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討厭PvP的我被丟到競技場世界》- 第四十五話(四)

雪嶺上的Mocha | 2021-08-25 00:00:11 | 巴幣 0 | 人氣 72

連載中討厭PvP的我被丟到競技場世界
資料夾簡介
苦心經營初創遊戲公司的主角被合夥人出賣而陷入絕境。就在公司倒閉前夕,得知可以迴避Bad End的他,卻發現自己被丟到強制參加PvP戰鬥的異世界。

第四十五話()
蝴蝶效應


討論來到這裡,眾人都紛紛靜下來沉思不語。


沒想到在場的所有人,包括那本手札的主人羅倫茲 · 阿夫因,都因為波爾 · 埃文斯的一場事故導致往後的人生走向了截然不同的方向。可是若然要怪罪事件源頭的波爾· · 埃文斯,其實波爾亦因為使用了【爆炎箭】而付出了沉重代價,甚至最後落得家破人亡、孤獨地命喪加納瑪爾山上的下場。

梓承手心冒汗,如今他猶如站在歷史的交叉點之上。【爆炎箭】的蝴蝶效應,不僅影響了整整兩代人,更有可能會藉著他一雙手,研發出以【爆炎箭】為基礎的火魔石子彈而進一步影響後世。

阿爾佛雷德 · 諾貝爾(Alfred Bernhard Nobel)在研究炸藥(Dynamite)的時候,大概也沒有想過會為後世帶來怎樣巨大的震盪吧。若果諾貝爾能預先看到炸藥對後世的影響,他還會不會繼續堅持把研究完成?

「維比,你可不可以繼續解讀手札,看看阿夫因在最後一章的內容裡面得出了什麼結論嗎? 如果……萬一【爆炎箭】真的讓人在競技場外使用戰鬥技能,那麼這門技術就更加不能落入領主或羅杰任何一方了。」

「沒問題,這個包在我身上啦。」維比輕拍一下自己的胸脯道。

來到這裡,這個話題本應就此結束,可是艾莉娜眨了一眨她的大眼睛,突然又道:「其實除了解讀手札之外,最直接的方法不是到競技場重新調查一次五樓二號場館嗎?」

往往最直接的方法,卻是最容易成為盲點。

儘管黃金螳螂的那場比賽已經時隔多年,但確實難保當年羅倫茲 · 阿夫因會不會留下了什麼線索在場館之內。

聽到這裡,馬庫斯立即一副蠢蠢欲試的模樣,但馬上被梅莉亞快如閃電的一杖敲在他頭上。

「剛剛從鬼門關回來的傢伙別去給人家拖後腿。」

馬庫斯雪雪呼痛的滑稽模樣逗得大家都不期然笑了出來,而莉絲亦趁這個機會提出一個極其重要的問題。

「先不管解讀手札和調查競技場。就算能搞清楚手札的內容,究竟能否派上用場還是未知之數。菲恩,你打算怎樣阻止【爆炎箭】落入領主或羅杰其中一方?如果沒有這個籌碼,我們根本無法救回卡特。」

莉絲的提問,正好就是過去五天梓承一直思考的問題。

他沉默半響,然後將一枚火魔石放在莫里斯繪畫過的紙張上道:

「我老家有個經典故事,叫『鷸蚌相爭,漁人得利』。我打算讓領主府和衛兵隊跟德理斯拉姆商會互相爭奪【爆炎箭】,那樣我才有機會把卡特救出來。」

「你打算洩漏風聲給領主府!?」丹尼錯愕的道。

梓承點頭回應。

「領主拉姆贊不惜借衛兵隊和灰衣人的手,採用高壓以及威嚇手段打壓民眾。所以我有理由相信領主對反對陣營的一舉一動已經變得極為敏感。我打算利用這股不安情緒,讓領主跟本來就打算謀反的羅杰戰個兩敗俱傷。」

「天真!現在衛兵隊現在使用的催淚魔道具就是德理斯拉姆商會提供的。」茱莉亞打斷了梓承的發言,第一個提出了否決道:「領主府、衛兵隊還有德理斯拉姆商會三者的關係非比尋常,可不是你隨便就能成功挑撥離間的。」

「換在平日的話,官商勾結的關係確實不容易從中挑撥離間。」梓承微笑著道,「可是在大遊行、『聲之牆』、還有愛德華大道的事件之後,領主近乎公開打壓異見人士的舉動足以證明他正在不斷失去管治的信心。如果這個時候有消息傳出,說德理斯拉姆商會暗中支持學生的流言……」

馬庫斯突然想起蕾恩之前在閱讀的國王的新衣故事,「一個患上疑心病的當權者,只會越來越瘋狂,直到身邊所有人都被消滅掉。」

梓承雙手一攤,繼續道:「光是流言當然無法打動領主,可是羅杰曾經在競技學園的畢業酒會中說過一番支持學生的豪言壯語,支持學生的流言若果由學生傳出,再稍加修飾便會變得有據可循、合情合理。之後只需將羅杰擁有【爆炎箭】的消息漏出,領主風險評估過後必定不會坐視不理。那時候只需背後再推一把,讓擁有【爆炎箭】的羅杰跟領主反目應該不是難事。只要他們雙方發生戰鬥,混亂中救出卡特,還有銷毀【爆炎箭】也會比較容易成功。」

眾人聽完這大膽的計劃,一時之間全都啞口無言。

「沒想到菲恩原來是這種腹黑的角色。」莫里斯苦笑道。

這句話讓梓承心裡打了個突,反射性的往艾莉娜望過去,卻見艾莉娜抿著下唇沉默不語。

梓承當然明白這種針對人性弱點以及會導致傷亡的計謀早已觸碰到艾莉娜的底線,但無奈除了這種耍小聰明的卑鄙謀略之外,憑他的智慧和能力已經別無他法了。

「我不反對引發混戰,可是什麼時候將消息漏出給領主府將會是關鍵所在。而且一旦爆發戰鬥,別說是保障人質的安全,就連菲恩圖斯你的性命亦難以擔保,更何況說要銷毀【爆炎箭】。」丹尼摸着下巴的短鬚,說出了他的憂慮。

梓承點了點頭,「要救出卡特但同時不讓【爆炎箭】落入領主或羅杰手上,這件事本來就是一件近乎不可能的任務。現在這個方案雖然有一定程度的風險,但我覺得已經比『不可能』這三個字強得多了。」

事實上,除了梓承所提出的方案之外,其他人也沒有更好的建議。

就在大家結束話題,準備商量怎樣分配今後的工作之際,一直留在睡間裡面的蕾恩突然帶著一副焦急得想哭的表情跑出來。馬庫斯回頭看她手足無措的模樣,像個父親一樣將她輕輕抱起。

「怎麼了,蕾恩?剛剛發了一個噩夢嗎?」

在養傷的這段時間,馬庫斯和蕾恩的關係比之前變得更為親密,然而他也沒想到自己竟會在這個時候一語成讖。

「蕾恩不是發噩夢……而是真正的噩夢發生了……」

真正的噩夢?

眾人看著蕾恩顫抖的拉住馬庫斯衣領道:

「雪露姐姐…… 新聞直播說競技學園有幾位哥哥姐姐剛剛跳樓自殺死了。」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