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BL】殘 喘_13

✚悅 洸 | 2021-05-14 03:46:53 | 巴幣 12 | 人氣 65

殘 喘
資料夾簡介
最新進度 【BL】殘 喘_22

  檔期告段落的王玖瀚正處在休息期,儘管如此他的經紀人洋哥仍是敬業地接洽許多演藝活動,看著會議室長桌上擺滿各式各樣的企劃書,他連拿一本起來瞄的勁都提不起來。

  前陣子回國後立刻辦演唱會,趁著熱度公司安排他去參加幾檔綜藝節目,一整個星期都趕著錄製節目,中間更抽空拍完預定的球鞋代言廣告,前天才正式結束緊湊的行程,今天就被叫來公司,要不是戴口罩,素顏可是憔悴到逢人都要被關心幾句。

  「考慮到你的演藝生涯不能定型在唱跳明星,這樣路太窄,幫你接了幾個影視案子。」洋哥將貼有記號的企劃書挑起。「不需要演技,只要露個臉說幾句台詞就好,先試水溫。」

  「洋哥,當初我們不是說好,只專注在音樂上。」

  「那是當初。」

  被洋哥一句堵死,王玖瀚感到更疲憊了。

  自從他不再吵著回南部找『相好』後,洋哥就不再顧忌地提高工作量,總要把時間排得滿滿的。

  「說點難聽的。」洋哥扭開茶飲的瓶蓋,先喝一口潤喉,準備來個長篇大論。「在外你要裝憂鬱,誰敢講閒話,在我面前你要死不活的,我能當沒事?你跟『他』的事到底處理好了沒?別以為我看不出來,你就一顆心懸在哪,撇除前面的工作,後面的我看你興致缺缺,你別忘了,演藝圈很殘酷,過氣就是過氣,還是你認為自己已經站穩腳跟了?」

  王玖瀚知道經紀人對他的用心,檔期排滿他也沒吵,但有件事他得說清楚。

  「洋哥,現在的我還不夠配合?」王玖瀚嘆口氣。「你怎就不說我是在用工作療傷?興致缺缺是沒想挑,我相信洋哥的選擇。」

  洋哥聽完沒感動他如此信任自己,反而更加擔心了。「玖瀚,你肯定知道『天涯無芳草』這句話吧。」見王玖瀚點頭,他便繼續勸慰。「感情不就是互相磨合,你們既然分開,就表示彼此不適合,早點想開就能早點遇見對的人。」

  他用自身經驗來開導王玖瀚,可對方貌似不領情,仍是一臉冷冰冰。

  「洋哥,我們之間沒有所謂的磨合,全是我在糾纏對方,而他只是忍受我的糾纏,要我想開也不對,不如說就是想開了才會幹下這麼蠢的事吧。」他氣惱地像是後悔了。

  想到至今徐安帆仍是沒回應,好歹說身邊多了隻貓,拍幾張照片傳來看看也好,結果什麼都沒有,沒準現在正跟貓貓親親我我,愉快地在床上吸貓,『王玖瀚』這人在不在都沒差,幸虧工作繁忙,回住處倒頭就睡,自然都沒時間哀怨。

  洋哥盡量不露出驚訝表情地拍拍王玖瀚的肩,心裡在想高冷男神竟然會糾纏別人,被玖瀚戀著的人是何許人也?洋哥的關愛之情快抵不過好奇心,但終究忍住沒問,以免戳到他的傷處。

  「好吧,想想是我過分了,明後幾天你看要不要跟你家人一塊出遊,散散心也好。」洋哥邊說邊將一本企劃書遞給王玖瀚。「其他的你看不喜歡就略過,但這企劃你必須接,這是跟高層談好的。」

  「洋哥別賣關子,直接說要做什麼吧。」他接了,但沒要看的意思,反正不管怎樣他都配合。

  「幫忙炒熱度。」洋哥見他不翻企劃書,他只好自個來,大致上翻了一會,停在演員介紹表那頁。「于倩,跟你一樣唱跳出身,但在團內的人氣一般,近期要轉戰螢幕,需要蹭人氣。」

  蹭人氣?沒想到自己也能給別人蹭了。王玖瀚沒記錯的話,于倩跟他是同期的,印象中個性很安靜,每次在節目上看到她時都是乖乖地站在一旁等人問,導致她人氣平平的原因之一。

  「所以我要追蹤她的社群帳號還是公開場合交談?」他無聊地看著其他演員的資料。

  聽他這麼說,洋哥頹喪地垂下肩膀。「你當自己是涉世未深的新人嗎?關注她的帳號跟特意交談是必要的,但這程度只會被當作一般社交。公司要求起碼得火一段時間,最少首播的收視率要達到標準。」

  王玖瀚抬起頭,見洋哥一臉沒辦法,他大概知道情況了。「對方知道嗎?」

  「你放心,掌握好距離就不會出事,于倩不歸我管,但你肯定不會假戲真做,洋哥什麼都不信,最信你的為人。」

  身為一路拉拔王玖瀚至今的經紀人,很多事都看在眼裡,王玖瀚在他帶過的藝人中,堪稱榜樣。一來潔身自愛,二來努力不懈,光這兩點就難能可貴,現在更是因情傷,配合度大大提升,雖然他先前的任性基本上很好解決。

  「炒戀愛話題,那個趙鈞宓不是更適合,他現在所屬的男團很火熱,上週出的新單曲還把我給踢下去了。」

  瞧他眼神移開,外加提起不相關人士的名字,洋哥暫時收回『配合度高』的評價,況且他提的人選很糟糕。

  「你要推託也找個好點的人,例如另外兩位成員,你找趙鈞宓?是想害于倩的形象崩壞嗎?」

  洋哥腦中浮線八卦新聞的頭條:某女星不裝了,幽會壞壞師弟。

  「喔,也是。」

  漫不經心的回答有點惹惱洋哥,明知王玖瀚討厭這類的套路,礙於高層的淫威,他就不委屈?

  「公司聚餐的時間我再跟于倩的經紀人喬,好讓你們多點交集。」他二話不說趕緊拿手機辦公事。

  「洋哥,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

  他可不記得玖瀚剛有發問?理所當然地反問回去。「什麼問題?」

  「于倩知道我跟她要合作炒話題嗎?」

  以為是嚴肅問題,結果不是,洋哥不免咂舌。「嘖,當然知道。」

  「那就好。」

  看來事情就此敲定,洋哥收拾桌上的企劃書,嘴裡碎念著在王玖瀚聽來無關緊要的周邊消息。

  再過不久,就要跟別人逢場作戲炒熱度,要是在以前,自己打死都不接這活,除了怕被誤會,更重要的是不想欺騙喜愛自己的粉絲。

  可是,很多事情都變調了,就像此時他接受洋哥的安排而不抗爭尋求其他方式來幫于倩宣傳。

  玩弄粉絲的感情無所謂了,腦中卑劣地模擬小帆若是看到八卦新聞,該有什麼反應?

  驚訝、好奇、困惑都好,就怕你無動於衷,這比獻上祝福還可怕,光想就覺得渾身的力氣被全數抽空,連呼吸變得沉悶。

  自己肯定不夠累,竟有餘力想起你……到底,你憑什麼讓我這麼牽掛?

  王玖瀚頓時來氣地握緊拳頭,沒忍住複雜的情緒而搥桌,被劇烈聲響嚇到的洋哥,驚慌地問他怎麼了,好端端地發什麼神經。

  「沒事,就忽然覺得有點生氣。」

  面對他的微笑,洋哥警戒地稍稍挪退身子。「你要是有什麼不滿,現在、立刻、馬上說。」

  「沒有。」

  「那好,我先去忙事,你沒事也早點回家休息吧,瞧你脾氣暴躁的。」洋哥裝忙地兩三下就將企劃書全數收進背包,咻的一聲就到門邊,說完再見就跑了。



  在A娛樂企業的年度聚餐的隔天,各大媒體都不約而同地報導王玖瀚的緋聞,標題大同小異,都直指王玖瀚終是春心萌動,對同期女星示好。

  拜花邊新聞所賜,于倩身分背景跟歷年作品被提起,連帶所屬女團也增加不少曝光率。

  儘管雙方未證實戀情的真實與否,大家卻挺看好這對的戀情發展,兩人都沒出過緋聞,女方形象文靜沒被黑過,同樣唱跳出身,感覺志趣相投,會走到一塊很正常。

  看著網路新聞的林慈敏不敢相信地說著。「哇,只是遞飲料給女生就是『示好』了,這年頭獻殷勤的標準也太低了吧。」

  身旁的高建良跟女友一鼻孔出氣。「就是就是,好歹要幫忙夾菜挑蝦殼才算刻意不是嗎?」

  「王玖瀚特意跟于倩交談,最後送她上車,並揮手道別。」林慈敏唸著新聞報導。「嗯……好像真有這一回事了。」

  「就是就是,找女生搭話,別有居心。」

  感覺被打擾的林慈敏轉頭吼了站在身後一塊看新聞的人。「你閉嘴啦,這間店也是你的,你就放我兒子一個人打掃?」

  「不是一個人,還有一隻貓。」高建良指得是跟在徐安帆腳邊的小久久。

  牠會出現在此的起因就是太黏人。徐安帆說起初上班時將貓單獨放家裡還沒事,幾天隔壁鄰居終於跟他抗議,說他出門沒多久就開始叫,吵得受不了,徐安帆不得已先帶著上下班,結果放休息室太久也是叫,當場被林慈敏抓起,惡狠狠地瞪著小貓放話。

  「這樣愛叫,有壞人來你就第一個被抓走,然後吃掉!」

  如果小貓聽得懂人話,可能多少有用,小久久愣了一會後就繼續叫,說好的貓咪不是獨立又擅長隱藏的生物嗎?

  詢問過寵物店店員,也查過資料,只能說小久久還是幼貓,太早被母貓拋棄的牠需要安全感,等長大後,個性就會變得獨立穩重,在和學長姐說後,同意他將貓安置在外場,就當店裡多隻店寵,不過別想他們會發薪水給小貓。

  非休息時段,小久久就待在櫃台邊能看見全場的貓籠內,沒客人時再放出來溜達,形成現今的畫面,徐安帆忙活時,小貓就在一旁打轉。

  在下午休息時段,林慈敏驚訝地唸新聞時,徐安帆是聽得一清二楚,但對於王玖瀚的緋聞沒表現出多大的興趣,反想著該慶幸他走出來了?還是本來就應該這樣。

  住在一起的時候,他常想是不是自己在無意間獨佔王玖瀚,限制了他的交友圈,因為玖瀚牙齒矯正完後變帥不少,撇除長相,身材不也挺好的,怎沒女生想接近他?

  成天跟我膩在一塊,到底圖什麼?當然這些徐安帆沒敢問,怕對方任何一句否認都會造成玻璃心碎,老愛多想的壞毛病。

  當然,直到他後面越來越難掩飾的情感,徐安帆知道是知道,但是……自己不配,何況玖瀚的人氣蒸蒸日上,他會有更好的選擇。

  要是之後被拋棄,自己絕對受不了……最好的方式就是抵抗,不嘗試不接受,更別相信有人會從一而終地包容他,本性有多糟糕他自己清楚。

  不想受傷所以傷害別人,卻連拒絕的話都說不好,光是逃避這點就很糟了。

  自己是憑哪點吸引你?我完全想不到,如果是在你落寞時仍陪在你身邊,替你加油打氣,無條件支持你,基於以上種種讓有責任感的你,不管是想回報,還是情感上的誤會,那些都大可不必。

  我很卑鄙,僅感覺你需要我,才這麼做的,但我不想需要你……一旦產生依賴,隨之而來的便是厭棄。

  不知何時,徐安帆停下擦桌子的動作,怔怔地看著被擦得光亮的玻璃桌面。

  玖瀚走出來了,那我呢?



  徐安帆懷裡揣著寵物包,因為下午的一個念頭閃過,害他陷入渾噩的狀態,就連下班回家該順路買的晚餐都忘了,到家門口才注意到,懶得先把貓安置好再出門,便帶著貓去巷口的麵食館。

  說起來他很久沒下廚了,冰箱變得很空,王玖瀚在的時候他還會煮點東西放著,以備他回來時肚子餓,現在冰箱有沒有開著的必要,徐安帆不太清楚。

  自從一個人住後,徐安帆就很常光顧離家最近的麵食館,幾次下來老闆娘都認識他了。

  「今天一樣吃米粉乾的?大碗的?」她遠遠就看見熟悉的身影,本想直接下米粉,想想還是等人一到再問。

  「對。」

  徐安帆點完後就站在一旁等,比起以往的面無表情,今天看起來有點憂鬱。

  「你感覺心事重重,雖然不知道你怎麼了。」老闆娘甩著煮麵勺,平淡的語氣透著若有似無的關心。「阿姨多給你一顆滷蛋,讓壞事都滾蛋。」她打趣地說道,給小伙子一點鼓勵。

  老闆娘的好意令徐安帆露出微笑,靦腆地說聲謝謝。

  回到住所,他沒馬上進門,倒是站在門前看著屋子許久,總感覺變得陌生了,明明早上才從這裡出門,昨晚在裡面睡。

  從王玖瀚不再回來,不再聯繫後,徐安帆每過一天就越有股說不出的違和,逐漸累積到今日,終於知道哪不對勁了,他的腦子明確地告訴自己是獨居,但感受上仍處在跟人同居的狀態。

  今天熱門緋聞更令他意識到一件可怕的事:徐安帆跟王玖瀚這兩人的關係,不再是朋友,將漸漸各走各的路,最終成為兩條平行線。

  王玖瀚接受現況,有新的社交圈,而他原地徘徊,在等什麼?

  徐安帆緊張地拿出手機,為數不多的聯絡人裡,被置頂的訊息遲遲未更新,他是否該點進去,問候王玖瀚一聲?

  可是,都這麼久沒連絡,忽然問一句會不會很奇怪?不對,我為什麼要聯絡玖瀚?

  『小帆,你知道我喜歡你的,別說不知道……。』

  憶起王玖瀚當時淒情的告白,徐安帆的猶豫瞬間消散,悵然地收回手機,掏出鑰匙打開大門。

  既然選擇放棄,就不該想著去挽回,要當壞人就當到底,免得你的將來後悔有我的存在。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