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轉生成荒野貴族的女兒 3-107 不過區區兩杯酒

空想能手 | 2021-05-01 23:07:01 | 巴幣 4 | 人氣 36


  運送來的各式酒桶被直接打開,各種酒香立刻在大廳內蔓延開來,之後,每個人手上都有了一大杯酒…沒錯,包括我和莉薇亞姊姊。

  只不過或許考慮到我們沒喝過多少酒,所以只有先給了我們酒精濃度比較淡的果酒來先讓我們嘗試看看,給村里其他小朋友的也多半是這種酒。

  只不過海爾嘉就不一樣了,村里的男人直接給她遞上了一杯酒味濃厚的像是水一樣清澈的酒,光是聞到味道就知道度數和我們完全不在一個檔次,而看著村里男人們分送的對象也能看出來,能喝到這種酒的人就算在成年人中也占少數。

  雖然這種酒看起來就很貴,但是並不是由地位來派發的,畢竟父親和兩位哥哥都沒有喝這種酒,所以單純只是酒太烈,不是每個人都能喝完這一大杯罷了。

  事實上分到果酒才是大多數人,再來是啤酒,最後才是這種烈酒。

  所以我看向直接痛飲起來並又再向送酒的男人要求第二杯的海爾嘉的視線中也多了一分敬意,而莉薇亞姊姊似乎也還是把這當作海爾嘉『低俗』品性的一部份,臉上還是原來不快的表情,小酌了一口果酒後,態度依然沒有絲毫的改變。

  至於我…則是相當猶豫要不要喝眼前的這一大杯果酒,畢竟我還不清楚我的身體能承受多少的酒精,也不知道自己醉酒後會有什麼反應,要是不小心說出我自己是異世界人的秘密可就不妙了,再我確定沒問題前果然還是不要在別人面前嘗試會比較好吧—

  雖然我是這麼想的,但是我的手卻已經握住了酒杯的握把…這可不能怪我啊,前世自從開始攢錢買店鋪時我就為了省錢、省時間,所以很少喝酒,所以一旦有機會可以喝就會忍不住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吧。

  反…反正我現在的身體這麼漂亮、可愛,總不會是會亂吼亂叫的那種瘋女人吧,不,亂吼亂叫倒是沒什麼關係,只要不說出秘密就好了,但是這也不是我能控制的…。

  算了,想那麼多也沒有什麼用,這裡還是順從自己內心的想法—乾了它,之後有什麼問題就之後再說吧!不然這一生都不能喝酒也太可憐。

  這樣想著,冰涼香醇的酒精滑進了我的喉嚨,雖然並不是我所熟悉的那種酒精該有的苦味,而是水果的甜味,不過就算如此,能久違的喝上一杯我也已經心滿意足了。

  「哈~真好喝。」我忍不住這樣感嘆到,我轉生到這個世界後,這是我最能真切的感受到『有錢真好』的時刻,沒想到能在這種類似中世紀的時代喝到和現代差異不大的酒,可想而知這種酒大概也不可能會便宜。

  「喔,畢竟那是用『橘葉果』釀成的酒嘛,是我們這個村子的特產,當然不會差囉。」海爾嘉用被酒氣薰紅的臉露出相當自豪的笑容,並晃了晃自己手中那杯酒說到:「不過還是蒸餾酒才夠勁啊,小艾格妮絲喝過就知道了。」

  海爾嘉這樣說著把酒推到了我面前,濃厚的酒氣直接衝入我的鼻腔,瞬間我就知道了…啊,還太早了,現在的我喝了的話應該會直接倒地吧。

  於是我微笑著婉拒到:「不…不用了啦,我這個年紀不適合喝這麼烈啦。」

  「這跟年紀有什麼關係?我三歲的時候就在喝這一種了啊。」海爾嘉說完後又喝了一大口。

  …好吧,你真行,你是天生的酒聖,我可不想因為酒精中毒,被抬著送到治癒術師面前,所以我絕對不會喝的—這樣想著的同時,喉嚨冰涼的感覺也消失了,原來酒杯裡的果酒都被我喝空了,漸漸的,全身和喉嚨都開始微微發熱。

  畢竟喝了酒嘛,熱起來也是很正常的…就是不知道能不能續杯—有些意猶未盡地打量起周圍其他人的舉動,確認自己想要求續杯的舉動是不是很奇怪。

  再生公爵就不用說了,我喝完一杯的時間她已經喝完了一桶,而且那一桶還是跟海爾嘉手上拿著的那一杯同種的蒸餾酒,而且她仍然是臉不紅氣不喘的,真的很懷疑再生公爵是不是喝每一種酒都是這種反應,如果真是如此的話那她真的應該只喝廉價酒。

  除去再生公爵已經抱起下一桶酒,其他的人尤其是般酒來的那些人中,也有很多人都喝到了第二、第三杯,這樣看來就算我在喝一杯應該也不會太奇怪吧—這樣想著,我便向送酒給我的男人招手,請他再幫我裝一杯。

  同時,身旁的海爾嘉也把空酒杯遞給了他…嗯,正常,三歲就開始喝的人怎麼可能一杯就停止。

  就在我手上獲得第二杯酒時,弗萊爵士站起身來向再生公爵和父親行禮後接著說到:「那麼想必大家也都有點餓了,外面剛好也準備得差不多了,現在就讓外面準備料理的廚師端上主菜吧,主菜就是以村子裡豢養的『角牛』作為材料製成的烤肉,雖然不算是什麼名貴的料理,不過還是希望各位能吃得盡興。」

  「喔!烤肉啊!作為下酒菜來說真是個好選擇呢,給吾直接先扛一整頭上來。」再生公爵暫時放下酒桶,露出高興的笑容說到。

  「沒問題,再知道您到來之後我們就立刻把所有的食材都增量了,希望可以滿足您的胃口。」弗萊爵士也笑著回應到。

  「真是上道呢,哈哈,吾很高興喔,只要再給吾搬來幾桶酒,和幾隻烤牛,就這樣抵銷掉你欠吾的人情吧。」再生公爵接著大笑著說到。

  不過明明看起來是在開懷大笑的樣子,不知道為什麼我卻反而感覺聲音距離自己越來越遠。

  「您的恩情…不…忘記…必定…回報……。」弗萊爵士的話甚至開始不清不楚,接著就完全聽不見了,雖然他和再生公爵好像還說了什麼,但是聲音就是進不了我的耳朵,視野也開始模糊了起來…難道我是醉了?就一杯果酒?

  看了一下自己的酒杯,我這才發現自己已經不知不覺地把第二杯全灌進了嘴裡,杯子裡空無一物而我的腦袋越加沉重,就是最好的證據。

  「艾格妮絲?妳喝醉了?」莉薇亞姊姊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向我確認。

  不!才兩杯果酒怎麼可能讓我醉!就算杯子比一般的啤酒杯大一點點,才兩杯就醉了還是很不可思議!我可是兩輩子加起來三十多歲的女人啊!度過那麼多次更加嚴重的苦難!怎麼可能因為喝了兩杯小孩子喝的果酒就醉了!哈!不過區區兩杯酒,怎麼可能—

  下一秒,眼前一黑,思考也這麼終止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