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BL】殘 喘_15

✚悅 洸 | 2021-05-25 04:22:40 | 巴幣 14 | 人氣 84

殘 喘
資料夾簡介
最新進度 【BL】殘 喘_22

   從兒子回房後沒再出來,王母碗筷都擺好了也不見人影,平常可不是這樣的,她前去敲房門。

  「玖瀚,你還在睡嗎?晚餐做好囉。」

  坐在電腦前看電影的王玖瀚被母親的敲門聲驚嚇到,回應時瞄向螢幕右下顯示的時間。「知道了,等等就出去吃飯。」

  六點三十八分,他回房後就把昨晚的電影找出來觀賞,要是在以前,若不是快節奏的爽片,他是坐不住的,今天卻能好好地坐在椅上,把一部片長達三小時的文藝片觀看到結尾,著實想替自己拍手。

  第一片《馬戲少女》看完後,他的情緒很平淡,可能是半紀錄片的關係,電影本身沒太多激情配樂,氛圍挺沉悶的,只有在女主角加入知名劇團後的首度登台時才感覺精彩以外,硬要擠出心得的話,王玖瀚拿起筆在筆記本上註記:富家女圓夢的故事。

  王玖瀚本要關掉電腦,想到什麼似地打消念頭,他走出房間前去用餐,在餐桌上與母親話家常。

  「你難得在家,卻換你爸要忙。說好不接外縣市的,結果別人一拜託就什麼都好,真是。」王母無奈地嘆息。「就留我一個人看家。」

    王玖瀚的父親是水電師傅,以前主要配合裝潢工程跑案子,兩年前奶奶離世後便開始存開店基金,半年前在離家不遠的地方租到一間小倉庫,簡單一個招牌立在外頭就變成店面,目前跟帶過的幾位學徒一起工作或承接同行分包案子,通常離家太遠的,不想來回奔波的王父就選擇待著,忙完活再回去。

  聽完母親的埋怨,王玖瀚臭美地說著。「在電視上有少看到我?應該不會覺得寂寞才對吧。」

  提到身為藝人時的兒子,王母笑了笑。「其實我們很少看電視,那些都是年輕人喜歡的,只是偶爾在車站看到你的廣告,我跟你爸都有點不太真實的感覺。」

  餐桌上都是他最愛的菜,王玖瀚夾菜的筷子沒停過,但母親的話卻讓他趕緊把飯吞下肚,好跟往常一樣自我感覺良好地回話。

  「帥到不真實嗎?」

  她對兒子的莫名自信有時吃不消,雖然玖瀚有本錢這樣說沒錯,多少還是覺得做人謙虛點好。「帥是帥啦,但跟以前相比,總有種我們家的玖瀚何時變得這麼遙遠了。」王母見兒子皺起眉頭,不怕被誤會而慢慢解釋。「不是聚少離多的意思,更不是覺得關係變淡才這麼說的,我們從沒想過家裡會出一個藝人,能在電視裡看見你發光發熱,是那種不可思議的感慨。」她對兒子欣慰一笑。「你的努力有了回報,真是太好了」

  王玖瀚愣了一會也跟著笑說:「是啊,真是太好了。」

  他表面上附和母親的話,實則是難以言喻的失落降臨在心上,吃得挺香的飯菜,再吃個幾口就沒那麼香了。

  「對了,小帆最近過得如何?你在南部跑活動時沒太麻煩人家吧。」

  王母所知關於他們的事,大概就是徐安帆是兒子大學時期的好哥們,由於居住地在南部,剛出道時沒名氣也沒通告,兒子參加南部場的跳舞賽事都會借住他家,省旅館錢以外也互相聯絡感情。

    在她的印象中,徐安帆是個跟自家小孩完全相反的性格,文靜又乖巧,他可是第一個來住宿,吃完飯主動問是否要幫忙洗碗的,要人不記得很難。

  「既然你這個月行程較鬆,怎沒問小帆要不要上來玩幾天?我好久沒看見他了,是說他現在是在做什麼的?要不要媽媽幫忙介紹女生給他?。」

  母親接二連三地問著徐安帆的狀況已經夠讓王玖瀚感到不適,末尾竟問起徐安帆有無需要幫忙牽紅線?!

  「為什麼要幫他介紹女生?」

  王玖瀚的語氣明顯不滿,然而他此時的煩躁卻被母親當成在吃醋,吃徐安帆的醋。

  「小帆太閉俗了,想說我剛好認識幾位個性不錯的孩子,可以幫忙介紹,至於你啊,應該是不用我多管閒事。」王母邊喝湯邊說道。「你要是有認識適合小帆的人選別吝嗇幫忙,媽媽我呢,是覺得有點強勢的女生配他,相輔相成很好。」

  媽媽自己淌渾水不夠,還硬拉他摻一腳,這頓飯王玖瀚快吃不下去了。礙於母親根本對他倆間的矛盾一無所知,就算他生氣,母親只會感到莫名其妙的情況下,王玖瀚算是好聲好氣地拒絕了。

  「我不懂媽妳為什麼要管別人的感情事?他要是有喜歡的人他會自己看著辦。」王玖瀚才剛說完,心裡就不踏實了。

  被兒子一說,王母收斂不再提牽線的事,感情事不提,總可以提別的話題來聊吧。

  「那小帆一樣是在他學姊的店裡工作嗎?」

  「是,他除了新養一隻小貓外,生活照舊,沒什麼變化。」王玖瀚迅速地扒完碗裡的飯,喝完母親舀給他的湯後就說吃飽了。「我還有事情沒忙完,先回房間了。」

  為防母親追問,他起身收拾餐具放進水槽後就溜回房,他特意的閃避搞得王母滿頭問號。

  關上房門,王玖瀚被母親多餘的好意弄得鬱悶不已,他怎就沒想到徐安帆這傢伙與別人談戀愛的機率可不小于零啊!何況自己沒跟他住一塊了,就連他現在過得好不好都沒頭緒。

  媽的,那天到底是在衝動什麼?對士為信誓旦旦地說要非等小帆主動靠過來,目前種種跡象看來都是高估決心的後果。

  可是如果沒分開,依舊沉浸在等待的泥沼中,就不會察覺彼此間長久以來存在隔閡,假設現在努力補救,是否有挽回的機會?

  重新振作的王玖瀚坐上電腦椅,點開某年小帆來他家過夜時做的電影心得報告,留著沒刪因為沒必要,他認真地慶幸起當時的忽略。

  這份心得並不是《馬戲少女》,而是自選電影《上上籤》,文件末尾有報告人的推薦電影名單,僅剩兩天的休息日要全看完的話,精神上會很辛苦,加上有些片子年代過於久遠,看慣高畫質的眼睛一時間難接受低畫質的影像。

  忽然手機傳來訊息,王玖瀚拿過一瞧,通知顯示:于倩已接受您的好友申請。

  王玖瀚靈光一閃,拍下推薦名單給于倩,問她有電影光碟可以借嗎?

  待在宿舍剛洗完澡的于倩邊用浴巾擦頭髮邊滑手機,見到王玖瀚稍早關注她的社群帳號並發送TG的好友申請,本來同經紀公司的藝人互相關注很正常,但收到好友申請倒比較罕見,心想大概是方便公事的聯繫,沒料到他會問起電影有關的事。

  于倩帶笑地回覆訊息,這讓同樣身處客廳的郭炆琳不是滋味,她從沙發起身,先是故意走向廚房,放鬆目標物的戒心後,冷不防衝到她身後,一把奪走她的手機,雖然馬上就被搶回去,可郭炆琳還是瞄到螢幕上熟悉的大頭貼。

  「反應很大啊,在跟王玖瀚聊見不得人的事?」

  相較於她理直氣壯又插腰問罪的兇樣,于倩的反駁顯得弱不禁風。「才沒有見不得人。」

  「沒有的話為什麼不給看?」郭炆琳說著,手更不客氣地伸向她。

  「琳琳妳別這樣,他只是問我有沒有電影光碟可以借。」于倩的倔強在一個眼神的威嚇下瓦解,乖乖地奉上手機,在她看完後被扔回身上。

  郭炆琳不以為意地冷哼。「借光碟……呵!藉口。」

  猜得到她大概的想法,于倩沒幫王玖瀚辯解,怕越描越黑。「我先回房找電影光碟了……對了,光碟我會託經紀人拿給他的。」

  于倩說完便灰溜溜地回房,留下臭臉的團長大人。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