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BL】殘 喘_10

✚悅 洸 | 2021-04-08 01:33:12 | 巴幣 12 | 人氣 95

殘 喘
資料夾簡介
最新進度 【BL】殘 喘_22

  認識王玖瀚跟莊士為,以及學姐後,徐安帆逐漸覺得大學生活沒那麼難熬了。學姐人很好,可她是系會的活動幹部,有很多事要忙,雖少聯繫但學姐有好康的總會記得他。

  每周三傍晚是徐安帆的社團活動時間,今天的社課是電影賞析,於是從教室改到學活的二樓演藝廳,正巧地跟王玖瀚所處的街舞社碰頭。

  先注意到這件事的是徐安帆,他站在二樓的防護欄前往下看時,見到正在熱身的王玖瀚,想打招呼卻又注意到周遭人很多,忽然叫他會不會造成麻煩?

  他的猶豫沒持續多久,感受到被注視的王玖瀚已經抬頭看向他並抬手打了招呼。

  「電影要開始播放囉,請盡速就坐。」大二社員將要關上演藝廳大門時提醒站在外頭的人。

  徐安帆匆匆地揮手回應後便趕緊入座,不久後口袋裡的手機傳來訊息的震動,是王玖瀚傳來的,短短一句好巧。

  為時近三小時的電影,很多社員有的早已在做別的事或悄悄離開,少數幾位社員仍專注地看著投影屏,徐安帆身為其中,甚至被勵志情節感動到眼角泛光。

  電影結束後,按照慣例地交代下次社課要繳觀影心得,好消息是字數不限,端看社員的誠意,寫得好的,社長會贈送電影票當獎勵,請大家多積極參與。

  社員陸續走出演藝廳,外頭天空漆黑一片,原本喧鬧的一樓已歸於平靜,徐安帆步下階梯,發現王玖瀚坐在走廊長椅上滑手機,似乎在等人。他往旁看去,街舞社還有幾位社員在練習動作,他不常關注偶像明星,但也沒嚴重到跟社會脫節,是時下流行交叉舞步,出自於可愛路線的女團,梅洛蒂。

  「玖瀚,副歌那邊,你再示範一次給我們看好嗎?」

  被點名的王玖瀚抬起頭,這才看到傻站在階梯前的徐安帆,先是錯愕,接著指指手機,與他對上眼的人立刻意識到他的意思,趕緊拿出手機,果然有好幾條未讀訊息,內容不外乎就是還要多久社課才結束那類的。

  穿著熱褲的女社員等了一會,發現人還沒過來,頭一轉才發現王玖瀚沒在看她們,「玖瀚,你剛有聽到嗎?」

  「有啦。」他回得有氣無力,無奈地起身走到一群女生中間。

  徐安帆看得出王玖瀚沒意願跳女團舞,畢竟要做出開腿扭腰等的性感姿勢,以一個身高超過一百八的男生來做,有點羞恥吧,可不知為何好想看。

  王玖瀚瞧徐安帆一臉期待地坐到長椅上,貌似在等他……想想算了,開始做起分解動作供人觀摩,以為會被就此放過,豈料另名女社員說想完整跳一次副歌的部分,其他人更是跟著起鬨。

  「好主意,晚點我要發限時動態,記得濾鏡要開。」

  「順便傳給社長當紀錄,社團成果可以多支影片。」

  一名女社員興致盎然地播放音樂,前奏一響便跑到他們面前。「快站好位置,我要錄囉。」

  音樂響起,加上徐安帆的注視,自認逃不掉王玖瀚認命地跳起舞來,雖然肌肉看起來給人硬梆梆的感覺,身形卻表現出不輸女生的柔韌。

  是王玖瀚在一群女生中過於搶眼,還是他就真的跳得好,焦點都在他身上,目光完全移不開。

  徐安帆困惑地想著的同時,他們也跳到結尾部分,是俏皮的交叉步,最後是胸口比心的動作。

  『害羞向後退,卻又忍不住對你心動,對你心動啊。』

  音樂聲漸漸低弱,負責錄影的人也叫停。一群女生趕緊從END POSE的定格動作解脫,急忙圍到錄影的人身邊,搶看拍攝結果,唯有王玖瀚走到徐安帆面前,微喘著卻不開口說半句話。

  以為他在緩和呼吸的徐安帆也沒作聲,直到他坐到旁邊,仰頭嘆氣。

  「好戲看完了,不給點回饋?」

  「嗯喔!」驚覺到他的意思,徐安帆收回呆傻的臉,認真地說道。「可愛,交叉步那邊很可愛。」

  王玖瀚冷呵一聲,不懂為什麼會覺得『可愛』。女團的打歌服是穿澎裙,腳踩高跟娃娃鞋,插腰跳交叉步,澎裙ㄉㄨㄢㄉㄨㄢ的才讓人覺得可愛,他一個糙男子,點在哪?

  「我剛就問你還有多久才結束,結果你都沒回,我只好在這等你。」王玖瀚收拾自己的毛巾水瓶手機等等,一股腦地通通塞進背包裡。「結果你下來也不叫我一聲,不然我早拉著你跑了。」

  「抱歉,剛電影看得太專注了,我倒沒想到你也會跳女團的舞。」他跟著起身,等王玖瀚背上背包後一塊離開學活。「離門禁還有點時間,要不要買宵夜回去吃?」

  運動完肚子餓的王玖瀚沒拒絕他的提議。由於學生餐廳已經關門,校內的便利商店也關了,只剩校外多采多姿的小吃攤還開著,兩人在往校門的路上邊走邊聊。

  得知徐安帆參加的是電影研究社,王玖瀚的反應跟大多數人一樣,社課就是看免錢電影,就跟徐安帆也覺得王玖瀚的街舞社就是一直跳舞,彼此想法相差無幾,然而實際上不是這樣的。

  「要是就單純看電影,我上網看不就好了?」徐安帆瞄了走在旁邊的人一眼。「你說,對吧。」

  「不然你們都在做什麼?」

  「主要是分析每個鏡頭所代表的意義,看導演想傳遞什麼訊息給觀眾,有人為了剖析電影語言,可以一部電影看上十幾遍。」徐安帆見自己的解釋,王玖瀚有聽沒懂,只好舉例。「我今天看的是前陣子剛上映的青春勵志片,女主角本來有一頭漂亮的長髮,後來卻剃了男生頭,你覺得是為什麼?」

  「失戀了吧。」

  如此直爽的回答,令徐安帆哭笑不得地否定。「才不是。」雖然他說『失戀』多少有點關係……畢竟片中有男主角,感情戲免不了。「她是要表達自己下定決心,一切重新開始,這還是裡頭最好懂的部分了。」

  「這樣看電影不累嗎?」王玖瀚可做不來看個電影還得想東想西。

  「不會啊,就像你看影片學舞步,不也是要放慢動作去分析,我才佩服你們有耐心重複看相同的影片。」

  徐安帆這一說,他立刻就理解並下了結論。

  「看來我們有異曲同工之妙的興趣。」

  蛤?這傢伙又在胡說八道什麼?徐安帆覺得他肯定有某種程度上的誤會,可轉念一想也並非說不通。一個鏡頭畫面有百百種賞析,一段舞蹈也有個人的詮釋。

  「所以你今天看了什麼?」

  「馬戲少女,算是半紀錄片,有興趣可以上N台觀看。」

  「可是我比較喜歡聽人講故事,明天晚上我應該會去學活練舞,你要來嗎?自己練舞感覺好空虛。」

  面對他的邀約,徐安帆有些疑惑,他是知道王玖瀚會在學活練舞,可現在學期都過半了,還是自己一人?沒認識其他的同好?就算他去就只能坐著也不能一塊跳,很奇怪吧。

  路燈下照出徐安帆貌似困擾的表情,他略感悲傷地說道。「剛認識的時候就跟你說過我會在晚上練舞,結果到現在你都沒來找我。」語畢,王玖瀚用手抹去不存在的淚水。「我還練了幾個新舞想跟你分享的說。」

  要是莊士為在場,早不客氣要他別裝以外再補幾句幹話,可惜徐安帆縱使感到哪怪怪的,可聽那失望的抱怨仍引起他的愧疚。

  「抱歉,我不知道你在等我。」他當然不會承認僅認為王玖瀚當時說無聊可以找他是客套話,既是客套話又怎會放在心上。「是說你都習慣一個人自己練嗎?我看你剛剛跟其他人處得不錯,怎沒跟他們一塊練,可以互相切磋,比起我就只會坐在那,頂多幫忙放音樂,你更能進步。」徐安帆說完,想想自己的說法很像在推託,怕被誤會便又趕緊澄清。「我不是在找藉口不去,就如果你不覺得我會打擾到你的話,可以先跟我說,我有空一定會去的。」

  「我不會覺得被打擾,大尾那才叫打擾。」

  由於莊士為對跳舞沒多大興趣,除非真的太閒才會自告奮勇地說要陪好友練舞,實則是去聊天打發時間,沒學選秀節目的評審對他比手畫腳講幹話,就是心血來潮要他教簡單的舞步去騙不懂的妹子。

  他的語氣莫名認真,害得徐安帆有些慌了,不明白他幹嘛執著於自己非得陪他練不可。

  「喔,是喔。」他乾笑幾聲

  徐安帆不知該如何回應,只能尷尬地乾笑幾聲好敷衍過去,笑聲停了,王玖瀚沒作聲,害他以為是不是自己的草率惹對方不高興了,好歹回些『哇,原來你這麼喜歡我喔。』之類的玩笑話會不會比較好,可那些他又說不出口,現在講也來不及了。

  從小就很不擅長處理這類的情景對話,面對他人的熱情,好像僅說一聲禮貌的『謝謝』就顯得太過無感,沒法像姊姊將情緒表現得明白,一塊餅乾就開心地蹦跳,也沒法像哥哥一樣清楚地表達自己的想法,他不要餅乾,他要可樂。

  大人給什麼,他就接受,常被說是容易滿足小孩,很乖,隨著年紀漸長,評價開始變了,從好的變成不好的,一樣是容易滿足,卻延伸為以後沒野心成不了大器,

  王玖瀚沒注意到徐安帆的表情變得憂慮,只是在想他剛說的那些話,無意間透露出或多或少的刻板印象,例如愛跳舞的人都喜歡混在一起玩鬧,愛跳舞的人都很有自信,外向且樂於交朋友。

  「小帆。」他突然停下腳步並叫住他。

  被輕聲叫喚的徐安帆緊張了起來,感覺王玖瀚要跟他說很正經的事,不然用不著刻意停下來說吧。

  「你誤會我了。」王玖瀚抓抓頭,有些傷腦筋的樣子,貌似不知該如何說明想表達給徐安帆的意思。「比起跟一群人練舞,我更喜歡一個人,會比較自在。我也不是那種人來瘋的類型,還有……你是不是認為我很愛交朋友?」

  瞧徐安帆一臉呆傻,像在反問不是嗎?

  「因為很少人會直接問一個素不相識的人要不要當朋友。」徐安帆怯弱地說著。「而且你的確給我一種很外放的感覺。」

  所以說,會產生誤會也不能怪他,這時候王玖瀚生氣的話是很沒道理的。

  王玖瀚懊惱地發出語意不明的『嗯』的長聲,鬧彆扭似地繼續往前走,後頭的徐安帆滿頭問號。

  到了校外的美食街,僅剩幾間飲料店還開著,王玖瀚煩悶地路過一間又一間,眼見要到底了,徐安帆率先說要喝某間的飲料。

  「就這間吧,他還有賣小點心。」

  回過神的王玖瀚才發現他們快走到底了,看徐安帆尷尬地低著頭,怕是剛剛的氣氛嚇到他了,點頭後隨著他去準備打烊的飲料店。

  「一杯奶茶無糖去冰,你呢?」徐安帆將菜單推給身旁的人。

  「紅茶半糖微冰。」

  店員戳螢幕的手指停下來,抱歉地說紅茶只剩一杯的量,要不改點其他的飲品。

  「那我改奶綠好了。」

  「不用,他奶茶,我綠茶。」

  他們同時發話將最後一杯紅茶讓給對方,頓時三人你看我,我看她,她看你。

  「他奶茶,我綠茶。」王玖瀚的語氣不讓人多說地重複一次,店員點點頭,轉身搖飲料。

  徐安帆這下更慌了,猜不透王玖瀚的心情好壞,印象中總是笑臉的人不笑後特別可怕。

  內心小劇場不斷的徐安帆,直到被冰涼的飲料杯碰臉後才驚嚇地看向王玖瀚,接過他遞來的飲料。

  「走啦。」

  聽這輕快的語氣,王玖瀚的心情似乎回復了,回去的路上卻沒再說話,徐安帆不曉得該說什麼來緩和氣氛,不如閉上嘴,等等到往各自宿舍的圓環叉路說聲再見就好了吧。

  王玖瀚沒說話就單純在思考要如何說明,好讓徐安帆知道他跟別人不一樣的點在哪,結果反害他渾身不自在,與其等自己想好說詞,不如先替自己的失態道歉,打算就停在圓環,正巧道完歉,還可以順勢說聲晚安。

  好不容易走到人行道的盡頭,兩人終於按捺不住地同時開口。

  「那就晚安了,拜拜。」

  「對不起。」

  兩人傻住後又該死地有默契,再度同時出聲。

  「為什麼要說對不起?」

  「那明天再說,晚安。」

  到底在搞什麼啊?徐安帆是丟臉到想挖地洞躲進去,王玖瀚則是感到有趣地噗哧笑出聲。

  為了不再互相搶話,徐安帆將話語權給了王玖瀚。「你先說。」

  「我剛沒說話只是單純在想要怎麼解釋,害你以為我在生氣的話,這點我道歉。」

  「用不著道歉,我剛也在想……呃,沒事。」徐安帆真正想問的是他為何希望自己陪他練舞。可這樣問不會太以為是?這一想,立刻將疑惑甩到一旁,反正確認玖瀚不是在鬧脾氣就行了。「沒事的話,我先回宿舍了。」

  感覺徐安帆想讓這事打馬虎眼過去,他行,王玖瀚可不行。

  「我是不缺練舞的同好,但我缺能一直看著我跳舞的人。」王玖瀚為脫口而出的話皺起眉頭,聽起來很糟糕,擺明就是有目地性地接近小帆。「不對,我的意思是……。」本想急忙否認但好像也沒有不對,矛盾的王玖瀚卡詞了,人生頭一遭覺得講話真是門藝術。

  「我明白了。」

  「你明白了?」王玖瀚不敢相信,他拙劣的說法竟能被明白?

  「一個人練舞比較清靜,但可能會感到孤單,此時就需要不懂跳舞的人,既不會多嘴,又能老實地當個觀眾,畢竟跳舞就是跳給人看,這樣才有表演的動力。」徐安帆愉快心地說著見解,最後再來尋求認同。「對吧。」

  王玖瀚瞧他驕傲的,不忍舉莊士為的例子來打他臉。「暫且就當是這樣,等哪天我想到更好的解釋再跟你說。」

  「所以你還不是這個意思?那你到底想跟我解釋什麼?」徐安帆對此更加好奇了。

  「解釋你跟別人哪裡不一樣。就像你說的,我可以跟其他人一起練,可為什麼我就只希望是你陪我練。」

  「為什麼?」徐安帆聽完,大概也很困惑他指定自己陪練的原因而不自覺地發問。

  「可能是我特別想跳給你看吧。」

  沒經過思考的話說出口後,王玖瀚恍然大悟,關於為什麼非得是他不可,其實不需要想太多,回到最初相遇的場景,是什麼緣由讓自己想去認識徐安帆,不就是他看自己跳舞的時候,從沒移開過視線,能被人全神注視的感覺很好,激起他強烈的表演慾望。

  綜觀過去的經驗,撇除團體跳舞時,觀眾目光游移是一定的,單獨跳舞時也不一定能鎖住他人的目光,被其他事物吸引便會分心。

  「我沒有亮眼的外表,卻能從頭到尾被被你關注著,這給我很大的信心。」王玖瀚臉微微泛紅,不好意思地說著。

  徐安帆沒想過自己無心的行為竟會被人耿耿於懷,對於王玖瀚誠心地表示內心的感受,他也跟著害羞了起來。「當時我沒想這麼多,只是覺得你很厲害,這麼複雜的舞步都能跳得如此流暢,你肯定很努力,花很多時間在練習上,連晚上也還是出來練舞,關於這點,我很佩服你,而且認真的人很帥氣,所以我才會說你好看啊。」

  聽完這番話,王玖瀚更加相信自己的眼光,厚著臉皮搭訕小帆是正確的。「那明天晚上七點可以嗎?我會準備好舞步等你的。」

  「好。」

  「那就說定了,路上小心,晚安。」王玖瀚興奮地在原地揮手,像是要目送他回去。

  徐安帆轉過身後,不敢置信地用掩嘴好壓下內心的激動,對於有人『特地』等他這件事。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