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討厭PvP的我被丟到競技場世界》- 第三十一話(二)

雪嶺上的Mocha | 2021-05-03 00:00:05 | 巴幣 102 | 人氣 42

連載中討厭PvP的我被丟到競技場世界
資料夾簡介
苦心經營初創遊戲公司的主角被合夥人出賣而陷入絕境。就在公司倒閉前夕,得知可以迴避Bad End的他,卻發現自己被丟到強制參加PvP戰鬥的異世界。

第三十一話(二)
開始轉動的齒輪

梓承下意識的手探入懷,摸一下藏在衣服下面的狼牙飛鏢。這救命殺著已經多次在危急之際救他一命,但馬庫斯卻在二樓競技場的時候一而再之的要他禁止在人前使用。

「雖然波爾·埃文斯將【爆炎箭】的製作方法傳授了給你,但我認為你最好不要在公開場合使用這種東西。」

「哈哈哈,你是擔心我會被德理斯拉姆商會盯上嗎?」

「笨蛋!如果你用了那種東西,德理斯拉姆商會就會知道【爆炎箭】已經有繼承者,到時候不只是你,連卡特和蕾恩都會陷入更大的危險之中呀!」

如果不是爆炎「箭」,而是用威力比較小的狼牙飛鏢呢?

梓承瞄準了泰勒的背部,就在準備擲出飛鏢之際,雪露及時察覺到他的視線,一手將他往後拉住。

「你這粗暴女幹嘛阻止我!」

「我才要問你這白痴!你沒聽到那個衛兵長剛才說什麼嗎?」

經雪露這一罵,梓承才想起剛才泰勒有意嫁禍馬庫斯是炸毀競技場的兇手!

若然在這裡眾目睽睽下再引發爆炸的話......

梓承冒出一身冷汗,差點因為一時衝動而害了馬庫斯!

「菲恩哥哥!」

梓承還來不及跟雪露道歉,身後就傳來蕾恩焦急的叫喊聲。

「你怎麼突然跑回來了!」梓承急忙轉身道。

蕾恩一臉驚慌,兩行眼淚直掉到地上。

「哥哥……哥哥被壞人抓走了!」

--------------------------------------------------------
十月九日,下午一時四十八分。

砰砰砰————

衛兵隊獲得庫拉博送來的魔道具之後,令人膽戰心驚的炮聲便在領主府門外此起彼落。

魔道具在空中劃出了一道道詭異的白色軌跡,並在掉落地上之際形成氣味極其刺鼻的白色煙霧。

「後面的人別堵住退路呀!」

「咳咳咳!眼睛好痛啊!」

「不要推呀!人踩人啦!」

由於領主府附近街道塞滿了示威者,在前方爭相走避的人無法避免地跟後方的人互相撞在一起。一時間炮聲、驚呼聲、怒罵聲亂成一團。

「這是獨立媒體的記者維比 · 加莉西亞!剛才領主府門外的衛兵隊突然向着人群發射不明的魔道具,現在周圍……咳咳咳……」

維比感到胸口猶如火燒一樣,吸入的每一口空氣都像吞下利刃般割着喉嚨,臉上兩行眼淚和鼻涕完全不受控制地淌下來。

四周一片白茫茫,維比別說是要繼續進行報導,就是光站着亦相當艱難。就在這時候,一隻手搭住了她的肩膀,將她引領到煙霧以外的位置。

「閉上眼!」

維比還來不及詢問對方意圖,一道冰涼的水柱就狠狠地往她臉上射去。

對原本正在直播中的維比來說,突然被人往臉上噴水是何等的失態!然而在冰涼的清水沖洗之下,臉上的灼熱感還有眼睛的痛楚都得以稍微舒緩,只不過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模樣還是清晰的直播到城內各處了。

「現在好一點嗎?」

維比張開眼睛,只見維克托正站在她面前,手中還有一塊依然滴着水的魔石。

「衛兵隊究竟用了什麼東西啊?」維比問道。

「能開發出這種鬼玩意的,大概是德理斯拉姆商會的新發明吧。」維克托皺着眉,這武器不會構成任何表面傷痕,顯然是衛兵隊為了新聞直播的畫面度身訂造的。而耍這種陰險的手段可不是衛兵隊以前會做的事情。

「你有什麼證據說明這跟德理斯拉姆商會有關?」維比本着採訪者的心態繼續追問道。

維克托指着濃煙中那些德理斯拉姆新聞部的記者,那個人頭上戴着跟衛兵隊一樣的裝備,在白色的濃煙中絲毫不受影響地手舞足蹈,以極其誇張的興奮語調進行着直播。

「大家可以看到,衛兵隊這次行動非常克制,成功以不流血的方法成功將暴徒驅趕,保衛了我們這個城市繁榮安定!」

除了維比和維克托之外,就連身處衛兵隊防線之中的茱莉亞亦看到了那名濃煙中的記者。雖然她不清楚庫拉博跟多佛爾總長究竟達成了什麼協議,但就憑這名記者的裝備和言論,她就已經感受到衛兵隊如今已經徹底落入德理斯拉姆商會的控制之中。

望着漫天白煙,人們痛苦的四散逃竄,儘管茱莉亞憑著附有風魔石的裝備保護着,但眼前的光景還是讓她感受到極大的震撼。

「哈哈哈!快逃呀!人踩人,踩死了也是活該!」

「有本事來老子面前搞事,像條蛆蟲一樣被煙熏死掉就最好!」

原本如臨大敵的衛兵隊看到示威者慌忙逃跑的姿態,展現出一種猶如大勝仗般的亢奮情緒,甚至讓一直存在隊中的蛆蟲言論猶如瘟疫般散播開去。

「沒錯!區區蛆蟲,竟敢包圍我們衛兵隊!活該被踩死!」

「再送多兩發給這些蛆蟲!哈哈哈哈!」

即使生於同一個城市,活於同一個時代,可是衛兵隊自這刻開始便再也沒有把民眾當作「人」來看待。

茱莉亞看着她的同僚,想起成為衛兵隊一員的那天,在哥哥克里斯面前所宣讀的就職誓詞。

本人茱莉亞 · 京絲蕾,謹以至誠作出以下誓言。本人以忠誠、努力態度竭誠為赫澤爾頓政府及衛兵隊效力。遵從、支持和維護王都以及赫澤爾頓頒布的法律,並毫不懷疑地服從上級長官的一切命令。

「茱莉亞,你認為你需要保護的人是誰?」

維克托的說話又一次在茱莉亞的腦內響起。

她直到這刻才發現,就職當日所宣讀的誓詞裡面,根本從頭到尾都沒有提起過要保護什麼人!整段誓言都只是要求徹底服從政府和上級的命令而已!

這個念頭讓茱莉亞手心冒汗,胸口裡心跳聲音亦越來越大。看著身旁那些亢奮的同僚,一股寒意和陌生的感覺油然而生。

「京絲蕾副隊長!」托倫索看到一向胸有成竹的茱莉亞竟然會露出一副呆若木雞的神情,忍不住出聲喊道。

然而他並沒發現,自己何嘗不是同樣的神情和臉色呢。

「我稍微離開一下,你們繼續守住陣型。」

茱莉亞仗著副隊長位階,把話說完便往防線的後面走過去。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