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BL】殘 喘_11

✚悅 洸 | 2021-04-23 03:50:37 | 巴幣 12 | 人氣 79

殘 喘
資料夾簡介
最新進度 【BL】殘 喘_22

  回到寢室,室友都戴著耳機沉浸在線上遊戲的團戰,徐安帆不打擾,悄悄地拿換洗衣物準備去洗澡。

  他很少玩線上遊戲,分配到的室友卻都熱衷於現在很火的MOBA類型的線上遊戲,規則不難可其中複雜的道具機制讓徐安帆第一次玩就被哥哥罵到差點沒哭出來,是他想得太天真還是哥哥太認真?後來才知道這款遊戲有排位制,他這菜雞扯了哥哥後腿,偶爾也聽說幾個本來很好的朋友因為遊戲吵得不可開交,是款會傷和氣的遊戲。

  王玖瀚再怎麼喜歡跳舞,應該也有其他休閒才對,不知道他喜歡玩什麼類型的遊戲。

  洗完澡回到寢室,室友們還在奮戰,他默默地打開電腦找今天社課上播放的電影,想再看一遍,女主角的經歷在某程度上跟玖瀚很像。

  玖瀚也是從小就開始練舞嗎?練了這麼久,單純是興趣,還是打算從事舞蹈相關的職業?更甚說……他有想踏足演藝圈嗎?

  雖然想多了解王玖瀚,可在約定時間見到人後,徐安帆僅問最基本的,關於未來志向暫且不提。

  趁著王玖瀚在做熱身操,徐安帆屈膝靠牆而坐,現在學活一樓就他倆,不知怎的有點緊張,他突然想到什麼地問。

  「士為沒來嗎?」

  「喔,他在幫網路上認識的女生打『傳領』的排位。」王玖瀚微笑。「你也有在玩遊戲嗎?」

  王玖瀚口中的『傳領』就是室友們現在瘋玩的『傳說領域』的簡稱,他問的問題透露出他有在玩的蛛絲馬跡。

  「玩過一次,太菜了。」徐安帆自然是沒提因為菜而被哥哥罵爆的事。「那你有在玩嗎?需要隊友的話,我可以介紹室友給你,他們每天都關燈玩,真怕他們的眼睛會壞掉。」

  「那你晚上不會覺得很吵嗎?」

  「還好,累就睡著了。」

  王玖瀚依序伸展著左右兩臂的肌肉,對於介紹遊戲隊友的興趣不大。「我打好玩的,要是你室友對排位很在意的話,可能會吵起來,畢竟我遇過好多次因為打輸就吵架的同學。」

  「喔……。」徐安帆感同身受地發出嘆詞,下秒才發現事情不是他想的那樣。

  「每次都吵著要我組隊拼上位,可是一局起碼三十分鐘起跳,有這時間我還不如看國外的舞步教學或跟別國的舞者交流。」

  徐安帆聽這番話,訊息量有點多,他得花點時間消化。撇除王玖瀚會打遊戲,對於他能跟外國人交流這點更是驚訝。

  「你的外語能力已經能跟外國人對談了?太厲害了吧,不愧是外語系的。」徐安帆才剛讚嘆完,忽然覺得哪怪怪的。「你這麼喜歡跳舞,怎沒選表演藝術那類的相關科系。」

  他不是第一個提出這疑問的人,王玖瀚選定科系後也被問過好多次,當時他挺不耐煩的,現在徐安帆問了,他卻有點高興,是否意味著小帆對他好奇,這很好,了解彼此有助於提升熟悉度。

  「實不相瞞,我家境沒到可以供我唸藝術相關的大學,加上我跳的舞比較通俗,只好勤練英文,看網路自學,沒想到就跟外國朋友搭上線了,選科系時就選對自己有利的外文系,想著哪天抽到交換學生的名額就能出國了。」

  徐安帆揉了一下眼睛,他在說話時,身上怎好像散發著淡淡的光芒,是日光燈照射下所產生的錯覺嗎?不管是不是,玖瀚和自己完全不同,他是有在思考未來的人。

  「你呢?為什麼選中文系?」

  果然被提及了,徐安帆不太想說,可還是心虛地開口了。「沒什麼特別的理由,因為分數剛好能進這所國立大學的中文系。」

  比起王玖瀚想得長遠的選系原因,自己的顯得太過隨波逐流,差異令徐安帆傻笑帶過。

  「不錯啊,你不是喜歡電影,文筆好的話,可以往編劇或作家的方向走。」

  徐安帆聽了莞爾一笑,對於他給的正面回應感到溫暖。

  回憶起大考成績出來的時候,父母拿著成績單對他冷嘲熱諷,如果要上跟哥哥差不多等級的國立大學,就屬這間的中文系有機會,不甚理想的科系,但起碼文憑的抬頭好看。

  徐安帆沒生氣父母怎不尊重他的意見,乖乖地選填中文系為第一志願,心裡想得不是不甘心,而是希望能被分發上,他害怕落選到第二志願,要是真沒能上國立大學,這件事往後會時刻被人提起,表面上早已麻木老被拿來跟哥哥或親戚小孩比較,實際上他沒能堅強起來,等獨自一人時才委屈地偷哭。

  「你昨天不是說交叉舞步那邊很可愛。」暖身完畢的王玖瀚地朝突然發起呆的人喊道。

  回神的徐安帆趕緊打起精神,期待地問躍躍欲試的王玖瀚。

  「你要再跳一次給我看嗎?」

  「你昨天說我可愛,但我覺得不適合,你等會看完後給我新的評價。」他指向離徐安帆不遠處的單肩背包,上頭放著手機。「我沒上鎖,你先連藍芽喇叭,接著幫我放音樂吧,曲名應該是未命名1吧。」

  「你就不怕我看到不該看的東西?」

  徐安帆想如果自己跟王玖瀚有莊士為那般的交情就算了,可他們還不算是,他就輕易地將手機交給別人沒問題嗎?雖然自己也不是會探人隱私的壞傢伙。

  「又沒什麼見不得人的。」

  瞧王玖瀚坦蕩的巴不得徐安帆儘管看似的,他的提醒多餘了。

  徐安帆用不慣別人的手機,弄了好一會才連上藍芽,找到被懶得取名的『未命名1』的音樂檔,播放前就像幫人照相地說一聲。「要放囉。」

  「小帆,我突然好緊張喔。」

  說啥鬼話呢?徐安帆聽他扭捏的一句,眉頭都納悶地皺了,按下播放鍵,熟悉的旋律從藍芽喇叭傳出,是梅洛蒂女團的主打歌,開頭一句『為你心動』後,俏皮可愛的曲風整個大走樣,混上電音後風格驟變,從酸甜的戀愛校園場景轉至五光十色的夜店。

  徐安帆更訝異的是他跳著一樣的舞步,但力道跟速度跟著音樂轉變加上自行補足的動作,最具代表交叉舞的腳步被加快加重,原版的靈巧雀躍自然不復存在,取而代之的是帶有攻擊性的迫近。

  怎麼辦?究竟是音樂的關係讓他心臟怦怦跳,還是怪王玖瀚太厲害了,他都起雞皮疙瘩了。

  臨近尾聲時,音樂又逐漸變回原版的旋律,王玖瀚一個轉身做出結束動作,在胸口比心,附贈免錢的WINK

  徐安帆很給面子地在胸前拍手。「太厲害,我反而說不出什麼誇獎的話。」他的誠實讓王玖瀚露出暗爽的微笑。

  「不枉我昨天回去在樓梯間練到凌晨。」

  看他想拿水瓶的樣子,徐安帆主動替他拿過。王玖瀚邊喝水邊撩起鬆垮的上衣去擦沿著臉頰流下的汗水,藏在衣服底下的肉色一覽無遺,比起同齡的男生更為精緻的肌肉線條,尤其是那六塊腹肌,別說女生,就連徐安帆都覺得養眼。

  他的腰肚上也是有淡淡的腹肌線,但那是因為太瘦而不是鍛鍊過的肌肉,是不是要多吃點啊,別讓身體看起來太單薄。

  「音樂也是你自己用的嗎?」徐安帆怕等他喘口氣的時間太過安靜,小聲地提話題。

  「不是,是以前舞蹈教室認識的大哥的新作品。」王玖瀚坐到他旁邊滑手機,找出那名大哥的個人社群網站。「他是業餘混音師,你有興趣可以找來聽,我有很多首練舞的曲子都是他幫我弄的。」

  「以前?所以你沒再去舞蹈教室了?」徐安帆意外地眨眨眼,所以他能持續自學下去,真的很了不起。

  「當時會去是陪人家去的,沒想到會練出興趣。」王玖瀚的語氣變的有些失落。「畢竟去教室請老師教是要錢的,還有更現實的原因,練舞只是興趣的話,能混口飯吃嗎?」

  他家又不像表弟家有錢,在表弟不學舞之後,媽媽有先跟他說好,外公給的紅包當補貼,用完就不去了。王玖瀚其實知道在父母親心中,兒子可能是一時的愛好,等將來接觸的事物多了,自然會喜歡上別的,可他沒有這麼想過,幸好在練舞室交到許多朋友,隨著年紀增長,能再約出來玩的寥寥無幾,他便從電視或網路影片自學,因為想知道更多才努力學英文,好上國外網站開拓視野。

  本來父母親見他除了英文以外的科目都差強人意,心想能上個私立大學算不錯了,結果他靠英文面試成功錄取國立大學的外文系,爸媽開心地不得了,而視他為眼中釘的表弟則跟他同校不同系,至今連面都沒見過,虧爸媽又交待他在學校跟表弟要彼此互相照應。

  想起表弟在鬧翻後,每次在家族聚會上都趁人不在時對他擺臭臉,大家在時就和顏悅色地跑來搭話,王玖瀚早跟他說過不會因私怨此就毀壞表弟的形象,所以可以不用特地演戲,得到的回應是事情要是都像王玖瀚想得簡單,世界不知有多和平。

  王玖瀚的問題是自己做不來刻意跟誰友好,表弟的行為令他不適,結果一次兩次避開後反被說是他有問題,不只是媽媽,連大阿姨都來關心。

  在愉快的時候想到不該想的人,好好的心情都蒙塵了。正當王玖瀚要嘆氣時,身旁傳來激動的語氣。

  「可以,我覺得可以!」徐安帆振奮得上身拉直,雙眼放光地盯著他瞧,像是押上身家的賭徒似的。「堅持下去,肯定能出名的。」

  「呃?你是指藝人那類的嗎?」王玖瀚心虛地移開視線。「我知道我是什麼料,應該不太可能。」啊,那討厭的話又浮現了。

  關於『什麼料』,徐安帆沒想多,直覺地回問。「你不就是跳舞的人才。」

  不想把話說得太白怕傷到自己,王玖瀚戳戳他的臉頰。「臉啊,我看起來像帥哥嗎?」

  徐安帆困惑,敢情他們的對話不在同個頻道。「我不知道原來跳舞也要看臉,撇除長相不說,你跳舞是真的帥!不一定要當藝人,例如編舞老師之類的。」他的臉忽然湊近王玖瀚,堅定地說著。「就算不以跳舞相關為志向,你也不會捨棄這個興趣,對吧。」

  王玖瀚發怔地看著徐安帆,心想小帆真是奇妙的人。

  剛認識徐安帆時,他充滿警戒,就算有聊過幾次天也保持距離,經過昨天誤會澄清後,卻像是忘了矜持地將心情全數寫在臉上,要是沒跟他提彼此間的距離,肯定沒發現兩人靠得有多近。

  「我不確定。」王玖瀚骨子裡是務實的,將來有太多的不一定,會持續練舞是因為他的學生身分,出了社會,身為家中獨苗的他得擔起更多責任,到時他還能繼續任性嗎?

  簡單一句回答,深深地透露他對未來的迷惘,那瞬間……徐安帆對他有了親近感,原來玖瀚也是會低落的啊,以為他又會十分自信地闡述人生規劃。

  王玖瀚見他不作聲地坐回去,可能是話題沒預警地沉重,打壞愉快的氣氛害他不知該如何是好了。

  「我今天約你出來,只是想給你看剛剛跳的舞而已,如果你還有事可以先走沒關係。」

  太常看人臉色的徐安凡聽出他的意思,王玖瀚體貼地給他離開的理由,又是什麼原因導致自己不願配合地起身說再見?

  「玖瀚,我沒特別的興趣,更沒在考慮將來的事,是個沒什麼想法的人。」徐安帆艱澀地說著自認的缺點。「簡單說,我可能沒當朋友的價值,所以當你主動跟我交朋友時,我是很害怕的……。」怕你只是尋我開心。

  光聽前半段就知道他想說心裡話的王玖瀚靜靜地聽,只是聽到徐安帆後面的自貶感到疑惑,是有什麼樣的經歷才會認為要有『價值』才能當朋友?

  「你肯定很喜歡跳舞,才能堅持不懈地練習,就算只有一個人也要練,是我就辦不到。」徐安帆邊說邊偷瞄王玖瀚,怕他不愛聽這些廢話,是的話他會馬上住口的,豈料是被盯著瞧,嚇得他趕緊撇頭躲開視線。「我我不是想說什麼奇怪的話,就就只是想跟你說……。」

  知道自己正被王玖瀚看著,徐安帆話都說不好了,結結巴巴地最後越說越小聲。

  明知他在緊張,壞心眼的王玖瀚將耳朵湊過去。「說什麼?」

  單純誇獎的話他都可以輕易地說出口,可由衷支持的話要說出口就需要點勇氣,徐安帆沒氣他的故意而推開他的臉,倒是吸了一口氣調整心情後,轉頭正視王玖瀚。

  『說話時,要好好看著人』這點他有做到,希望他的心意能傳達給王玖瀚。

  「就算以後做了其他工作,你也不要放棄跳舞……好嗎?」

  這話聽來就是給人打氣用的,他能理解但不感動,可看小帆說完臉就紅了,想必是真心希望自己能保持下去,單純可惜他經年累月的興趣或另有原因?

  「為什麼?再怎麼跳也跳不出名堂的話,趁早放棄不是更好嗎?」王玖瀚看向別處,話語間的調侃正尋求某人的應和。「好好專注在工作上的話,沒準就出人頭地了。」

  徐安帆面露苦色,他說得這些話自己沒少聽過,倍感難受是因為出自王玖瀚的口中。

  是不是早知道就閉嘴,他哪來的資格勸人家別放棄?末尾的『好嗎』更別提了,彼此才認識多久?憑哪點要對方承諾,明明自己能拿出來說嘴的愛好興趣都沒有……可是,不知怎的就是好難過。

  「別說得這麼無所謂……。」

  王玖瀚心漏了一拍,不是那句感覺哀傷的話,而是他不對勁的沙啞聲音。

  「小帆?」

  徐安帆回應他的叫喚,只是看過去的眼神落寞,說出來的話更是冷淡。

  「把話說得這麼早,像是預定安排好的行程,既然如此,那你為什麼還要繼續跳?一開始就知道結果的話,省點力氣做別的事不是更好?」

  話說出口後,比起王玖瀚的錯愕,徐安帆更訝異自己竟說出如此不中聽的話,可覆水難收以外,他沒想修正或收回方才的發言。

  不好待在變得壓抑的氛圍裡,徐安帆緩緩站起身。「抱歉,說了自以為是的話,我先走了,謝謝你特地跳新舞步給我看。」

  王玖瀚注意到現在不論是他的說詞或即將離開的動作都很見外,表情更是失望。

  徐安帆說得沒錯,打算在將來某天就放棄的話,那為何非得要堅持到那天?

  也許是受不了被人誤會,或許是想被理解,王玖瀚趁人尚未走下台階前,激動地站起對他喊道。「因為我只剩下『現在』還能沒顧慮地跳,等畢業,我就得去工作……我沒把握能兼顧兩者。」

  媽媽說以前她喜歡彈琴,結婚後因為家裡空間不大加上是公寓住宅,只有回娘家才彈,漸漸地也不彈了,諷刺的是大阿姨家有架鋼琴被擺在客廳當裝飾。

  有資源的人往往不屑一顧,像表弟哪在乎舞蹈教室的學費,自己竟還去擔心大阿姨浪費學費,表弟只覺得可笑吧。

  如果不用再負擔奶奶的療養費,如果爸爸媽媽能再多賺點錢,如果能對自己更有自信……他就不會對將來煩憂,面對小帆的疑問時便會笑著回答當然會繼續跳下去。

  徐安帆停下腳步,回頭時眼眶是泛紅的,王玖瀚見狀有點無措地愣了一會後趕緊上前關心。

  「不至於哭吧……。」

  跟莊士為說時,他表示明白,畢竟未來的事說不準,他的想法很簡單,以養活自己為優先,跟家人說時,他們僅表示自己想好做好決定就好。為什麼唯獨小帆要站在他的對立面。

  「我沒哭。」

  簡潔有力的否認在眼睛泛淚光的人口中說出,說服力接近於零。王玖瀚保留他的面子略感抱歉地附和。

  「是我看錯了。」

  「我是感到想哭,但我沒有哭。」徐安帆承認自己鼻酸,但不是真的想哭,希望他能明白,就算他一臉困惑。「就像是你看到電影會因感動而想哭的那種情緒,一時的。」

  這麼說的意思是方才的話題觸動到他內心?「我以後不跳舞這事對你來說很受打擊?」

  打擊?徐安帆呵笑一聲,因為他說得沒錯,自己受到打擊了。

  「那天我會站在這看你跳舞是因為我很佩服你,想著你的舞會跳得這麼好,肯定花了很多時間練習,就連這麼晚也還在獨自練習,真切地感受到你對跳舞的熱情,得知你從小開始跳到現在,也為了跳舞認真學英文,能堅持這麼久很不容易的,起碼我就沒辦法堅持,你卻把『放棄跳舞』這件事……。」徐安帆越說越激動,連眼淚掉出眼眶,無法再逞強說自己沒哭。「應該說,你為什麼會有這想法?明明就很愛的,為什麼要『自願』放棄?有人逼你了嗎?說只有『現在』的話就是預言將來,所以就像你說的,要放棄就趁早!」

  他的話對王玖瀚宛如當頭棒喝,徐安帆說得沒錯,為什麼會有『放棄』的想法?在跟他人商討畢業出路時,誰都沒有阻止過他繼續跳舞,是他杞人憂天,擔起不必要的心,換個角度想……未來充滿變數,要是自己先決定怎麼做的話,大概也就是那樣了吧。

  見王玖瀚茫然不語,以為是自己過分的徐安帆抹去眼淚,說聲抱歉後就跑掉了。

  他氣喘吁吁地回到宿舍後,徐安帆沒回房間,而是待在樓梯的一角,等眼睛的熱脹感消退。

  王玖瀚又不是他的誰,自己憑哪點干涉別人的人生,可是當他打算將『跳舞』慢慢地在生活中移除,忽然覺得王玖瀚沒那麼耀眼,原來他跟自己一樣,不,本質上是不一樣的,因為他是『自願』放棄的。

  似曾相識的怨懟浮上心頭,徐安帆想起自己的姊姊,國小時姊姊每次勞作課的作品都能登上佈告欄,被老師誇獎很有美術天分,當時他也很愛塗鴉,可畫出來的不盡理想,起碼不是大人眼中喜歡的,後來爸媽幫姊姊報名畫室,上國中後姊姊就吵著不去,說每天去畫室就是畫靜物,浪費她的時間,況且之後她沒打算考美術相關科系,最後哪間大學都沒去成,早早結婚生子了。

  每當聽姊姊說要是能繼續學畫就能考上某大學,也許今天的她就不是家庭主婦,而是畫家什麼之類的,可小孩大了,她也沒能提起畫筆。

  徐安帆冷靜過後,大概知道為何對王玖瀚感到不諒解,主要是排斥他與姊姊可能變成一類人的事實,更不樂見他變得平凡庸碌。

  畢竟,他是打從心底認為王玖瀚的舞跳得很棒,沒道理被埋沒。

創作回應

維尼熊
被比較真的很討厭
會被比較口才又不好的話真的會很吃虧...

挑個小毛病
"大家在時就和顏悅色地跑來搭話,王玖瀚早跟他()過不會因私怨此就毀壞表弟的形象"漏字了
2021-08-30 14:22:59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