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討厭PvP的我被丟到競技場世界》- 第四十六話(四)

雪嶺上的Mocha | 2021-09-03 00:00:04 | 巴幣 2 | 人氣 29

連載中討厭PvP的我被丟到競技場世界
資料夾簡介
苦心經營初創遊戲公司的主角被合夥人出賣而陷入絕境。就在公司倒閉前夕,得知可以迴避Bad End的他,卻發現自己被丟到強制參加PvP戰鬥的異世界。

第四十六話()
戰局如棋

雖然依多爾是因為梅莉亞的一聲怒喝才讓馬庫斯有機可乘,可是作為體術導師,竟然決鬥時候犯上分心大忌這種低級錯誤。經過這番出糗之後,他已經不好意思再跟後輩纏鬥下去,唯有站到一旁嘀咕納悶。

「士別三日,馬庫斯同學離開競技學園之後果然精進不少,現在身手頗有那位白銀祭司維克托·亨特的味道啊。」

馬庫斯回頭一看,只見巨閘後面有一位戴著黑框眼鏡,兩鬢斑白的男人正向著自己筆直的走過來。此人雖然衣着講究,但眼神和笑容散發着一種猶如市井商人的狡詐氣息,讓人一看就渾身不舒服。

「科赫校長……」

依多爾本來還想說上一兩句,但見科赫校長右手輕輕一揮,他亦只好乖乖閉嘴。

「榮恩 · 科赫,你這老狐狸終於願意離開那個寶貝辦公室出來見人了嗎?」梅莉亞悻悻的道。

「親愛的梅莉亞,難得你帶着我們的女學生大駕光臨,可不是為了說這些沒營養的說話吧。」

從學生時代開始,馬庫斯就對科赫校長這種故作紳士的言行舉止感到十分反感。無奈眼下能否進入校內全憑對方一句定奪,在權衡事情輕重之後,他決定稍改口風,以比較恭敬的態度道:「科赫校長,突然造訪實在十分抱歉。我們剛剛得知學園有兩位反對領主新法案的學生發生了嚴重意外……」

馬庫斯還沒把話說完,便遭到科赫校長一句打斷。

「這是我們競技學園的內部事情,有勞兩位關心。」

科赫校長在「內部事情」四字加重了語氣,言下之意就是「關你外人屁事」。

滿腔熱誠換來一句官腔屁話,任是馬庫斯再老實也肯定沉不住氣。但正當他要發作之際,科赫校長轉過頭向雪露招手示意讓她過來,索性以校長身份逼令雪露跟「外人」劃清界線。

然而雪露對科赫校長的舉動毫無反應,雙腳猶如釘在地上紋風不動。

「校長,請你破例讓馬庫斯和梅莉亞前輩進入校內吧。」

科赫校長的視線停留在雪露身上片刻,見她寸步不讓的樣子,嘴角泛起一個淡淡的微笑,道:

「讓你們進去學校,搞清楚事情的經過又能怎樣?連這盤棋是什麼一回事都沒看清楚的你們,根本連參與棋局的資格都沒有。」

棋局?

雪露和馬庫斯對望一眼,不解的神情滿滿的寫在臉上。

科赫校長雙手一攤,悠悠道出一個極其簡單的道理:

「魯德斯競技學園本質上是一間公營教育機構,可是你們公然與領主為敵,在領主的角度來看無疑就是學園在背後撐腰的謀反舉動。別忘記,本校大部份學生都來自貴族家庭,你認為這些貴族會讓自己的孩子為了大義參與謀反,跟領主正面對抗嗎?領主的撥款一旦終止,貴族們亦不敢送孩子來這裡上課。你們有沒有想過,你們所做的一切,其實正在讓魯德斯競技學園百年基業毀於一旦?」

「這就是你所謂的棋局?你打算放任領主胡作非為,讓那條草菅人命的新法案繼續執行來換取學園得以苟且偷生嗎?」

馬庫斯這番質問雖然說得理直氣壯,但科赫校長臉上一派嗤之以鼻的表情,彷彿就在聽著孩童的無稽之談。

「資金還有學園的存亡只不過是一個開端而已。如果學生繼續跟領主公然對抗,即使王都沒直接介入,領主亦必然會進一步加強鐵腕管治,肅清所有反對勢力。屆時不但會有大量傷亡出現,領主甚至可以發出行政命令解散學園管理層,修改制度向下一代進行洗腦教育,令今後的赫澤爾頓人活在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白色恐怖之中。」

雪露聽着科赫校長說話,連一句都搭不上的呆立當場。從未試過宏觀整個局面的她,如今彷彿看到了一個史無前例的巨大棋局,而她和同學們所作的一切,也許正在讓這一盤棋走向更可怕的結果!

「科赫校長,你……你的推斷也太誇張了吧!作為家長的,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嗎……?」依多爾打着哈哈的說,但額角卻滴下了一顆冷汗。

科赫校長冷笑一聲,彷彿嘲笑着眾人嚴重低估了今後的形勢發展。

如此有違常理的瘋狂舉動,真的會有人落實執行嗎?

倘若有當權者真的如此滅絕人性,以堂而皇之的藉口向下一代埋手灌輸有利於統治的教育,其影響深遠可謂不堪設想。即使是維克托花費再多的時間培育歐利伽米精英,恐怕亦難以與之抗衡。

若然這一天真的降臨,雪露心忖只能以終極人道災難來形容這種扭曲人心、顛覆價值觀嚴重暴行。可是這刻的她,對科赫校長所說的發展卻只能像暴風雨中的一葉輕舟,能繼續浮在水面已經難能可貴,更別說要扭轉乾坤以「聲之牆」和遊行抗議來舉止領主的暴政統治。

她,在經歷了多爾德的死亡之後,在聽完科赫校長的一番言論之後,首次對自己的行動感到迷茫了。

「危言聳聽!你說的只不過是這盤棋的其中一個走向,而不是必然的結果。」梅莉亞冷哼一聲,打斷了雪露的思緒道:「說到底,你也只不過是為了保住這個校長職位,擔心被學生搞壞了鐵飯碗而已。」

「為了保住校長職位、保住學校百年基業有什麼問題?難道要讓領主的爪牙來當這個校園的管理者,抑或讓競技學園在我這校長手中從歷史退場?」

聽到這裡,馬庫斯、雪露和梅莉亞再蠢也明白,依多爾老師之所以會出現在這裡,大概全是科赫校長安排的一場好戲,為的就是要把剛才那番說話告訴三人。

也許,科赫校長比誰都更清楚接下來這棋局會變得如何險峻,而他決定在這個時候將這想法向梅莉亞三人交代,也許就是代表事情還有轉彎餘地吧。

馬庫斯心念一轉,想起了梓承在阿爾塔湖邊那晚的說話。

除了認命和反抗之外,還有第三個選項嗎?

能用來思考這個問題的時間已經所餘無幾了。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