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討厭PvP的我被丟到競技場世界》- 第三十話(三)

雪嶺上的Mocha | 2021-04-26 00:00:06 | 巴幣 102 | 人氣 60

連載中討厭PvP的我被丟到競技場世界
資料夾簡介
苦心經營初創遊戲公司的主角被合夥人出賣而陷入絕境。就在公司倒閉前夕,得知可以迴避Bad End的他,卻發現自己被丟到強制參加PvP戰鬥的異世界。

第三十話(三)
滅門慘案

「丹尼,你確定這個消息準確無誤嗎?」

「哼,這是明天報導員的講稿,還能有假的嗎?」

頂着一頭不知用什麼來固定油頭造型的丹尼抖一下衣領,如常一臉肅穆地將一張講稿推到泰勒面前。紙張標題寫著:黃金螳螂光榮引退,計劃舉家搬到王都接任王都競技學園職位。

這標題讓泰勒目不轉睛的牢牢盯住,令久違了的猛獸再次甦醒過來。泰勒脖子青筋暴現地將講稿一手撕毀掉。散落四周的紙碎彷彿嘲笑着他多年來的努力全部都是白費心機。

苦候十載,到了現在能讓殺父仇人這樣跑到王都安享天年嗎?

丹尼額角沁出了一滴汗,儘管他已經見盡不少黑道人物心狠手辣的模樣,但像眼前這位年輕人那樣擁有深邃殺意的人,恐怕在他多年地下世界打滾的生涯上亦屬異類。

「你說黃金螳螂的家人什麼時候出發到王都?」泰勒冷冷的道。

「負責護送黃金螳螂的家人和財物的車隊今晚就會起行。然後明天的引退大會之後,黃金螳螂也會…… 泰勒,難道你打算……」

赫澤爾頓的黑道有一條潛規則,禍不及妻兒。然而這句說話這刻在泰勒面前卻彷如無物。丹尼本想好言相勸,但泰勒積壓多年的恨意和執念,經歷了長年累月的千錘萬煉之後,又豈會是丹尼三言兩語所能輕易說服的呢。

丹尼看著泰勒離去,心知一場腥風血雨已經在所難免。而事實亦如他所料,那篇黃金螳螂光榮引退的報導最終沒有如期的刊登出來。取而代之的,卻是黃金螳螂一家慘遭滅門的頭條新聞。

「是誰————!究竟是誰殺了我兩個孩子、妻子還有父母!」黃金螳螂兩眼通紅,像個瘋子一樣歇斯底里的在媒體面前大叫,徹底顛覆了多年來精心經營的英雄形象。

泰勒坐在新聞發佈會的記者列,一邊假裝着寫筆記,一邊欣賞着黃金螳螂的失態。

「不管是誰,只要能提供捉拿兇手的線報,讓衛兵隊成功逮捕兇徒的話,這三百枚金幣就儘管拿去!」

新聞發佈會結束後,黃金螳螂準備從會場側門離去,而泰勒則趁這個機會,筆直地向着他迎面走過來。

「你要的線報我可以免費給你。」泰勒在黃金螳螂擦身而過的一剎輕聲的道。

「你說什麼……?」

第一次,黃金螳螂多年來終於首次因為泰勒的舉動停下了腳步。

「我要你在我離開這裡之後安排一場比賽。明天下午兩點,在競技場五樓二號室內舉行。只要你贏了我,我就將你想知道的一切都告訴你。」

泰勒丟下一句說話就直接離開,他和黃金螳螂多年來的立場終於逆轉過來了。

比賽終於來臨。這天陽光仍然明媚,天空依舊蔚藍,而競技場五樓八號場館內亦如常坐滿了觀眾。差別只在於,這天站在擂台上的人,再也不是那位受萬人敬仰的黃金螳螂。

「好強的新人!沒想到出道戰的泰勒·霍金斯竟能將老將黃金螳螂徹底壓制住!」

觀眾席爆發出瘋狂的喝彩聲和掌聲,讓整個場館被震盪起來。

黃金螳螂掩住不斷流血的腹部,臉如死灰的不斷顫抖著道:「不……不可能……剛出道的傢伙竟然能將我……」

「剛出道?」泰勒忍不住笑了:「你是說在正規的競技場嗎?」

「你……」

「你知道,我為了研究你的戰鬥技術和策略花了多少年。為了讓瞧不起新人的你鬆懈下來,我一直在地下競技場磨練自己,從來不參加正規的比賽……」

泰勒的一字一句像鐵鎚一樣敲打着黃金螳螂的耳膜。黃金螳螂這才首次真正直望泰勒的臉。

「你……!」

黃金螳螂發現眼前這年輕人長着一張跟當年在擂台上擊殺的白銀挑戰者幾乎一模一樣的臉。

「現在才想起來嗎?」泰勒冷笑道。

「下午…兩點……五樓八號場館……我應該早一點……察覺到的……」

「別怪我。是你叫我長大後來挑戰你的。」

黃金螳螂雙眼張得大大,想起在沃頓家的那場晚宴。所有的線索終於連起來了,只是他還是無法想像當年觀眾席上的小孩,今天竟然會以這種形式再次出現在他的面前。

這就是因果關係嗎?

如果是的話,報應不是應該針對他一個人而來嗎?

「為什麼……要殺我的家人?」

「唧唧唧,你怎可以這樣說?我沒有殺人啊!」泰勒一邊說,一邊靠近黃金螳螂,直到兩人幾乎面貼面的距離才道:「想讓會讀唇語的人幫你報仇嗎?我怎會蠢得做這種事?」

「是嗎?」

黃金螳螂突然張嘴吐出一柄小刀。從未有看過這招的泰勒來不及閃避就突然左眼一黑,痛楚貫穿他的腦門直達心肺。

「嘻嘻,活該……」

黃金螳螂花光了最後一絲氣力,在擂台上笑著撒手人寰。

「外道武器!黃金螳螂在比賽中突然使用外道武器刺傷新人泰勒·霍金斯!」

沒人能預想到,一生戰績輝煌的黃金螳螂,竟然在人生最後一場比賽中使用外道武器而被判輸掉。更奇怪的是,在他離世之時,臉上竟然笑意盈盈彷彿沒有一絲遺憾。相對地,泰勒雖然成功以黑馬的姿態贏下出道戰並為父報仇,可是代價卻是左眼永久失明,並且跟情同手足的馬庫斯留下了決裂的導火線。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