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轉生成荒野貴族的女兒 3-104 仇恨的化解方法

空想能手 | 2021-04-26 00:25:43 | 巴幣 8 | 人氣 83


  早上醒來後,讓仕女們梳妝打扮完後,就到了出發的時間,於是我身後便有四名仕女跟了上來,她們就是我在這次宴會的時間裡隨行的貼身仕女。

  這四人中的兩人是我身邊的固定班底—與我同歲的小仕女『貝琪』,負責陪我聊天和幫我梳頭,也是我目前最熟悉的仕女。

  而另一人則是原本莉薇亞姊姊身邊的貼身仕女『艾德琳』,因為莉薇亞姊姊沒有把人要回去的動作,所以就順勢變成我的貼身仕女了,雖然我也向莉薇亞姊姊問過幾次,不過她都一直回答自己身邊夠多人了,讓我也不好強硬地把人送回去。

  而艾德琳的工作則是無所不包,只要跟我相關的所有服侍的行為她往往都會參與其中,我也逐漸習慣了艾德琳無微不至的照顧,或許莉薇亞姊姊不把人要回去其實也是對我的一種體貼吧。

  然後剩下的兩個比較面生的仕女都是出發日的前幾天才臨時決定好的,我對她們的認識就只有執事和亞德里安哥哥告訴我的資訊。

  一個是因為父親從商失敗而被賣到這裡的少女,名字叫作『茶雅』,歲數大概在十三、四歲左右,髮色是菲洛利斯王國常見的棕髮,容貌算是不錯,並且因為算數跟讀寫能力在眾多仕女中也算是較為出色的,所以這次她的工作是在這段時間負責外出採買我臨時需要的東西。

  而最後一人—就是父親他們帶回來的異世界人…更準確來說是英國人『愛爾莎•琉易斯』,因為她持有特別的能力,固有技能『避矢』與『動量移轉』,這難道算是穿越者的穿越特典嗎?為什麼我什麼都沒有…。

  好吧,也不用太羨慕對方,畢竟我至少還是有特殊的魔力,更重要的是還有愛著我的家人,沒有一轉生就變成奴隸已經算是不錯的了。

  擁有這些技能的愛爾莎,負責的便是貼身保護我,也就是我的護衛,雖然父親他們一開始都對此表示反對,不過在我讓她眼睛裡那怨恨的眼神減弱後,父親他們總算是同意了我的請求

  減少對方的憤怒也沒用上什麼高端的操作,就只是在我向父親他們確認過『奴隸無法說出主人的秘密』這個事實後,我就立刻與她在我的房間裡單獨見面,並坦承了我的身分。

  她在知道這一點之後,怨恨的表情立刻被驚訝所取代,不過就算如此,也沒辦法單靠同鄉這一點就解決她的仇恨,畢竟和她一起被帶到這個世界裡的親人,在父親他們殘酷的懲罰中死去了,就她所說,當時她的兄長的半邊臉和一隻手都因為馬匹的拖行而被磨爛了,身上還有許多大大小小的可怖傷痕,一想到她的兄長當時的痛苦,她就沒辦法原諒我的父親…雖然真正感受到親情才沒多久,但是我很能理解她的感受,要是我的家人也被別人殘忍的殺死,我一定也不會原諒對方。

  但是,當她怨恨的對象就是我的家人時,不管怎麼樣我都得說服她放棄這個想法,雖然這樣有種雙重標準的感覺,但是我硬著頭皮也得幹,因為他們是我的家人。

  我首先簡單的說了一下我前世孤獨的生活,然後向對方鉅細靡遺的說著自從自己轉生到這個世界後感受到了多少的幸福,最後誠心的懇求對方不要破壞我的幸福,請求她放過父親。

  她陷入了猶豫,並沒有立刻反對,這讓我感受到了一絲希望,於是我接著向她說明我們家的處境,向她表明我們家之所以做出這樣的舉動是因為怎麼樣的無奈,並向她說出我從父親那聽來的關於亞黎行政長官的事情。

  最後她咬了咬牙,緊閉雙眼,艱難的擠出了痛苦的話語—

  她終於是同意了我的請求,表示自己雖然不會原諒我父親,但是以後就算有機會也絕對不會對我父親、對我家人出手,但是作為交換,一旦我們家族與亞黎行政長官發生衝突,那就要讓她能親手手刃對方,以此來回報對方把自己和同伴當作垃圾一樣丟棄的行為,這就是她唯一的條件。

  同意了我的條件,也代表她之後就算見到我的父親,也只能緊握拳頭按奈下來,而成為我的貼身仕女也意味著之後每天都會見到我的父親,這對她來說一定是很大的折磨,她讓步的實在太多了,而我能給她的也只有深深的歉意,還有向她承諾之後的日子一定都會讓她像是一般人一樣自由。

  在我同意了她的要求,並且給出讓她自由生活的條件後,她微微的點頭答應了,臉上的表情依然沉重,完全看不出絲毫的笑意…這也很正常,失去親人的痛苦一定不可能輕易地走出來。

  我想讓她能開心起來,但是因為我就是她仇人的小孩這點,我實在是想不到自己能再多做什麼,也因為這樣,有關原來世界的話題完全沒有辦法說出口,我們之間就只剩下了沉默,更讓我情緒低落的是我對這樣的狀況完全束手無策,完全看不到能成功解決這個心結的未來。

  最後,在我允許她可以離開我的房間後,這天的談話也終於結束,而之後的幾天裡,這樣的狀況也沒有絲毫的好轉,直到今天也仍然如此—

  我回頭看向愛爾莎,她位於仕女隊伍的最末尾,這種與我之間的物理距離也直接表明了我們之間的心理距離、疏離與冷漠,或許也只有維持這樣的關係,她才能做到不連帶的怨恨上我吧。

  但是這樣就已經很好了…幸好她足夠理性,幸好她能克制住自己,不然我就得被迫在家人與同鄉之間作抉擇了,雖然我的答案肯定是『家人優先』,但是做出決定的當下肯定還是會很痛苦的,畢竟就算是讓別人來動手,也是我下的命令,這樣的話就跟我自己親手殺了她沒什麼兩樣…

  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到這一步,但是有人說過『不要試著考驗人性』,對此我深感認同,我會討厭口口聲聲說著要保護家人,卻無法動手的懦弱的自己;同樣的,我也會討厭為了家人就可以不擇手段做出恐怖行為的自己…兩個我都討厭,所以能不進入必須選擇的情境當然是再好不過了。

  雖然現在的情況就已經不差了,但是我還是希望不只是我不會痛苦,而是我跟她都不會感到難受,雖然可能會被人稱作偽善,但是我還是希望能讓她開心的笑出來,不希望她接下來十幾年甚至更多年都沉浸在痛苦中。

  雖然我現在還沒能想到該怎麼做…不過我會一直思考,直到達成目標,讓她綻放笑顏為止—

  這就是我目前除了讓自己變強以外最想做的事情。

  最後看了愛爾莎一眼,我便和她分開來,我帶著貝琪坐上了莉薇亞姊姊所在的馬車,包括她在內的其他三人則去搭乘侍從用的普通馬車了。

  好,先把魔力用完,然後專心思考怎麼樣才能讓她笑出來,就這麼做!

  在眾多家僕和執事的目送下,我們的車隊出發了,向著這趟旅程的目的地—『庫雷格斯侯爵家』的領地『弗洛利雷城』。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