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討厭PvP的我被丟到競技場世界》- 第四十三話(一)

雪嶺上的Mocha | 2021-08-02 12:00:03 | 巴幣 2 | 人氣 53

連載中討厭PvP的我被丟到競技場世界
資料夾簡介
苦心經營初創遊戲公司的主角被合夥人出賣而陷入絕境。就在公司倒閉前夕,得知可以迴避Bad End的他,卻發現自己被丟到強制參加PvP戰鬥的異世界。

第四十話(一)
國王的新衣

赫澤爾頓的下水道長年不見天日。

這裡骯髒、醜陋、讓人嘔心。它就像一個城市的陰暗面,儘管每個人都知道它的存在,可是沒有人希望提及到它的存在。

就在這個地方,有一位跟這環境格格不入的小女孩。

她從一道暗門後面走出來,雙手捧着一盤腥臭無比的血水,傾倒在遠離暗門的污水河,然後轉身又回到木門之後。整個過程輕鬆自若得猶如在自家門前為花草澆水般。

「蕾恩,這種事情就讓艾莉娜回來再做吧。」

梅莉亞張開嘴巴,吐出了一句說話的同時亦呼出了一口淡淡的輕煙。

蕾恩年紀小小便失去了雙親,眼下就連相依為命的哥哥也落入了德理斯拉姆商會手中,如今生死未卜。以尋常的九歲小孩來說,她絕對可以放聲大哭大鬧,甚至把自己的心徹底封閉起來。可是這小妮子卻選擇了在歐利伽米幫忙照顧馬庫斯,甚至強忍對下水道的恐懼和惡臭,獨自走到外面把馬庫斯清理傷口時候的血水倒掉。

「馬庫斯哥哥幫過蕾恩解毒,所以蕾恩這次也要幫忙一下。」

一把嬌小但堅定的聲音,說着一句遠超於聲音主人年齡的說話。

縱是以嚴厲見稱的梅莉亞,聽到這番說話時候亦不由得感到動容。

她充滿憐惜的對蕾恩道:

「你啊,只不過是九歲的孩子。偶然撒一下嬌,依賴一下大人也是可以的。」

梅莉亞自知拗不過蕾恩,嘮叨了一句便走到歐利伽米的大廳。她從木架上的一個盒子裡拿出一枚透着淡淡藍光的魔石,並將魔石放在一個銀質的小圓盤之上。

只見魔石碰到圓盤便慢慢浮起,並開始急速旋轉起來。隔一陣子,圓盤釋放出一條充滿魔力的光束射向魔石,並形成了一個寬約四尺左右的屏幕。

這就是價格極為高昂,用作接收赫澤爾頓媒體廣播的投影魔道具。

「各位觀眾,大家看到啦!剛才那些鬧事的暴徒向我們赫澤爾頓英勇的衛兵隊發動襲擊!這毫無疑問就是一場恐怖襲擊,是恐怖襲擊呀!」一把誇張的聲線從圓
盤響起,畫面上看到一名記者在愛德華大道進行直播。

梅莉亞皺一皺眉,心中浮現起一種不祥的預感。

維克托早前已經離開赫澤爾頓,前往其他城市遊說當地的民眾發起遊行和罷工等抗議活動,聲援赫澤爾頓。如今愛德華大道上的事件被說成「恐襲」,其他城市的人肯定不會再輕易答應聲援的請求。甚至維克托本人亦可能因為跟「恐襲」有關,在其他城市被逮捕。

這場「恐襲」的發生時間也未免太巧合了。

就在梅莉亞沉思之際,房間裡面傳來了蕾恩的聲音。

「馬庫斯哥哥,你喜不喜歡聽故事?蕾恩來給你讀一個故事好不好?」

房間中的蕾恩對外面所發生的一切毫不知情,她只是專心一意地想要為眼前這位曾經救她一命的大哥哥閱讀故事。就像從小體弱多病的她,每次病倒的時候爸爸都會在床邊為她閱讀故事一樣,蕾恩相信只要用心閱讀故事,馬庫斯哥哥的身體必定會慢慢康復起來。

「我們今天讀那個故事好呢?」

蕾恩從背包裡面拿出一本殘舊的繪本,坐在馬庫斯身旁翻開了第一頁。

「從前,有個愚笨而又愛穿新衣的國王。他為了尋找滿意的新衣,特意貼出告示。假如能做出讓國王滿意的新衣,國王就會給他一大筆獎金和官位。」

蕾恩認真地朗讀着一個所有人都耳熟能詳的故事。

她翻過一頁又一頁,七情上面的演繹着故事裡面的每一句對白。

「羅吉向國王說:『殿下,這衣裳由一種特殊的魔法製成,它的色彩比花兒鮮豔,質料比雲兒輕柔,而且款式獨特。最特別的是,只有聰明人才看得見它。』」

「是國王的新衣嗎?」

馬庫斯悠悠張開雙眼,微笑着問道。

蕾恩看到馬庫斯甦醒過來,興奮的叫道:「馬庫斯哥哥!」

「繼續念下去給我聽可以嗎?」馬庫斯以虛弱的聲音說道。

「嗯!」

馬庫斯聽着蕾恩朗讀故事,想起母親小時候也會在他的病榻旁邊為他閱讀故事。那時候,在那個睡房,還有他視為兄長的泰勒一起聽着母親閱讀畫本呢。

誰又會想到在多年後的今天,泰勒竟然會不顧兄弟之情,差點手刃了猶如弟弟一樣的馬庫斯,還給他誣衊一個滔天罪名,頒布通緝令要將他緝拿歸案?

「那時候,國王身上光溜溜的只穿着一條內褲,可是沒人敢說出來。因為誰也不願意承認自己是個笨蛋啊!這個時候,一個小男孩在人群中跑出來,指着國王哈哈大笑……」

蕾恩說到這裡,馬庫斯臉上也露出的微笑,他記得國王最後被小男孩說破真相,尷尬得要跑回皇宮的下場。

「可是在小男孩能夠說出下一句話之前,那些害怕揭穿真相的大臣們便將小男孩一手抱走,剩下國王一臉狐疑的站在原地。」

馬庫斯呆了一呆道:「咦?這故事怎麼跟我聽過的不同?」

「小男孩被抱走之後,國王看着周圍的人,原本對新衣充滿自信的他開始懷疑其他人究竟是不是在騙他。這可是欺君重罪啊!事到如今,根本沒有人會承認自己看不到新衣!」

蕾恩若無其事的繼續翻着畫本道:「從那天開始,動了疑心的國王總覺得身邊每個人都對他不老實。他越是這樣想,疑心病就變得越來越嚴重。結果那些為了自保和拿好處而說著奉承說話的人,漸漸發現無論說真話假話,都只會惹來國王的猜疑和憤怒。只可惜,事到如今一切都已經太遲了。這個國家不論是裁縫、人民、大臣抑或士兵,所有人都逃不過被國王逼害,全部落得被處死的淒慘下場。」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