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路人勇者的扮演遊戲》02 - 漆黑魔脈

路波(最終生還狗) | 2022-05-04 00:00:07 | 巴幣 4 | 人氣 52

連載中【小說】路人勇者的扮演遊戲
資料夾簡介
她,打破了世界平衡——強大王國的王女,遭遇事故失去記憶,卻也獲得『某種能力』,她能變成其他人,讀取記憶。在異世界如路人般欠缺戰鬥能力,她能活下來並找出真相嗎?

「麻煩請您張開嘴巴。」
「阿——」

現在有名穿著白色西裝,戴著眼鏡的男人正在幫我看診。
女孩說這個人是全國上下最厲害的醫師,放心交給他檢查就對了。
但是,到目前為止,他只做了身體狀況的基本檢查,連問診都沒有,也就是說他完全沒問到關於我失憶一事,這樣真的能夠醫治我的失憶症嗎?
不過,值得高興的是,看來我只是喪失記憶,基本的常識還在,一開始我還擔心自己會不會是失智了呢。
就在我這麼想的同時......
「偉大的溫蒂妮女神,請聆聽我的請求,將甘霖的力量借給我,讓汙濁的小河變得再次清晰,讓我得以一窺全貌......」醫師邊看著手上的書籍邊對著我說些莫名其妙的話。
「什...什麼?......我可不是女神。」
「殿下,醫師只是在吟唱魔法,不是在與您對話,這也是醫療檢查的一環,您不用太擔心,請耐心等候。」
「嗯......」
魔法?是一種先進的醫療技術嗎?為什麼這個知識不存在我的腦海中呢,突然間覺得不安起來。
但是這個醫師正經嚴肅,就連站在一旁的女孩也很聚精會神看著醫師,應該是可以相信他正在做重要的事情吧。
這個場景來得突然,大家這麼投入就只有我一個人狀況外,感到羞愧的我耳根子後方好像開始發燙了。
隨即,醫師結束嘴裡的喃喃自語,將手放到我的額頭上,並且要我跟著他念『偉大的溫蒂妮女神,請賦予我共享的喜悅』。
「偉......大的溫蒂妮......女神,請......賦予我共享的喜悅!」
完全不知道在說什麼的自己,不小心就大喊出來,一口氣念完以為會比較不尷尬,但是在旁的女孩似乎被我的忽然大吼給嚇了一跳。
我的臉發燙起來了,這......肯定是發燒造成的,嗯!一定不是我太孩子氣的緣故。
「!」
忽然之間,原本覺得生鏽的身體,像是被清涼的溪流清洗過一般,變得舒爽涼快起來了。
「這樣子感覺有沒有好點呢?」
我很用力地點點頭。
不苟言笑的醫師,雖然嘴角沒什麼上揚,可是語氣中讓我感受到被關懷的溫暖。
「醫師,我什麼事都不記得了,就連自己是誰都不曉得,請問你可以趕快幫我治好這個病嗎?」
「嗯,殿下的這個情況是蠻特別的,但是只要定期治療就一定能有改善。」
「太好了,這樣我就放心了。」
在旁的女孩也跟著鬆了一口氣。
「您身上的傷基本上都痊癒地差不多了,接下來,我會定期到您府上進行診療,在這段期間,我建議您可以慢慢透過旁人描述來回想過去,相信對您的狀況是有幫助的。」
「好的,謝謝您。」
看來,失憶這種事,應該只是暫時性的而已。
「只是......」
就在我如釋重負的時候,總覺得空氣中傳來微妙的沉默,醫師看看我又撇眼旁邊的女孩,我猜想,醫師的眼神是在對我示意接下來要說的話,希望能夠單獨談談。
「伊莉絲,妳先到外頭候著,好嗎。我有些私密問題想問問醫師。」為了避免尷尬,我還是補上了一聲嘿嘿作為掩飾。
伊莉絲點點頭,走出了門外,房間內只剩下我和醫師。
原本沒什麼表情的醫師,在伊莉絲離開後,表情變了,嘴巴含著話語,似乎有什麼話難以開口。
「那麼,醫師,您有什麼話想對我說的?」
醫師低著頭雙膝下跪,「請恕屬下無能。」
「請快起來吧,您醫治我的傷口,感謝都來不及了。」
醫師站起來後沉默半晌,重新整頓心情後說:「接下來這些話希望能成為殿下與我之間的密談,請不要告訴任何人,包含您最親密的家人朋友,身邊的伺女都不能透露,而且也請不要給其他醫師看診。懇請殿下相信我,屬下絕對是為了您著想才會如此建議的,我以性命起誓。」
剛剛一直都很冷靜成熟的醫師突然面有難色,講話又這麼認真,肯定是肺腑之言吧。
「我知道了,我既不會跟伊莉絲說也不會對任何人說,今後也一律只找您看診。」
「殿下,我很抱歉剛剛的回覆,其實是不大正確的。」
「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殿下的這個情況是相當罕見的。自古以來,相關的資訊紀載相當稀少,而且沒有明確記載著成功的治療方法。」
「......」
唉,失憶症果然不是這麼簡單的問題,我並不意外,這樣才符合我的預期。
「不過,請您放心,我一定會想辦法把您治好。因為,在醫療學院中的藏書雖沒紀錄治療方法但還是有改善例子,只要多花點時間研究,相信會找出辦法的。」
「嗯嗯,那麼我的情況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您的身上有些異狀,但不能歸納在壞情況。」
醫師說的話我可是越聽越糊塗了。
「剛剛看診幫您調整魔脈的時候發現,您身上的魔脈發生了變化,多出了未曾見過的漆黑魔脈。」
「這會有什麼問題?」
說到底,我連魔脈是什麼都不知道,難道我失去這世界上的某部分知識了嗎。
「一般人的身上是絕對不可能有漆黑魔脈的,只有......」醫師開始吞吐起來。
「只有......?」
「漆黑魔脈......只有將死之人才會有。」

!!!

也就是說,我即將要死了嗎?
突如其來的消息,讓背椎像是閃過一股電流,使我整個頭皮發麻。
我深呼吸一口氣,重整心跳頻率後,「將死之人!這.......這是說我即將要死了的意思嗎?」
我至少要知道,我還能活多久!
醫師沉默數秒,原先冷酷沒什麼表情的他,現在眉頭皺在一塊。
......

「事實上,您的狀態顯示是——您已經死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