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討厭PvP的我被丟到競技場世界》- 第四十四話(一)

雪嶺上的Mocha | 2021-08-11 12:00:21 | 巴幣 0 | 人氣 65

連載中討厭PvP的我被丟到競技場世界
資料夾簡介
苦心經營初創遊戲公司的主角被合夥人出賣而陷入絕境。就在公司倒閉前夕,得知可以迴避Bad End的他,卻發現自己被丟到強制參加PvP戰鬥的異世界。

第四十話(一)
下流、卑劣、別有用心

「讓開!讓開!」

仍然昏迷不醒的埃里克在醫療隊護送之下,終於抵達聖域的醫療隊總部。緊隨其後的還有雪露、坎迪絲以及丹尼這些受傷較輕的傷者。

「我們這裡有個二級重症,快準備治療室!」護送埃里克的醫療隊員向着大堂裡面喊道。

「一至四號治療室全部正在使用,你們將他送到五號治療室吧!」

治療師丟下一句說話便匆匆趕往下一位傷者的身邊。這不是冷漠,而是情況確實就如所有人眼前所見般的嚴峻!
先是競技場的爆炸事件,然後又到愛德華大道發生這麼嚴重的襲擊事故,這刻的醫療隊總部可說是連站的空間都沒有,每一個角落都坐著或者躺著傷者。儘管已經按照傷勢進行分流,大部份傷者亦做過緊急處理以及包紮,但這種景象哪怕是早就對人滿為患習以為常的醫療隊成員來說,亦是前所未見的觸目驚心!

呻吟聲和哭聲混雜在藥物和血腥的氣味在大堂蔓延開去。雖然沒有人把話說出來,但從人們的眼神都可以清晰感覺到,大家心中都有着同樣的念頭。

「也許聖域醫療隊這次真的不行了。」

那名運送埃里克的醫療隊員來到五號治療室門外,卻發現這裡連一個治療師都沒有,眾人推門進入治療室,看到房間裡面只有最基本的藥物和儀器。

二級重症病人 —— 傷勢嚴重而且有可能危害性命的重症。即時做了應急處理,但仍屬於高風險,不能拖延的類別。需要由高階治療師使用甲級治療室來處理。

「該死的,五號治療室根本處理不了二級重症的病人呀!」醫療隊員急得跺腳喊道。

「不要緊的,讓我們來接手處理吧。」

說話的正是剛好推門進來的莫里斯,在他身後的艾莉娜亦正在熟練的紮好頭髮,捲起衣袖進行手術前的消毒作業。

「莫里斯,你不要勉強!等托姆或班納出來之後,你再使用其他治療室吧!」

「等不及了。現在不開始處理,傷者的腦部可能會受到無法逆轉的傷害。」

莫里斯說這番話的時候刻意別過頭,不去跟雪露作任何眼神接觸。

無法逆轉的傷害?

那個全校最頂尖的資優生,那個一直陪伴在雪露身旁的男孩,可能會就這樣從此消失?雪露從沒想過會失去任何人,亦從不知即將失去一個人會是怎樣的滋味。

直到現在。

「不要……我不要這樣……」

雪露眼角淌下了淚水,有生以來第一次面對這種沉重得令人窒息的恐懼。

她感到猶如忽然墮進一個無底深淵,想要伸手抓住什麼,可是卻什麼都沒能抓住,只能不受控的一直往深淵不斷下墜。

就在這時候,一條人影蹲在她面前讓她回過神來。

「你忘了嗎,雪露。我和莫里斯連在下水道的會議桌上動手術都試過了,五號治療室的設備對我們來說已經非常足夠啦。」

艾莉娜眨着眼,露出了一個溫暖的微笑,令雪露感到猶如漆黑的深淵中看到一絲陽光。

「雪露學姐,埃里克前輩會吉人天相的。」坎迪絲也走上前捉着雪露的手道。

坎迪絲跟艾莉娜點一下頭,輕輕牽著雪露的手往治療室門外走。

「我們一直被教導鬥級就是強弱的準則,貴族的下一代因為有可能繼承上一代的強力戰技而被社會推崇。可是現在的艾莉娜卻比我們這些貴族的孩子看起來更加耀眼呢。」雪露步出治療室的同時不自覺的道。

「雪露學姐,等事情完結之後,我們一起約艾莉娜到外面玩吧。」坎迪絲露出猶如孩童的笑臉,嘿嘿一笑的道。

丹尼看著雪露和坎迪絲,沒想到這兩名少女,竟然有著跟他在愛德華大道上並肩作戰的勇氣和實力。再加上在治療室中的艾莉娜和莫里斯,這一切都彷彿在訴說着新的時代已經悄然來到。

「哼,難怪維克托那傢伙會一直說着要栽培和保護優秀的人才,就連那個製藥的惡鬼梅莉亞也要參一腳。」

雪露找了一個沒人位置,靠著牆壁坐下來。

「坎迪絲,既然來到醫療隊總部,你就過去陪陪米克爾吧。」

「我……為什麼非要去陪他不可……他有烏爾瑞克這個好兄弟陪他……我……」坎迪絲一臉尷尬的看著雪露,隨即又想起跟米克爾的戀情早就曝光,一臉紅通通的別過頭道:「我……去去就回來……」

隨著坎迪絲和丹尼離開,雪露一個人坐在五號治療室門外。看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但眼前的治療室大門,卻始終猶如一道高牆,將埃里克和她徹底分隔開來。

她迷茫了。

祈願系統究竟什麼?競技場又是什麼?

勇者說競技場是人們向上天展示自身價值的地方。凡參與比賽的人,上天都會賜予祝福,在祈願殿堂之中兌現這份榮耀。

可是這樣的競技場和祈願的系統,只能讓人們不用冒著被魔獸殺害的風險到城外採集生活必須的資源,卻不能讓人祈願受傷的人完全康復,也不能祈願讓死去的人再度活過來。

這樣的系統,真的有意義嗎?

作為魯德斯競技學園最優秀的學生之一,雪露早就對祈願這件事視作家常便飯。對她來說,這只不過是一種取得素材、裝備、金錢的手段,祈願這件事本身究竟有什麼含義,直到這一刻之前,她壓根底沒有想過亦未曾關心過。

直到這一刻。

「如果這輩子只剩下一個願望的話,我懇求你賜予埃里克健康的身體。就算拿走我所有裝備、技能,甚至我的一切,我也心甘情願。求求你,不要帶埃里克走……」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