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討厭PvP的我被丟到競技場世界》- 第四十六話(五)

雪嶺上的Mocha | 2021-09-06 00:00:01 | 巴幣 2 | 人氣 37

連載中討厭PvP的我被丟到競技場世界
資料夾簡介
苦心經營初創遊戲公司的主角被合夥人出賣而陷入絕境。就在公司倒閉前夕,得知可以迴避Bad End的他,卻發現自己被丟到強制參加PvP戰鬥的異世界。

第四十六話(五)
戰局如棋

科赫校長把話說完之後,竟然沒有轉身返回校內,而是頭也不回的往外徑自離去。眾人明白校長此舉是為了跟三人劃清界線,即使在這之後有人「潛入」校園,校方也可以完全撇清關係。

可是如此一來,這也代表着魯德斯競技學園已經落入領主府的監控之下了。

「情況已經變得這麼惡劣了嗎?」梅莉亞暗嘆一聲,「上一任領主在位的時候,根本不會出現這種情況呢。」

不幸的是,梅莉亞口中所說的「惡劣」,實際上仍遠不及校內的氣氛那麼糟糕。

在雪露的帶領下,馬庫斯和梅莉亞經過豎立著學園創辦者諾瓦克 · 魯德斯的大理石雕像(Statue of Novak Ludus),來到學生大樓門外。儘管這時天色已晚,但現場還有幾十名學生聚集在學生大樓門外,彷彿正在等候着什麼事情發生似的。

咔嚓——

學生大樓的大門隨隨打開,一名臉容冷峻,雙目猶如冬夜寒星,全身上下散發着一股貴族驕橫氣息的青年從大樓內緩緩步出。

「那是烏爾瑞克 · 伯恩(Udrik Byrne),應屆畢業生當中實力僅次於我和埃里克的刺劍高手。」雪露向馬庫斯和梅莉亞簡單的介紹道。

只見烏爾瑞克一言不發的走到眾學生面前,一雙炯炯有神的雙眼看着遠處夜空。

「各位,我們一位同學、一位朋友、一位夥伴走了。」

烏爾瑞克平靜的外表隨著他吐出的每一個字逐漸土崩瓦解。壓抑在心底的悲痛的和憤怒,就像在他額角浮現的青筋一樣漸漸地浮現出來。

「魯德斯大人創立競技學園,教曉我們先禮後兵。可是看著同伴遭到殺害,還要瞻前顧後跟兇手談論禮儀的傢伙,我拒絕稱之為人!」

悲憤的情緒隨著烏爾瑞克的一番說話在學生之間蔓延開來。繼大規模的鎮壓之後再發生連串墮樓事故,此刻學生們儘管猜到領主有意殺雞儆猴,但滿腔怒火早已蓋過了對強權的恐懼。

只可惜,噩夢並未有因為多爾德離世而終結,在烏爾瑞克話音剛落之際,一名低年級學生滿臉慌張的從學生大樓內跑出來喊道:

「糟了!再有一名同學出事啦!」

新的噩耗徹底粉碎了連串墮樓事故只是一場巧合的可能性,讓本來已經一觸即發的學生進一步火上加油!

梅莉亞聞言不由眉頭一皺,只見學生大樓外牆貼滿了反對領主、要求領主下台、還有清算衛兵隊的標語。她深知若然放任事態繼續發展下去,恐怕赫澤爾頓今晚便要發生內戰。

「等一下,你知道墮樓的死者是誰嗎?」

雪露突然衝進了人群,讓在場的所有學生都嚇了一跳。

「雪露 · 海恩茲,你是什麼時候回來的?」烏爾瑞克愕然問道。

「告訴我!」

其實自踏入學園開始,雪露就一直不斷尋找着坎迪絲的身影。可是直到現在,遇到的所有人都表示,他們跟雪露一樣,已經足足五天沒有看過坎迪絲的踪影!

也就是說,那天在聖域醫療隊分別之後,坎迪絲就突然人間蒸發了。

萬一……

雪露感到心臟猛烈躍動,一臉焦急的樣子甚至把那名低年級學生嚇得連忙後退。

「那是…是…二年級,支援班的安迪米歐。」

安…迪米歐……?

聽到不是坎迪絲,雪露不自覺的鬆了一口氣,但旋即又暗叫了一聲慚愧。儘管那位安迪米歐並非雪露相熟之人,但畢竟還是競技學園的一份子。

「這種時候就不要對自己太嚴苛啦。」

馬庫斯似乎看穿了雪露的心思,在她耳邊輕聲說道。

這稍微親暱一點的舉動,沒想到卻挑動到烏爾瑞克的神經。他一臉鄙夷的看著兩人,眼神就像是逮住了一雙偷情男女的道:

「哼,我以為雪露大人留在醫療隊總部照顧男友,把「聲之牆」的工作全都丟給我們。原來是趁男友躺在病床上的時候跑去另結新歡。」

面對烏爾瑞克含血噴人的指控,雪露並沒有勃然大怒,彷彿早就對烏爾瑞克的言行習以為常。反而是因為這番說話的關係,學生們紛紛交頭接耳竊竊私語,剛才那股同仇敵愾的氣勢只因為一宗小小的八卦就被大幅削弱,看得馬庫斯也不知道該是覺得可悲還是可笑。

他暗嘆一聲,不管在學園裡面再厲害,嘴巴說的大義有多正確,眼前這些終究也只是一群世未深,容易起哄甚至只有三分鐘幹勁的年輕人而已。

若然科赫校長所說的棋局真的如廝龐大,那麼這些作為棋子的學生,有多少個能留到最後,全身而退?

這時一名一年級的女生戰戰兢兢的走到雪露身邊,揉着手道:「請……請問,雪露學姐你認識薇尼 · 勒貝爾嗎?(Winnie Lebel)」

雪露聞言愣了一下。

雖然她早已習慣低年級的後輩前來搭話,但這女生提到的名字,卻讓她心中一緊 —— 薇尼 · 勒貝爾,那不是跟多爾德一同被衛兵隊逮捕了的女學生嗎?

「薇尼她……從衛兵局回來之後就一直不肯說話…… 我問她在衛兵局發生了什麼事,她就一臉驚恐的不斷搖頭。然後…今天多爾德的新聞播出之後,她就把自己反鎖在宿舍房間裡面,怎麼喊她也沒有回應……」

雪露和馬庫斯對望一眼,彼此都意識到這極有可能就是他們一直追尋,衛兵隊跟墮樓事故有所關聯的線索所在!

烏爾瑞克見兩人完全沒放自己在眼內,有點沒趣的向着其他學生喊道:「各位,不用理會那些放著大事不管的傢伙了,你們誰要跟我一起去替死去的同學們討回公道!」

好歹烏爾瑞克也是僅次於埃里克和雪露,實力在校內排行第三的強者。在他一聲號召之下,學生們很快便重燃氣勢,爆發出轟動的喝彩聲。

「那個烏爾瑞克究竟有多蠢啊,發出這樣巨大的聲響,不是明著告訴衛兵隊要屯兵在校外進行大圍捕嗎?」馬庫斯搖着頭,沒好氣的向雪露道:「看來我跟過來還真是個正確的選擇呢。」

雪露莞爾一笑,輕拍着馬庫斯肩膀道:「那個笨蛋就交給你啦,別讓學弟學妹們白白送死囉,孤—狼—前—輩——!」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