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BL】殘 喘_22

✚悅 洸 | 2021-09-09 03:28:33 | 巴幣 12 | 人氣 39

殘 喘
資料夾簡介
最新進度 【BL】殘 喘_22

  隨著每晚不時陪王玖瀚練舞的情況下,兩人是越發熟識,王玖瀚幾乎對徐安帆無話不談,他敢問,王玖瀚就敢回答,可惜他是沒特別想問的,畢竟徐安帆喜歡保有隱私,自然不會探究別人的私事,大多是王玖瀚自行提起,他講,徐安帆聽。

  剛下課的王玖瀚看著徐安帆傳來的訊息,告訴他說今晚無法赴約,有期末作業要趕,他好奇地回問是關於什麼的報告,有需要幫忙嗎?

  正在圖書館的徐安帆見他的訊息,內心感激之餘也對組員失望,虧他被邀請入組時挺高興,沒變成邊緣人,真實情況是不如乾脆獨自美麗。邀他的人是同寢的人,原因很簡單,為求討論方便,同寢四人剛好湊一組。

  他們將找資料的任務交給徐安帆,在他整理完資料前,其他人三是無事狀態,回房就心安理得地組隊打遊戲,軟柿子的他怎好意思開口請組員理解一下他的難處。

  徐安帆垂下肩膀,打了幾行字給王玖瀚,雖然請別系的人幫忙期末作業很奇怪,但他實在找不到人了,兩人相約一個時間在圖書館見面。

  王玖瀚下課後準時赴約,看見站在圖書館門口柱子前的徐安帆,忽然感到新鮮,好像他們除了學活以外就沒約在其他地方碰面過似的。

  站在門口的徐安帆也感到新奇,見他揹著背包來到圖書館,儼然一副好好學生來用功的模樣。

  「你幹嘛不進去裡面等,在外面曬太陽?」王玖瀚問熱得有些冒汗的徐安帆。

  「怕你找不到我。」徐安帆說這話沒特別的意思,單純站在顯眼處讓人好找。

  「你這次的期末作業需要找哪類的資料?」

  「西方文學與東方文學的對比。」

  提到西方就聯想到外語,莫不是對上王玖瀚的強項,可他稍微愣了一下,有些抱歉地先說出自己的不足。

  「我英語是強在口語化的對談,我的文學造詣不太好,頂多幫你翻譯,內容你還是得自己修飾。」

  見他一臉正經地擺出愧疚的臉色,以為他要打退堂鼓的徐安帆鬆口氣。「能幫我這英文菜雞翻譯內容就很好了,剩下的我自己來就行了。」

  圖書館貼心地設有小型會議室供學生能在不受館內需保持安靜的限制下自由討論,兩人在外國文學區的書架繞了一圈,王玖瀚手裡捧著越疊越高的書,亦步亦趨地跟在徐安帆背後,書單上的書都入手後,兩人便走進預約好的會議室。

  王玖瀚放下成疊的書和背包,環顧會議室,他入學這麼久了都沒發現圖書館內有這般小天地,還以為頂多就一樓的K書中心吧。

  「感覺你很常來圖書館。」王玖瀚對正在開冷氣的徐安帆笑著說道。「一進來就熟門熟路地去開冷氣,剛一出電梯也是直接走到文學區,簡直像在走家裡廚房。」

  徐安帆怎好說自己就是交不到同系的朋友,回寢室也只是被迫聽室友們罵聲連連地嗆遊戲裡的對手,而圖書館除了不能飲食以外,總體來說是消磨時間的好地方。

  「是滿常來的,我不是說過我喜歡電影嗎?這邊假日有開放影視區,就在四樓,是新改裝的,螢幕前有沙發,最多可以坐兩個人。每次來就四處逛逛,就這麼熟了。」

  「小帆,你家住哪?」注意到什麼,王玖瀚冷不防地問了一句。

  幹嘛問這問題?難不成是想來我家玩嗎?徐安帆敏感地腦補,一時間答不上來,拿著冷氣遙控器傻傻地看他。

  王玖瀚拉開辦公椅,坐下後饒有興致地原地轉了一圈。「怎麼了嗎?」

  「為什麼突然問我家住哪。」徐安帆誠實地說出困惑,因為上一秒不是還在談論圖書館,怎一下跳到個人資訊?

  「沒有啦,因為你剛說的話,聽起來好像假日也在學校,才想說你家是不是住得離學校很近?」

  徐安帆默默地將遙控器插回架上,坐到他對面,從包裡拿出文具,對於這稀鬆平常的問題,他回答完後反問王玖瀚。

  「因為我討厭人擠人的電車,每當假日的時候人特別多,你呢?住北部來回一趟,交通費不便宜,也要人擠人,你好像每週都回去,我系上住北部的,一個月回去兩趟就很厲害了。」

  他隱瞞不回家的主因,簡單的一句:就沒想回去。怕被追問才說出舉無輕重,卻又煞有其事的藉口來遮掩,就跟會暈車的人排斥長途坐車,就算有暈車藥的存在。

  準備開工的王玖瀚手裡轉著原子筆,有點不解地笑了。「想回家還需要原因?」

  他點點頭,沒錯,想回家不需要原因,但不想回家的理由,徐安帆懷裡揣了一堆。

  「你要是願意,下次放長假的時候可以跟我一塊回去,我帶去你玩,我房間雖然小,擠兩個人應該不成問題,大不了我去客廳睡。」

  王玖瀚的邀請被他歸類在客套,就算是真的,徐安帆也不會意思意思地應好,主要是交通費以及去別人家就意味著……會看見對方的親人,那是他最不擅長的社交領域。

  徐安帆表面上報以微笑,實際上壓根覺得直到畢業,他都不會去王玖瀚家遊玩,自信過剩時就總會被打臉,距離去王家不過倒數一年的時間。

  「有空再聊吧,會議室是有使用時間的。」怕耽誤作業進度的徐安帆將一本被翻得書頁有些破舊的原文書推向王玖瀚。「這本是學長姊在系論壇推薦的,可以先幫我翻導讀頁嗎?」

  王玖瀚怕有些單字不認得,將翻譯機打開隨侍在旁,他大致瀏覽過前言後便粗略地翻成中文,因為徐安帆筆記的速度比不上語速,在等他寫完的時間裡,王玖瀚無意間瞄到一本薄博的精裝書,是詩歌合集。

  他好奇地抽出來,泛黃頁面上的詩句都很短,王玖瀚輕聲地唸起這些由常用單字組成的句子,心想著他來翻譯的話,肯定直白到失去作者要表達的意境。

  徐安帆停下筆,沒出聲提醒王玖瀚,靜靜地聽著迴盪在會議室裡的詩詞。

  聽慣他高亢的說話語調,倒沒想過王玖瀚放慢語速來吟頌英文詩歌時竟特別有韻味,也許他已在課堂上學過朗誦詩歌,抑揚頓挫得恰到好處,這時徐安帆也才發現他的聲音純淨不低啞,溫柔又踏實,給人莫名的安心感。

  王玖瀚一唸完,抬眼就對上徐安凡閃亮的眼睛,沒來得及開口,他搶先發表感想。

  「你的聲音真好聽,要是有朗誦英文詩歌比賽,你去參加沒準會得第一。」

  「是嗎?我覺得我的聲音挺普通的,你不要因為我幫忙翻譯就這樣拍馬屁喔。」王玖瀚嘴上謙虛,可心裡樂得很。

  「只有唸詩的時候才好聽啦。」徐安帆吐槽道,伸手要拿取他手裡的書,想看看是哪位詩人的作品,可一看眉頭就皺了,全方位的原文。

  知曉他的難處,王玖瀚替他解惑。「作者是博爾赫斯,之前上課教授有提過,剛唸的是《What can I hold you with?》」

  「What can I hold you with?」

  徐安帆愣愣地跟著唸了一遍,令王玖瀚不禁有想逗他的念頭。「Uhhuh. What can you hold me with?」

  「I don’t know.」面對他突如其來地開啟英文對話,徐安帆慌得脫口說出內心的萬用句。

  「Take it easy.」王玖瀚緩緩起身,伸出雙手抱住腦子被攪糊的徐安帆。「Hold me in your arms.」

  他的舉動令徐安帆全身僵硬,呼吸猛地滯住,動都不敢動,由於他沒反應,王玖瀚才查覺自己玩笑可能開過火了,趕緊尷尬地退開並連忙道歉。

  「抱歉,嚇到你了。」

  徐安帆在他放手時就低下頭,企圖遮掩慌張的心情。「是有點嚇到,但不要緊,是說……你很習慣這樣跟人接觸嗎?」

  「算吧,跟朋友玩鬧時也會互相抱來抱去。」

  他的誤會,徐安帆沒想特地澄清,不想顯得自己像個小女生很在意似的,恕不知他的窘迫都瞧在王玖瀚眼裡。

  「冒犯到你了?」

  王玖瀚問完又是一聲抱歉,本來和樂的氣氛整個變調,徐安帆扭捏地偷瞄一臉無辜的人,久久才開口。

  「你別多想,我只是不習慣有人突然碰我。」

  雖然問了也不會給人碰就是了。徐安帆在心裡補上一句。

  「那我知道了,以後碰你前會先問的。」王玖瀚理解每個人都需要保持社交距離,剛是他不對,不該突兀地侵犯小帆的領地,害他感到不自在。

  徐安帆輕咳,表示該回到正事上了。「預借的時間有限,我們要快點了。」

  「好的。」

  王玖瀚裝乖地應好,沒再做出莫名其妙的舉動,十分配合徐安帆的要求,終於趕在使用時間結束前完成初步翻譯,剩下潤飾的部分由他回宿舍後再繼續作業。

  「差不多也要吃晚餐了,不如一塊去吃飯,這頓我請,感謝你的幫忙。」

  徐安帆邊收拾東西邊提議,他過於慎重的語氣令王玖瀚感到有些見外,對他而言,僅是舉手之勞,其實沒花太多心力。

  「不用請我吃飯,只要你今天趕快做完報告來學活找我就行了。」

  「好啊。」徐安帆覺得困難的部分已經結束,整理完後發給其他組員,他的任務就完成了,所以才答得如此迅速。

  他們離開圖書館後便一塊去學生餐廳買飯,顧慮到期末報告的進度,徐安帆選擇外帶,王玖瀚順便幫室友買飯,由於兩人宿舍在不同方向,出餐廳後就分開走了。

  徐安帆在背過身時,偷偷地停下腳步回望王玖瀚,他一邊往前走著一邊撥打電話,手機貼在耳邊在等對方接通,大概懶得等了,聳完肩後就將手機塞進褲子口袋,邁開大步往B棟宿舍走去。

  回想起在會議室的意外,徐安帆已沒必要故作鎮定,那時的接觸令他身體微微顫抖著。

  雖不像電影情節那般激情地緊緊相擁,王玖瀚有分寸的力度表示他的環抱是屬於朋友間的友好,但如此近的距離以及肢體碰觸還是帶給自己前所未有的感受。

  原來被人擁抱,是這樣的感覺……,現在才知道害羞未免也太遲了吧。

  徐安帆搓揉自己的雙頰,看能不能搓散臉上的燥熱。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