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討厭PvP的我被丟到競技場世界》- 第四十二話(四)

雪嶺上的Mocha | 2021-07-28 13:49:02 | 巴幣 2 | 人氣 66

連載中討厭PvP的我被丟到競技場世界
資料夾簡介
苦心經營初創遊戲公司的主角被合夥人出賣而陷入絕境。就在公司倒閉前夕,得知可以迴避Bad End的他,卻發現自己被丟到強制參加PvP戰鬥的異世界。

第四十二話(四)
愛德華大道襲擊事件

「快腰斬信號!混帳,怎會被那個女人成功直播的!」

「社長!信號中樞被入侵了,投影魔道具停不下來呀!」

維比的無用技【光魔力操控】(Light Element Control)成功將赫澤爾頓市內的信號暫時中樞癱瘓,這出其不意的一招令赫澤爾頓的媒體頓時亂作一團。多家媒體束手無策下紛紛派人到街上以黑布遮掩街上的投影器,然而這滑稽的舉動只是令更多人在意直播的內容而已。

而另一方面,原本被下令對襲擊事件隻字不提的記者們,這時亦突然接獲上級命令,要求立即前往愛德華大道進行對領主有利的現場報導。而領主拉姆贊更罕有地採取了行動,在直播開始十分鐘後,派遣領主府的人在全城各處散播投影魔道具會爆炸的消息,務求以恐懼阻嚇人們繼續收看直播。

「特別新聞!叛亂份子意圖顛覆赫澤爾頓,在愛德華大道跟衛兵隊爆發激烈衝突,目前市內信號中樞正被不法份子入侵,恐怕有爆炸的危險!請各位立即關上投影魔道具,遠離愛德華大道返回家中!」

讀報員在街上以叫喊的方式試圖遮蓋維比直播的聲浪,讓支持領主的民眾開始紛紛關掉投影魔道具。可是有更多人已經目睹直播中大街上的慘況,讀報員所謂的「叛亂分子」,根本和畫面中那些倒地嚎哭的人們沾不上邊。

紙,已經包不住熊熊烈火。

時間已經來到晚上十點多,大批聲援被困在愛德華大道的民眾聚集在衛兵隊的防線以外,不斷向衛兵隊喊話要求打開關閘。但很可惜,即使是以往跟衛兵隊共同面對各種災難的聖域醫療隊,這時候亦未能越過雷池半步。

「我們是聖域的醫療隊啊!讓我們進去呀!」

第一隊抵達現場的醫療隊在防線外叫喊了超過三十分鐘,可是防線內的衛兵依然不為所動。哪怕是曾經一起工作、一起救人的醫療隊夥伴,哪怕是來自同一個城市,甚至可能是自己鄰居的民眾,在上級給予通行的命令之前,他們只是繼續不問緣由,竭盡所能堅守這條防線 —— 因為這就是赫澤爾頓衛兵隊的職務。

「那是人命來的啊,你們的惻隱之心在哪裡呀!我們只是來救人而已呀!」不斷碰壁的醫療隊隊員情緒激動地大叫,令到場聲援的人都不由得感到義憤填膺。

「你們還有沒有人性啊!你們也有家人吧?」

「你還有臉叫自己赫澤爾頓人嗎!」

也許在衛兵隊當中確實存在着同情民眾的人。可是在大局未定之前,根本不會有人願意承擔風險,斷送自己的美好前程走出來成為衛兵隊的「叛徒」。這就是人性,即使衛兵隊如何高舉正義的旗幟亦無法抵賴的事實。

「我對你們很失望呀!我只是想救人而已!」一名身形瘦削的醫療隊員聲嘶力竭的對着衛兵隊疾呼,到最後更是聲淚俱下的叫道:「我求求你,我的裝備都給你了!你讓我去救人啦!」

「你別給我在這裡做戲!快滾!」

「轉身滾啦!這裡沒有你的事!」

到了這刻,誰也不知道眼前這些衛兵是為了遮掩罪惡感,抑或只是單純地認為自己在執行職務,但那瘦削的醫療隊員越是哀求,他們的態度就越是輕佻傲慢。

「開閘啊,死黑衛!」

「你們打死人啦!」

「各位,你們讓我說下去吧!」那名瘦削的醫療隊員回頭向民眾說。

所有人見到他頭髮散漫、滿臉淚水的模樣,只好停止叫罵。其中一位民眾更把手搭在他的肩膊之上,以示給予最大的支持。

「衛兵大哥!我們只是去救人而已!我救完人,你打我,殺我,拘捕我,怎樣都可以,你讓我救救他們啦,我求求你呀!」

在無數生命消逝之時,擁有能力救人的卻被拒之門外。那份悲憤化作了來自心底的哭叫聲響徹整條街道。可惜這震懾人心的叫喊聲始終未能打動衛兵隊使其通融放行。

到了最後,那名醫療隊成員只能蹲在地上崩潰地嚎哭起來。「為什麼要這樣……我們不是去鬧事,我們只是去救人而已!」

有人說,這是冷血無情。

亦有人說,這叫鐵面無私。

被困在愛德華大道的人們最後一根救命索被截斷,所有人慢慢都開始認清不會有援軍到來的現實。可是維比依然全力堅持着【光魔力操控】,在鏡頭面前汗如雨下的繼續作出呼籲。

「我在這裡再次懇請封鎖線外的各位,請幫幫我們!我們都是赫澤爾頓人,我們都熱愛這個城市,這次的事件是一場恐怖襲擊,我懇請各位向衛兵局以及領主府要求打開關閘,讓我們得以返回家人身邊!」

儘管在鏡頭面前,衛兵隊或灰衣人都無法公然動武,但這情況絕不可能一直維持下去。

究竟什麼時候直播會被終止,什麼時候維比會耗盡體力?

大家都很清楚維比耗盡體力的一刻,所有人都難逃被虐打甚至殺害的命運。

「如果因為堅持不殺,結果害死了更多人,往後的日子你還能夠睡得安穩嗎?」

梓承看着每一位受傷的夥伴和民眾。維比的直播雖然給了他多一點點的時間,但能打破眼前局面的,始終只有他一個。

他提起了腳步,一步步的向着艾莉娜走過去。

「菲恩?」

艾莉娜的視線從傷者的身上轉到菲恩臉上,一雙晶瑩剔透的眼眸竟然沒有一絲的恐懼。

「艾莉娜,如果我說要離開赫澤爾頓的話,你會願意跟我一起走嗎?」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