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路人勇者的扮演遊戲》05 - 審判殿

路波(最終生還狗) | 2022-05-20 23:00:03 | 巴幣 6 | 人氣 49

連載中【小說】路人勇者的扮演遊戲
資料夾簡介
她,打破了世界平衡——強大王國的王女,遭遇事故失去記憶,卻也獲得『某種能力』,她能變成其他人,讀取記憶。在異世界如路人般欠缺戰鬥能力,她能活下來並找出真相嗎?

接下來,我將進到審判殿,和我的父親—國王陛下—見面。


我們走在前往『審判殿』的路上,一路上經過許多我沒有印象的漂亮庭園。
所經之路多數是金色與藍色相間的高雅建築,以及悉心照料的花圃。
「這裡這麼大,要不是有人帶路,我肯定會迷路。」
嘻——
從我們側邊走道剛好經過約莫五、六位的女性。
「欸,妳們聽說王女失去記憶了嗎?」
「嘻嘻,妳們看,王女被傳喚到『審判殿』了。」
「真不愧是『詛咒之子』,大概王位不保了吧。」
「噓,小心說出這種話會被律法懲罰。」
拜託,妳們想八卦本人的聲音也應該要小一點吧,我聽得一清二楚!
「殿下,需不需要我來......」伊莉絲小聲地暗示是否需要她處理對方。
我搖搖頭,表示不用。
對方的穿著並非僕人級別,全身穿戴比我誇張亮眼的飾品,可能是貴族千金吧。
而且,愛在我背後講八卦的女生,早就見多不怪,不要理會就好。貌似富有相關經驗的自己給了自己建言。
我不在意這種人,但是我好奇她們說到了一個詞。
「什麼是『詛咒之子』?是在說我嗎?」
「......」伊莉絲聽到後,臉色大變,似乎相當猶豫要怎麼開口。
「哈、這個,這個問題也不是太重要啦,八成是過去的自己闖了什麼禍吧,反正我現在一點感覺也沒有。」頓時氣氛有些尷尬了,以後再說吧。
「現在的殿下很好。」伊莉絲不敢正眼看我,只有如此小聲說道。
我的直覺警鈴告訴我,過去的自己十之八九不是什麼受歡迎的大人物。
平日接觸到的僕人總是冷眼,對我敬而遠之,依莉絲是唯一例外。
而剛剛那群貴族的眼神和口氣盡是鄙視和嘲笑。
身為一國王女的自己,到底得罪過什麼人?做錯過什麼事?竟沒有受到眾人愛戴?
看來,與他人保持距離,對自己可能是個比較好自我保護的選項。
說不定,正有什麼仇人想殺我報仇雪恨呢。

接著,我與伊莉絲跟隨傳令的伺衛來到了審判殿門外。
審判殿四周的守備森嚴,殿外的兩扇大門分別有著劍和盾的古雅鑲刻。
「王女殿下,榮安。」所有的衛兵向我行禮。
在進到審判殿裡面之前,衛兵說「除了殿下,伺女不得入內。」,因此伊莉絲被擋在門外,只有我一個人被帶進去。
打開大門後,看到的是金碧輝煌又寬敞的長廊。
頭頂上的天花板裝飾盡是花紋雕刻,長廊的兩側擺放了許多人形拿著水瓶的雕像。
我在伺衛的引導下走了一段時間才走至長廊的盡頭,這邊有另一扇門,門上雕刻著拿著劍與盾騎著馬的騎士,散發出一種威嚴的氣勢。
「王女殿下,榮安。」一名身穿白色盔甲的騎士向我行禮。
「榮安。請問您的大名是?」
「殿下,我是光輝騎士團的騎士長,阿爾傑.愛德華茲.沃克。」
「那麼,我就直接稱呼您沃克先生,好嗎?」
「好的。」沃克先生很有禮貌地微笑。
「沃克先生,請問從這裡進去就是審判殿的殿堂了嗎?」
「是的,國王陛下已經在裡頭等候著您。請問您已經準備好了嗎?」
「嗯嗯。」
沃克先生很紳士地引我進入殿堂。
打開門後,殿內的燈光明亮,天花板上吊著一個很氣派的水晶吊燈。
審判殿的空間很大,有著拱型天花板,上頭描繪著許多劍與盾的精美圖案。
地板上鋪著緞織的豪華地毯。
如果伊莉絲沒有事先告訴我審判殿是用來判處貴族刑罰的地方,我大概會覺得這是宴會廳的氣派場所。
沃克先生引領我往前走,來到了王座面前。
坐在王座上的男人,表情嚴肅,渾身散發出強大的壓迫感。
他披著金黃色的披風,威風凜凜,氣勢不凡。
我想他就是—國王陛下—正是我盼著好久總算能見到面的父親。
「國王陛下,榮安。」沃克先生和另外一位穿著白色長袍的老人家向王座上的男人行禮。
「王女真是無禮,見到國王陛下竟然沒有行禮。」國王陛下旁邊站著的女人威嚇說。
「啊......父王榮安......」我急急忙忙地將右手放在左肩上,身子彎腰行禮。
行禮的方式是伊莉絲告訴我才知道的,不知道我是不是有做對呢。
「免禮,我已經聽醫師說過妳的問題了。不過,妳連皇后都忘了嗎?」
皇后......?
國王陛下旁邊的女人面露不悅,看來這名穿著不俗的妙齡女子就是我的母親。
「是我糊塗了,見過母后,母后榮安。」
「罷了,這麼慌張,成何體統。」
感覺母后對我的表現相當不滿意,害我開始緊張起來。
「陛下,讓我們趕緊進行審判吧?」皇后說。
國王陛下點點頭。

不知道為什麼,我期待以久的親子相見場面跟我的想像大相逕庭。
父王冷酷的表情看不出任何慈愛,而母后的眼神則是充滿了惡意。
難不成,我是一個不被疼愛的孩子嗎......
現在是我第一次覺得,或許失去記憶也不是什麼壞事。
也可能,原本的我就是想忘記某些事吧。

「判官,將審判天秤拿出。」皇后指使站在我右前方的老人家。
「遵命。」
根據伊莉絲的說明,『判官』是負責國家法律判決的最高法官。
這次的判決是由弗萊爾判官進行主持,他的年紀比國王陛下稍微年邁,滿臉鬍鬚,雖然需要判決許多罪犯,但是他臉上的表情卻比國王陛下慈祥,他穿著一襲白色帶點金黃色緞邊裝飾的長袍,讓人很難聯想到這麼彬彬有禮的老先生工作竟然是負責刑罰貴族。
接著,傳說中的「審判天秤」被守衛們放在推車上,推到了我的面前。
印入眼簾,是個金碧輝煌,雕刻精美的天秤。
天秤的本體是名有兩種臉孔且身穿金色鎧甲的騎士,它的雙臂平舉懸吊著兩邊的秤盤。
臉孔的表情分別是喜悅和憤怒。
此物製造巧奪天工,光彩奪目到讓人無法移開目光。
「殿下,我們今日進行審判的方式是自古以來最神聖的判決—審判天秤—這是身份特別崇高的王族才能進行的判決方式。能夠替您進行此項判決,是我的榮幸。」
聽完判官這樣抬舉我的王族身份進行隆重介紹,好像要感到很榮幸高興,可是我卻一點也沒有這種感覺。
隨後,判官再示意守衛將另一輛推車推上前來。
推車上,有兩個被黑布遮蔽住的物品。
守衛打開較小的那一份,是一根漂亮的白色羽毛。
守衛將羽毛放置天秤上,是放在喜悅臉孔的那一側,天秤沒有什麼動靜,這根羽毛看著就很輕盈,這樣的結果一點也不意外。
接著,守衛打開剩下的黑布。
打開的瞬間,我嚇得整個人倒退好幾步。
「這...這是......心臟?」我的嘴唇不由自主發抖。
在黑布之下覆蓋的是心臟。
當然,它已經不會跳動,可是這是我第一次親眼目睹心臟。
這部分可能連伊莉絲都不清楚,所以才沒告訴我。
突然幾個念頭閃過,這是動物的心臟嗎?還是...人類的心臟?
為了審判,一定會犧牲某隻動物或是某個人嗎?
想到這邊,我的背脊發涼,一股酸味侵入喉嚨,感覺好噁心。
「王女殿下?我這邊要準備進行判決了,您有任何問題嗎?」判官呼喚我。
「......」我的喉嚨似乎卡住了,無法好好說什麼,我搖搖頭回應判官,然後用手摀住嘴巴,不然我可能會在這邊直接吐出來。
「殿下,我稍後會向天神禱告,祈求祂根據您未出席國家重要集會的舉止下判決。如果您無罪,那麼我將判決心臟放置天秤上之後天神會賦予神力產生奇蹟,讓天秤往羽毛的方向傾倒,屆時,您就可以無罪釋放。假如,天秤是往另一邊判決心臟傾倒,那就表示您是有罪的,必須受到懲罰。」
「你的意思是,如果心臟比羽毛重,天秤傾倒心臟那邊,我就會被判有罪?」
「沒錯,天神將會用神力給予天秤衡量結果。」判官回。
天秤怎麼可能往羽毛這麼輕的方向傾倒?我不就是百分之百會被判刑嗎!
這個完全不合理的判決方法,讓我的注意力一瞬間回到了審判廳。

皇后一臉邪笑,判官是和藹面容,國王則是撲克臉。
眾護衛的臉一個都看不清,我感覺自己身處在異地,孤立無援。
有股沉重陰影坐在我的肩上,讓我難以喘氣。
這個審判天秤根本是個圈套,一個絕對會讓我被判刑的圈套。
難道,我下輩子只能當個有罪的貴族過一生了嗎?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