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討厭PvP的我被丟到競技場世界》- 第三十話(一)

雪嶺上的Mocha | 2021-04-22 04:34:25 | 巴幣 100 | 人氣 73

連載中討厭PvP的我被丟到競技場世界
資料夾簡介
苦心經營初創遊戲公司的主角被合夥人出賣而陷入絕境。就在公司倒閉前夕,得知可以迴避Bad End的他,卻發現自己被丟到強制參加PvP戰鬥的異世界。

第三十話(一)
滅門慘案

他很記得那是一個陽光明媚的下午。在前往競技場的路上,年幼的他和父親懷着緊張的心情,牽着彼此的手還沁出了一點點的汗水。

「只要爸爸贏了今天的比賽,我們就有足夠的錢買藥給媽媽,之後也可以過上更好生活。所以泰勒,你今天也要加把勁幫爸爸加油哦。」

「沒問題!爸爸一定會贏的!」

是的,對於年幼的泰勒·霍金斯而言,父親的強大是無容置疑的。當年父親的簡單一句已經讓他對未來充滿了憧憬,一家三口的快樂生活彷彿就在觸手可及的距離之處。

然而,很快他就明白,這是一切都只不過是一名小孩猶如肥皂泡般的夢想而已。

「不愧是競技場的精英!黃金螳螂,一瞬間就將對手的攻勢徹底瓦解,還成功在墜落場外之前發動戰技,瞬間秒殺了不自量力的白銀挑戰者!」

競技場館觀眾席掌聲和喝彩聲雷動,每個人臉上都掛着興奮莫名的神情,每個人嘴巴裡都說着對勝利者讚美和祝福。這一切跟泰勒的錯愕形成了絕大的對比。

爸爸不是把那個黃金螳螂擊出了擂台嗎?

為什麼那個男人還能在場外使用戰鬥技能?

犯規啊!

「爸爸,起來啊!」

泰勒聲嘶力竭地對着不省人事的父親不斷叫喊,但單憑一個孩子的聲音又怎可能跟場館內幾百人的喝彩聲對抗?

鮮紅的血液在擂台上流淌開來,淚水亦從小孩的眼角泉湧而出。

這天在競技場戰敗的不只是那名默默無聞的白銀挑戰者,而且還有那位在觀眾席上為父親加油的七歲小孩。

「為什麼犯規的人可以獲得掌聲,但堂堂正正戰鬥的人卻因為落敗了就死得不明不白?」

年幼的泰勒站在父親的墳前對天質問,蔚藍的天空這刻看起來是多麼的諷刺,彷彿就連上天對父親的死亡都不帶一絲傷感。

最終,泰勒父親的死亡只被人淡淡地被列作「意外事故」便草草落幕,就連在街角朗讀新聞的報導員亦只不過輕描淡寫地一句帶過。往後再也無人提起那位在競技場上一度將黃金螳螂擊出場外的白銀級挑戰者,彷彿這個人就從來沒有存在過一般。

隨着父親離世,泰勒家裡的經濟支柱徹底崩塌,母親的病情亦進一步惡化。然後在那一年的冬天,泰勒失去了摯愛的雙親,開始了在孤兒院居住的新生活。

「黃金螳螂今天又贏出漂亮一仗!不愧是我們赫澤爾頓的驕傲!」

孤兒院外傳來了讀報員的新聞朗讀,一群小孩圍在讀報員身邊聽得津津有味,手舞足蹈的比劃着他們沒能親眼目睹的競技場比賽。

「哼。」

坐在樹下的泰勒冷眼瞄一下孤兒院的大門,然後又一次將視線帶到書本之上。

驕傲?

在競技場上用骯髒手段殺害父親的男人是赫澤爾頓的驕傲?

儘管泰勒只不過是輕輕的冷哼了一聲,可是這種冷淡的眼神和反應終於還是讓一部份的孩子察覺到了。

不合群的孩子總是特別顯眼,而顯眼的代價,就是讓喜歡搞事的孩子主動上門。

一名經常帶頭搞事的孩子一手奪去泰勒正在閱讀的書,一副不懷好意的表情向他道:「泰勒!今天我們玩競技場遊戲,我們做黃金級鬥士,你來當青銅級的!」

「我沒興趣,要玩你們自己去吧。」

泰勒淡淡的道,就連正在閱讀的書也不管了便轉身離開。然而有心搞事的小孩又怎會因為他的灑脫而放棄對他繼續糾纏下去?

「我是黃金級的鬥士,你這個青銅級的不能反抗我!」

搞事的小孩確實比其他小孩要強上一些,他趁泰勒毫無防範甚至拒絕戰鬥的時候繞到側面,一拳打在泰勒臉上,把泰勒整個人湊跌在地上。而圍觀的小孩不但沒有指責這種行為,反而發出了歡呼喝彩,情況就跟泰勒父親倒在擂台上時候一模一樣。

勝者為王。

只要贏了,之前幹過什麼都沒所謂嗎?

倒在地上的泰勒終於明白到,只有勝利者才有資格獲得其他人的支持這道理。

「明白了。」泰勒淡淡笑道。

能終於搞清楚這規則,實在太好了。

泰勒撿起地上一塊石頭,使出渾身的力量砸在那個比他高一個頭的「黃金級別鬥士」頭上,讓對方頓時血流披面。

「黃金!黃金!你不是黃金嗎?」

年僅七歲的泰勒發出猶如野獸般的嚎叫聲,眼神凌厲得恍如準備撲向敵人咽喉的猛獸。這異常的舉動讓原本想要過來助拳的小孩統統嚇得不住往後退。直到孤兒院的職員來到之前,泰勒還繼續不斷揮舞着他那雙染着血的拳頭,不斷地上往那奄奄一息的「黃金級別鬥士」身上揮拳。

經此一役,孤兒院裡所有找泰勒麻煩的人物都對他敬而遠之。他終於獲得了片刻的安寧,以及「狂犬」這個稱號。可是這亦同時令他失去了繼續在孤兒院居住的資格。

所幸的是,原本準備面臨流放街頭的泰勒,最後一刻獲得貴族沃頓家的女管家 —— 芭比·邁爾斯(Barb Myers)領養。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