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轉生成荒野貴族的女兒 3-99 成王之路的入口

空想能手 | 2021-04-15 20:48:41 | 巴幣 4 | 人氣 44


  「哎呀~黎希恩殿下~真是不好意思呢~這麼晚還把您找來~小的真是萬分抱歉呢~嘻嘻嘻。」哈維一邊誇張地揮舞著自己拿著書信的那隻手,一邊嘻笑著說到。

  「無妨,你這人幾乎不會做沒有意義的事情,那麼我花這一點時間也是值得的。」黎希恩挺直腰桿,用犀利的目光看著哈維回答到。

  「哎呀~您這麼看好小的,小的還真是不勝惶恐啊~。」哈維做出相當做作的奉承動作,用著明顯不是很尊敬的語氣,並同樣回以銳利的目光接著說到:「話說回來,這件事雖然不是機密,但是您也沒必要請來您所有的部下一起聽吧,之前也是,連討論服裝時都讓部下陪聽…您是不是有點過度謹慎了呢?就這麼不信任我嗎?」

  說完話後,哈維恢復了往常的瞇瞇眼,並瞥了眼聚在一旁的黎希恩的親信們。

  正常時候都會立刻用犀利目光回瞪的茱莉亞,自從得知了自己的家人全部被抓之後,在之後雖然都會參加會談,但是就只是一直低著頭沉默著,無聲的散發著哀戚的氛圍,而這種感覺在哈維告知茱莉亞她的哥哥也被抓到後,就變得更加嚴重了。

  「不是信不信任的問題,他們是我的夥伴,一個人做事總不可能顧及方方面面,所以會一起討論,來降低犯錯的機率,這就是我對夥伴的定義,這有什麼問題嗎?」黎希恩問到。

  「沒有喔~每個人都有自己做事的方法嘛~只要還是能得出最佳的解答,那我又有什麼好說的呢~嘻嘻嘻~。」哈維嘻笑著回答道,同時別有深意的看了茱莉亞一眼後,重新面向黎希恩說到:「那麼我就來告訴您,這次我請您過來的理由吧。」

  哈維稍微舉高手中的書信,保持笑容說到:「這是來自庫雷格斯侯爵家家主的回覆,是針對我之前寄出的書信給出的回覆,他同意了我的請求,而這個請求就是請庫雷格斯侯爵替您安排一個『適合的舞伴』。」

  聽到『舞伴』兩個字,茱莉亞的視線終於重新有了神采,臉上也露出了驚慌、錯愕的表情,她的嘴巴一張一闔的似乎是想說什麼,最終卻還是沒能說出半個字。

  「…還在說這件事嘛,我已經說過我的舞伴是茱莉亞了,那麼就不會更改。」黎希恩一口回絕到。

  不過哈維並沒有停下,而是收起笑容,極其嚴肅的說到:「那麼,您就是想捨棄登上王座的機會了?您難道以為您自己還很有餘裕?在這種大臣和大部分貴族都傾向第一王子的狀況下還能不依靠外力來取勝?這也太愚蠢了。」

  沒有人可以反駁哈維所說的,畢竟事實上他們就是陷入了這樣困難的境地,當國王拔除了他們最強力的後盾時,中立派的勢力立刻就向著第一王子派傾斜了,如果不再立刻找到新的後盾,恐怕連其他死忠的支持者都不會再支持自己,就算黎希恩還活著,派系恐怕也將不復存在。

  「所以別廢話了,您只能這麼選擇,明白嗎?您如果不這麼選擇的話我們連下一步都無從談起。」哈維說完這些後,突然又露出了壞笑,看向茱莉亞接著說到:「何況您不是說過他們都是您的夥伴嗎?那麼就算一次不履行約定,夥伴之間也是能原諒這樣的行為的,難道不是這樣嗎?一次的履行諾言,跟獲得強大的政治助力,哪個更加優先難道不是一目瞭然的嗎?」

  哈維重新看向黎希恩,嘻笑著說到:「來吧,請做出決定吧,我的殿下,您難道想因為一個沒有價值的人捨棄自己的未來嗎?」

  馬費奧在聽到這樣的話後,終於再也忍無可忍,用低沉的聲音憤怒的說到:「喂,沒必要這樣說話吧,什麼叫做毫無價值,茱莉亞一直以來也幫助了黎希恩殿下許多—。」

  「之前如何很重要嗎?又不是在玩騎士遊戲,以前的恩情能比得過現在的利益嗎?我們不應該討論一個人該有怎麼樣的道德,因為—。」哈維直接打斷了他的話並接著說到:「王,就不該是人,必然不能是一般的凡人,王是訂立準則之人,而不是服從規則的人,道德只是控制人民的手段,如果連自己都被控制了那還要怎麼辦。」

  哈維露出不屑的表情接著說到:「而且就你們現在的窘樣還敢跟我扯道德?你們要不要現在就給我走出亞黎面對那些第一王子準備好的殺手,看看他們會被你們的德行感召,還是把手上的凶器插進你們的腹部或胸膛。」

  無法反駁,雖然眾人很想反駁,但是卻找不出可以反駁的話語,畢竟他們現在正受到這位行政長官的庇護,這讓他們覺得自己更沒有可以反駁的言詞了。

  「已經浪費了很多時間了,話就說到這裡吧—殿下,請決斷,您的決定會讓我判斷您有沒有成為王的資格。」哈維用銳利的眼神看著黎希恩,臉上沒有一絲笑意。

  黎希恩閉上眼睛沉思了一會兒後,睜開眼睛露出了堅毅的目光接著說到:「…先讓我看看人選吧,真正的王也不會對臣子的建議照單全收吧,我有確定那個人選是否符合利益的必要。」

  這是黎希恩所能想到的在毫無選擇的選擇中,勉強能表明自己並沒有屈從於對方的回答。

  「明智的選擇,希望殿下不會在之後擁有自己的力量後就全面否決我的提案,這樣只會讓您離王位更加遙遠。」哈維看出了黎希恩的糾結,於是簡單的酸了一句後,接著重新恢復笑容並說到:「那麼現在小的就來告訴您那個人選吧—。」

  「那個人選就是庫雷格斯侯爵與侯爵最喜愛的第三任妻子所生下的第一個孩子,在家中排行第九的『瑪琪亞娜•庫雷格斯』,不知道您是否聽過她的事蹟?她在貴族圈可是相當有名的喔。」哈維詢問到。

  「瑪琪亞娜…是跟草藥學者有關的嗎?還是歷史學者…嗯,或是宗教學者?」黎希恩翻出自己的記憶,有些不太確定的反問到。

  「您猜得不錯,全部皆是喔,另外還精通魔族語、獸族語與精靈語,聽說現在正在研究矮靈語、龍語和神語呢,聽說對語言狂熱到連人族語差點都忘記該怎麼說了呢,雖然本人沒有任何的戰鬥力,不過是個充滿知性、能冷靜思考的優秀女性,與斯文又英俊的黎希恩殿下很相襯對吧。」哈維笑著回答到。

  「…我想起來了,她是王國史學部門的榮譽顧問,但是…這樣優秀的人才根本不需要結婚,尤其是參與進這種毫無必要的政治鬥爭,學者本該是中立的存在,無論政權如何變換他們都不會在乎才對。」黎希恩說到。

  「您說的沒錯,她本人對婚姻毫無興趣,不過—您覺得那位庫雷格斯侯爵會同意她這麼做嗎?」哈維嘻笑著說到:「優秀的兒女就是最佳的政治籌碼,哪怕侯爵家的女兒又作為王者的妻子還有些許不夠格,但是一旦搬出如此有才能的女性,就算之後成為國母也沒有什麼人會反對的吧。」

  「…明明我現在的實力這麼弱小,庫雷格斯侯爵卻願意在我身上砸下這樣的重本?你用了什麼花招?」黎希恩狐疑地提出自己的疑問。

  「沒什麼呀~就只是像我剛才說的一樣,這樣很相襯~嘻嘻嘻~。」哈維接著解釋到:「畢竟如果庫雷格斯侯爵想把女兒嫁給現在的呼聲最高的繼承人第一王子,那明顯還是不夠格的,他的頭上還壓著四大公爵家呢,他的女兒就算送去了也只有做側室的份~。」

  「反倒是現在幾乎窮途末路的您,現在才是更有機會讓他的女兒成為國母的存在,北方貴族之首的他們本就不需要向王室獻媚,只需要宣誓效忠並不做出任何違抗王室的舉動即可,而在您身上他們還有不須太高的成本就能小賭一把的機會,最多有一名女兒與您陪葬,這種誘人的機會,他們怎麼可能不心動呢?」哈維看起來很高興的說著。

  「…貴族還真是骯髒,優秀的學者死去可是國家的損失,結果竟然就這麼輕易的當成棋子來犧牲…瘋了。」黎希恩表情有些苦悶的說到。

  「現在的庫雷格斯侯爵本來就是一個為權力而癲狂的大瘋子,他才不在乎後代的發展,他只在乎他自己能在活著得時候爬得多高,兒女眾多並不是因為和妻子很恩愛,而只是單純的為了增加棋子罷了,有一個傳聞就是他會把自己的種子分配給所有的妻妾們,讓她們自己灌入身體來懷孕,以此來達到最有效率的生產,從目前共六十七個兒女的狀況來看,這個傳言似乎很有可能是真的呢—。」哈維露出壞笑並說到:「也正因為他是這樣的瘋子,您才獲得了這樣一個重新崛起的機會喔,真是太好了呢,我的殿下。」

  「…如果是這樣的話,恐怕他可不會止步於讓女兒成為皇后的地位呢。」黎希恩面色凝重地說到。

  「當然,但是那也是您成功登上王位之後的事情了嘛~現在最重要的是讓他看見您身上的可能性,以免他直接動手殺了您,這才是最重要的,不然您以為我為什麼要這麼急著跟庫雷格斯侯爵家聯絡呢?比起期待獲得他們實質上的協助,這更像是為了確保您的性命呢,嘻嘻嘻。」哈維嘻笑著說到。

  「那確實是沒有選擇了呢,不過—。」黎希恩用犀利的目光看向哈維:「你真的只是因為這些事情嗎?那封書信大概是在我到這裡之前就寄出去了吧?沒能確定我是否合作的狀況下就寄出去的內容,我可不覺得會這麼替我著想呢。」

  「哎呀,您就騙一下自己嘛,我是真的很想保護殿下的性命的,這是真的。」哈維壞笑著說到:「不過…嗯,的確還有一些別的安排呢,不過因為現在跟您說了也沒用,請讓我先保守一下秘密吧,您只要相信我所做的一切都能幫助您登上王位就好。」

  「…我很難這樣相信。」黎希恩接著說到:「但是我也別無選擇—我以瑪琪亞娜•庫雷格斯為舞伴參加宴會的,這樣就可以了吧。」

  「哎呀~您能理解真是太好了~請放心~小的會幫您安排好一切的~。」哈維重新恢復了品質低劣的恭維姿態,把對話結束了。

  最早離開房裡的人是茱莉亞,她哭喪著臉,像是逃跑一樣的第一時間就離開了房間。

  馬費奧憂心的看著她的背影,視線在王子和茱莉亞身上游移著,似乎是在猶豫要不要跟上去;隨從伊凡諾則跟著主人一起看著茱莉亞的背影,但是並沒有險露出任何表情。

  埃德蒙多依舊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就連他剛才是不是有聽進內容其他人都完全看不出來;而坐在哈維身旁的羅莎琳則是看似悠閒的伸懶腰,視線卻始終盯著一個關鍵人物—那就是黎希恩。

  最能安慰茱莉亞的黎希恩擺著沉重坐在沙發上一動也不動,這讓眾人一時也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

  哈維也在用嘻笑的表情簡單的道別後,就離開了房間,留下一眾氣氛尷尬的人們。

  結果最後還是羅莎琳伸手摸了摸黎希恩的頭,用悠哉、溫柔的聲音問到:「黎希恩王子,你不去安慰小茱嗎?」

  「…你要我怎麼開口?說『很抱歉我拋棄了妳』嗎?這樣她的心情就會好起來嗎?」黎希恩的腦袋壓得更低,苦笑著說到:「雖然我想極力否認,但是心裡去多少認同了哈維所說的…如果我要登上王位的話…茱莉亞是不夠的…是不夠的啊。」

  「我已經參與進了繼承人的爭奪戰中,除了奪下王位之外已經沒有任何方法可以保護她,保護你們了,所以就算這樣會傷害到她…我也只能去做了。」

  羅莎琳再次摸了摸黎希恩的頭,然後說到:「嗯—大家都明白的—您做您必須要做的事就好了—小茱總有一天也會明白的吧—我也會試著去說服她的。」

  「啊,拜託了。」黎希恩回答到。

  博薩伯爵…很抱歉…我沒能救到您和您的家人,還讓您的女兒受傷害了…但是終有一天她也能走出這樣的痛苦,找到真正的幸福吧…我會努力成為王,保護她到能走出來的那天的…這是我唯一能做的事了—黎希恩抬頭仰視天花板,這樣思考著。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