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轉生成荒野貴族的女兒 3-106 歡迎會與針鋒相對

空想能手 | 2021-04-29 17:48:49 | 巴幣 6 | 人氣 48


  在熱烈的氣氛稍微冷卻後,弗萊爵士把我們先請到了村子的集會場所的大廳裡,大廳裡鋪著木質地板,而且並沒有椅子,倒是有幾塊坐墊,看起來很像是日式風格或是佛堂。

  此時坐墊早已經排列完成,每個坐墊的前面還都放了一個小桌,小桌上放著用小碗裝著的涼拌菜,應該是今天晚上宴席要用的水果則被放在了大廳的中間,看起來是想給大家自由取用。

  接著父親和弗萊爵士就一同將再生公爵請到了上座,父親則次之,弗萊爵士則坐在了第三排序的位置上…嗯,越來越有古代的氣息了呢。

  而我的座位則在中間靠前的位置,比父親、弗萊爵士、兄長們、莉薇亞姊姊還後面,然後在弗萊爵士的獨生女、魔法師的帶隊者特倫特與此次的護衛騎士帶頭者的前面。

  不過其實也沒有那麼講究,在知道哪些位置會做哪些人後,可能是為了讓年紀相近的我們可以聊天,幾個裝扮稍微比我們的護衛簡陋一些的弗萊爵士手下的衛兵便把莉薇亞姊姊、弗萊爵士的獨生女還有我的座位靠在了一起…看來會開始一段女孩間的談話呢,不先想好話題可不太妙吧。

  落座之後,弗萊爵士首先向再生公爵低下了頭:「首先非常感謝再生公爵大人的賜予我的第二生命。」

  然後轉了個方向,向著父親又低下了頭:「也非常感謝堤奧涅大人願意給予我這個機會。」

  「行了,感謝的話不用說這麼多次,如果你真的要表示感謝的話就拿出你最大的誠意吧。」再生公爵說著,並向前伸出一隻手像是在討要著什麼一樣的說到:「把所有的酒都給吾搬上來,既然村子裡有酒館的話,這就應該不算難事才對。」

  「您說的對,是在下失禮了。」弗萊爵士看起來很愉快地笑著,並轉頭對自己的衛兵說到:「還杵在那邊幹什麼?召集村裡的男人,把酒窖裡所有的酒都搬過來!」

  「是!」衛兵有力的回答著跑了出去,不久之後,屋外便傳來嘈雜的聲音,看來就是那些男人們的聲音,之後聲音漸漸遠去大概是因為他們去搬酒了。

  「喂…唔…不對。」弗萊爵士的女兒突然出聲,我也因此回過頭看著她,不知道是因為沒有跟比自己地位還高的人說過話,還是沒有跟同年紀的女孩相處過,她看起來有些不知所措。

  本來不禮貌的『喂』也在她自己意識到這樣的不妥後立刻改口,然後在短暫的慌亂之後,她像個小大人一樣的輕咳一聲,並看向莉薇亞姊姊說到:「咳…妳…您…妳…您叫什麼名字?」

  「…我雖然年齡較大,不過我只是庶出的女兒,按照禮節,其實妳最該先打招呼的對象應該是我旁邊的艾格妮絲才對。」莉薇亞姊姊用平靜且略帶冷淡的語氣說到…哇…看來莉薇亞姊姊認生的老毛病又犯了。

  「唔…呃…是…是這樣嗎?」弗萊爵士的獨生女尷尬地搔了搔臉頰,然後有些僵硬的把脖子轉了個方向看向我問到:「那妳…妳…您的名字是?」

  「啊,我是—。」「在要別人說出名字前,最好還是先說出自己的名字會比較好吧。」在我報上姓名前,莉薇亞姊姊就補上了一句…不要這樣啊,雖然我知道姊姊妳也算是在找話題聊,但是這樣像是找碴一樣的行為會讓氣氛變得很尷尬啊。

  「唔!呃…好吧…。」雖然弗萊爵士的獨生女臉上的表情像是被突然噎到一樣的難受,不過她很快地就緩過了氣,看著我說到:「我是弗萊爵士的長女『海爾嘉•弗萊』,目前劍術大概在B-級的水平。」

  「妳好,海爾嘉姊姊,我是—。」「報上姓名就好,不然這樣報上自己的實力,不知道的還以為妳是想給別人下馬威呢。」莉薇亞姊姊再次用冷淡的語氣打斷了我的話…好吧,我錯了,這不是像找碴了,根本就是找碴吧。

  「妳!妳是怎樣啊!從剛才開始就一直在挑我語病!我有哪裡惹到妳了嗎?還是妳就是想跟我打一架!?」海爾嘉握緊拳頭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怒視著莉薇亞姊姊。

  「被稍微說個幾句就想打架,一點都不像貴族的女兒,妳是在給妳的父親蒙羞。」莉薇亞姊姊冷冷的瞥了她一眼,並優雅的喝了口茶。

  「啊!?不要以為我不敢打妳喔!」海爾嘉怒視著莉薇亞姊姊說到…啊啊,在不阻止的話就要變大慘事了。

  我於是稍微向前傾並伸出手,輕輕拉住海爾嘉的手臂,露出笑容說到:「海爾嘉姐姐,請妳原諒莉薇亞姊姊吧,莉薇亞姊姊她嘴巴比較毒一點,其實還是很溫柔的,她這樣說應該只是想讓妳知道貴族應該遵守的禮儀而已,只是說法比較不好,才會惹妳生氣。」

  海爾嘉看著我,表情逐漸緩和了下來,也重新坐回了座位上,同時用叉子捲了一圈涼拌菜塞進了嘴巴裡,看來應該是在吃東西洩憤。

  「呼…真是的,那也沒必要這樣說話吧,害我心情都變差了。」海爾嘉一邊嚼著食物,一邊說到,而這樣的舉動似乎又讓莉薇亞姊姊露出銳利的目光,張開了嘴巴—

  「妳—。」「啊,啊,那就讓我來自我介紹吧。」看準時機打斷了莉薇亞姊姊的話,這樣既阻止了情況變得更糟,也能回報莉薇亞姊姊之前連續打斷我的話的仇,可以說是一舉兩得—

  本來這樣沾沾自喜地想著,不過在我看到莉薇亞姊姊看著我的寒冷目光後,一陣寒意爬上了我的後背…呃…好吧,那我只是為了怕事情變得更糟才插手的,絕對沒有報仇的想法喔…。

  稍微穩定心神,露出燦爛的笑容說到:「我是斯托諾瓦子爵的第四個孩子『艾格妮絲•斯托諾瓦』,今年五歲,目前正在向再生公爵大人學習魔法,還請海爾嘉姊姊多多指教。」

  聽到我提到『再生公爵』後,海爾嘉臉上的不滿立刻一掃而空,她用閃閃發亮的眼神看著我說到:「真的嗎?那位大人竟然是妳的師傅嗎?真是太厲害了!」

  「沒有啦,目前她都還沒有教我什麼技巧,都只讓我自己摸索—。」「哇!這就是傳說中的『讓徒弟自己去領悟』的教法嘛!太帥了!」海爾嘉用閃亮的雙眼看著我說到。

  然後她指這自己說到:「對了!如果我也想讓再生公爵大人教我的話不知道可不可以呢!妳能幫我去跟再生公爵大人說說看嗎?」

  「是『您』不是『妳』,還有要別人幫忙的話就加上『請』字。」莉薇亞姊姊再次用冷淡的語氣插話,海爾嘉於是也立刻回瞪她一眼,然後哼了一聲重新看向了我,像是在跟我確認這麼做的必要性。

  「沒…沒關係啦,海爾嘉姊姊畢竟年紀比我大,一直用敬稱來叫我,我也會感覺很奇怪的,就讓海爾嘉姊姊隨自己的意思來說話吧,這樣我們的談話也可以比較輕鬆。」

  「聽到了吧,小艾格妮絲比妳這種老古板貴族好多了。」海爾嘉翹高鼻子,看起來很得意地說著。

  莉薇亞姊姊微微皺起眉頭說到:「愛聽不聽,隨便妳。」

  然後也用叉子挖起了一坨涼拌菜塞進了嘴巴裡,像是在洩憤一樣…為什麼我覺得莉薇亞姊姊的這個動作跟海爾嘉剛才的動作那麼像呢…。

  「不過我覺得想請再生公爵大人教導海爾嘉姊姊妳的話,最好還是自己去說會比較好喔,而且再生公爵大人因為要跟我們一起去參加庫雷格斯侯爵家舉辦的宴會,接下來就會離開這裡了,所以如果想要學習的話可能就要跟我們一起離開這裡弗萊村了喔。」因為想到弗萊爵士父女關係融洽,所以我刻意向海爾嘉說出這麼做的話要付出的代價。

  「離開家裡嗎?」海爾嘉回頭看了一眼弗萊爵士,正當我以為自己接下來會聽到拒絕的話語時,她這樣說到:「爸爸現在雙手都已經恢復了正常,就算沒有我陪在他身邊,應該也沒有問題了,這樣的話我也可以往自己的目標全力的付出努力了。」

  唔…跟我想得有些不一樣啊…我還以為海爾嘉看起來跟父親關係很好,看來也不是每個人都需要家庭的溫暖啊。

  「海爾嘉姊姊的目標是?」我這樣問到,想知道是怎麼樣的目標會讓海爾嘉想離鄉背井。

  「我之前不就說過了,我會代替爸爸成為騎士來保護斯托諾瓦家,現在只是把代替爸爸完成夢想,變成一起完成這個夢想而已,聽經過村子的商人說斯托諾瓦家的情況已經很不樂觀了,所以在你們面臨那巨大的危險之前,我必須要盡快變強到能和爸爸並肩作戰才行。」海爾嘉說到最後時,視線又移到了她父親的身上

  然後海爾嘉轉頭看向我,露出牙齒爽朗的笑著,伸手摸了摸我的頭說到:「還好堤奧涅大人和小艾格妮絲都是很好的人,如果是為了你們,我覺得賭上自己的性命來保護你們也不錯。」

  不過在說完這句話後,海爾嘉便瞇起眼睛斜視著莉薇亞姊姊接著說到:「不然要是斯托諾瓦家全都是跟她一樣的煩人貴族的話,我才不想管呢。」

  啊…這是真的已經勢如水火啦…看來我以後可能要經常勸架了。

  「而且妳不是說過先讓小艾格妮絲報上姓名再換妳嗎?現在呢?妳連名字都不能好好說出口嗎?」海爾嘉露出不屑的表情說到。

  莉薇亞姊姊聽到這樣的問話方式的眉頭一皺,手中的叉子也在半空中一滯,莉薇亞姊姊就這樣抬起頭和海爾嘉四目相對,並接著說到:「莉薇亞•斯托諾瓦…滿意了?」

  「呼,看妳吃鱉我當然滿意啊。」海爾嘉直言不諱地笑著說到。

  「那妳的興趣還真是粗俗,看來弗萊爵士的教育能力的確不錯。」莉薇亞姊姊似乎是被激怒了,所以也用酸話來回覆,與之前的直言責問完全不同。

  「蛤!?沒事不要扯到我爸爸!討揍嗎?」海爾嘉再次從座位上站起,而且這次還拉起了袖子,掄起了拳頭,作出打人的架勢。

  「所以呢?妳以為用暴力來脅迫其他貴族是很好的選擇?作得到的話就試試看啊。」莉薇亞姊姊也不甘示弱地站了起來,和海爾嘉正面相對著,場面看起來一觸即發,這樣的氣氛也吸引了周圍大多數人的視線。

  而人群中傳出來的第一句話卻是—

  「喔,這麼快就熱絡起來啦。」

  第二句話則是—

  「是啊,感情真好呢。」

  而這兩句話分別是我的父親和海爾嘉的爸爸開心的笑著並說出口的話。

  爸爸們啊…我想你們大概是眼瞎了耳朵也聾了…不然怎麼會得出這樣的結論…。

  最後還是村裡的男人們吆喝著把一桶桶的酒桶搬進來後,兩位姊姊才終於一臉不快的重新坐了下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