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路人勇者的扮演遊戲》03 - 直至今日之前

路波(最終生還狗) | 2022-05-05 00:00:19 | 巴幣 6 | 人氣 50

連載中【小說】路人勇者的扮演遊戲
資料夾簡介
她,打破了世界平衡——強大王國的王女,遭遇事故失去記憶,卻也獲得『某種能力』,她能變成其他人,讀取記憶。在異世界如路人般欠缺戰鬥能力,她能活下來並找出真相嗎?

「將死之人!這.......這是說我即將要死了的意思嗎?」
「事實上,您的狀態顯示是——您已經死了。」

......

聽到這樣的回覆,五味雜陳。
所以,我到底死了沒?難不成我現在是鬼?還是是喪屍那種活死人?

醫師在我眼前揮揮手,想拉回我的注意力。
醫師說,「請給我點時間,好好說明給您聽。」
我點點頭。
「通常,將死之人除了會有凌亂不堪又虛弱的漆黑魔脈纏身之外,自身原本的魔脈也會接近消失殆盡。也就說,您身上的漆黑魔脈比我看過得都強烈,照理來說,我若依照專業判定您是死亡狀態沒錯。然而——」
醫師推了下眼鏡繼續說。
「然而,在您的身上完全不是這樣。您身上的漆黑魔脈就跟您原先的魔脈一樣強韌有力,生命力十足,兩個魔脈很好地並存著。」
我歪了歪頭,真的是完全聽不懂在說什麼。
「我的意思是,人被重病纏身的時候,原先的身體狀況肯定會非常虛弱。可是,您的身體狀況良好,完全沒有重病跡象,之前受的傷也都良好的復原了。換句話說,如果有著這麼強大的漆黑魔脈在身上,是不可能還活著的。所以,屬下推測您身上的漆黑魔脈肯定是不一樣的,而且八成與您的失憶症狀有一定關聯在。」
「雖然我不是很懂,也就是說,我沒有生命危險了?」
「是的。我認為您跟那些將死之人是不一樣的狀況,可是這種現象極其罕見,我這輩子還沒聽聞過。」
醫師又再次跪了下來。
「恕屬下無能,屬下必須再花點時間研究。總之,暫且請您放心,您現在身體狀況良好,我會時常來替您檢查的。」
「嗯嗯,謝謝。」
雖然醫師要我放心,但聽到這些話,還是有點怕怕的,而且還不能跟其他人討論,想到這邊就更擔心了。
彷彿是想安撫我的不安,醫師又提出了一個建議。
「根據您的伺女伊莉絲小姐所述,您自幼就有寫日記的習慣,我想您可以先透過那本日記試著回想過去的回憶,相信會有幫助的。三天過後,我會再來替您看診。」

結束看診之後,我請伊莉絲幫我尋找「過去的我」所寫的日記。

**

「殿下,您要的日記我幫您帶來了。」
伊莉絲花了不少時間,這本日記到底是被藏在什麼地方,為什麼會這麼難找呢。
「麻煩伊莉絲做這麼多事情,真的很不好意思。」
伊莉絲溫柔地端上一杯溫熱的紅茶,「不不不,千萬別這麼說,您可是尊貴的王女殿下,服伺您是我的榮幸。」
說到底,我完全不習慣當一名大小姐對別人下指令。但是,伊莉絲說我必須要趕快習慣,否則身為一名王女卻沒有貴族模樣是會大失禮儀無法受僕民尊敬的。
某種意義上來說,我好像得好好重新學習怎麼做自己。
「那我就來看看自己的過去吧。」
雖然這是自己的日記,但現在卻像是要偷窺他人秘密一樣有點興奮。
打開日記之後,發現字跡工整,描述的內容都是備忘錄格式,與其說這是個人心情的日記,還不如說是每日計畫的記事本,裡面滿滿的都是陳述每天的計畫,沒有心情抒發。
這些內容好陌生,對於回想記憶一點幫助也沒有,內容跟我想像的完全不同,看了只有一個心得,原來我竟是一個這麼無趣的人嗎。
內容都太無聊了,所以我直接翻到最新的一篇。
格式依然是流水帳,寫了時間和地點,但地點被劃掉看不清楚。
「伊莉絲,今天是幾號啊?」
「今天是『五月四號』喔。」
日記上頭寫的時間是『四月四號』,也就是說,這是一個月前的日記。
日記內文是用清單的方式撰寫,內容很精簡,上面條列了:
『麵包店』
『港口』
『十字架』
『一個人躲在角落』
『大海鯨』
『《天神異聞錄》六』
『西北邊』
『廢墟』
嗯......難道我是在一個月前坐船出遊,然後在過程中遇到大海鯨而發生事故,導致失去記憶?
腦海中完全沒出現任何畫面,甚至海邊離我現在住的地方有多遠都不曉得。
「伊莉絲,一個月前,我發生了什麼事嗎?」
「殿下是在一個月前受重傷,然後昏迷到今天才醒來。」
「所以,我是出海旅遊途中被大海鯨襲擊了嗎?」
「這件事無人知曉......只知道您是被克羅諾斯公王,也就是您的叔叔救回來的。就連克羅諾斯公王也不知道您發生什麼事,他是在宅邸前面發現您的,發現您的時候就已經奄奄一息了。」
「所以,沒有人知道我發生了什麼事......然後千鈞一髮之際,叔叔救了我一命。改天真的要好好感謝叔叔才行,這個叔叔對我真好!」
「嗯......」不知道為什麼,伊莉絲的眼神變得有些黯淡。
「克羅諾斯公王將您送回皇宮之後,您的父王,也就是國王不惜重金請來最厲害的醫師團隊替您治療,可是在您養傷期間,即使傷口復原得差不多了,卻一次也沒有醒過來,大家擔心得不得了,深怕會......」
伊莉絲像是想起什麼事一樣,嚥下一口口水,露出有點緊張的神情。
「但...但是現在您總算醒過來了,我真的好開心!」
說到我醒了的這件事,伊莉絲又哭了,她已經為此哭了好幾次,想必她是真的很擔心我吧,看來我是被親人和僕民們愛戴呵護著的呢。
「總之,我是在一個月前遇難,因而失去記憶,因此只要想辦法弄清楚一個月前發生的事故真相,說不定就能恢復記憶了。」
「人...人家覺得現在的殿下也...也很好喔。」我完全聽不清楚伊莉絲在小聲咕噥些什麼。
「伊莉絲,妳知道《天神異聞錄》是什麼嗎?」
「我知道喔,《天神異聞錄》是吟遊詩人代代流傳下來的神話故事書,《天神異聞錄》的每一集在殿內的圖書館中都有藏書呢。」
「太好了,那麼我們去圖書館借第六集吧。」
「咦?第六集?」
「怎麼了嗎?」
「記得沒錯的話,《天神異聞錄》只有五集,共五本書。」
「什麼?」
伊莉絲語氣非常肯定,表示自己可以立刻去幫我借來那五本書證明她並沒有搞錯,而且她再三強調殿內的圖書館是全國最厲害的圖書館,不可能會出錯的。
在我的日記當中確實是寫著『《天神異聞錄》六』,這個六看來就是第六集的意思,這種流水帳日記要寫錯也不容易吧。假如這不是筆誤,那麼這個第六集可能就是不為人知的隱藏書目了吧。
「看來值得調查一番呢。」
原先只是隨口問問這本書,本來猜想我的日記只是順手記錄當天看了這本書,可能和事故本身沒關係,可是在聽到沒有第六集之後反而讓我心裡產生了一點疙瘩。
「天色不早了,殿下您差不多該熄燈休息了。」
「嗯嗯。」
總覺得今天一整天都沒什麼真實感,我也沒有走出房門,不知道外面現在是什麼樣子。
「可能突然了點,但是明天恰巧是慶祝國家誕生的節慶日『光輝節』,希望殿下好好休息,明天會很熱鬧呢,國王和皇后為了對外宣布殿下恢復安康的好消息,比往年請了更多表演嘉賓,請殿下好好期待吧。」
「國王和皇后......也就是我的父王和母后,雖然醒來之後一直都沒見過他們,但他們應該是關心著我的,對吧。」
「嗯嗯。」
伊莉絲淡淡地笑著。
總之,先好好休息睡一覺,有什麼事,等明天醒來再說吧。

**

「嗯......感覺睡了好久。」
我睜開眼,感覺自己又睡了很久。
我下床伸了下懶腰,撥開窗簾往外一看。
「看來今天天氣不錯呢。」
我記得今天是國慶日『光輝節』來著。
「伊莉絲,伊莉絲——」
聽到我呼喚的伊莉絲從門外走進來。
「伊莉絲,今天什麼時候開始要慶祝節慶呢?今天是不是應該要穿漂亮一點啊?」
「......」
「怎麼了?妳怎麼都不說話。」
我在伊莉絲眼前揮揮手。
「殿下,您說的節慶是指什麼呢?」
「嗯?妳不是說今天有那個什麼『光輝節』,會請表演嘉賓,然後父母親要幫我大肆慶祝一番嗎?」
伊莉絲睜大了眼。
同時,門外傳來請求謁見的聲音。
我請門外的訪客入內。
一名上了年紀的伺衛很俐索地進到門裡,並且跪下行禮。
「王女殿下,榮安,在下是來替國王陛下傳令的。」
「國王傳令?」
「國王請您在著裝完畢後,到審判殿候著。」
「可是,王女殿下的傷勢還未痊癒,還需要多加休息。」
「這是國王陛下的旨意。」
我點頭表示知道了,傳令的伺衛走出房間。
我看到伊莉絲臉色不太對勁。
「伊莉絲,審判殿......是用來慶祝『光輝節』的地方嗎......」
「殿下,昨天才是『光輝節』。」
「昨天?昨天不是才剛看完日記,然後妳說今天是『光輝節』。」
伊莉絲的臉色感覺不太好受,我也慢慢感覺到一股異樣氣氛。
「您是不是......不記得了呢?您昨天一整天都把自己反鎖在圖書館,不准任何人入內,就連國王昭見也沒有回應,陛下相當生氣,召見至審判殿應該是要詢問此事。」
什麼昨天,我不是才剛睡醒而已嗎,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伊莉絲......今天的日期是幾號?」
昨天是四號,今天是光輝節,也就是說今天是『五月五號』。
「今天是『五月六號』。」
......

為什麼我完全不記得昨天的事情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