他的回答來決定是否發作。

  「呵呵……。」

  王玖瀚的怪笑害他起雞皮疙瘩,釀好的情緒都消了。『問了?』

  「當時我是問他,你對別人都這麼好嗎?他說我不是別人,我跟別人不一樣……嘿,多招人誤會的回答。」王玖瀚苦笑幾聲,煩躁地轉身走遠,不好讓店員看到自己難看的臉色。「媽的,你會問我的意思,肯定是認定我誤會了,小帆對我就是單純的友誼,是我自己要胡思亂想,從頭到尾都是我在一頭熱,對吧!」他克制地將音量壓低,語氣卻壓抑不住激動。

  我當然跟別人不一樣,我是你看中的,必須要堅持夢想的那個人!

  在拍攝完First kiss的宣傳照,回宿舍的路上,洋哥心情萎靡,他的內心也有團迷霧揮散不去,兩人頭一遭在車裡如此沉默,直到大門口才有他的一句道謝。

  長久以來不曾動搖過的感情出現懷疑的裂痕,徐安帆無微不至的照顧,以及他始終把自己放在第一位而感動,導致自己想回應他的付出而動情,錯認彼此是心照不宣的互相戀慕,徐安帆對他好是源於對憧憬的投射,純粹滿足自身無法達到的期望,然而,崇拜跟愛情不能完全畫上等號。

  徐安帆查覺到他的愛意,卻依然默默,不否認不承認,如果他能早點說破……。

  王玖瀚本想再說什麼,卻抿唇閉口不語。

  沒想到自己突然就踩雷的莊士為趕緊安撫。『沒事,我就只是問問。我會去找小帆的原因很簡單,我希望你們可以坐下來好好談談,你難道不想知道小帆的真實想法嗎?』

  面對他的轉移話題,有效地緩和了怨憤的情緒,關於徐安帆腦袋在想什麼,王玖瀚絕對是地球上最想知道的那個人。

  『小帆就算不願意,我也會把他綁過來,你就挑個燈光美氣氛佳的餐廳等我消息。』莊士為半開玩笑地說著。『好了,你趕緊去忙吧,先掛電話了。』

  王玖瀚沒切斷通訊地放下手機,任由它發出嘟嘟聲。

  說破什麼的,別了吧,溝通什麼的,還是不要了。光是想象小帆坐在對面,感到抱歉地說:一切都讓你誤會了,對不起,我該早點說的。

  真是這樣,那這些年來,原本美好的回憶都將成為騙局,鼓勵的話都是謊言,一切都是陰謀,僅管如此,徐安帆陪他度過的六年是無庸置疑的。

  記得畢業的第一年,有次街舞比賽,隊友傳了參賽者名單跟影片給他參考,他坐在客廳看完後,有些不安地問在廚房加熱晚餐的徐安帆。

  「這次的對手有來自國外的厲害選手,要是輸了怎麼辦?我媽在催我找工作了。」

   大型街舞比賽才有獎金可拿,可比賽又不是天天有,這場過後又得等兩、三個月,兼職教舞的收入也很不穩定,王玖瀚不怪媽媽緊張,要是這場沒進前三,下個月的孝親費又沒著落了。

  「我養你啊。」徐安帆端著咖哩走出來,表情認真地說道。

  「你養我?」被發包養卡的王玖瀚訝異地看著不像在說笑的發卡人。

  徐安帆怕他心裡有負擔,笑著補上一句。「就等你出名,換你養我。」

  禮尚往來的概念,王玖瀚可不這麼想,他本來就打定主意,出名後,有了給得起承諾的底氣,他可以挑個好時機跟徐安帆告白:希望你能待在我身邊,一直看著我。

  當時的自己肯定沒想過關係會變樣,小帆也忘了自己說過的話吧。

  收入無虞後,給你辦的卡沒用過,覺得適合你而買的衣服你沒穿過,一塊出去吃飯是AA制,你我之間分得清楚,見外得可以。你對我好這事我習以為常,可悲的是我從沒發現,你不曾樂於接受我給你的任何東西,總是困惑,卻又平淡地笑著收下,僅僅是收下。

  早該理解的,他們的關係不正常,超越友情的範疇卻不屬於愛情的領域。王玖瀚握緊手機,用力到手背泛起青筋。

  莊士為的雞婆成了好事,他要問徐安帆,自己對他的意義,到底是什麼?

  早午餐的店員拿著做好的餐點走到久未取餐的王玖瀚身後,小心地提醒。「先生,餐點做好了。」

  聽見後方傳來的聲音,王玖瀚迅速收起陰鬱表情,轉頭時給店員一個微笑。「抱歉,剛在講公事,不好意思,還麻煩妳拿出來了。」

  「不會、不會。」店員趕緊將餐點交付給他,紅著臉跑回店裡。

  王玖瀚不再耽擱地搭上洋哥的車,準備今天的行程,暫時將不安的情緒壓進心底。



  莊士為將車停在路邊,望著對面簡餐店的招牌,莫名感到懷念,他鎖上車門,鎮定地走過馬路,從容地進到店裡,想裝作路過,順勢來探望朋友的閒人,絕不是別有用心,特意過來的喔。

  他左右張望,像在找位置,實則在搜尋徐安帆的影子,可從店頭探進店尾,就是沒見到人,莊士為心想不會他今天休假吧。

  他摸著鼻子走到櫃台,拿菜單時順便問正在滑手機的櫃台妹子。「請問徐安帆在嗎?」

  被客人一問,她驚嚇地抬頭,冒失的舉動也嚇到對方。「啊,抱歉。你問徐安帆嗎?」

  「是,我是他朋友。」

  「他上個月提離職,只做到禮拜一。安安哥沒跟你說嗎?」女孩歪頭,隨即尷尬地笑了一下。「這好像也沒什麼好說的齁?」

  消息宛如毛毛雨,啪的打在臉上,沒啥感覺,可會讓人意識到,再過不久可能會迎來傾盆大雨。



✚✚
哇~老婆跑了
幫Q Q

創作回應

維尼熊
ㄟ...說的好像玖瀚老婆跑了跟你沒關係你好意思喔!!(插腰指

挑個小毛病
"對話中透露出歐陽(會)偶爾(會)帶小孩過來辦公"
前者只要把後者刪掉就沒問題了 兩個都留的話前者就是錯字了XD


另外有一段我看不是很懂...

"王玖瀚在拍攝完First kiss的宣傳照,回宿舍的路上,洋哥心情萎靡,他的內心也有團迷霧揮散不去,兩人頭一遭在車裡如此沉默,直到大門口才有他的一句道謝。"

這一段的前後玖瀚應該都還在通話中吧
況且洋哥出事(?)的那天 玖翰跟小帆早就是沒有聯絡的狀態
所以也不會是前一段
"當時我是問他,你對別人都這麼好嗎?他說我不是別人..."時間序的延伸吧?
2021-08-30 17:36:03
✚悅 洸
我只是想嘲笑他而已_(:3 」∠ )_,你看你就是太放心,人才會跑掉

"王玖瀚在拍攝完First kiss的宣傳照,回宿舍的路上,洋哥心情萎靡,他的內心也有團迷霧揮散不去,兩人頭一遭在車裡如此沉默,直到大門口才有他的一句道謝。"

跟時間序好像沒什關係,只是回答莊士為他早就問過了,只是沒交代何時問的,

小倩跟他聊到小帆喜歡的類型後,總覺得哪不對勁,心裡其實一直很悶,
莊士為又忽然問這一句就有種恍然大悟的......不爽
2021-09-02 22:11:14
維尼熊
時間序部分我這麼說好了

玖瀚出門看到洋哥的傷口
->回憶當天經過直到"黯然地跟辦公樓層的大伙道歉後回到樓下的攝影棚,至今仍未回復過來。"
->拉回現在等早餐->發現莊南下並通電話
->突然出現這段"在拍攝完First kiss的宣傳照...."
(應該不可能通話的兩段敘述中間 工作就完成了 雖然可以用事後回想通話內容帶過...)
(但又會跟通話後拿早餐搭車橋段產生時間衝突...)
->又回到通電話->電話結束搭車去工作

純粹個人觀點
是不是"在拍攝完First kiss的宣傳照..."其實是要接在"....道歉後回到樓下的攝影棚"之後
但這樣又有個問題
就是"道歉後回到樓下的攝影棚"後面的"至今仍未回復過來。"已經把時間點串到現在了...


而且...小倩是誰? 我又漏看了什麼嗎????(恐慌狀態
2021-09-03 02:57:57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