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討厭PvP的我被丟到競技場世界》- 第二十九話(三)

雪嶺上的Mocha | 2021-04-19 12:00:01 | 巴幣 100 | 人氣 61

連載中討厭PvP的我被丟到競技場世界
資料夾簡介
苦心經營初創遊戲公司的主角被合夥人出賣而陷入絕境。就在公司倒閉前夕,得知可以迴避Bad End的他,卻發現自己被丟到強制參加PvP戰鬥的異世界。

第二十九話(三)
提出問題的人

梓承一行人亦馬上跟在雪露身後,踏着滿地的玻璃碎和焚燒過雜物,小心翼翼地前進。只見原本美輪美奐的競技場一樓此刻一片頹垣敗瓦恍如煉獄,被爆炸波及的人們猶如燒焦的破布般伏屍地上,死狀慘不忍睹。


莉絲讓蕾恩摀住眼睛,牽着她在屍首之間穿過,那些魯德斯競技學園的學生縱使受過戰鬥的訓練,看到眼前的景色亦一臉煞白,一副準備嘔吐的模樣。

梓承過往亦從新聞聽過「恐怖襲擊」這四個字,但現在呼吸着那燒焦的空氣,在那些破爛不堪的屍首身邊走過,他才終於切身體會到「恐怖」二字的真正含義。

這不是一場遊戲。

他再次確認了這個異世界是一個活生生的地方。

「我們要不要折返三樓找坎迪絲和米克爾他們?」

一名學生看著地上的屍首,戰戰兢兢的問道。

其實在這之前,梓承已經想要轉身回到三樓阻止暴徒繼續行凶以及尋找坎迪絲和米克爾等人,但無奈他亦很清楚此刻他們根本自身難保,貿然折返三樓只會讓所有人都陷入更大的危險之中。

「聖域醫療隊守則第一條,進行救援前必須先確保自身安全。」艾莉娜正色的道。

換在平時,艾莉娜大概是第一個嚷著要折返的人,可是這刻她卻露出了堅決的神情。

梓承跟她雙視對望,彼此點一下頭肯定了這個決定。

就在這時,一把熟悉的男聲在一樓大門處響起來。

「喂喂喂,爆炸這種東西玩一次就好啦,不要隨便動手殺人。把事情弄得太難收拾的話,我很難交差啊。」

梓承止住了腳步。

那種自信得讓人討厭的語調,還有刻意裝作得很有幽默感的說話方式……

他從走廊一端的圍欄探頭往下一看,果然看到那個戴著黑色眼罩,極難纏的衛兵隊長泰勒·霍金斯正站在競技場入口處和某個男人說話。

「哈哈哈,放心吧。可能只是幾個不懂事的傢伙稍微玩一下而已,絕對不會給黃金獵犬大人造成問題啦。」

————!!

跟泰勒·霍金斯在說話的男人,正是上次在競技場外被衛兵隊故意放走的其中一個人!

那個男人露出一臉惡意的笑容,大聲喊道:「反對強制參賽!停止剝削黑曜鋼鐵!拉姆贊·霍克領主下台!」

什麼?

梓承再次一呆。

這男人明明因為支持領主的關係,之前在競技場外跟反對強制參賽的人打起架來。現在他卻竟然一邊破壞競技場,一邊喊着遊行隊伍的口號?

梓承如夢初醒,一瞬間便完全明白眼前發生了什麼事。

剛才那場死傷無數的大爆炸,還有指示暴徒在競技場各層搞破壞和襲擊民眾。原來這一切都是為了抹黑反對領主陣營而耍的卑鄙手段!

自來到異世界之後,梓承嘗盡了失落、悲傷、後悔等等的滋味。然而這卻是他首次感到猶如熊熊烈火般的憤怒。他的腦子裡不斷浮出「不公」與「不義」等字眼,甚至整個視野都因為憤怒而染成一片火紅。

「誰在上面!」

在競技場一樓的泰勒察覺到一股包含強烈憤怒的視線從頭上的走廊盯着自己。他閃身躲到一根石柱的後面,向着同行的衛兵隊成員示意準備迎擊。

梓承沒想到對方竟然能憑著視線察覺到自己的存在。但就在他準備起來向泰勒喊話的時候,馬庫斯卻已早他一步翻身越過圍欄,輕巧的落在泰勒他們面前。

「好久不見呢,霍金斯——隊長——」

馬庫斯刻意把「隊長」二字拖長,而泰勒聽到之後更是馬上臉色一沉。

「我還以為是誰,原來是沃頓家的餘孽嗎?」

沃頓家?(Whalton)

梓承呆了一呆,馬庫斯的姓氏不是沃爾默(Walmer)嗎?

「餘孽?」馬庫斯冷哼一聲,然後道:「還不是多虧某隻寄人籬下還反咬主人一口的瘋狗所賜。」

泰勒聽到馬庫斯口中那句瘋狗頓時目露凶光,顯然這句說話是衝着他的稱號「黃金獵犬」而來。

他皮笑肉不笑的道:「看來對領主大人懷恨於心,在競技場引發大爆炸的兇徒就在這裡呢。」

泰勒現在擺明要把大爆炸元兇的罪名安插在馬庫斯頭上,可是衛兵隊見狀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紛紛拔出武器,迅速將馬庫斯團團圍住。

「赫澤爾頓的衛兵隊已經墮落到這等地步了嗎?」馬庫斯苦笑道。

與此同時,在領主府門外的衛兵隊在接過庫拉博送來的裝備後亦看似有所行動。原本鎮守在領主府大閘外的衛兵隊全副武裝、手持盾牌一字排開。一名衛兵隊隊長更站在盾牌陣後面以魔道具向着示威的民眾發出最後通牒。

「你們現在正在參與非法集結活動!立即離開否則我們衛兵隊將會採用最低武力!」

最低武力是什麼?

沒有人知道。

在場所有人只是突然看到衛兵隊後方豎起幾面橙色的旗幟,上面寫着「離開,否則動武」字眼。

不少參與遊行的示威者被衛兵隊突然的舉動以及殺氣騰騰的樣子嚇得手足無措,部份人更開始不住後退。可是由於後排的人看不到前面發生什麼事,很多人都來不及反應,被往後退的人們撞個正著。

「你幹嘛突然往後退!」

「你們在後面不會隨機應變嗎!」

就在示威的人開始出現混亂的同時,維克托從人群中走到最前面高聲向着衛兵隊喊話:

「這裡現在有幾千人,就算你要我們離開也需要一點時間啊!」

茱莉亞站在最前線,看着那個當年專程跑來通知兄長受傷的男人,如今手無寸鐵的站在自己面前……

罷了,那份恩情,就在今天給償還吧。

「各位隊長,白銀祭司說得也有道理,我們能不能給民眾一點時間讓他們離開?」

維克托聽到這番說話便立即認出了茱莉亞。

兩人對望一眼,相視苦笑,這一剎彷彿時間都變得緩慢下來。

「茱莉亞,你認為你需要保護的人是誰?」

茱莉亞和維克托同時想起那天晚上在衛兵局外提到的問題。

衛兵隊的橙色旗幟無情地緩緩垂下來————

「你現在別急著回答這個問題。」

不著急,但這刻,她終於找到那個答案。

她希望保護的不只是衛兵隊,還有遊行隊伍中的每一個人。

可惜衛兵隊隊長無視了她的說話,向着人群揮動手臂————

太遲了。

在黑色旗幟豎起的同時,幾十枚噴射着白煙的魔道具向着手無寸鐵的人群飛射過去。

「因為這是接下來的日子,你需要不斷問自己的問題。」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