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精選閣樓

【BL】輕浮的獅子_22

✚悅 洸 | 2021-09-16 01:38:37 | 巴幣 14 | 人氣 90


  黑眼蛙將車開到葉家側門,葉銘鋒沒多久就領著幾個小弟出來,本想和主子一塊行動,色鬼卻用很淡薄的語氣阻止了他。

  「當作什麼都沒發生,乖乖回去吧。」

  葉銘鋒來到副駕旁,色鬼降下暗色的車窗好讓他看清後座的人。

  「好喔,看到你的誠意了,那我們就入內好好談談吧。」葉銘鋒見先前怎麼逮都逮不到的人,現在被當成禮物送上門,想到手裡握有能和笑面狐交涉的籌碼,心裡得意得控制不住嘴角,他勾勾手指,示意小弟將後座的人帶出來。「關倉庫。」

  葉子良被拖下車後,兩個小弟左右圍著他,將人半推半拉著走,色鬼隨後下了車,頭也不回地跟葉銘鋒走進側門。

  黑眼蛙望著他的背影,無法理解經理這麼做的原因,綁架葉子良會造成什麼後果,相信他很清楚,只是他連細金都不顧了,聽得進自己的勸?

   當黑眼蛙剛回賭場就看見等在辦公室,惴惴不安的雞仔,他一看大人回來了,緊張地跑到他面前說DEEPNIGHT出事了,小少爺給人綁了。

  「細金先生還好嗎?」

  雞仔對於他冷淡的關心愣了一下。「怎麼會好?少爺可是在他眼皮底下出事的,聽說被孟大哥修理得很慘。」

  「是喔。」

  漠不在乎的簡潔回應令雞仔皺起眉頭,漸漸地,再怎麼遲鈍的他也察覺到辦公室內的氣氛很不對勁,少爺被綁了,這裡卻平靜得不可思議。

  「我可以問經理去哪了嗎?」雞仔戰戰兢兢地問走過他身邊的人。

  「如果我說他人在家休息,你信嗎?」黑眼蛙坐上經理的位置,辦公椅早變得冰冷,唯有花瓶裡含苞待放的粉色玫瑰給予他一點期待。

  這是什麼話?!雞仔內心糾結得亂七八糟,兩難地握緊拳頭。

  色鬼先生對他如同大哥哥般親近,孟先生雖然不苟言笑但也沒虧待過自己,突然卡在中間而感到無措。

  「我當你沒來過這裡,以後也別來了。」黑眼蛙說得極為陌生,彷彿他們不曾在同張桌子上吃過飯,以往笑鬧的瞬間全是假象。

  他隱晦的好意,雞仔領不領情都無所謂,末句是真要他別來了。雞仔本質是個好孩子,本不該跟他們攪和一塊,經理主動提供一個庇護的場所,但絕對不是要他進到這圈子。

  雞仔撇過頭,哽咽地抽吸鼻子,沒打聲招呼就走了。

  黑眼蛙看他離開的背影,黯然地盯著花瓶,等手機響起需要他的鈴聲。

  被悲傷浸染的腦子浮上模糊的回憶,漸漸地記起那段想不起來的對話。

  『杯子裝水是水杯,裝酒是酒杯,裝土就成了盆栽,明明就是同個杯子,竟有這麼多變化。』

   想起經理納悶地端詳著印有卡通圖案的玻璃杯,喃喃自語的樣子很可愛,遺憾的是那偶爾溫馨的日常不會再有了。

  待在有你的賭場,做你的副手,才是我身為『黑眼蛙』的意義,如果你不在了,我變回『李謹勛』有什麼意義?

  黑眼蛙悄然地低下頭,想任性地纏著經理說不要走,卻又怕經理露出為難的表情。

  「能不能看在我乖順的份上,告訴我……您要去哪裡?」



  手中握有籌碼的葉銘鋒不改毛躁,第一時間就跑去跟姊姊炫耀,中間更是大大誇張色鬼主動合夥這事,更可惡的是他連商量都省了,直接打威脅電話給孟應凡,深知弟弟是何種貨色的葉莉莉,要她跟著一塊沾沾自喜是不可能的。

  「你就這麼輕易地相信色鬼?」葉莉莉柳眉皺起,替弟弟的草率感到不悅。「還直接打給孟應凡嗆聲?」她頭痛地扶額,語氣十分不耐煩。「你不在意爸爸的病情就算了,竟在這節骨眼上給我添亂,你他媽的是嫌我事不夠多?」

  預想中會被姊姊表揚的畫面沒發生,自覺做了對家族有利的事的葉銘鋒被一陣數落,臉都黑了。

  「妳在外面陪笑就比較厲害?」葉銘鋒話說得小聲,可也夠眼前的人聽得清楚。「我才不管色鬼那傢伙在想什麼,反正人是他綁的,跟我們已經是同條繩上的螞蚱!」

  葉莉莉明白弟弟是心裡急著想要做一番大事業,可方向未免錯得太離譜,到底是要怪爸爸先前太寵,還是自己老犯賤地去收拾殘局,導致他掂不清事情的輕重。

  「銘鋒,現在不是你抓著誰的把柄就能讓人就範,笑面狐比你小的時候就被交派許多任務,進而佔有組裡的一席之地,你怎會覺得光憑綁架他的兒子就能輕易地得到他的地盤?」她試著冷靜地跟弟弟解釋時局,今非昔比,外加更重要的一點……他對那有親無分的大哥理解多少?「聽我勸,再造成更大的麻煩前,趕快把人放回去。」

  當年的他還只是個吸手指的毛頭小子,誰知道笑面狐都幹了什麼了不起的大事,人家都說虎毒不食子,現今葉家就有條件跟他談,偏偏大姊在此時臨陣退縮?要是真聽她的勸把人放了,以後他葉銘鋒的面子要往哪擱?

  「我話都放了,要我裝作沒事地乖乖把人還回去,我辦不到!」葉銘鋒見大姊氣得眼睛紅了,在她怒吼前搶先大罵。「他有種就把葉家整個掀了,事已至此,我是不可能收手的,妳就等著看就好,要是敢礙事,連妳一塊綁!」

  他態度惡劣地撂下狠話後就奪門而出,葉莉莉沒心力追上去,她坐到椅上平復煩躁的情緒,她現在不能跟著弟弟衝動,得想想將會發生的事。

  嚴格說來,他們手裡有葉子良,若笑面狐仍對兒子有一絲親情,用以交換他旗下店面的經營權並非難事,自己是否該放下堅持,稍微認同弟弟的手段。

  葉莉莉搖搖頭,怨起最近事情太多讓她疲憊,才會在腦中閃過弟弟也不算做錯事的想法。

  當務之急先去看葉子良的情況,要是弟弟得意忘形之下,極大機率會對人動手動腳。

  葉莉莉朝座落於屋宅邊角處的倉庫走去,正巧在後院的石磚走道上碰見迎面而來的色鬼。

  兩人四目相對之時同時停下腳步,瞧見彼此的臉色,默契地都帶著憂心。

  「好久不見,莉莉。」色鬼無視她的敵意打了聲招呼,接著從西裝口袋裡拿出香菸點上。「女孩子要多笑才好看,妳小時候就笑得挺可愛的。」

  色鬼還是老樣子,就算身處不同陣營,對誰都一副自來熟。

  「都多久前的事了,你當我們還跟以前那樣嗎?要笑也不會笑給你看。」葉莉莉說完哼了一聲。

  她沒注意到自己在無形中表現出小女孩般的嬌嗔,色鬼差點笑出聲。

  「妳說得沒錯,幾百年前的事就別提了,反正都回不去了。」色鬼往旁輕吐出一口白霧,舉手投足間都是無所謂的頹喪。「妳放心,我沒打壞主意,就只是把葉子良送到這,後續我不插手,你們想怎麼辦就怎麼辦。」

  葉莉莉見他的狀態很不對勁,自暴自棄的言詞以及充滿無力感的語氣都令人在意,畢竟相識一場,她無法聳完肩就走開。

  老實說,色鬼綁架葉子良綁得沒頭沒腦的,沒聽聞孟應凡對他苛刻,論忠誠,雖不到像細金表現出肯為組織出生入死般的程度,『應該』也沒幹過吃裡扒外的事,就算後來與獅子會的二少爺靠得近,想轉投獅子會也早轉了。

  弟弟講的積怨已深,想起來做大之類的理由根本不足以說明他的行為,憑他的人脈要搞事還不容易,何必等到快不惑之年?況且他為了現在的葉家當背叛者好處在哪?

  「你在想什麼?」

  向來強勢的女聲竟對外人透出一絲憂心,色鬼忍不住笑了,莉莉竟然不是問他要幹什麼而是想什麼。「原來我已經淪落到要被一個小女孩關愛了。」

  「我不小了。」她冷冷地回道。

  色鬼瞅了瞅她正經八百的臉,下嘴唇隱約有些噘起,簡直跟小時候生悶氣時沒兩樣,竟有所感觸地伸手去摸摸她的頭,她愣住卻沒有閃躲,色鬼有些意外。

  葉莉莉不懂自己為何乖乖就範地讓人摸頭,有些不甘心地盯著他,面對他眼中的欣慰感到想嘔血,現在到底在上演哪齣戲?

  可不得不說,被他這一碰,葉莉莉腦中想勾起很多回憶。小時候的她是害怕大哥,但她不討厭大哥身旁的小色。

  每當她跑去夜店晃悠時,就只有小色會陪她,幫她綁頭髮,跟她坐在外頭邊吃冰邊聽她說同學的壞話,雖然大家都說小色是被逼著陪她玩的,但她問過小色,是因為自己是鐵豪的女兒才陪她的?

  面對這問題,小色沒多想,就說陪一個可愛的小女孩玩耍就能免去許多麻煩的話,挺好的。

  當時對這回答,葉莉莉稱不上滿意,有丁點被利用的感覺,為此跟他鬧了一陣子的彆扭。

  好景不常,小色跟著孟應凡離開了,之後再見,她沒辦法再像個小女孩,可以肆無忌憚地任性撒嬌,看著小色哥哥只能說出不帶感情的場面話。

  「摸夠了嗎?」葉莉莉出手推開他的手,把所有的感傷全拋出腦外。「既然你不說清楚,想待在這裡就給我安分守己一點。」

  是的,他色鬼被貼上『背骨』的標籤,在局勢不明前出去葉宅是很危險的,一個不好就被五花大綁扛到笑面狐面前。

  「我會的,麻煩莉莉保護我了。」

  「少油嘴滑舌。」

  見葉莉莉要走過身邊,杵在原地抽菸的人稍微側身,以免被罵擋路。色鬼目送她的背影,意圖很明顯是要去倉庫看小侄子,沒想上前提醒幾句,比起依脾氣做事的葉銘鋒,他姊姊會拿捏分寸的。


黑眼蛙在線哭哭

創作回應

巴哈姆特小管家
親愛的勇者:

感謝您對勇者小屋的支持,
我們會將此篇設定在首頁的精選閣樓中增加曝光。
另外歡迎到新版發表介面申請成為特約作家,
就可啟用接受「贊助」的功能唷!

--
巴哈姆特小管家 敬上
2021-09-17 12:16:5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